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百零八章 诡异人偶

    我爬上房梁一看,还真就看到房梁上放着一个小木马,一辆小马车,及一个小娃娃。【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也不知道是我眼花的原故,还是灯光太暗的原故,更让我感到惊奇的是,我竟然看到这个木马拉着载有小娃娃的马车向里面走动,而且走不了几下就停了下来,接着从马车上就走下来一个小娃娃,下了马车的小娃娃眨眼间便又没了踪迹。如此,一直周而复始,看得我大感惊奇,心道那位阴阳先生还真是神通。  虽然我也是阴阳先生,但是这种厌胜之术我还是第一回见到,因为厌胜之术,取的是一个寓意,大多都是取一物件置于屋中,然后取其意,或是讨吉利,或是害人。但是像这种能让厌胜之术活灵活现的,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很是让我开了眼。  当然,这个我也看得十分明白,这就是真真切切的“白马送子术”。一辆白马拉着一辆载有小娃娃的马车往里走,接着送来了一个娃娃,这不就是给周家送来了一个子孙么?  我敢说,只要这个厌胜之术一直存在着,那么周家就永不会绝后,因为这个厌胜术会一直给周家送来子孙后人。  就在我暗自称奇之时,周老汉也从梯子上爬了上来,问我有没有看见那位阴阳先生下的仙术,同时给我递来了一个手电。  我点了点头,说看见了,当初那位阴阳先生的确是位高人,你周家能有子嗣,还真是多亏了他。  周老汉长叹了口气,说对方的确是一位高人。  这时,我又用手电照向了那个“白马送子术”,可是这时不知道为何,当手电照到它后,那白马与小娃娃似乎知道有人来了似的,立即就不再走动了,重新变成了一个个木头人。  不过,在手电的照亮下,我也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当然,我并不是因为它们不再走动而皱眉,而是因为我看见那个木偶身上不对劲。因为小娃娃的身上竟然好多的红色小点,而且还插了许多绣花针!  这个发现,不可谓不让我感到震惊,当下我就顿时紧张了起来。先不说娃娃身上的红点长得就像是周老汉孙子当初身上长的红斑,单说木偶身插着绣花针,就是害人之术!  这下我可慌了神,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找到小孩被害的原因了。当下就急忙回头问周老汉:“你之前有看过阴阳先生给你下的这个白马送子术吗?”  周老汉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到我突然变得紧张起来的样子,也不敢迟疑,急忙道:“有看过,怎么了?”  “看过?”我眉头一皱,于是问道:“那当初阴阳先生做的这个白马送子术,你有见到木偶小人身子上画了红点,插满了绣花针吗?”  “啥红点?啥绣花针?”周老汉一愣,满脸疑惑,一看就知道他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见他没听明白,于是我就叫他过来看,接着将手电照向了房梁上的那个马车里的小木偶,对他说:“你看那小木偶,身上的红点,还有绣花针。以前那阴阳先生放上去的时候,有吗?”  当周老汉看见木偶身上的这些玩意儿时,表情明显一惊,样子似乎吓了一大跳,顿时震惊的对我说:“不!当初阴阳先生做好这些东西,还是我陪他送到这房梁上来的,当初根本就没有红点,也没有绣花针。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你确定?”我问道。  周老汉一脸肯定的道:“是的,决不会有错。先生,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变成这样?那小娃娃身上咋长红点了,还有绣花针是咋回事?”  见他如此的肯定,很显然,这木偶身上的红点与绣花针并不是当初那位阴阳先生所为,而是之后另有他人动了手脚。其实,我也不认为当初那位阴阳先生会害周家,一来他与周家无怨无仇,二来他做这个白马送子术,为的就是给周家求来子嗣,怎么可能还反而害人呢。  如今,听到周老汉说这个白马送子术是他与阴阳先生一起送至房梁上的,那就更加证明这个白马送子术人偶身上的异常之处,不是当初那位阴阳先生所为了。  想到此处,于是我就对一脸惊慌的周老汉说:“若我没看错的话,这木偶在后来的日子里恐怕是被人动了手脚啊!你看,这个白马送子的厌胜术,这马车里的小娃娃,岂不就是代表你家求来的孙子吗?而如今被有心人画上了红点,这就是要让你家的小孩身上长红点红斑,而这娃娃身上插着的绣花针,自然就会让你家小孩每日犹如万针刺身一般疼痛。在这木偶身上动手脚的人,心肠险恶啊!”  “啊!”周老汉听闻此话,着实狠狠吓了一跳,差点就从房梁上一头栽了下去,幸好被我给扶住了。  周老汉顿时就大骂了起来,说是哪个挨千刀的竟然如此恶毒狠心,竟然要对他家小孩动此险恶之心。  周老汉足足骂了好一会儿,我才将他安慰了下来,接着问他:“现在一切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你家小孩的确是被人做手脚害了,你想想看,你们周家到底得罪过谁了?”  “我……我们周家真的没有跟谁结过怨。唉……”周老汉想了一下,最后长叹了一声,无奈的说道。  我说:“那这事就怪了,这明明就是有人故意在事后动的手脚,你们没有得罪谁,对方也没必要做这种恶毒之事吧?”  周老汉沉思了起来,显然他的确是想不出得罪过谁,想不出谁与他周家有此大仇。  见他在沉思,于是我就又提醒道:“你再想想看,在阴阳先生给你摆下这个厌胜术之后,至小孩生怪病前的这段时间内,有时上过你们家的房梁了没?好好想想,或许那个人就是害你们家小孩的人。”  周老汉经我这么一提醒,当下就一拍大腿,一声惊叫:“有!我想起来了!在你说的那段时间的确是有人爬过我们家房梁!”  “想起来了?上你家房梁的是谁?”一听此话,我就知道有戏,急忙好奇的问他。  周老汉说:“是李猎户!”  “李猎户?”一听这个名字,我就感到有些耳熟,不由眉头一皱,道:“就是你之前讲过的那个,与你家儿子周文是朋友的那个李猎户?”  “是的!就是他,在阴阳先生给摆下这个厌胜术之后,至小孩生怪病前的这段时间内,就只有李猎户上过我们家的房梁!”周老汉肯定道。  “啊,真是他?可是你之前不是对我说,那李猎户是你儿子的好友吗?他怎么会害你家孙子?”我顿时不由疑惑了,心想难不成对木偶动手脚的不是他,是另有其人?  周老汉和我的表情相差不多,也是一脸的惊疑,他说:“对的,李猎户的确与我儿子周文是好友,平时我儿子在世的时候,他们二人时常用一起作伴上山打猎。他与我们周家的关系,几十年来一直很好,是不可能害我们家孙子的。”  经周老汉这么一说,我就更加奇怪了,我问他,除了李猎户之外,还有没有谁上过你家的房梁?  周老汉摇了摇头说:“没有,只有李猎户上过我家房梁。”  “哦?”我眉头一皱,如果真的只有他一人上过房梁的话,那还真就不好说了,毕竟要想对人偶动手脚,就必须爬上房梁才行。  当下,我就问周老汉,这李猎户没事干嘛爬到你们家的房梁上去?  接着,周老汉就跟我讲了起来。原来,这事还得从周老汉的儿子周文说起……

    ...
推荐阅读: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位面祭坛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