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吉凶难料

    三人都是一惊,这刘少阳也瞬间少了几分心思,收起金钱剑就连忙后退,他们都是经验丰富之辈,自然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不过,他们都知道,陈长生却是不知道了。  现在见刘少阳倒退,连忙上前扶起潘玉龙。  潘玉龙也顾不得于刘少阳的仇怨,低声道:“快跑。”  就在这个时候,刘少阳已经一瘸一拐的往远处跑去了。那模样虽然有些丢人,可也比死了强啊。一个三尺半道行的家伙,竟然不战而逃?  陈长生心底多了几分鄙视,便兀自不理他了。其实哪里知道刘少阳的心思?刘少阳也是没有想到会被这么两个人给折磨成了这样,不然的话,他三尺半的道行用的着跑吗?  当然了,这要不是陈长生不怕他的阳火威势,估计潘玉龙也早就凶多吉少了。  现在刘少阳顾不得他们了,陈长生也顾不得刘少阳了,捡起潘玉龙的金钱剑和包裹,扶起潘玉龙就跑。  潘玉龙低声道:“陈兄,你还是放下我,自己逃命去吧。”  陈长生虽然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想来必然是有更厉害的鬼物出现了,便道:“潘兄这是哪里话?若我舍你而去,未来我心何安?若真命丧于此,那也是造化弄人,怨不得旁人。”  潘玉龙叹了口气,听出陈长生语气坚决,便也不再去说。  陈长生心底暗恼,都怪自己学无所成,这才闹到了这个地步。若是自己有潘玉龙几分本事,两人合力又何惧他刘少阳?又怎么会落到这般田地?  他是越想越恼,越想越恨自己实力不足。  潘玉龙道:“陈兄莫要乱想才是,人人皆不同。若无你,也许我早已被那恶鬼所杀。不说这个,便是陈兄这胆魄已经让小弟很是佩服。”  陈长生摇头,便在这一刻,一股阴风吹过,有鬼影闪现,却是冲向了刘少阳离去的方向,也不知道情况到底会如何。陈长生又连忙扶着潘玉龙换了一个方向,于刘少阳背道而驰,只是这大晚上的,他自然也没有看到,自己竟然往那鬼物来的方向跑去了。  这一跑,便是一个时辰的时间。  饶是陈长生这些年长途跋涉,去过些许地方,体力非一般可比,可现在扶着一个人,也顿时是累的不行了。  此刻,月光黯淡,前方灰蒙蒙一片,也是看不真切,两人一脚高一脚低的前进,心底也越发觉的不妙了。  陈长生暗忖:“这可如何是好?连知道去了哪里都知道。若是那鬼物调转头来寻我与潘兄,恐怕真要交代在这里了。”  潘玉龙毕竟经验丰富,忽地道:“陈兄,恐怕你我二人,如今已经是乱入山林之中了。”  这里本就地处偏僻,处处皆有树林小山,若是一时不防,冲入山林之中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陈长生闻言知意,若是古老的山林多鬼魅、山精之物,这若是运气不好,惟恐有变。可现在两人就是睁眼瞎,如何能够顺利调转方向?只恐越走越偏。  之前月光如水,虽说不是明亮如白昼,但是却处处可见。可现在不同了,完全是盲人摸象,胡乱前进啊。  陈长生体力消耗巨大,闻言便道:“潘兄,不如你我二人先找个地方休息一番,恢复一下体力?”  潘玉龙道:“应当如此,也免的那鬼物追来之时,你我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陈长生点头,艰难辨别着这里的情况,扶着潘玉龙在一旁坐下,他也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陈长生不敢多做休息,待喘匀了呼吸,这才连忙从包裹里摸出火折子,火光虽弱,却也可以勉强看的清一米方园的地方。  陈长生向潘玉龙看去,后者脸色苍白,之前受创颇多,鲜血也自流了不少,再经过这么一段时间奔波,整个人更是虚弱了。而伤口也早已不再流血,也不知道是结疤的缘故,还是流的太多了。  陈长生神色沉默,心底暗暗发誓,若有机会,他一定要好好修炼,绝对不能够让这种事情再度发生。  潘玉龙低声道:“陈兄,我那包裹中有些药物,你帮我拿一下吧。”  陈长生应了一声,打开潘玉龙的包裹,除了一些衣服之外,还有几瓶药物。陈长生便按照潘玉龙的意思,将一瓶药沫撒在了潘玉龙的伤口上,又从包裹中找到了一些绑带,等做完之后,陈长生已经是忙的满头大汗。  