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六十九章 这就是我的实力(3)

    谁都没有想到,刘燕军请来的五鬼竟然会被我给镇退,这种事情大家都是第一次遇到,以前连听都没曾听说过,所以大感震惊,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五鬼怎么走了?这算是怎么回事呀!发生了什么?”

    “我刚才听到陈二狗那小子喝令五鬼退去的,难道五鬼怕那小子?”

    “不可能,那小子怎么可能镇退五鬼阴将,你以为他是神仙啊。绝不可能,肯定是别的原因!”

    “是啊,别说那小子能镇退五鬼了,就算张掌教也没那个能耐呀。”

    众人也顾不得张掌教在场,纷纷发表意见,这种情况真是太震惊、太不可思议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特别是刘燕军本人,那真是差点一个没站稳,一头栽到地上去了。震惊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完全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他张开着嘴巴,拼命的叫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见到众人那吃惊的表情,特别是刘燕军那大跌眼镜的模样,我心中不由冷笑,心道这下你们傻眼了吧!

    刘燕军见到我冷笑的表情,十分的气怒。也是,明明刚才就快要收了我的小命,却眨眼间就被我翻了盘,再看到我那冷笑的表情,那不气死才怪哩!只见他指着我大叫道:“不可能,这不可能,一定是五鬼刚才突然被别人给请去了,要不然不可能突然离开的。”

    我说:“五鬼是被我给镇退的!如何,你还不死心么?”

    我话一出,在场的众人顿时就热闹了,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有的人说难道真是被我镇退的么?有的人说不可能,一个小小的阴阳连神明都请不来,又怎么能镇退五鬼。

    见到有人似乎相信我说的话了,刘燕军就觉得面子上更挂不住了,因为他就是想出我的丑,想将我踩在脚下,不容我比他更厉害。所以当下就阴着脸,指着我叫道:“放你妈的狗屁,五鬼岂是你能镇退的,你小子只不过就是运气好,五鬼刚才被别人请走了,不过你的运气也会用完的时候,我不信你今天不死在我的手里!”

    说完,刘燕军又开始念起了请神咒,显然是打算请过别的神明上来。

    张正林一见,忙跳将出来,喝斥道:“竖子!你请的五鬼已经镇退了,比试已分胜负,你还不罢手?”

    刘燕军一脸狰狞的样子,对张正林道:“何分出了胜负?陈二狗连个屁都没有请上来。既然我请的神鬼走了,他请的神明没来,那就还没分出胜负。”

    张正林本还想冲出来阻止他,不过被我给制止了,我对张正林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插手,我有能力应付。

    见我似乎很有把握与自信,张正林这才作罢,要不然这次他肯定就会不顾一切插手了。

    刘燕军见我一脸得意的样子,他更加愤怒了,阴着一张脸,恨恨的说:“这次,我看你还能不能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说完,他就敕令一打,脚往地上一跺,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接着他的法坛面前就出现了几个身影。

    这几个身影一出,在场的众人就是一声赞叹,当大家看向我时,则是一声叹惜,都说这次或许我是真的要输了。

    是的,这次刘燕军请上来的神明的确比上次厉害多了,上次请上来的虽然是称之为阴将,但是说白了依旧是鬼,算不上是神明。而这一次,他请来的这几位,可是带着神明的名头。当然,并不是正神。

    也许有人就会问了,这刘燕军到底请来的是何方神圣呀?其实他请来的又是五鬼!

