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百二十八章 渊缘(2)

    这事不管谁遇着,都会有此惊讶,试问,你要找人家做替死鬼,你还跑上去问对方肯不肯,这能找到替死鬼么?除非对方的脑袋让门给夹坏了,否则哪个人会肯呀!  见那个外地人这样问他,柴老就说:“我做了一辈子的善事,不想死后还做恶人。【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既然做水鬼非要等替死鬼才能换我上去,那我就只好等心甘情愿之人了。”  那外地人一听此话,就问柴老:“你在河中已经等了几年?”  柴老答道:“一百年!”  外地人叹了口气,就说:“我今生有要事在身未了,暂时还无法做你的替死鬼,所以不能答应你的请求。”  柴老当时听到这话,就很是无奈的准备转身离去。不过这个时候,那个外地人却又把他给喊住了,对他说:“虽然我不能答应你的请求,做你的替死鬼,不过你这样苦等何日方才是个头。今日与你相识一场也算是天意,虽然无法替换你上去投胎,但是念在你心地善良的份上,却可指一条明路给你,不知道你可想听?”  柴老一听说对方愿意指一条明路,当下就连连点头,问那外地人是何明路?  那外地人就说:“此段黄河暗藏凶险,今日我欲过河可无人能渡,我所指的明路便是渡我过河!”  这话若是换成别人听到,指不定就要发火了,这不是把人当猴耍吗?明明是你自己没法过河,想要别人帮忙渡你过河,你却说这是给他指的明路。哪里有这样的明路?  话说,当时柴老也是心中不解,不知道这外地人到底是跟他唱的哪一出,不过他却并没有把外地人说的话当成是谎言,竟然真的点头答应了。  当然,柴老并不是真的傻,他是有着自己的想法。他认为,这黄河明明就是无人能渡,这外地人要他帮忙载其渡河,到时河水突然巨浪涛天,外地人落了水,不就是等于做自己的替死鬼了么?  于是乎,柴老就真的寻了一条木船,载着那外地人过河。  和柴老料想中的一丝不差,当船行到河中央之时,突然就狂风大作,平静的河水翻起了大浪,船摇摇晃晃了起来,好几次都快要将那外地人掀翻到河里。  不过,那外地人竟然有几分胆色,对此丝毫不惧,反而自打上船之后便拿着一块破木头雕刻着,哪怕大浪涛天,狂风大作他也脸不变,心不跳,安然不动。  不多久,船靠岸了,那个外地人下了船,上了岸,就要离开。  这时,柴老就不甘心了,就喊住那个外地人,问道:“先生,您倒是给指一条明路给我呀?”  那外地人回头指了指柴老的木船,道:“我已经指了明路给你,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柴老自然不明白,就摇了摇头。  外地人就说:“我给你指的明路就是帮人渡河!”  柴老一听,大感惊讶,就问那外地人,这就是你所指的明路?能管用吗?  外地人笑了笑,道:“管用,你安心在此渡人过河,等我回来,快则三天,慢三十年,到时自然就能让你摆脱这河水之困,步入轮回投胎转世了。”  柴老半信半疑,因为这个人所指的明路实在是太古怪了,这渡人过河,就能摆脱河水之困吗?要知道他当初就是因为帮人渡河,结果才死在了这个黄河里的,成为了一个落水鬼,足足百年没能投胎转世。如今这个人竟然又叫他渡人过河,能信吗?  那外地人似乎看出了柴老的心思,就笑道:“我乃瘟神下凡,这世是过路的阴阳,你只要按我所说的方法去做,多行善事,帮人渡河,定能修来结果。”  瘟神说的话,柴老自然就愿意去相信。不过想到这段黄河太过凶险,凡是过河之人必将落水,有去无回,就担心道:“虽然我愿意帮人渡河,但是河水凶险,恐怕我有心助人,反倒会害死别人。”  那自称是瘟神的外地人摇头道:“我不是安全的过河了吗?”  柴老就说:“你是瘟神,自然能过河,可是凡人恐怕就难喽。”  瘟神神秘一笑,指了指木船的船头,说:“有它在,船稳如山,你放心干吧!