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六十三章 柳一手的结局

    柳一手害死李照堂一家,虽然是为了报复,但是李照堂夫妻都死了,为何偏偏唯独会将他的小孩抓到这儿来打生桩,原因很明确,那就是买这块地的房地产老板出钱请他这么做的,因为这块地是出了名的凶地,以前政府建桥都倒塌了几次,地产老板为了能顺利将楼盖起来,这才会需要打生桩。【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当然,如果地产老板不请柳一手化解这块凶地,或许柳一手还不会害死李照堂,或许正是因为地产老板出钱请他化解凶地,而李照堂又正好有一小孩,加上李照堂之前的言行让柳一手记恨在心,于是乎这就有了这么一连串的事情。

    可以说,那个请柳一手办事的房地产老板就是打生桩的原凶,当然,那些被移到玉米地里困住的阴魂,显然也是房地产老板请柳一手干的。

    任梓涵因为破了此案,救下了小孩,也十分的高兴,不过却也不居功,她说:“其实这个案子是你们二位破的,如果没有你们帮忙,我也不可能会去查柳一手,更不可能救下小孩。所以,到时候我一定会将真实情况对上级上报的。”

    我笑了笑,说:“算了吧,我们可不想插手你们的事情,之所以帮助你们,只是因为死者李照堂是我的朋友,这事你们就别将我们扯进去了。何况我所说的鬼神法力之事说出去也没有人信,你们对外就说这案子是你们自己侦破的吧!”

    任梓涵点了点头,说:“那好吧,如果你认为这对你们来说是一件麻烦的话,那我就对外不提及你们,不过我还是得谢谢你们的帮助,同时也对之前的言语不警抱歉!”

    我笑了笑,虽说之前我的确对这个女警长没啥好感,但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最后她竟救了我们的命。

    接下来陈贤懿先离开了,去找王队他们,免得他们在外面绕上一整晚。而我则将玉米地里带回来的阴魂全都放了出来,之前在玉米地里,他们因为走不出百米之外,所以是无根之魂,而这个地方埋有他们真正的尸骨,所以他们就可以脱离小棺材里的替身草人,回到自己的尸骸身上,重获自由。

    任梓涵看着我将一个个的小棺材打开,自然不知道我这是在做什么,因为她没有阴阳眼,看不见阴魂,所以对此十分的好奇,问我这是干嘛?

    我说:“这些是属于这里的阴魂,被柳一手抓到别处去的,现在我把他们带回来。”

    “阴魂?”任梓涵吓了一跳,不过看到我一脸平静的样子,倒是也没有吓得逃跑,于是试探着问我,真的有阴魂吗?

    我点了点头,指着我的前面说:“有,而且有一群就在我们面前,只不过你看不见而已。”

    任梓涵看了看眼前,空空如也,什么也看不见,又看了看我,发现我不像是开玩笑,所以表情很是复杂,浑身都不自在,最后丢下一句“要去照顾那小孩”,转身就跑到了一边,再也不敢过来了。

    几十个小棺材全部打开,那些阴魂全都站在我的面前,并没有立即离开。

    我对他们说:“现在你们回来了,也自由了,希望你们不要无端害人,否则今日我能救你们,日后我也能拘你们到下边受刑罚!”

    那几十个阴魂纷纷点头,说保证不会随意害人。同时,他们也对我频频道谢,说如果有来世,他们一定当牛做马来报答我和陈贤懿的救命之恩。

    我微微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们是不可能有来世的,死时徘徊于阳间,如今都做了几十年的孤魂野鬼了,又上哪能取到下阴曹的路引呢?没有路引,又怎么可能有再次转世投胎的机会呢?

    他们之所以可怜,就是因为只能做一辈子的孤魂野鬼,他们没有了轮回的机会,成了三不管的那部分。天界不管,地府不管,人间不管,只能任由他们自生自灭。也正是因为他们可怜,所以我才会出手救他们,因为他们已经十分可怜了,没有轮回的机会,没有人在乎他们的生死,如果再失去自由,那将是多么的可悲呀?

    这时,突然有一个阴魂叫道:“你们快看,那个恶人!”

    一群阴魂顺着那个人所指的地方望去,接着通通义愤填膺的骂了起来:“就是那个恶人害得我们,我们不能让他好过!”

