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铜镜

    听到这老婆婆的言语,陈长生心底也不由多了几分好奇。【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而且他心地不错,更多的是想帮忙看看,当下便应了一声,随着老婆婆离开了这个地方。  一路上,便有人对着他指指点点,这让陈长生心底越发的奇怪了。不过他虽然道行不深,但是却知道这老婆婆虽然沾惹上了鬼气,但是却绝对不是鬼物,是真正的人呢。  所以,当下他也没有去理其他人,便跟着老婆婆到了镇子的西侧,这里房屋就要少许多了,人也更加的少了,和其他地方根本就没有办法比。  虽然是大白天,这里的气氛也显的有些压抑,通俗点来说,就是有点鬼气森森的感觉。  “就是这里了。”  老婆婆伸手指向一个普通的院子,很是破旧,看起来应该是很多年都没有修葺过了。陈长生这些年也变的小心谨慎许多了,他定睛一看,并没有发现什么鬼物。  “这倒是奇怪了。”  陈长生心底暗暗称奇,听到老婆婆的话,便点头道:“我帮你看看就是了,不过你老板那么久没有吃饭,这倒是奇怪了。可能会有其他事情发生,你可要做点心理准备。”  老婆婆走起来路来颤颤巍巍的,听到这话,嘴唇不断颤抖,好一会才道:“好的,好的,你给看看就好,给看看就好。”  她整个人都显的神神叨叨的,恍恍惚惚的。  陈长生暗道可怜,这老婆婆少说也有近七旬的年龄了,却似乎没有人照料,也不知道是没有子嗣,还是因为子嗣不孝,不去管他们呢?  进了院子,陈长生就越发的不自在了,脊背发冷。随着吱嘎一声,木门被老婆婆推开,发出一声难听刺耳的声音。房间内越发显的阴暗了,而且还已经点了烛火,却一点都不亮。  陈长生紧了紧衣服,早已开了天眼,又仔细打量了一番,却依旧是什么都看不到。这里没有鬼物,这一点陈长生是完全能够确定的,可到底是什么原因而导致了这个情况的发生呢?  难道是风水的问题吗?  陈长生想了想,又不由自嘲一笑,这个可能性倒是不大。  “你这边来。”老婆婆打断了陈长生的思路,挥手冲陈长生招了招。  陈长生点头,跟着老婆婆进了卧室。这里越发的阴冷了,比院子里都冷了许多,这让陈长生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心底嘀咕一声,同时顺着老婆婆向床上看了一眼,差点没有吓他一跳。  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大爷躺在床上,完全是出气多,进气少了。眼窝深深的凹了下去,若不是他站的这么近,还真以为这是个死人呢。  陈长生平复了一下心情,认认真真的探查了一番。  这一下,他彻底的有些蒙了,这老大爷虽然是一副快死的模样了,但这也绝对是人啊,就是身上的鬼气被老婆婆重了几分。而且,根据之前的经验,这老大爷似乎也不是鬼上身啊。  “您给看看,您给看看……”  老婆婆颤颤巍巍的坐在床边,浑浊的双眼满是期盼和伤心,和之前的恍惚还不同。  陈长生点了点头,便又认认真真的检查了一番。实在搞不清头绪了,便问道:“你这平时可发生过什么离奇的事情吗?老大爷出现这个情况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  “离奇的事情?什么时候?”  老婆婆茫然的看向陈长生,很是迷糊,口中不断的重复着这一句话,似乎在思考一样。陈长生也就耐着性子站在一旁等着,他知道这老婆婆也是因为受到了鬼气的侵蚀,普遍的说法也就是邪气入体。  良久,老婆婆依旧摇头,“不知道了,记不清了……你给看看,你给看看吧?”  陈长生一阵头大,只得点了点头,他拿出一道黄符,施展阴阳之术,进行了最基本的驱邪之法,看看能不能够行。谁知道这么一试倒是还真有几分用处,老大爷的呼吸顺畅了一分。  “有用的话,那就应该是最普通的情况。而且这么一个老头子,总不可能有什么妖魅之物来吸他的阳气吧?”  陈长生暗自思量,不过因为他之前动过这里的风水可能有问题的念头,所以便在房间内到处走动着,看看是不是藏着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东西。  