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四十五章 阴冥堂

    一听这话,我很是意外,虽说我们与柳家斗法的事情传的是满城皆知,但是张正林早就不问江湖之事了,怎么把他给引来了?我说:“师伯,您大老远跑这一趟就是为这事来的?”

    张正林说:“我就问你,这事是不是真的?”

    “是的。【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我点了点头。

    张正林一听我点头确认,当即就脸色一变,一脸的死灰。他叹了口气,然后有些无奈的问道:“那这么说来,给柳一手儿子柳雷下针蛊的也是你们了?”

    “是的。”我再次点头。

    张正林听到此话,脸色更加难看几分,随后他就问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会招惹上柳家这种人?

    这事可就说来话长了,我从张如锟开始讲起,一直讲到费三娘对柳雷下针蛊,这一讲就讲了好大一会儿,终于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通通讲了出来。

    我对张正林说:“师伯,这柳家实在是阴阳行当的败类,此次我们之所以会斗得不死不休,完全是柳家不知好歹,绝非我们好生是非。”

    “唉!你们真是惹大祸了啊!柳家是惹不得的。”张正林听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到张正林一副担心的样子,我心头也一暖,知道这位师伯一定是担心我们的安危所以才会大老远跑过来的,所以心中涌起几分感激。为了不让他担心,于是我就说:“不过师伯不用担心,既然我们敢与柳家为敌,自然就不会怕他。如今柳一手的儿子柳雷中了费三娘的蛊术,此蛊非费三娘方才能解,我想柳家不可能铁下心来斗个你死我活。当然,就算他真要这么做,我们也不怕。”

    其实如今我已经感觉到柳家不愿来求饶了,如果柳家真的愿意为了柳雷身上的针蛊而来求饶,应该早就露面了,可是至今依旧毫无动静。当然,我安慰张正林的话也不是吹牛,就柳一手一个人,我的确不惧他。

    哪知张正林轻叹一声,道:“唉!你把问题想的太过简单了,老夫这次特意前来,就是因为你们大祸将近矣!小命难保了啊!”

    “大祸将近?小命难保?”一听这话,我当时就一愣,我说:“师伯,您这话太言重了吧?虽然柳一手鲁班术的确厉害,但是我也曾与他交过几次手,我们师兄弟二人绝不可能败给他的。”

    “都说你们想太简单了!”张正林叹了口气,说:“柳家之所以让人畏惧,连老夫都让他三分,自然是有原因的。想他柳家混迹江湖数十载,人脉何其之广,真要拼个你死我活,岂非是你们二人可以轻易招架得了的?”

    “师伯的意思是说,姓柳的要叫帮手?”听完张正林的话之后,我心立马就提了起来,隐隐感觉到了一丝危机感。此时的我似乎明白过来了,张正林是什么人物?那可是赣州响当当的阴阳世家,活了七八十载,混了一辈子江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他这次特意跑来找到我,肯定事情的确不会那般简单。

    果然,张正林点点头,说:“你得罪的那个柳一手在江湖中有些人脉,他们属于邪术阴冥堂的人,这次你们对柳雷下针蛊,柳家就把这事闹大了,所以阴冥堂就派了五个老家伙正往赣州而来,说是要找你们兴师问罪。”

    “阴冥堂?”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我一愣,因为我从张正林的话中可以听得出来,这阴冥堂一定不简单。

    当然,我也知道如今的事态非常严重了,柳一手喊来了五个老家伙来赣州对我们兴师问罪,虽然我不知道柳一手喊来的这五个帮手是何本事,但是张正林都称他们为老家伙,想来肯定是很深的道行。

    想到这里,我就感觉到了一种浓浓的危机感,甚至开始有些后背冒凉气了。

    当然,我如今也终于明白柳一手为什么这几天毫无动静了,不是他不在乎自己的儿子,而是暗中已经喊来了帮手,这是要用强有力的势态压挎我们。这样一来,就不是他来求和,要我们替柳雷解蛊了,而是我们乖乖的替柳雷解蛊,然后为了自己的小命兴许还要跪地求饶。