    我顺着他们的所骂的方向看去,只见在空荡的空地上,此时有一个无头的阴魂,正在空地上徘徊不去。因为他没有了头,所以像个无头的苍蝇,四处乱撞,不断的绕着圈,伸着手在四处摸索,就好似在寻找什么丢失的东西。

    看到这里,我自然知道,这个阴魂不是别人,正是柳一手的阴魂。

    断了头的阴魂是无法投胎的,只能一辈子做一个无头鬼。从古至今,凡不是有深仇大恨,亦或是作恶多端,一般是不会让他身首异处的,因为这样太作恶了。平时我们也常会听到这样的事情,比如因仇恨找上门时,就会求对方留个全尸,因为只要留了全尸,他死后就还能下阴曹地府,有轮回的机会。而若是身首异处,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总之,身首异处的惩罚是最毒的,在古代为何会有斩首,原因就是如此。

    如果有人问我,柳一手可怜吗?我会说他挺可怜的,因为他这辈子算是完了,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看到柳一手这般下场,虽然极为的可怜,极为的凄凉,但是我却一点也不同情于他,因为这一切都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生前种下那么多的恶果,终将得到报应,而眼下的这一切就是老天对他的恶报,怨不得别人。

    其实老天真的是公平的,为恶之人终将得到恶报,谁都逃不掉。

    有时候我甚至也在怀疑,是不是这一切都是老天故意安排的,安排我来替天收了柳一手的命。

    之前师伯张正林已经替我们出头,将我与柳一手以往的仇恨和解了,但是谁又会想到为了帮助玉米地里的阴魂,我竟又会与他遇到一起呢?难道真的是所谓的冤家路窄,所以走到哪都能碰上他,还是说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上天注定好了的呢?又或者说,我就是瘟神煞星,只要惹上我这煞星的人,终归逃不过一劫?

    这些事情我想不清,也道不明,如今我只知道,柳一手终于死了,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将思绪从柳一手那无头阴魂身上收了回来,见到眼前这些怒气冲冲的阴魂,我可以想到,柳一手接下来的命运会是怎样的了,生前害了这些阴魂,死后也就得被这群阴魂折磨了。

    我对这群阴魂挥了挥手,说:“走吧,你们自由了,都回去吧!”

    阴魂们纷纷深深作了一揖,然后这才慢慢转身离去,不过他们没有纷纷散去,而是通通涌向了柳一手那具无头的阴魂……

    看到这里,我不由长叹了口气,然后也不再去管他们,因为这个我想管也管不了,这一切都是因果。

    阴魂离开后,这个时候陈贤懿也回来了,同时身后还跟着大批的警察,王队就走在最前头。

    见到他们终于是来了,我就迎了上去,很显然陈贤懿已经将这里的情况告诉给了王队,所以王队一见到我,就激动的握着我的手,说这次真是太感谢我们了。

    我笑了笑,就问他是不是真的迷路了?

    他点了点头,说他们接到任梓涵和我的电话,就带着警队的人过来了,可是不知怎么回事,一直往前走,却发现自己一直在那外边的土路上乱圈,直到陈贤懿过来喊他们,他们才走出去。

    我笑了笑,说这是中了别人的邪术,所以造成走不出那个怪圈的情况发生。

    邪术里有两种方法能使人鬼打墙,一种就是**,另一种就是让路无限的延长,也就是说,本来就是十分钟的路程,他能让你走一整晚都到不了目的地。

    接下来的事情也简单了,收尸的收尸,送医院的送医院,一切均由王队的人来办,而我和陈贤懿则先告辞回了家。

    据说,后来王队对那两个年轻人审问,结果那两个年轻人将事情全承担了起来,说是柳一手给钱请他们做的包手,绝口不提房地产老板的事。也就是说,买那块地的房地产老板逃过了法律的制裁。

    不过,后来那个房地产老板也没躲过报应,因为后来他在那湾墩盖楼工地上巡视时,刚打好的一根基梁突然倒塌,正好砸在了那个地产老板的头上,直接把那老板砸得头都没有了。

    老板都死了,那盖楼的项目自然也就流产了。当然,这已是后话,因为当晚告辞了王队他们后,次日我就去了龙虎山,到阴阳大会上去寻找多年未见的爷爷……

    ...

    ...
推荐阅读: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位面祭坛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