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百二十七章 渊源

    说完这话,我就看向柴老,心里也飞快的做出决断,如果对方真的要找麻烦,那我就给他点颜色瞧瞧。【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不过,让我们三个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柴老竟然说:“你们刚才在说要去河神庙?”  一听这话,我们三人皆是一愣,同时也反应了过来,知道柴老应当是只听见小许出院门时说的那句话了。  见柴老追出来问的是去河神庙的事情,而非他的身份的事情,于是我也很爽快的点头道:“是的,我们之所以要渡河过去,的确是为了去河神庙。”  柴老好似怕自己听错了,又追问道:“黄河里的那个河神庙?”  我们又点头,同时我也有几分惊诧,心想难道这老头也知道黄河里有河神庙?于是我问道:“柴老也知道黄河里有河神庙?”  柴老道:“知道,住在这个地方的人谁都听过老辈人传下来的故事,说黄河下边有一座河神庙,不过没有谁见过。你们去找河神庙干啥?”  这时,老刘头就指了指我,对柴老说:“他要去河神庙找一卷修道的书卷。”  “书卷?”柴老眉头一皱望向了我。  我点了点头,说:“是的,是为了一卷与修道有关的书卷,所以这次特意从江西千里迢迢过来。”  柴老盯着我看了几眼,然后说:“是地图吧?”  这一次我着实大感震惊,一下就惊愣住了。他是阴魂不是人,我不惊讶,因为我遇到阴魂的经历太多了,可是他怎么会知道我找的会是地图呢?这个我着实是想不明白。  当下我就惊讶的问他:“柴老,您说的地图是?”  柴老说:“你是不是去找一卷叫做古境湖的地图?”  虽然我已经早有预感他说的地图是我要找的地图了,但是亲耳听见这几个字从他口中说出来,我还是有点不敢置信。要知道阴阳行当中的人,数百年一直在寻找着古境湖的地图,按理说不可能有几个人知晓的,否则也不可能成为秘密。  心中大感震惊之余,我就问柴老:“你是怎么知道河神庙里有古境湖地图的?”  柴老似乎是在回忆了一下什么,然后答道:“因为我三十几年前载过一位先生渡河,他就是去河神庙找那地图的。”  “哦?竟有这事?”我越加觉得这事有意思了,这个村民们口中所为能渡河的老者不仅是个阴魂,而且还知道古境湖地图的事情。  我问柴老:“你载的那位先生,去到河神庙可找到了地图?”  柴老摇了摇头,道:“没有,他下河之后便再也没有上来了。唉……”  不知为何,听到柴老这么一说,我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感觉他说的这事很熟悉,因为当初冥王讲我前世来这黄河寻地图,也是下到河里就再没有上来过。  心中这般想着,我就不免有些激动了,急忙问道:“你载的那位先生是谁?”  哪知柴老望着远方思绪了片刻之后,转头打量了我一眼,也不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饶有兴趣的说道:“他啊……和你长的有几分相信,不过他比你老……对了,敢问先生姓名?”  “我是一个阴阳先生,姓陈!”对方是一个阴魂,我自然不能把全名告诉给他,万一他要勾我魂可就惨了。还记得上回去湘西找冥王时,就遇到了一个铁板鬼,那回就差点将姓名给道了出来。吃过一次亏,这次自然不会再上相同的当了。  不过,对方既然是阴魂,那么我自报身份,也算是给他一个警告,我是阴阳先生,如果你想打我什么主意的话,最好收手,因为我可不是普通人。  果然,一听说我是阴阳先生,柴老表情明显一愣,露出了惧色,步步后退。  见他果然害怕了,我就笑道:“只要你无害人之心,我虽是阴阳先生,也不会动你。”  听我这么一说,柴老也收起了几分惧意,然后对我说:“原来先生一早就识破了老儿,不过先生也请放心,老儿我不会害人的。既然事到如此,也无什么可隐瞒的,我想知道先生到底是谁,不知可否相告?”  见他还要问我的姓名,我当下就脸色一变,现出怒意。  见我表情变了,柴老就急忙说:“先生误会了,我不是想知道您的姓名,而是……”  “不是想知道我姓名,那你说想知道我是谁?”我眉头一皱,问道。  柴老顿了一下,略微沉思,然后抬头问道:“我这样问你吧,你可是瘟神?”  “啊?”这下我是再次震惊到了,千想万想也想不到他会说出这句话。当时我就感觉到不可思议,今天晚上遇到的事情总是那般的让我出乎意料,我惊诧道:“你……你怎么会这般问我?