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零七章 靠山?

    听到灵韵这些话,甚至还带有一丝杀意,顿时让陈长生头皮发麻,长生天啊,还好他动作慢了一些啊。【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要不然的话……  就冲自己摸了她,亲了她,怎么也算不上是什么‘正道’啊。  陈长生嘴角一阵抽搐,暗暗抬手擦汗。  “你怎么了?”  灵韵不解,仔细端详他。  “没,没怎么啊。”  陈长生打了个哈哈,“你看这天竟然有点热,昨天就应该换个地方,只可惜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灵韵也没有多想,随后道:“你那把剑是黑血铁桃木的吧?这应该是冥玄派的东西,怎么会落到你手中?”  陈长生连忙把之前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黎匀的事情也没有隐瞒。  “哦?还有这种事情?”  灵韵秀眉微皱,随后叹了口气,“我身上并没有什么灵符,否则的话,你倒是可以过去把他诛杀了。百鬼门当年作恶多端,而且他现在的表现也很是不好,竟然选择化鬼,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算了,回头再说吧。”  她现在也没有办法,自身虚弱。而且对方又是三尺半道行,已经开始化鬼,陈长生去了也没用,绝对是送命的行为。  陈长生也无奈,这等强者,都已经不拘泥于符纸了,也很少画符了。  “拿来我看看,黑血铁桃木所制成的剑,重达百斤,我看你之前的动作,似乎也不是很重吧?”  灵韵转口又道。  听到这话,陈长生头皮一阵发麻,剑柄上有无极天鬼封,对方一看他还不露馅了?当下故作警惕的站了起来,“你什么意思?这东西虽然不是我发现的,但好歹也算是我的吧?”  “我跟你讲,你虽然是很强,但是也不能够抢夺我的东西不是吗?”  灵韵一愣,气的瞪了陈长生一眼,扭头不再说话,她灵韵会是这样的人吗?那的确是十大奇木,但是对于她来说,还真不算什么。  见状,陈长生顿时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好歹是转移了她的注意力。眸光一转,落在一旁的雪白拂尘上,“你这个拂尘是什么材质啊?怎么这么厉害啊感觉。”  灵韵不忿的道:“关你什么事情?愿意是什么材料就是什么材料。”  说完之后,灵韵顿时一惊,她这是怎么了?  心境竟然因为这个混球而出现了波澜,甚至说出了这样的气话来,这在她的一生中可是没有过这种事情啊。  陈长生嘿嘿一笑,他自然不清楚灵韵心底的想法。自顾自的拿起了拂尘挥动了一下,“真是好东西啊,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吧?”  灵韵嘴角上翘,“那是当然,柄是十大奇木之一,最具灵性,可让法力进行增幅的‘南海灵木’所制成,比你那黑血铁桃木还要珍贵,黑血铁桃木是排在第十的,南海灵木可是排在第三位的,另外就是雪蚕冰丝,那可也是辟邪之物,不比十大奇木差。”  陈长生咂舌不已,又问出了一句煞风景的话,“值多少钱?”  灵韵一怔,红唇紧抿,有点不想搭理他了。  陈长生也不觉的丢人,谁让他穷呢?别的有门派的道士,那都是可以借助门派的能力得到许多财富,只要为门派做贡献就行了。  至于仙经派,刘半仙被抓,周玄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样呢。所以也就只有他自己了,穷的叮当响,不过现在就好多了。  像青城派那样的大派,王勋能够使用的钱财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你一辈子都挣不到。就算有些地方出事了,大门派的弟子前去平定,那也可以得到更多的好处,如果是陈长生,要么自己义务去,要么人家真的愿意给钱才行啊。  整体来说,修道之人中有钱的几乎都是大门派的,小门派的都很穷,陈长生这样的是最穷的。所以,他判断东西的标准就是,值多少钱。  “说说嘛,看看值多少钱。要是那一天混不下去了,卖了也能日子啊。”  陈长生厚脸皮再次道。  灵韵一阵无语,只得道:“无价宝,而且我敢卖,谁敢买?”  “呃……”  陈长生愕然,这话好像也在理啊。  顿时又觉的话题无趣起来,便又道:“接下来你怎么办?回到你的门派吗?”  听到这话,灵韵皱眉道:“对了,我之前问你是什么门派的,你似乎还没有回答我呢。”  陈长生眼见避不开这个话题了,只好道:“仙经派!牛不?”  