潘玉龙外敷内服之后,神色也自好转了许多,愤恨道:“下次再见到这刘少阳,小爷非弄死他。早就知道他行事嚣张,想不到今日却让我倒了这大霉。”  陈长生轻叹一口气,这刘少阳不仅抢了他们的功德,还要将他们杀掉,这让谁都不会好受吧?他虽然没有去问潘玉龙具体的身份,可现在想来,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否则的话,这年纪轻轻的两个人,又怎么会认识?  不过他与刘少阳的事情,事关仙经派的颜面,自然不会选择去说。当下坐在潘玉龙一旁,想趁着这个时间赶紧恢复一些体力。  潘玉龙看向陈长生,见他不说话,还道依旧在因为之前的事情自责。想了想便道:“如若陈兄不嫌弃,或者说如果放的下仙经派,那不如就入我玄武派如何?若是陈兄愿意,我自有办法。”  陈长生诧异的看向潘玉龙,这话倒是意外。  这些名门大派可不是说进去就进去的,这潘玉龙说的出这等话来,那自然是对他陈长生的信任了。毕竟,若是半路出家之人,偷学到玄武派的精髓,岂不是让玄武派的底牌都要让世人知道了吗?  同样的也可以看出,这潘玉龙的身份的确不小。  陈长生感激一笑,“多谢潘兄好意了,只是在下已经入了仙经派。虽说远远不及玄武派万一,可修道之人也是修心,却是不敢因高而忽低,舍了这仙经派。”  如果他没有进入仙经派,或许他真的想去玄武派。  刘半仙对他有救命之恩,而且从根本上来说,对方已经非常好了。他陈长生又如何能够忽略掉这些?再则,他现在是仙经派唯一的一人,而且还是仙经派的掌门,若是连他都放弃了,这仙经派就真的绝了后了。  潘玉龙点头,“我也知潘兄为人,这事情是万万做不来的。只是……”  他没有再说下去,任何一个门派各种符咒、修炼之法皆有传授。若是这仙经派真的不错,他陈长生不该什么都不会才是。  陈长生笑了一笑,潘玉龙也是好心,非是完全看不起仙经派。而且他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心底也很是明白,若想让人可能的起,首先你要有那个本事!  以潘玉龙的身份,若非是性格使然,估计连愿意和他一起都不愿意。  两人说话的工夫,忽地火折子一阵摇曳。  两人暗道不好,也不知是这刘少阳被杀了,还是被他逃掉了。这鬼物竟然已经回来了,而且这等威势,看起来已是有了法力了啊。比那吊颈恶鬼要强上一倍都不止,两人对视一眼,火折子也持续不久,但是两人却不敢就此熄灭。  潘玉龙拿起金钱剑,手中也多了几张灵符,严阵以待。陈长生将两人的包裹也都背在身上,之前被斩断的桃木剑还在,他现在身无分文,这桃木剑也是他唯一可以谋生的手段了,故此不敢舍弃。  潘玉龙歪歪咧咧的挡在陈长生身前,也知道他们这体力是肯定跑不过的,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拼了。  “桀桀,两个臭道士,竟然敢杀我的良伴。”  一道阴冷的声音传来,听的人毛骨悚然。  陈长生心底顿时明白了,这两只鬼真的是一起的,而且时间还不短了。若是新鬼,要么都是胡乱走动,要么都是独来独往害人,哪里有时间还会成为良伴?  岂不是笑话吗?  只有到了一定程度,自身实力不弱之后,这才会考虑这种事情。而且现在是那吊颈鬼出去害人,他却坐享其成,不消说自然是实力更加强大。  潘玉龙低声道:“这只鬼好生厉害,鬼气很强,若实在不行,还望陈兄心底莫要顾虑,直接逃了便是。若是有机会,便将这些事情告知我师门,也不枉小弟殒身于此了。”  “鬼气很强?”  陈长生心底泛起了嘀咕,他倒是没有这方面的感觉,只是心底忐忑,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压力。而且自身阳火升腾,护住他的魂魄免的被那鬼气所侵蚀。  陈长生暗暗盘算自己的能力,却发现真的是没有一点办法。兵马符所缔结的是谢必安和范无救都是弱小的新鬼,能有个什么用?用了也是白用,反倒不如手中这断折的桃木剑来的利索。  陈长生这边心思刚刚闪过,那边就看到微弱的光芒下,一只鬼爪直接抓了过来。

    ...
推荐阅读:位面祭坛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