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六十一章 决斗(2)

    只见突然出现在我们身后的是一个老头,这个人我们认识,可不就是阴冥堂那姓邓的老头么!

    突然见到邓老头,说实话我和陈贤懿都猛地吃了一惊,因为这可是个老家伙啊,虽然我们没与他交过手,但是连师伯张正林都不敢得罪的人,显然道行很高,绝不是我们能够轻易对付得了的。【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当然,更让我们震惊的是他刚才说的那句话,他说我们要等的警察今晚是等不到了,显然他对王队他们做了什么。

    虽然我们不知道邓老头说的那句是真是假,但是如今他突然出现在我们身后,我和陈贤懿还是慌忙退开几步,防止这老家伙突然出手伤人。我冷喝道:“姓邓的,你把警察怎么了?”

    “没怎么,我是不敢杀警察的,只不过是他们在外面绕到一晚,桀桀桀……”邓老头阴阴地笑道。

    一听这话,我自然知道,邓老头一定是给王队他们设了什么**阵,也就是人为的鬼打墙。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今晚我们恐怕真的等不来警察了。警察不来,就靠我和陈贤懿两个人,还真没有一点打握能对付得了邓老头。

    这时因之前担心警察的柳一手,见到邓老头的出现,顿时大声狂笑了起来,十分的得意,说没有警察出现,我们今晚休想活着离开。

    同时,柳一手也明显不知道邓老头会出现,他问邓老头怎么会来这里?

    邓老头走了过去,说:“我今晚算到你有灾劫,恐你出事,于是就赶过来了。”

    柳一手对邓老头道了声谢,然后接着将目光移到我们的身上,说:“那咱们先收拾完这两小阴阳吧,免得他们走漏风声。”

    邓老头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但是嘴角的那抹邪笑却让人感到一股子的杀意。很显然,他们这是打算杀人灭口了。

    我们都感觉到了对方浓浓的杀意,陈贤懿说怎么办?

    我知道现在逃是逃不掉了,于是就说:“还能怎么办,跟他们拼了。”

    柳一手冷笑道:“哈哈哈,今晚纵使你们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逃得出我们的手掌心,你们就乖乖的受死吧!”

    我盯着一脸嚣张的柳一手,说:“姓柳的,今晚你也死定了!”

    是的,虽然我不知道能不能对付得了姓邓的那老头,但是姓柳的我决不会让他活命,因为我手里捏着他的致命王牌,那就是当初那个“断梁破命术”。今晚因为是来帮玉米地里的鬼魂,所以我将平时那个黄布袋子也背在了身上,而“断梁破命术”的那片破瓦和断锯,如今正好就在黄布袋中。

    “哈哈哈!”柳一手大笑了起来,说:“真是好大的口气,就凭你们这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想伤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我也笑了起来:“哈哈哈,李先国你可还记得呀?”

    一听这话,柳一手眉头一皱,眯着眼睛看着我,显然他是认识的,只是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提起李先国这个人来。

    柳一手之前被批斗就是因为李先国作证的原因,所以柳一手不可能不记得他。我说:“看来你是记得他了,毕竟你害过他们李家!”

    “小子,你突然提起那个该死的李先国做什么?”柳一手说着这话的同时,眼神之中明显多了几分惊慌,显然他也知道断梁催命术对他来说是致命的东西,一旦落入到我们手里,那么他就完了。

    “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害人终害己,做多了坏事终究是要自食恶果的!”说到这里,我已经从黄布袋里拿出了一片破瓦及断锯,说:“‘断梁破命术’,好个歹毒的邪术!”

    柳一手一见到我手中的破瓦及断锯,立马就脸色一变,满脸的惊恐,惊慌的大叫:“你……你这是从哪里来的!”

