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十九章 杀人为读者“吕飞蓬”打赏皇冠加更

    吕老丈一听到宋三爷的话,这次是彻底慌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如果说拿走一半是赔本的话,那么如果全拿走的话,那就是要了他们一家老小的命了啊。那么多口人要吃饭,这样的做法简直是就往死路上逼啊。  “马大爷,赵二爷,宋三爷,周四爷。”  吕老丈再度扑通跪了下来,拽着宋三爷的衣摆,乞求道:“小老儿求求你们了,你们这是把我们一家老小往死里逼啊。求求你们给我们一条活路吧,小老儿在这里给你们磕头了。”  说完,更是直接砰砰的磕了几个响头,很是用力。  “滚一边去,装什么可怜?”  宋三爷一脚将吕老丈踹到了一边去,吕老丈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满身灰尘,带着哭腔乞求道:“几位爷,小老儿在这里求求你们了,给我们条活路吧。求求你们了……”  陈长生再也看不下去了,沉声道:“几位,这事情做的有些过了吧?大家谁都不容易,何必把人往死路上逼呢?”  那姓马的男子上去就对着陈长生一巴掌扇了过来,骂道:“你他妈的什么狗东西,给我滚一边去,这里也有你说话的份?”  陈长生并没有躲开,身子一晃,再度站定,又道:“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也别把事情做的太久了。”  马大爷怒笑一声,“妈的,我看你小子是活腻了,找死是吧?”说完,更是一脚将陈长生踹的倒退几步,险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陈长生再度站定,再度道:“我还是那句话,别把事情做的太绝了。”  吕老丈再度惊慌,连忙起身拽住陈长生,“几位爷对不住了,东西我们不要了,我家亲戚向来犯傻,你们别和他一般见识。”  “犯傻?我看这小子还是有几分胆量的。”  宋三爷狰狞一笑,手中鬼头刀挥舞了几下,“小子,把你刚才的话再给我说一遍。”  陈长生心底一凛,这许久以来,他还真没有碰到过这种阵仗,但是这吕老丈心眼不错,他实在是无法继续再看下去。  吕老丈拉着陈长生往后退去,“宋三爷,年轻人不懂事,你别在意,我们给你道歉。那些酒水我一个都不留了,你们全拿去,全拿去。”  陈长生冷冷的看向对方,他在心底盘算了一下自己对上这几个人的可能性。如果有攻击符咒在手的话,或者会点法术的话,他绝对不惧这几人,可现在……  他太弱势了,而且这几人手中都有利刃,那无极天鬼封还不知道对人好使不好使。所以这才是陈长生的顾忌,他没有绝对的把握。  “不懂事?那我今天就帮你告诉他,什么叫懂事。”  宋三爷缓步走向两人,他故意走的很慢,就是要给陈长生他们制造压力。  “三爷,三爷……”吕老丈连连求饶,同时向陈长生打了个眼色,要让陈长生赶紧跑。  “怎么不说话了?”  “你小子不是挺能耐吗?”  宋三爷耻笑,眼中满是嘲讽和轻蔑。对于吕老丈的话,他压根不理。那三人已经开始在搬酒水了,对于宋三爷的实力他们自然都是信的过的,一个人打他们三个那是绰绰有余的事情。  “你……妈……的。”  陈长生张嘴,但是却并没有说出来,只是一个口型。  “什么?”  宋三爷一愣,随后意识到这话肯定不是好话,怒道:“我看你这个杂碎是找死,妈的,今天必然剁了你。”  “我说去你妈的。”  陈长生忽地大喝,身躯猛地一窜,桃木剑之前就被他拿在手中,现在直接推开吕老丈在宋三爷挥刀的那一瞬间直接刺在了对方的咽喉处。  宋三爷脸色一变,慌不迭的捂住咽喉,但是却捂不住喷出的血水。刚好他是背对着其他三人,那三人还在搬东西,根本就没有去在意这边的事情。  吕老丈已经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是真没有想到陈长生敢动手。  陈长生脸色也是一阵不好看,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做!  之前经历的一切,更多的是与鬼魅,但要说是真杀人,这绝对是第一次。