灵韵一怔,上上下下打量了陈长生一眼,好一会才道:“你就是仙经派唯一的传人,也是当今门主?”  闻言,陈长生颇感意外,“我竟然那么有名了?”  灵韵淡然一笑,“仙经派步入最终末路,这事情早在各门派中传的沸沸扬扬,我想不知道都难。不过,仙经派有你这样的弟子,也算是倒了霉了。”  陈长生脸色一红,“有完没完啊?不就摸了你一下,亲了你一下吗?至于现在还记住吗?”  灵韵俏脸顿时一沉,抓起拂尘就往陈长生身上砸去,“你再说,我就杀了你。”  陈长生挠头,又把拂尘拿了回去,“咱们就把这事情忘记了吧,你也知道,年轻人嘛,火气大,很多时候不是我能够控制的。而且,这也怪不得我啊,你那么美,再说了,我也没有做出更过分的事情不是?再说了,别说是我,就算是换做其他人不也是这样吗?”  灵韵红唇轻启,最终只说了两个字:“无耻。”  陈长生打了个哈哈,“你是什么门派的?你衣服上也没有任何标记,想来绝对是某个大门派的吧?以你的实力,难道你和我一样,都是门主不成?”  灵韵皱眉,只是道:“算了,不说这种事情了。”  闻言,陈长生只好道:“你到底有多少道行?不会是七尺吧?”  “自己慢慢想吧。”  灵韵卖了个关子,不想与他说这个事情,同时已经有了力气站起来,还是很虚弱,只是正常走路,都感觉像是喝醉了一样,摇摇晃晃。  白马已经连忙跑了过来,在她面前停下。  “喂,你要去那里?你现在的状态可是一点都不好啊。”  陈长生连忙走过去,关切的询问。  “我该回去了,这一次的事情对我的创伤很重,我需要一段时间休养。”  灵韵轻语,将包裹放在马背上,几次欲要上马,但是却都不成功,毕竟自身太虚弱了。  陈长生道:“你看这样行吗?我陪你几天,等你确定恢复了一些之后,你再回去吧?而且你现在的状况也的确是太危险了,连我看着都感觉到揪心。你觉的怎么样?不过,你尽管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的。”  灵韵道:“算了,你还是走吧,如今这世道可还没有谁敢对我怎么样。”  陈长生皱眉,“那是认识你的人,如果是不认识你的呢?”  闻言,灵韵一怔,是啊,如果碰到不认识自己的呢?比如面前这个混账,如果知道自己是谁,还敢做出那种事情吗?这个混球!  灵韵一时间迟疑了,陈长生又连忙道:“你尽管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再犯错,否则就天打那个五雷轰。”  灵韵只好道:“好吧,不过你要和我保持一段距离才行。”  “好嘞,你放心吧。”  陈长生喜悦,连忙到了灵韵身后,“我来扶你上马。”  灵韵也知道自己的体力,当下只的同意。可接下来,神色不由一阵愠怒,陈长生的心是好的,做法是错的,他直接拖着灵韵的翘臀给推了上去。  顿时又气的灵韵牙痒痒,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可见他神色没有任何异常,也只得忍了这口气。  陈长生已经连忙跑过去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然后又牵来了自己的马,藏匿符他也不用了,如果黎匀追上来的话,只要灵韵恢复一点实力,就可以把他干掉。  这简直就是找了个大靠山啊,走路都可以横着走了。  “我们往哪边去?”  陈长生纵马走在灵韵一侧,同时为灵韵牵马。  “北方。”  灵韵轻语,“我需要回去。”  “北方?”  陈长生迟疑,青云子告诉他向南,说之后会遇到他,但是却又没有说在什么地方和什么时间。而且向北就是走背运,他真的要去吗?  “怎么了?”  灵韵不解的看向陈长生,“你不方便吗?”  “方便,怎么不方便啊,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而已,刚好我的家也在北方呢。”  陈长生哈哈一笑,“那我们就走吧。”  青云子?算了,想这破事干嘛,如今美女陪伴,实力还那么强,他还就不信青山派刚提着脑袋往前冲。他陈长生心大的可以,只是却并不清楚,这一路可算是真应的青云子的话了。

    ...
推荐阅读:星海圣人位面祭坛位面大穿越某科学的机器猫重生之机甲狂想曲菖蒲漫 情思忧我的女友是尸体神匠秘录女友失踪,在寻找她的过程中我卷入恐怖血案《旁门左道》揭示工匠和艺人不为人知的邪术《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揭启北纬30°及中国千古未解之谜:——金殿诡秘旅冥婚不了情人鬼情未了中国灵异事件备忘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