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七十三章 正邪对立为读者“石他爸”打赏皇冠加更

    门口来人年纪大约七八十岁左右,满头白发,瘸着一条腿,虽是一身粗布衣裳,却没有人敢轻视于他,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拐子爷爷。【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一见到来人竟是我日思夜想,天天盼望着的爷爷,我是又惊又喜,同时心中又莫名的泛酸。

    一别十多年,爷爷变老了太多太多,望着他那苍老的面容,还有那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我不知道他这么些年来到底过得怎么样,是苦是累。不管如何,我知道他过得一定不容易。

    爷爷是在我十几岁时离开我的,被关进了大牢里,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老人家了。他是我真正意义上的亲人,至亲,一手将我养大,如果不是他在我五岁时从雪地里捡回家,我或许早就没了小命。

    一晃十多年没见,如今突然见到他,我却不知所措了起来,只知道愣愣的望着他,喊了一声爷爷之后,不知道是过于激动,还是心中有太多的情绪、太多的话想说,使得我却是连一句话也说不出话来。

    邓老头也回头看到了爷爷,不由面露惊色。

    这时,爷爷已经走了进来,指着邓老头便道:“你敢伤我孙儿一根毫毛,我仙经门便取你老命!”

    说完此话,爷爷终于来到了我的面前,对我微微一笑。

    见到他的微笑,虽然是十我年未见到过了,但是却是让我觉得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切。这时我再也没有忍住了,一直在眼眶中打转的热泪掉了下来,我唤道:“爷爷,我终于见到你了。”

    爷爷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说:“孙儿,有爷爷在,没有人敢伤你!”

    说完,与张正林一样,一把就横跨在了我的面前,直视着邓老头。

    此时我也知道不是叙旧的时候,只好将心中万般心绪收了回去,全心全意的注视着眼前的双方对立。

    邓老头其实之前说的没错,虽然我与阴曹地府的交情好,虽然我能将他们请上来帮忙,但是却也有条件,那就是不会影响因果之事。比如之前我和刘燕军的赌约,因为是自愿立下了赌约,所以阎王爷他们拘走刘燕军的魂魄,那是有因有果,不算破坏人世因果。可若是私人恩怨的话,那么阎王爷和一众阴神,也却不能轻易插手了,扰乱世人的因果之业。

    也就是说,最多我就是请他们上来救救命,要想他们去帮我拘谁的小命,那是想都不用想。邓老头也就是明白这点,所以才敢这么嚣张,因为论实力,我在他的手里根本就撑不住一掌。

    不过,从刚才张正林与邓老头的交手来看,他们二人倒是势均力敌,如今爷爷又来了,我倒是不用怎么担心了。

    再说那邓老头,见到爷爷和张正林二人皆是立在他的面前,他虽然眉头微皱,但却是不惧丝毫,反而怒意大盛,吼道:“你有帮手,难不成是欺我们无人么?”

    此话刚一落下,顿时,大堂内的人群就出现了骚动,只见有十数个人突然从人群中分了开来,站到了邓老头的身后。目视前我们,明显是打算为邓老头出手。

    一见到这阵仗,我是吓了一跳,这些突然站到邓老头身后的人,我虽然没有见过他们出手,但是我想他们能参加这阴阳大会,道行也绝对不会差到哪儿去,甚至其中有两个老头年纪竟然比张正林还老。

    他们这些人一站到邓老头身后,在场的众人都慌乱了起来,开始纷纷望向张掌教。

    张掌教此时冷着一张脸,死死地盯着邓老头一众人,但是却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那脸阴沉得十分厉害。

    这个时候,爷爷就开口了,他指着邓老头身后的那十数人,大笑道:“哈哈哈,没想到我仙经门与邓金成的私人恩怨,你们阴冥堂竟然也要插手,难道你们阴冥堂就不怕这事传出去被江湖中人笑话么!”

    一听这话,我方才知道,怪不得邓老头会如此有恃无恐,感情他是念着有阴冥堂替他撑腰啊。

    阴冥堂,之前也曾说过,他是邪派弟子的堂会,数百年来一直与正阳门对立着,是一个庞然大物般的存在。

    这时,邓老头身后其中一位老者也仰天大笑了起来,阴着一张脸道:“邓先生是我阴冥堂十大长老之一,他的事,便是阴冥堂之事,长老有难,我阴冥堂岂能视之不理!今日谁若伤我阴冥堂的长老,便是我阴冥堂之敌,我阴冥堂必将举全堂之力清剿!”