桃木剑虽然是木的,但是尖端却很锋利,而且他又是拼尽全力一刺,咽喉又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  就算是有些专门练习武术的人,那咽喉也是没有办法练的。这是真正的要害,而对于一般人来说,也很难直接就攻击到这个位置的。可陈长生毕竟拳脚功夫不错,又是天天拿着桃木剑的人,所以这一剑也算不上完全是运气。  陈长生看着宋三爷指缝不断有鲜血喷洒出来,胃部一阵翻滚。不及多想,他直接拔掉了桃木剑。宋三爷无力的跪倒在地,鬼头刀也掉落在了一旁。  这一下,其他三人才注意到不对劲。  “三弟!”  “三哥!”  三人震怒,慌不迭的跑了过来。  陈长生也自反应过来,那宋三爷看起来也是活不成了。他现在杀心一起,也知道这事情是没完了。如果就这样落跑了,吕老丈以后也肯定得被他们杀了。  陈长生一个纵步迎上了其中一人,挥起桃木剑就刺向了他的心口。这一剑却并没有刺到心口,反倒是顶在他的胸骨上,完全被挡了下来。  陈长生暗叫不好,连忙抽剑后退。这时有两人挥刀直接砍了过来,险些砍中。陈长生刚才就已经盘算过了,他只要动手了,那就必须赶紧完事。  现在其中一人去看宋三爷的情况了,另外两位快速挥刀,凶狠的冲了过来,眼中满是杀意。陈长生不断后退,他拿的是桃木剑,和这三人拼不得,有心去捡宋三爷那把刀,可奈何刚才没有想到,现在想捡也不可能。  就这么短短的时间里,他的后背就被留下了一道伤口。只觉的一阵剧痛,脸色不由又难看了几分。  “大哥,二哥,三哥死了。”  那一人悲愤无比,大声吼道,说完拿起鬼头刀就冲了过来。  陈长生心底大急,这些家伙虽然也没有什么能耐,可他始终是吃了兵器的亏。如果像刚才那样刺中咽喉还好一些,可如果是刺在其他地方,根本就有用啊。  忽地,陈长生心底一动,刹那间阳火高涨,一心调动阳火要去炙烤这三人的魂魄。可奈何,他就是一个一尺半道行的,如果是三尺的话,直接阳火这些人就难以反抗了。  陈长生一见此路不通,也越发焦急了。这一急,脚步也就乱了一些,顿时又被砍了一刀,疼的龇牙咧嘴,但是却不敢停留丝毫,连忙围着那板车转了起来,拿起一坛酒直接对着其中一人砸了过去,那人没有躲开,被砸了个正着,酒水淋了一身。  陈长生心底一动,一道普通的符咒打了过去,瞬间起火,将他完全点燃。另外一人连忙去帮忙扑火,如此以来也就剩一个人了。  烧的是周四爷,过去帮忙的是赵二爷,现在就这马大爷是疯了一样的杀过来。直接上了板车,把陈长生逼开,那骡子受了惊,直接往前冲去。  陈长生挥剑挡去,桃木剑被一刀砍成了两截。可怜他刚刚得到一把像样的,现在又没了。马大爷劈头盖脸的砍了过来,陈长生让开几步,几道普通的符咒打了过去,却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而且现在骡子都跑了,他就算想弄酒水砸过去也没有办法了。不消片刻,胸口又中了一刀,虽然伤口不深,但是却疼的要命。这生死关头,陈长生反而平静了下来。  就在马大爷又是一刀劈过来的时候,他手中直接丢出一物砸了过去,这个物件就是那面铜镜,此时铜镜上面的灵符早已撕掉。被砸中的马大爷脸色一阵苍白,直接站在了那里,浑身打颤。  陈长生跨步冲了过去,一把抓住马大爷手中的鬼头刀,直接冲马大爷脖子快速一抹,鲜血顿时淋了他一身。同时他自身也不断打着冷颤,就在这一刻,那赵二爷也自起了身。  陈长生脚下一动,将那铜镜踢了过去,那赵二爷以为是什么暗器,下意识躲开了。趁着这个机会,陈长生快速跑了过去,鬼头刀当下狠狠的劈在了赵二爷肩膀。  “狗杂种,我要你死!”  那赵二爷也是一个狠茬,举起鬼头刀就砍向陈长生,两人的距离这么近,陈长生根本就没有机会躲,实在是他现在刚刚冲过来,也没有那个机会。  “噗!”  就在这个时候,一把长刀从赵二爷背后透体而过。赵二爷手中的刀举在了半空中,愣是没有机会劈下来。吕老丈脸色苍白,一个后退,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那关键的一刀正是他刺出的,也刚好救了陈长生。

    ...
推荐阅读: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位面祭坛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