    当然,这次请来的五鬼,并不是上次的那五鬼。上次的五鬼是五位阴将,是运财的鬼。而这次他请来的五鬼,又称五瘟、即瘟神,此是五方力士,据说这五位鬼神在天上为五鬼,在地为五瘟(神)。民间常称他们为五瘟使者、五瘟使,是汉族民间传说中的瘟神。分别是春瘟张元伯、夏瘟刘元达、秋瘟赵公明、冬瘟钟士贵、总管中瘟史文业。

    这五位,一人执杓子并罐子,一人执皮袋并剑,一人执扇,一人执锤,一人执火壶。凶神恶煞,一看就是招惹不得的主。

    这五鬼也各管一方,分别是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的鬼神,他们是汉族民间信奉的司瘟疫之神,每年一些寺庙都会拜五鬼,以求家畜平安,指的就是这个五鬼。

    既然他们在民间有庙宇,自然就是封了神的鬼了,这也是为何会比之前刘燕军请来的五位阴将更厉害的原因。不过,虽然民间有他们的庙宇,但是他们却又并非能和正神相比。

    据说,若是有人见到了这五方鬼,那么此人就会一命呜呼,他们代表着地狱的灵者,代表着死亡,也代表着厄运。总之,他们来头不小,凶名赫赫!

    看来这里,也许有人就疑惑了,会问我,你不就是瘟神煞星么,怎么还跑出五个瘟神来了?

    其实,瘟神是民间对凶神的一个统称。就好比眼下这五方瘟神,他们虽说在民间被称为瘟神,但是在天上,都为鬼,算不得是神。不过,这五方瘟神也会那行瘟之事,撞见他们的人都会倒霉丢命,所以说他们是瘟神也可,说他们是鬼也行。

    而至于我自己是什么样的一个瘟神煞星,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或许如白无常之前所说,我是从天上来的瘟神,为天上一方大凶的星宿。

    见到刘燕军请来了五方瘟神,我也吃惊不小,心道怪不得众人都会对他赞叹不矣,能将五方瘟神真身请上坛前来的,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毕竟这五方瘟神已经是神明了。试想一下,又有谁能轻易请来神明现真身的呢?

    不过,这刘燕军虽然算得上是年轻一代的翘楚,可惜却是个无德阴险之徒,这种人宁愿他是个白痴,也好过他是个天才。因为一旦这种人有了高深的本事,只会给这世间造下更大的恶果。

    此时的刘燕军将五方瘟神请至坛前,十分的得意,特别是见到众人对他投来赞赏的目光,他更是受用,嘴都笑得咧了起来。随后他转头看向了我,脸顿时就阴了下来,冷冷地道:“陈二狗,新仇旧恨一起报,这次我让你永远翻不了身!”

    这时的张正林已是脸色惨白,没料到刘燕军竟能请来神明瘟神相助,当下就吓得忙叫我快点请神明。

    “请吧,如今你请谁来都没用,何况就算让你请,恐怕你也没有请神的本事!”刘燕军疯子一般的笑了起来。

    其实不用张正林提醒我,我已经开始念起了请神咒,把上回请过的黑白无常、日夜游神、牛头马面、鬼王、阎王,通通再请了一遍,可是依旧毫无作用,他们依旧不肯现身上来。

    我也想请温子龙他们四个鬼差上来,可是我知道如今请他们四位上来毫无作用。不仅没有作用,反而还会害了他们。试想,五方瘟神若要来拿我魂魄,依温子龙的德性,肯定会以命相护,最后只会连累温子龙他们白白为此丢掉性命。

    想到这里,我心里也明白过来了,如今看来还是得靠自己了。只是,如今来的也是瘟神,而且还是神明,也不知道我前世那瘟神煞星的身份在他们面前管不管用。

    众人一见到我念了一阵长长的咒语,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请上来,顿时就嘘唏了一声,接着就是摇头叹气,就连看都不忍多看我两眼了,显然是认定了我没达到请神明的道行。

    刘燕军狂笑了起来,说:“哈哈哈……请呀,你倒是请呀,你不是很牛逼么,你不是自称达到了神通阶段的道行么,那你快请呀!怎么不请几个牛逼的神明来给大家长长眼呀?你不是算称会下阴曹么,你不是上回能请鬼差么,你能耐不是很大么,有本事就把阴曹地府阴帅给请上来呀!怎么?吹牛逼吹得那么响,现在傻了眼吧,还自称能过阴曹,过个狗屁的阴曹!跟小爷我斗,你还真不够格!”

    ...

    ...
推荐阅读:星海圣人位面祭坛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