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章 养伤

    山风呼啸,发出一阵阵声响。【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这里有阴气飒飒,让人忍不住打着冷颤。  陈长生强忍身上的剧痛,找来那无极天鬼封将那铜镜又再度封印了,这才感觉到好了许多。即便是那要命的关头,他也没有去动用这张符咒,因为他心底很清楚,若是这张无极天鬼封失去了,他也就要失去铜镜了。  而他也赌对了,九死一生。那铜镜散发的阴气太可怕了,一般人根本就承受不住,当时就会出现一阵变化,这才让他得手。将铜镜收起后,陈长生无力的坐在地上,浑身火辣辣的疼,少数也有五六道刀伤,衣服都被鲜血浸透了,又是疼,又是晕眩。  “我……杀人了?”  陈长生低语,他的脸色依旧苍白,不知是因为杀人,还是因为太过虚弱。  杀人的事情,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就算是青山派想置他于死地,那三人他明明占据了优势,可他依旧放过了。就算是那刘少阳那么过分,他也只是想胜过他。  杀人,他从来都没有想过。  他的胆量如今是可以的,见过妖物,灭过鬼魅,但是现在他的感觉依旧难言。杀人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太过荒诞了,也太遥不可及了,可就是这么遥不可及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陈长生双手抱腿,蜷缩成一团。  当年他父母皆亡,因那奸人所害。可那个时候,他只是茫然,虽然心中也有大恨,但是杀人这种事情,他依旧没有想过。而今天,他却杀人了,还杀了三个。  吕老丈怔怔的跌坐在地上,被这些山匪欺凌了数年,却从来都没有想过反抗。他的表情很古怪,有笑,有哭,也有恐惧。他唯一的儿子之前实在是无法忍受,结果被打断了腿,到现在都没有办法下地行走。  “鬼有善恶,我灭过。”  “人也有善恶,我今天也杀过。”  “我没有错,都是他们太恶。”  陈长生喃喃自语,他在给自己找一个说辞,而且这个说辞也非常的好。他们太恶,那他陈长生就杀了他们,这没有什么不对的。  人和鬼有什么区别?  这早因为小倩、谢必安、范无救他们的事情而让他产生了很大的改观。他们是好的,不曾为恶,若是他陈长生那般除了,那才是行恶,而他现在杀了这恶人,那就等于除了恶鬼。  “所以,我这也是替天行道!”  陈长生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双拳紧握,心念无比的坚定。只是他从来都不会想到,这种想法会为他以后造成多么大的影响。  “老丈。”  陈长生将愣神的吕老丈唤回神来。  “我……”  吕老丈虽然有了七旬高龄,哪里曾碰到过这样的事情?到了现在他依旧没有反应过来。  “人都是我杀的,你别怕。”陈长生上前拉起吕老丈,便是这个动作都牵动了伤口,疼的一阵龇牙咧嘴。  吕老丈这才反应过来,“小哥,你没、没事吧?”  陈长生苦笑,“老丈,我也想说没事,可你看我现在像没事的吗?”  “啊?”  吕老丈这才慌了神,连忙检查陈长生的伤势,“这、这可如何是好?”  陈长生打开包裹,里边有之前刘半仙留下的一些药物,虽然不多,但是他近来倒也没有经历过太多事情,故此都有剩余。当前勉强除去了衣衫,却又带动了伤口,将刚刚结疤的地方扯开,又有鲜血流了出来。  吕老丈毕竟也算经历过一些事情,立即定神为陈长生上包扎,口中喃喃道:“小哥以后可千万不要这样冲动了,丢财事小,性命事大啊。”  陈长生紧咬牙关,实在是疼的不能行,好一会包扎完之后,他都恨不得晕过去。  “他们怎么办?”吕老丈指了一地的尸体,眼中有不忍之色浮现,“若是就这么放任不管,倒也太过残忍了。”  陈长生暗叹这吕老丈心眼太好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无法忍心看着这些山匪曝尸荒野,有了想要掩埋的想法。