    我能明显的看见,爷爷和张正林的脸立即就黑了下来,杀意浓浓的瞪着阴冥堂的那些人,气得脸都绿了,却是一句话也不敢再说出去。

    是的,对方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确了,如果爷爷这次真的还敢动手的话,那么单单我们三个人的话,是绝对打不过对方十数人的。而且,哪怕就算这次我们有幸逃了出去,也会被他们阴冥堂的人举全堂之力追杀、清剿!

    或许爷爷他们不怕死,但是他们却不敢拿我的命来赌这一口气,因为这将为会我们带来灭顶之灾。

    而就在气氛压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之时,这个时候一直阴沉着脸,没有作声的张掌教终于出声了。他一步跨了出来,冷笑道:“好!好!好!原本我还不想插手私人恩怨,可是如今你们阴冥堂却当着我正阳门的面,竟然以多欺少,实在是太不把我正阳门放在眼里了吧?如若今日眼睁睁地看着你们将我正阳门的人伤了,那我正阳门以后岂不成了江湖人口中的笑柄乎?”

    张掌教此话一出,腾地一声,在场剩下的那些人顿时就站到了我们的身后,显然这些人全是正阳门的人,刚才一直没有动,那是因为张掌教还没有发话。如今张掌教发了话,要替我们出头,这些人自然就站到了我们的身后。意思就是,只要阴冥堂的人敢动,就不是私人恩怨了,那就是阴冥堂与正阳门两大派相斗了。

    “张掌教,张门主,你这难道是想两派大战么?难道你就不怕因为你多管闲事,而造成血流成河么!”邓老头身后那老者眼睛一眯,阴着脸说道。

    听到这话,我也明白过来了,原来这龙虎山的张掌教,竟然也是正阳门的门主。

    张掌教笑道:“是不是两派大战,不取决于我,而是取决于你们阴冥堂。大家都是江湖中人,一把岁数,眼前发生的一切谁有理,谁无理,一目了然。邓老头的弟子刘燕军,完全是自作自受,且自愿立下赌约,这能怪谁乎?反而是你们阴冥堂的人,竟因为赌输了心生怨恨,想出手伤人,这事若传扬出去,你们就不怕江湖中人笑你们堂堂阴冥堂,竟然如此输不起么?”

    张掌教与那位老者对视了一会儿,最后那位老者明显也知道这次的确是他们理亏,加上这里又是龙虎山,真若两方打斗起来,肯定自己那方吃大亏,所以缓缓收起了厉色,冷喝一声,道:“今日我阴冥堂堂主不在,我便暂容你们嚣张,不过欺负我阴冥堂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最后那句话,明显是说给我和爷爷他们听的,因为对方在说最后那句话时,满脸杀意的怒视着我和爷爷。

    对方说完此话,也不再多留,手一招,带着他们那帮人就转身走出了天师殿。当然,邓老头也随后跟着离开了,只不过离开前用手指了指我,显然是在告诉我,他决不会放过我。

    阴冥堂的人一离开,爷爷和张正林就对张掌教及在场众人抱拳道谢。

    众人皆笑脸相迎,说本该如此,合众抗敌。

    张掌教笑道:“国栋,你这孙儿可了不得啊!刚才竟然将阴曹地府一班阴神全给请上来了,逆天本事实在是我派年纪一辈的翘楚,想我正派以后也是后继有人了。哈哈哈……”

    爷爷一听这话,两眼放光,转头看了我一眼,问道:“真的么?”

    众人皆是点头称是,然后就将刚才我与刘燕军的比试讲了一遍,讲完之后,皆是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当然,爷爷也是大为欣喜,仰天大笑了几声,连喝了三个好字,说刘燕军这种人就该落得如此下场。他拍着我的肩膀,说我没有给仙经门丢脸,同时说我的做法真是大快人心。

    听着爷爷的赞扬,我内心也十分的高兴,值得这些年来吃过的苦,一切都值了。

    众人不断的夸奖着我,同时也告诉我,以后要防着阴冥堂的人,这次与刘燕军的比试,显然算是与阴冥堂结上仇了,所以要我多加小心。

    不久,张掌教唤来一女道士,她带着我们去到客房休息,等着明日的阴阳大会。

    来到客房中,看着爷爷那苍老的面容,我那压在心底的万般思念就涌上了心头,再也按奈不下去了,连忙问道:“爷爷,我终于是找到您了,这些年您到底去哪了,让我找得好苦啊!”

    ...

    ...
推荐阅读: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大穿越星海圣人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