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八十九章 诡异的朱砂

    朱砂?什么朱砂!

    一听这话,我就感到一阵莫名其妙,不知道陈贤懿他们在说什么。【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难道我脸上还用朱砂画了个大花脸不成?

    见我一副全然不知的表情,陈贤懿就眉头微皱,指着我的脸就说:“是啊,朱砂,你脸上涂上了朱砂。你竟然不知道?”

    “啊?”我心里大感惊讶,这一晚上我也没碰朱砂啊,怎么会跑出朱砂来,而且看陈贤懿他们的样子,就好像看怪物似的。

    我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啊,谁会没事往自个儿脸上涂朱砂啊。”

    这时,杨晴也附和道:“二狗,你脸上真的涂着有朱砂,而且不仅是脸上,还有鼻子上,耳朵上到处都涂满了朱砂。吓死人了,就像个印第安人似的。”

    听到他们说的有模有样,我心里顿时感到一股子不安的感觉,于是忙跑到里面的镜子前,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

    镜子里的我别提有多怪异了,这哪里还是我呀,分明就是一个小丑嘛!只见,在我的额头上、鼻子上、嘴巴上、耳朵上,都涂着红红的朱砂,看上去显得十分的诡异,看得我全身一个激灵,不知道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镜子里的我完全就像是一个神经病似的,因为旦凡不是个傻子,就不可能把自己涂成这样一个古怪模样,然后大街上招摇,这不是有病么?

    所以,我可以肯定,我脸上这些朱砂绝对不是我自己涂上去的,而是别人弄的。

    见我一惊一乍的样子,陈贤懿就问道:“师弟,你真不知道自己脸上涂了这些?”

    我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我要是知道肯定一早就擦了。可是,我昨晚一路上都赶路,谁能在我脸上涂上这些玩意呀?”

    见我这么一说,陈贤懿和杨晴都有些惊诧了,也发现了事情不对劲,透着一股子诡异。

    杨晴说:“不可能吧,别人要想在你脸上涂这些朱砂,你会不知道?”

    我说:“我真不知道,我一路上还说怎么总是有路人莫名其妙的盯着我瞧呢,感情是我脸上被人给涂成了大花脸呀!”

    说完这话,我心里就有些担忧了起来,因为镜子里的我,七窍的确是被涂上了朱砂,这是个不争的事实了,想到在自己的身上竟然发生了这样诡异的事情,而我却毫无知觉,我心里就发起了毛,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七窍上的朱砂是被谁给不知不觉中画上去的?还有,对方为什么要用朱砂涂到我的七窍上?

    我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这只是别人的恶作剧……

    “师弟,你好好想想,你昨晚有没有遇上什么人?”陈贤懿提醒道。

    我一想,昨晚就是与孙二娘和南宫雪儿打过交道,于是我就对陈贤懿说:“昨晚遇到过两个人,一个是湘西蛊族的新任族长南宫雪儿,她是南宫黎的妹妹……”

    “南宫黎的妹妹?”陈贤懿一听到“南宫黎”这个名字,顿时就眉头一皱,问我:“南宫黎还有妹妹?他全家不是都死绝了吗!”

    我苦笑了一下,说:“南宫黎全家或许死绝了,但是南宫家族还有人,这新任的蛊族族长,就是南宫家的人,这次之所以会与她相遇,就是因为南宫黎的死,她特意来找我寻仇的。”

    说到这里,陈贤懿就一惊,道:“那就大有可能是她使的坏了。”

    我摇了摇头道:“我脸上的朱砂应该不是她弄的,因为她被人给用定身符定住了身,动弹不得。”

    “那还有一个人是谁?”陈贤懿问道。

    “还有一个也是湘西的,叫孙二娘,是个赶尸匠。可是……可是我至始至终也没有察觉到她在我脸上画了这些玩意呀。”一想起那个孙二娘,我就有些脸红害燥,特别是杨晴在我面前,总感觉心中有愧。

    不过杨晴和陈贤懿自然是看不出我心里在想些什么。

    “赶尸匠?赶尸……”只听见陈贤懿嘴中念了几句赶尸匠,接着他就一惊,说他知道了,说我脸上的朱砂一定就是被那个赶尸的孙二娘给弄的!