等我回来……”  柴老疑惑的看了一眼船头,接着看到船头上竟然放着一个小木头人,这小木头人可不就是瘟神之前坐在船上过河的时候雕刻的玩意儿么?  柴老很是好奇的将木头人拿起来一看,不由一愣,这个木头人不是别人,雕的竟然就是瘟神自己的模样。  当下,柴老也恍然大悟,知道有瘟神镇着船头,就算这黄河有再多的鬼怪邪灵作怪,也不可能敢招惹瘟神镇着的船了。  想明白这些,柴老十分高兴,就问瘟神这次要去哪里,何时回来?  瘟神告诉他,要去河神庙找古境湖的地图,要柴老等他回来。可是,瘟神却一去不返了,后来几天之后,柴老听神庙村的人说,有一个外地人跳入了黄河,然后就不见了踪影,再也没有上来过。  不过,瘟神虽然一去不返,但是柴老却记得瘟神当初所指的明路,于是打那时开始,他每日晚上都会划着小船在黄河岸边,等着过河的路人,助人过河。  起初也没人敢坐他的船过河,因为那条河时常出事,不过后来有外地人坐他的船平安的过了河,于是乎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没出半年,黄河岸边有一个柴老能帮人渡河的事就人尽皆知了。  打那时候开始,这个地方就有了一个规矩,要想过河须等晚上,自有一个叫柴老的人划着木船在黄河岸边渡河。  当然,在此期间,也有人认为是黄河变好了,不会再有凶险了,于是有一些人自己划着船渡河,结果通通出了事,死在了黄河里。唯独坐柴老的船方能保太平无事。  这一划,就是三十年,风雨无阻,夜夜他都划着小船来回于黄河岸边。谨遵循着当时瘟神所说的话,助人渡人,同时也是为了等着他回来。  因为当初瘟神离开时告诉过柴老,等他回来,快则三天,慢则三十载,他这一等就是三十年,就在几年前,到了瘟神当初所说的最晚的日子,三十年。可是,瘟神依旧没有回来。  柴老就以为瘟神不会再回来了,心生绝望,于是便很少再到黄河边上划船了。  讲到这里,柴老很是激动的看着我,说:“先生,我这一等就是三十几年,原本还以为您不会再回来了,如今您可算是回来了。”  听他讲完此事,我也是恍然大悟,心道怪不得他会说在此等了我三十年,原来我与他竟然还有这样的约定。  这时,柴老就问我:“先生,弟子这三十年来凡过河之人,我必助之,渡人之数已有千人。你当初对我说,只要我一心向善,助人渡河,待你回来之日,便是我脱离河水之困,投胎转世之日,不知道先生可有办法?”  一听这话,我顿时就傻了眼,这落水鬼一定要有人做他的替身,他方才能投胎转世,否则永远也下不了地府。可是我如今压根就没有办法助他脱眼下之困,总不可能我去做他的替身吧?  可是,若是我不帮他脱困的话,那我前一世对他所指的明路,岂不就是在把他当猴耍吗?这样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毕竟就是因为我当初说过的话,这才让他渡了三十年的河。  这下我真是给为难住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或许是看出了我们的为难之色,柴老担心道:“先生,您可愿意帮我?”  我看了一眼柴老,知道这事我是必须给帮他办到,于是就只好点了点头,说一定会帮你投胎转世的。  当然,嘴上说着这话,心里也在想着办法,一来就是去地府找水府司,求水府司卖个人情,破次规矩,放柴老去投胎转世。而第二个办法嘛,就是只好我自己去给他当替身,换他去投胎转世了。  心中暗自叫苦,长吸了口气,于是我对他说:“柴老,你先送我们过河吧!既然前一世我承诺过你的事情,我就一定会做到的。”  柴老一听我这么说,大感欣喜,对我连连道谢。而我则满心忧虑,我知道这事我躲不过,前世种下的因,今世注定了要我来承担这个果……

    ...
推荐阅读: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大穿越星海圣人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