老婆婆只是坐在那里,对于陈长生的动静也视而不见。  陈长生翻腾了一会,始终没有什么发现。想了想,他便摒神静气,开始认认真真的去感受到那阴冷的感觉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很快,他还真感觉到了,感觉到了一股阴气从那床底下飘了出来。  陈长生心底一喜,连忙弯腰往床底下看去,别的没有发现,倒是发现了一个破旧的箱子,都快腐朽了,很多地方都长霉了。陈长生便顺手将这个破旧的箱子拉了出来,里边倒是没有什么东西,都是杂七杂八的一堆破旧玩意,有很多东西都很陈旧了。  陈长生翻腾了一下,忽地连忙伸手,入手冰冷,简直像是被蝎子蜇了一下。陈长生深吸一口气,不敢再用手了,而是用桃木剑将箱子直接掀翻,顿时里边的东西洒了一地。  “这是……”  陈长生诧异的看向了其中一个看起来非常普通的东西,但是却有一股寒气不断的从上边冒出来。这是一面铜镜,只有巴掌大小,做工非常的精致,镜框的四周纹理奇异,仔细一看,却发现那刻录的竟然是各种稀奇的鬼物,有美艳的也有丑陋的。  陈长生尝试着去伸手触碰,可还不等靠近就有些受不了,只得作罢,想了想用桃木剑将镜子翻了一下。  “你娘!”  这一翻,陈长生顿时吓的跳脚,非是他胆小,而是任谁看到了一个血淋淋的、狰狞可怖的骷髅头也会被吓一跳。  那可不是真正的骷髅头,只是雕刻的图案,但是却栩栩如生,如真的一般。陈长生深吸一口气,也为自己的胆小一阵窘迫,好在床上躺了个,还有一个痴痴呆呆的,倒是没有什么人去笑话他。  “老婆婆,这东西是哪里来的?”  陈长生看向老婆婆询问道,老婆婆没有去看铜镜,而是精神恍惚的看向陈长生,好一会才道:“不知道,记不清了。”  陈长生顿时翻了个白眼,你看都没有看,还说记不清了?  陈长生对她也是无奈了,只得在其他杂物上又仔细检查了一番。这一看,还真有收获。一张很陈旧的黄符就静静的躺在里边,都皱成了一团。  陈长生捡起来理了一理,还挺完整的,就是太过陈旧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份的,连纸质都不是现在的黄纸了。  “这是……”  陈长生皱眉打量了一番,感觉到自己很丢人,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繁奥的符咒。艰难的辨别着上边的字体,因为有些东西是主要的,有些是辅助的。  主与辅的结合,那才是真正的灵符。  “赦令,无极天鬼封?”  陈长生挠了挠后脑勺,总算是看了个大概。不过他自认没有实力去画出这种灵符来,虽然他道行还很浅,但是这灵符一看就知道是强人才能够做到的,保守估计也起码有五尺道行。  陈长生拿起灵符在嘴上抹了点口水,然后尝试着贴在了那镜子上。顿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贴的过程中触碰到的镜子,竟然只是一抹清凉,再也没有了之前那种阴冷的感觉。  不仅仅是这个问题,整个房间的温度都在迅速的升高。  “呼,呼……”  床上老大爷的呼吸声突然变的急促起来,比刚才要有力气的多了。  陈长生只好暂时把镜子的事情搁置在一旁,开始着手为老大爷驱除体内残留的鬼气,顺带的连那老婆婆也是同样。忙了大半个时辰,陈长生累的满身大汗,毕竟他就是一个一尺道行的小道士啊,这一顿折腾,顿时累的够呛。  老婆婆也多了几分精神,不过好在她还记的陈长生是她请来的。陈长生连忙告诉她赶紧去熬点稀粥,免的老大爷一会醒来饿晕了,她这才答应一声,赶紧忙碌去了。  陈长生随意的坐在地上,这老两口的命算是保住了,他这顿累也算是值得了。不过看这房屋破败的程度,他也没有什么心思去得到什么报酬了。  想到报酬,陈长生就又看向那面铜镜,现在拿在手中只有淡淡的凉意,反而变的很舒服。陈长生仔细端详了一番,这铜镜不管是做工还是材质,那可都是上等啊。  “咦?”  陈长生忽地诧异,对着他的镜面,竟然没有人影?  难道这是鬼镜不成?

    ...
推荐阅读:某科学的机器猫位面大穿越星海圣人位面祭坛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