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五章 半夜睡棺

    外面夜冷星稀,长长的公路上人际罕至,在这半夜时分难得看见一车一人,只有四个穿着黑衣,身高**尺的鬼差,抬着一顶挂着四盏印着“冥”字灯笼的纸轿,在这条满是夜雾的公路上疾驰。【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是的,疾驰,速度非常用的快,无声无息,就像一阵风一般扫过……

    我坐在鬼轿中,低头望着掌心里那根立在子母符上的小木棍,小木棍依旧指向西方,我便吩咐温子龙他们继续往西边赶。大约赶了有四五分钟的样子,估计跑了起码有三十几里路,这个时候手掌上的小木棍突然“啪吱”一声断了,然后手掌心上的那块破布也突然燃起了火,眨眼间就烧成了灰烬。

    一看到这里,我顿时就暗叫一声不好,显然对方知道我利用此物在追踪她,所以施法破了我的术。也就是说,现在我没办法再去寻找她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隐隐约约见到在我的前方不远处,似乎停着一辆车,我能看见那辆汽车的尾灯。

    见到这般,于是我忙吩咐温子龙抬我到那辆汽车旁,因为在这荒郊野地里,原本就很少有车辆经过,前方停着的车辆很有可能就是载孙二娘的车。

    阴风一卷,眨眼间温子龙就抬着我来到了汽车前,接着我探出脑袋一看,只见眼前停着的是一辆出租车,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站在车旁,嘴里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对着路边撒着尿。

    不过,此时的男人可是被我们吓的不轻,满脸惊恐万状的望着我们,浑身打颤,扶着尿尿的那个玩意都抖得厉害,把一泡尿全都给拉到了自己的大腿上,竟然丝毫没有察觉过来。喉管动了动,只是一个劲的指着我,惊恐的打着颤音叫道:“鬼……鬼……鬼……”

    此时我也解释不了那么多了,而且估计我说我是人,打死他也不会相信,于是直接对他问道:“你刚才是不是载了一个女人?”

    那司机吓得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尿都没有撒完,就将那玩意给放进了裤档里,然后就猛得点头,一边还抹着额头上滚下来的斗珠般大的冷汗。

    见他果然载了一个女人,于是我就继续问道:“那女人是不是穿着白衣,她往哪儿跑了?”

    “是……是白衣女人,往……往那……那乱坟……坟地里去了!”司机舌头早已吓得打结,嘴上回着话的同时,则狼狈的往车里窜了回去,双手颤抖的握着方向盘,想打火逃跑,可能是吓得太惨了吧,车子愣是打不着。

    听他这么说,我已经可以肯定他说的那个女人多半就是孙二娘了,于是我就对他说:“好了,你可以走了。对了,以后没事大半夜的别往这乱坟地里跑,小心见鬼!”

    那司机一听这话,直接吓得一个哆嗦,特别是见我说完这话之后,露出古怪的笑意,更是吓得妈呀一声大叫,然后车子打着后,猛得就一个油门踩到了底,一个飘移调头,然后就像赛车手一样飞也似的疾驰而去……

    不过我也没有骗他,在这半夜三更的老往这种乱坟地里跑,迟早会招惹上脏东西。

    望着绝尘而去的出租车,我心里也感到好笑,心道,今晚这两个开出租的估计以后再也不敢半夜往荒郊野地里载客了吧?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我,我本来就是人,是他们把我当成了鬼,正所谓鬼并不可怕,真正吓人的,往往是我们人自己。

    回过头来,只见前方的道路已经到了尽头,再往前便是荒凉的一片草地。我吩咐温子龙进入这片荒草地,只见这个地方到处都是一个个的坟头,还有一个个孤零零的小树,极为的荒凉阴森。

    进入乱坟地里没多远,接着我们就看见在前方的一处坟茔地里站着一个白衣女人,我知道那个女人肯定就是我要找的孙二娘了,于是忙叫温子龙朝那边过去。

    阴风一卷,鬼轿就来到了那女人的身前,接着我就从鬼轿中跳了出来,一看,这个女人果然就是孙二娘没错!

    不过此时的孙二娘突然之间见到鬼轿与鬼差,倒是免不了惊慌,脸带惧意,步步后退。显然,不管你是多么高的道行,不管你心性多很阴险狡诈,在鬼差面前都会露怯。

    不过当她见到鬼轿里出来的是我时不,更是大为惊讶,整个人都愣住了,瞪着眼睛看着我,惊道:“你……你坐鬼轿?看来我果然是小瞧了你!”