难道你认得我?”  柴老看上去似乎十分急切,他催问道:“先生,你到底是不是瘟神啊?”  我盯着他,想到他既然问出了这话,我也就没必要去隐瞒什么了,于是便点了点头,说:“我若是瘟神煞星下凡的命又如何?”  柴老听到这话,不由显得有些激动,说:“您真的是瘟神下凡?”  “你为何认得出我是瘟神下凡?”我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问出了我的疑惑。  见我这样问他,他突然啪的一声跪在了我面前,这可把我惊得一愣一愣的了,心想他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  只见柴老跪了下来,然后便激动万分的叫道:“先生,您终于来了,弟子等您三十几载,日盼夜盼,今日总算是把您给盼来了,呜……”  说到最后,柴老竟然落起了泪……  这下我就看得更加糊涂了,完全不知道眼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情况大出我的意料,好好的这老头怎么说跪就跪,而且还说等了我三十几载呢?  当下,我就叫他起来,说:“你这是怎么了,我可当不起你这一跪。”  正所谓,死者为大,对方既然都是阴魂,而且我又与他无恩,怎么可能要他下跪的道理。  哪知,柴老竟然不愿起身,激动的说道:“先生,您不记得我了,三十几年前我载过你过河,当初你说要我等你回来,这一等我就等了你三十几年,呜……今日您终于是回来了。”  听到这里,我似乎隐隐约约明白一些原因了,既然他问我是不是瘟神,很显然三十多年前,也就是我的前一世,他或许是载过我过河,要不然他不会说出这么莫明其妙的话来,毕竟冥王也曾说过,三十几年前,我的前一世前去过河神庙。  不过,对于前一世的事情我是一点也不记得了,虽然眼下我隐隐约约能猜测到一些苗头了,但是具体的事情我还是一无所知,比如他为何要在此处等我?难道我与他也有过什么约定不成?  当下,我就对他说:“柴老你先起来,有什么话咱好好说。虽然我是瘟神煞星下凡的命局,但是对于前世的事情却什么也记不起,不知道我们之间到底有何渊缘呢?”  柴老一听我这话,立即也反应过来了,恍然大悟的望着我,然后说:“是我见到您太高兴了,所以望着您喝过孟婆汤,已不记得前世的事情了。说起我们的渊缘,您是我的恩人,弟子一直在等您呐!”  “哦?”我眉头一皱,怎么我竟然还会是他的恩人呢?心中更加好奇了,于是就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好好说说。”  柴老点点头,于是就跟我讲起了他的事情……  原来,柴老原本就住在这黄河边,这儿的黄河不能渡河,祖祖辈辈就有此禁忌。可是,有一次为了帮人渡河时,河面突然狂风大作,巨浪涛天,于是掉落河中,成了为了一个落水鬼。落水鬼是无法入土的无根之魂,无法投胎转世,入不了轮回,柴老在黄河里一呆就是百多年。  在河里做落水鬼的柴老,天天盼着能投胎转世,不过他做鬼也心地善良,不忍心找当地人做替水鬼,所以一直就困在水中,无法托生。  就在三十几年前的一天,他在河里终于等来了一个外地人过河,他就找上了那个外地人,问那个外地人,你能不能跳进河中吧,放我上去投胎?  那外地人很惊讶,就说:“你们水鬼不都是偷偷的害人索命找替身吗,你怎么会这么傻,想要我做你的替死鬼反而还跑上来问我肯不肯?”

    ...
推荐阅读: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综]虐渣联萌 霸世仙穹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妖绝 婚宠贤妻 圣龙传奇 男主有病得治 菖蒲漫 情思忧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不懂女人心 《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 驾风歌 小妾要逆天 扛着反派闯末世[重生] 女神的专属炼药师 宠妃难为 胖仆翻身日记 微浮生 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 乡土之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