    见他一脸肯定的表情,我就问他怎么这么确定,要知道我一直毫无察觉。试想一下,有人在你嘴巴、鼻子、耳朵、眼皮上面涂抹上朱砂,除非你睡觉了,要不然不可能察觉不到的。

    陈贤懿一脸凝重的说:“师弟,实不相瞒,你这是被那赶尸的孙二娘当成了尸体啊!因为赶尸匠在赶尸的时候,就会在尸体的七窍上堵上朱砂,封住尸体的魂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尸体走煞!而你脸上这些朱砂可不就是像赶尸匠赶的那些尸体一样么?”

    一经陈贤懿这么一提醒,顿时我也想了起来,心道,可不是么,赶尸行当里赶的尸体就是我现在这个样子的,用朱砂封住七窍等处。想到自己竟然被当成了赶尸行当里的尸体,我心里就感到一阵说不出来的怪异。

    当然,这时的我也能确定了,这事一定就是孙二娘干的了。因为只有她才会做这种事,因为她是赶尸匠,而且……而且我当时好像的确出现了一阵子幻觉。当初明明觉得自己已经失了身,可是后来清醒过来,却发现我和孙二娘都穿着衣服,看来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里,孙二娘在我脸上做下的手脚。

    想到这里,我不由感到了一丝庆幸,因为幸亏后来南宫雪儿那个丫头跑出来了,要不然我还指不定会被孙二娘怎么样呢,说不定现在已经成了一具尸体,哪还有小命站在这里呀?

    心里涌起一阵后怕之意,看来之前张掌教说的一点都没错,孙二娘这个人,实在是太狠毒阴险了,遇到她当真是得万分小心,老子这次就差点栽到了这个女人的手里。

    陈贤懿见我出神,没有反驳,接着他就说:“我说的没有错吧,一定是那个赶尸的人做的,而且你若不信的话,你再看看你的手心和脚心,还有胸膛与后背,一定也点有这样的朱砂!”

    听到这话,我哪里还敢耽搁呀,慌忙就伸出手掌一看,果然在手心位置有一点红红的颜色,虽然手掌心上的朱砂不太明显了,但是我却能肯定,手掌心上的这些淡淡的红色想来一定就是朱砂了。

    接着,我又脱下了鞋袜,在脚板心上的朱砂则是十分的明显。当然,最后发现陈贤懿说的一点也没错,因为在我的胸膛心口上,还有背心上,也同样发现被人用朱砂点过。

    看到自己竟然全身都被人给点上了朱砂,这种感觉直让人头皮发毛,后背冒起一股子的寒意。这要是对方想直接取我性命,那我还能留下这条小命么?

    试想一下,对方能把我的鞋袜脱了,衣服脱了,全身上下都点上朱砂,而我却还毫无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人强奸了还不知道一样,给人一种惊恐又不知所措的无力感。

    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的感受就是浓浓的森寒之意,接着就是后怕,因为我不知道孙二娘为什么要在我身上做这样的手脚,她动这些手脚,到底有什么目的?

    是她发神经病,把我当成了尸体呢,然后在我身上恶作剧?还是说这是一种邪术,孙二娘是想害我性命?

    我把心里的这些疑惑问了一下陈贤懿,可惜他也对湘西赶尸行当里的邪术不太了解,不知道对方在我的身上点朱砂是什么用意。

    是啊,如果对方这么做的用意是害我,那有这能在我毫不察觉的情况下,给我全身上下点上朱砂的功夫,完全可以杀死我好几回了,哪里还用得着用别的邪术害我呀?而且我现在却又还活得好好的。可是,若这些不是害人的邪术的话,那对方这么做的用意又是什么呢?

    诡异,浓浓的诡异油然而生。这种感觉最让人心里发毛,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们大家都皱起了眉头,谁都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最后,我们只得叹了口气,先把这事放在了一边,如果对方对我做这些手脚,真的是为了害我,那我也只能到时候见招拆招了。

    ...
推荐阅读:位面大穿越星海圣人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