    此时我已站在了她的面前,只见在孙二娘的背后就是一座无主的孤坟,我还能看见有一具棺材露在了土外,黑漆漆的棺材板在银白色的月光下发出诡异的亮光。

    我收回目光,然后就对孙二娘道:“你没领教过的本事还多着呢,你今日是跑不了的,我劝你识相的话,就快点告诉我,你为什么做这一切!否则,今日我不收了你的小命,眼前这四位阴差也不会放过你!”

    孙二娘明显一惊,略有些失措,不过很快她就恢复了正常,然后笑道:“小兄弟,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你虽然有鬼轿助你,我也知道今天逃不出去了,不过你也少用阴差来压我,因为阴差可不能插手人间因果之事。”

    孙二娘说的没错,温子龙他们如果帮我收拾了孙二娘,的确是有违阴间律法,到时候少不了受到阴间的一顿刑罚。不过,眼下她逃是逃不掉了,所以我也不担心她玩花样。

    我冷笑道:“这四位是我的兄弟,他们可不会管什么阴间律法,更不会管什么因果,只要我叫他们取了你性命,他们二话都不会有,定拘了你的魂魄下地府。”

    温子龙他们四个人阴阴的一笑,让孙二娘也明白到我没有骗她。

    这时,孙二娘就仰天大笑几声,接着说:“瘟神果然是非寻常人可比,没想到连阴差都唯你是从,看来我的确是看轻了你。”

    一听这话,我不由眉头一皱,惊道:“你知道我?”

    “哈哈哈……你瘟神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孙二娘大笑几声,然后盯向了我,道:“那天你灵魂出窍后我就看出了你的身份,想那邓老头倒是死的不冤枉,与瘟神比试魂斗,也真是找死。”

    “既然你知道我是谁,那你还敢招惹小爷,难道你就不怕步邓老头的后尘吗!”我冷冷的盯着她。既然她知道我是瘟神,还这么来招惹我,我才不信她会是因为活得不耐烦。

    孙二娘说:“你若不是瘟神,我可不敢招惹你,只是姐姐喜欢你,所以才迷了你的魂。”说到这里,她还从胸口摸出一包东西,丢给了我。

    我接过来一看,这是一个用黄纸包着的东西,打开黄纸,里面则是几根头发,很显然,这就是我的头发,孙二娘就是利用我的这几根头发对我施用的**术,将我从睡梦中迷出来的。

    孙二娘说:“这是那天你想要姐姐身子的时候,我从你身上得来的头发,如今原物归还,现在你不用担心姐姐还会害你了吧!”

    我将头发收回口袋,知道她这是脱身之术,为的就是想要我放她离去。毕竟眼下我带着四个阴差而来问责,她也知晓眼下的情势。

    不过,我才不信她迷我的魂是因为喜欢我,如果我真这么信她,那我可真就是一傻子了。

    我冷笑道:“你迷我的魂,恐怕是另有原因吧,要不然你为何要在我的身上点这么多朱砂?是你自己说呢,还是我让阴差抓你去下边崔判官那儿说。”

    我这是恐吓她,因为就算温子龙愿意以身试法帮我插手此事,我也不可能要他帮忙,毕竟我可不想害了温子龙几人。

    孙二娘一听,果然就有些害怕了,接着表情就不太自然,最后,她忧怨的叹了口气,道:“既然你真想知道,那姐姐也不瞒你。不错,我这些天将你迷出来,在你身上点上朱砂,为的就是封住你的气脉,让你睡在这棺中,想借你瘟神的阴煞气帮我个小忙。”说着这话的同时,她指向了她身后的那半截露在土外的棺材……

    一听这话,我首先就是望向了那口露在土外的半截棺材,心中猛得一惊,那口诡异的棺材我一来就发现了,觉得黑漆漆的十分诡异,可是万万也没有想到,那口棺材竟然是用来装我的。而且,听她的意思,昨天晚上我还睡在了那口棺材里!

    一想到这事,我浑身就打了个冷颤,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全身涌起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当然,我心中也十分的好奇,把我当成死人,让我每晚像个死人一样睡到这诡异的棺材里,不知道这孙二娘到底是要干嘛?于是就对她问道:“你让我装成死人睡在棺材里,这能帮你什么忙?”

    ...
推荐阅读: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大穿越星海圣人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