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章 请鬼斗法(2)

    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邓老头惊呼出来的那句“鬼差”,所以皆是一愣,通通打开阴阳眼,接着一个个都是震惊的眼珠子都快出来了,特别是柳一手父子,更是差点一头栽到了地上!

    以之相反的是,我身后的陈贤懿和费三娘则是一阵欣喜,拍着手掌大声叫好。【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他们二人皆是知道我和温子龙的关系,因为上次给李大善人夺回别墅之事,我就是请来了温子龙他们助阵的,所以一见到温子龙出现了,他们都大松了口气,说这回救兵来了,刘燕军要完蛋了。

    不过,张正林倒是也露出了震惊的神情,毕竟这事对他来说实在太突然了,之前我明明连一个鬼灵都请不上来,如今一来却来了一个鬼差,这能不让他惊讶么。所以,他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陈贤懿他们:“这……这来的真是鬼差?”

    “是的,师伯您就等着看好戏吧,看师弟怎么收拾那降头师!斗鬼?哼,这回那降头师算是瞎了眼找错人喽!哈哈……”

    当然,他们的惊讶或是惊喜都与我无关,我的注意力还是全部放在了与我斗法的刘燕军身上。

    此时的刘燕军显然也是发现了温子龙,所以吓得当时就浑身一颤,面露惊恐之色!

    不过,这个时候才知道害怕已经为时晚矣!只见温子龙举着打鬼鞭对着那阵小鬼就打了过去,顿时就惨叫连连,凄声一片……

    据说,鬼差手中的打鬼鞭其实是用柳条做的,也有一说,说打鬼鞭是观音菩萨手中净瓶里的柳枝做的,总之,鬼差手中的打鬼鞭是专门用来打鬼的法器。民间不是有一句老话是这样说的么,说“柳枝打鬼,矮三分”,说的就是用柳枝打鬼,打一下,鬼就会矮上三分。这话虽然不是真的说用柳枝打一下鬼,鬼就真的会变矮,而是指鬼的道行会变弱三分。你想想看,打鬼鞭打一下,道行就弱三分,那连打中几下,那鬼魂还能有得活么,岂不打得魂飞魄散了,所以这打鬼鞭的威力可是厉害着哩。

    话说,那些小鬼被温子龙手中的打鬼鞭猛得一阵猛抽,很快就不行了,九个小鬼只是一会儿功夫就没有一个能站着的,全都抱着脑袋在地上抽搐,口中发出凄凉惨叫。当然,摆在刘燕军面前的那九个代表小鬼的小木偶,此时也是纷纷咚咚咚的一个个倒了下去。接着,刘燕军就发出一声闷喝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喷得那些木偶身上到处都是。

    刘燕军一口鲜血喷出,脸色一下就变成了苍白,不过他很是不甘心的指着我大叫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你……你怎么能请来鬼差,这不可能!”

    “我一早就说过,我一个鬼灵就足矣应付你!”我冷笑了一声。

    刘燕军露出满脸的不敢置信,他说:“你怎么能差使鬼差,你以为你是谁!”他显然还是不愿相信我能让鬼差当打手,哪怕眼前他明明已经见到我请来的是鬼差不假,但是他口中却还是不愿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时,温子龙可不会容他多废话,直接走了过去,举起打鬼鞭就对着刘燕军的背上猛抽了下去!

    “啪!”的一声闷响,打鬼鞭狠狠地抽在了刘燕军的后背上。

    鬼魂都经不得打鬼鞭两三下抽打,何况是人乎?这一下可把刘燕军打惨了,直接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闷声一声,话都说不出来,再次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然后一头栽倒了下去。

    温子龙欲再次举起打鬼鞭,这时那姓邓的老头赶紧几步窜了出来,对着温子龙大声叫道:“阴差大人,手下留情啊,手下留情啊!大人若再打下去,我徒儿就没命了。”

    温子龙怒道:“无德之人,死了活该!”

    见温子龙不愿罢手,姓邓的那老头就说:“敢问大人,生死薄中我徒儿可到了寿终之时?大人若将我徒儿打死,我只好下到阴曹,到阎王面前告你冥状了!”