    “阴阳行当里,自古以来会邪术的邪师都受正道门派排斥,所以为求自保,这些邪门歪道的邪师就自立堂会,联合在一起以壮势利,而这阴冥堂就是他们的堂会。阴冥堂邪师数不胜数,高手也不胜其多,解放前正道与阴冥堂有过一次较量,结果……”张正林说到这,不由叹了口气。

    “结果怎么样了?”见张正林叹气不说,我十分好奇,于是追问了起来。

    张正林看了我一眼,然后一脸的苦笑,说:“最后虽然拼了个势均力敌,但是正道门派却也损失惨重,死伤上百人,我的父亲,就是死于那次正邪较量之战。”

    “啊?”一听这话,我当真是惊得目瞪口呆,捏在手里的茶杯因为太过震惊,茶杯一松,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我不得不震惊,张正林的父亲是谁?不就是之前在鬼楼留下壁画的那位张真人么?张真人可是我爷爷的师父啊,连张真人都在了阴冥堂的手里,可想而知阴冥堂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虽然我自问学到了一身本事,但是却也不敢与爷爷的师父相比呀?想到这些,我不由深深的打了个寒颤,心想,这回可真的惹上大祸了!

    怪不得张正林刚才不太愿意讲起这事,原来他的父亲就是死在阴冥堂的手里。这时,他收起往事,继续道:“我之前就说了,你们想得太简单了,外面的世界比你们想象中的要大很多,道行高深的老家伙你们根本就没曾遇到过,这次阴冥堂既然插手此事,替柳家出头,你们可是惹上大祸了!”

    此时的我自然不会再把张正林的担心当多余的了,因为此时的我已经听得浑身冒凉气了。我试着问道:“师伯,那五个来帮柳家的都是什么人,道行高吗?”

    “五个都是阴冥堂派来的,其中一位带头的是南洋降头师叫邓金成,七十多岁年纪了,江湖人称降宗,我只能说他很厉害,下降头的功夫是神出鬼没,只要他想对谁下降头,就等于这人宣布了死刑。据说早在二十年前,有一位道行很高的茅山师父因为心生善念救了一人,而插手破解了他的降头术,结果那位茅山师父没活过三天就被这个降头师给害死了,死的时候人头都没了,血溅三尺之远,尸首异处,连胎都投不了。这次与他同行的有一个是他的徒弟,叫刘燕军,三十多岁,降头术也十分了得。除了他们师徒二人之外,还有两个鲁班术士,一个名声在北方很响,一个在湖南十分有名;另一个是叫南宫雪儿的蛊婆,据说是新任的蛊族族长。这五个人都是阴冥堂的骨干,本事了得,这次可谓是来势汹汹啊!”张正林把他所知道的情况一一对我讲了起来,听他这么一说,我更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听到最后脸都绿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师伯,既然如此,那我和师兄他们岂不死定了?”

    “你才知道啊!”张正林翻了个白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听到这话,我不由也叹了口气,心道这回看来是真的完蛋了。

    这时,见到我心如死灰的样子,张正林就说:“当然,这次我之所以特意过来,就是来救你们的。”

    “真的?”我心中大喜,不过想到对方来了五个这么厉害的人,而且背后又有一个阴冥堂,我就不由叹了口气,心想这祸事是由我们招惹出来的,如果因为我们而连累了张正林,我心里又怎么过意的去呢?虽然我没见识过阴冥堂,但是从张正林口中已然听得出来阴冥堂不是一般人能够招惹的,想到这里,于是我就说:“谢谢师伯,只是您也说了阴冥堂势力很大,我不想连累师伯,既然这事因我们而起,那就由我们自己来承担吧!”

    ...

    ...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 一品江山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大圣传 神煌 圣堂 九星天辰诀 超级强者 官场之风流人生 [综]虐渣联萌 霸世仙穹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妖绝 婚宠贤妻 圣龙传奇 男主有病得治 菖蒲漫 情思忧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不懂女人心 《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 驾风歌 小妾要逆天 扛着反派闯末世[重生] 女神的专属炼药师 宠妃难为 胖仆翻身日记 微浮生 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 乡土之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