    “从哪里来的?自然是从李先国那房梁上来的,这东西应当是你下的吧?”我冷笑道。

    此时的柳一手是又恐又愤,惊恐的是这玩意能要他命,愤怒的自然是这能要他性命的东西竟然捏在了我的手里。他的脸色铁青,一脸狰狞的望着我,想过来抢,但是却又不敢动,所以气的是浑身发抖。

    邓老头轻声问柳一手,那是不是他的?柳一手点了点头,表示这断梁破命术的确是他下的术。

    邓老头不由叹了口气,然后说:“想不到你们竟然还留有这一手,真是想不到啊。”

    我笑了笑,也不理邓老头,转头对柳一手冷喝道:“你这邪术早在以前就一直被我封在手里,我本来早就可以取了你柳一手的性命,可是却一次次的放过你,没想到你这老坏蛋竟然恶性不敢,还将李照堂一家害死,像你这种做恶多端的败类,今日我是绝不会再对你心慈手软了!”

    “你……你敢!你如果敢毁我断梁破命术,我就要了你小命!”柳一手一脸狰狞的样子,像疯子似的,因为如今他说的这些话,恐怕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

    我说:“我若没下定决心取你性命,我又怎么会将它取出来?”

    是的,要么不拿出来,既然拿出来了,自然就是要他性命。

    这时邓老头就说:“年轻人,凡事好商量。你们这样做,张正林可知道?依老夫看,你们还是把手中的东西交还给我们,我们放你们离去。”

    “呸!好不要脸的老东西,竟然说要我们把东西交还给你们,你他妈的以为我们是傻子吗!”陈贤懿当下就破口大骂了起来,然后转头对我说:“师弟,少跟这两个老混蛋废话,砸了他娘的!”

    “你敢!”邓老头见商量不了,于是就胁威道:“你若是敢伤我的人,你们两个今晚也休想活着离开。我劝你们还是好好想想,给柳一手留一条活路,也是给你们自己一条活路。”

    我冷笑道:“事到如今,你说什么也是白费力,你以为我们还会怕你么?今晚我是决不会再放过他的!”

    一见到我非要取他性命,柳一手这老混蛋终于自己这回是死定了,所以再也坚持不住了,死亡的恐惧面前,心胆惧寒,惊慌的拉着邓老头就求着救命。见邓老头一张老脸阴晴不定,柳一手就哇的一声竟然求起我来了,叫我别杀了,说只要我放过他,他再也不会动我们了。

    见到柳一手面对死亡,竟这么懦弱,我也是没有料到的。现在的柳一手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可怜虫,害人害己的可怜虫,不过就算可怜,我也不会再同情他了,因为这一切都是他自寻的苦果。

    “种下恶果,就该得到报应,从你害人的那一刻开始,你就该知道会得到恶报!”说到这里,我也不再废话,当下就将手中的那片破瓦往地上猛地一摔,顿时摔了个粉碎!当然,那半截长满锈迹的断锯,也被我一下折成了两断……

    断梁破命术一毁,邓老头和柳一手都惊恐的瞪大了眼睛。邓老头惊的是我们真敢这么做,而柳一手恐的是对死亡的恐惧!

    当然,柳一手惊恐的表情没有僵持多久,就在我将破瓦片和断锯毁掉的那一刻,柳一手就突然浑身一颤,“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仰天喷了出来,溅起一抹血雾……

    这时,邓老头也大惊失色的叫了一声“老柳!”,我和陈贤懿定眼一看,就在柳一手仰天喷出的血雾还没落尽的时候,柳一手的脑袋突然莫名其妙从脖子上落了下来,掉在了地上!

    是的,是脑袋掉在了地上,因为他的脑袋竟然断掉了!滚落在地上的脑袋依旧瞪大着一双翻白的眼珠子,或许他到死都想不到,自己会是这么个结果!

    断梁破命术的反噬我已经也听人说起过,轻则重伤破法,重则吐血身亡,甚至断头送命。之前我还不太相信会真的断头,可是如今见到眼前这一幕,这不就是真真切切的断头送命么?

    说实话,这一幕不仅把他身边的邓老头惊得脸色大变,就连我和陈贤懿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断梁催命术的反噬竟如此恐怖!或许这就是报应吧,断梁催命术害得李先国家破人亡,三个儿子全死了,只留下一个孙子,种下这种恶果,一旦遭起反噬,柳一手断头送命也就并不奇怪了。

    “敢杀我的人,你们也休想活命!”邓老头见到自己的人死得这么惨,当下就暴喝声起,然后对着我们就冲了上来。

    ...

    ...
推荐阅读:位面祭坛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