    温子龙眉头一皱,目露杀气。一看到这般,我自然不可能让温子龙招来大祸,于是忙默念温子龙的名字,然后大喝一声“收!”,接着温子龙就对邓老头冷哼了一声,化作阴风消失不见了。

    姓邓的那老头说的没错,鬼差是不能随随便便害人性命的,哪怕这个人作恶多端,只要生死薄上大限没到,他就不能去取人阳寿,否则就是有违阴间的律法,是要受地狱刑罚的。

    试想一下,如果阴间鬼差能随便害人性命,那这阴阳两界岂不乱套了?当然,人也一样,就算你道行再高,也不能拿鬼差如何,这也是为何姓邓的那家伙不敢直接出手阻拦,只好用阴间律法来威胁他的原因了。

    温子龙离开之后,我便长吐一口浊气,收回灵力,起身对姓邓的那老家伙说:“斗鬼术胜负已分,这‘问客’的规矩已经通过,如今我们是否有资格进门商谈正事了呢?”

    “哼!想不到你小子手段真是阴险,只不过是一个“问客”之礼,你却将我的人伤得这么重,好个心狠手辣且不懂规矩的行内败类!”邓老头冷喝了一声,满脸怒意的瞪了我一眼,然后手朝柳一手父子一招,柳一手父子赶紧上前将晕厥过去的刘燕军给扶到了椅子上。

    只见刘燕军的后背上的衣服都破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那儿鲜血淋淋,想那温子龙当时那一鞭子下手还真是不轻,怪不得一鞭子就能把他打得口吐鲜血,立马昏倒。不过,伤虽重,但是性命倒是留下来了,只不过被打鬼鞭打了,接下来大病一场是逃不了的。或许这就是报应吧,一心想取我性命,这点后果就当是对他的惩罚吧!

    不过那个姓邓的老头倒是好不知耻,明明当初是自己一心要拿我好看,一心想要教训于我,故意摆下这个他们降头师的看家本领斗鬼术,如今自己徒弟败了,反倒怪起我来了。

    我身后的张正林显然也是听不下去了,站了出来,冷笑道:“邓金成,你个老家伙难道忘了之前你自己说过的话么,出手过招难免有个意外,如今你徒弟败了,怎么就反过来说我的人手段太狠了呢?依我看,你徒弟受伤,那是他技不如人,却又充强好胜,不知天高地厚,受伤也是活该!”

    张正林这话可谓是口气十分的不善,带着浓浓的反驳与挑衅之意,听得姓邓的老头那是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拳头握得紧紧的。

    不过,虽然他被张正林的话气得不行,但是他自己也知道,这事的确是只能怪刘燕军技不如人,瞪了好一阵我们,最后只好忍下了这口恶气,冷喝一声,接着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意思是我们通过了“问客”的进门规矩,如今可以进门了。

    我们四人对视一眼,然后张正林带头,迈步走进了柳家的客厅,直接来到客厅的上方位置,然后张正林就说:“柳家是赣州名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今与一默默无闻的晚辈无敌,传扬出去也不甚好听,不管你们是何恩怨,如今老夫已将人带来了,他的本事你们也都见识了,再斗下去毕将双方都占不到好,不如今日就在此双方把话说开,化解掉这段仇恨!”

    说完,张正林看了一眼阴着一张脸的柳一手。

    柳一手冷冷笑了一下,然后说:“要我放过他们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他们置下酒席,请来赣州城阴阳行当的众人,当着阴阳行当众人的面,对我柳家道歉,敬我三杯酒,我便不记此前他们的造次,放他们一马!如若这个要求都做不到的话,那么一切免谈!”

    一听这话,我眉头就皱了起来,这哪里是和谈呀,分明就是要我们自取其辱。请来当地所有阴阳行当的先生,然后当着众人的面给他柳家道歉,这与跪在他面前磕头求饶有何区别?

    当下我就怒道:“好个道歉,好个敬酒,你就不怕你柳家承受不起我敬的酒么!”

    这时,陈贤懿也气得跳了起来,指着柳一手就骂道:“放你娘的狗屁,要老子敬你酒,休想!不愿和谈便罢,老子毫不惧你!”

    ...

    ...
推荐阅读:位面大穿越星海圣人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