可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力气了,吕老丈强行准备把几人拖到山林中就地掩埋,可奈何他毕竟年高体虚了,哪里能够拖的动?  最终,也只能够就这么算了,若是有后来者路过,看到这山匪被除掉,自会满心欢喜,也会想办法把他们拖到附近埋了。至于他们两人的话,实在是做不了这个事情了。  陈长生便说了自己的想法,这也是唯一的办法。  吕老丈叹了口气,摇头道:“那也只能够如此了。”  现在骡子拉着板车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两人互相搀扶着便往前走去,好在他们的运气不错。那骡子竟然在一里地外,因为一块石头卡住了板车的轮子,使那骡子停了下来。  两人心中欢喜,吕老丈则更是喜悦,虽然也损失了一部分,可好在大部分都在,而且他们也都捡的性命回来。两人把下边的石头搬掉之后,上了板车。便又驾车回去,将之前被搬下去的酒水又搬了回来,折腾完后,陈长生便再也没有办法强撑,一歪头躺在那酒坛上就睡着了。  待陈长生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了床上,身上也有陌生的被褥。他一阵愣神,随后想到了之前的事情,这才明白,想来是那吕老丈的家到了。  现在他身上依旧剧痛,可比之前却好了不少,也有了几分精神,只不过还是很虚,连站起来都感觉到一阵摇晃。  “你醒了?”  随着一阵脚步声,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声音。  陈长生抬头一看,见是个十**岁的女孩,倒也俊俏。心底思量,这应该就是吕老丈的孙女了。便笑道:“是的,多谢照料了。”  “我叫吕琳,听我爷爷说你叫陈生,还很厉害,为我们解决了那么一个心头大患。”  吕琳嘻嘻笑道,随后双手一伸,“给,专门为你熬的瘦肉粥,大夫说你现在差不多这个时候醒来,没有想到还真让他说对了。”  陈长生心底感激,这寻常人家能够吃上一顿荤腥那就不错了。如今却为他陈长生破费,这是一番好意,他也不好拒绝,再加上自身太过虚弱,便道了声谢,坐在一旁喝了。  “对了,你真的很有勇气呢。”  吕琳坐在一旁盯着陈长生,眼中满是钦佩之色,“以前有人反抗都被杀了。后来除了我父亲之外,都没有人敢反抗他们。”  说完,神色一暗,“结果我父亲还被他们打断了腿,就再也没有人敢反抗了。”  陈长生喝了瘦肉粥,脸色也自好转了几分,闻言点了点头。这也很正常,碰到那样的恶人,一般来说很多人想的便是自保,哪里会想到反抗?  在加上平民老百姓,没有经过大风大浪,哪里敢和他们对阵?便是这吕琳的父亲,想来也是被逼的急了,这才动了手。好在这群山匪为了起到震慑的作用,故此没有杀了他。  若是有下一次的话,倒是必死无疑。  陈长生微笑,“也好,现在除了去,倒是省的以后麻烦了。”  “嗯嗯。”  吕琳连忙点头,又笑道:“我们祥云镇的人,都很感激你呢。现在都知道你在我们这里,连酒水都被他们一扫而空,说是要帮忙呢。”  陈长生又是一笑,寻常人家虽然怕事,可心思倒也单纯,比不来那些整天琢磨害人的家伙。  说话的工夫,吕老丈也进来了,看到陈长生有说有笑,也是满脸笑意,“小哥醒了?身体可还有不适之处吗?”  陈长生摇头,“倒是没有什么事情了,有劳老丈牵挂了。”  “这是哪里话,你现在可是我们的恩人了。”  吕老丈爽朗一笑,他缓过劲之后,对于这个事情很是欣喜。而这么好的事情,他又怎么会没有帮陈长生宣扬一下呢?  陈长生点头,心底也明白对方的想法,这是为了自己好。虽然他不怎么去在意这些事情,此刻也就没有当一回事了。两人说了一会话,陈长生昏昏欲睡,身体无法支撑着他,便又睡去了。  一直到了第二天,他才逐渐又恢复了几分力气。  吕家的人对他的照顾都非常的尽心尽力,简单的吃了一些东西之后,外边嘈杂声一片,沸沸腾腾。陈长生心底不解,便与吕琳走出了门外。  “咦?恩人出来了。”  外边此刻已经聚集了许多人,不下于三十之数,挤满了一个院子。而且手中也都提有东西,不消说,这是来看他陈长生了。  陈长生哑然,目光看向吕琳,吕琳俏皮吐舌。

    ...
推荐阅读:位面祭坛星海圣人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