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 送瑞瑞回去

    意浓用过了药,没有说几句话就昏睡过去了,等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意浓轻咳了一声,觉得喉咙刀割的一般的疼痛,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入眼的时候从窗纸透进来的橘红色的夕阳,带着特有的那暖色,瑞瑞趴在桌上睡着,映云正拿着火折子在点蜡烛。

    “映云。”意浓挣扎着勉强的起了身子。

    映云应了一声,连忙的放了手上的东西,慌忙的倒了水往这边走,可是还未到床边,便见到一个小小的人儿冲到了床边。

    “娘亲。”瑞瑞刚刚睡醒小脸红红的一直往意浓的颈窝里钻。

    意浓抬手把瑞瑞费力的拉住,自己正病着可不能过了病气给孩子。

    “我不是你娘亲的。”意浓又耐心的纠正着。

    瑞瑞扁着嘴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哀怨的看着意浓不说话。

    映云把水送了过来,瑞瑞连忙的接了过来,送到了意浓的嘴边,意浓笑着喝了一口。

    可是温热的茶水刚刚咽下去,意浓不由得就皱着眉头,嗓子连喝水都是刀尖划过一般的疼。

    “烫吗?”见到意浓皱眉,瑞瑞急忙的问道。

    意浓微笑着摇了摇头,问道:“你怎么没有跟世子爷回去。”

    瑞瑞笑容一僵,灵动的眼中闪过了不情愿,摇了摇头,不说话。

    意浓笑着摸了摸瑞瑞的头,说道:“好孩子都要乖乖的回家的。”

    瑞瑞享受着意浓的抚摸,拉着意浓的手,低着头不说话。

    “小姐醒了吗?”门外突然伸进来一个脑袋。

    “醒了,醒了。”映云连忙的应到,过去开了门。

    “怎么了”意浓看着外室问道。

    阿月搓着双手走了进来,身后跟着老太太赏给奚培的通房罗裳。

    “大小姐。”罗裳俯身行礼。

    意浓挑了挑眉头,看了她一眼,目光又平淡的移到了阿月的脸上,问道:“这大冷天在外面做什么?”

    阿月一边在炭盆前暖着手一边说道:“谁愿意在外面了,还不是二小姐在外面跪着,我便出去看看了。”

    “哦?妩然?。”意浓略微的惊讶的问道。

    “可不是,跪了有一会儿,说是什么代母受过,要请小姐原谅她们二房,也不知道是做给谁看的。”阿月说着就是一脸的不爽。

    “二小姐跪了好一会儿了。”一旁的罗裳进来之后便一直站在意浓床边,终于开了口。

    意浓看向罗裳,轻声说道:“妩然表妹不是要代母受过吗,一片孝心呢。”意浓眼中闪着认真和无辜,还是是全然没有看出奚妩然这么做的意味一般。

    “可是.。”罗裳看着意浓张了张嘴。

    “可是什么?”意浓声音沉了几分,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一双原本白皙的手,经了在祠堂跪着那寒冷入骨的一夜,先下指节都有些红肿了。

    罗裳张了嘴没有事说话。意浓抬头朝着她微微一笑,说道:“你从前是在祖母身边自然是由祖母经管,可是如今进了长房的门儿,就该知道这里的主子是谁,祖母庇护不了你的。”意浓抬手轻轻的拉过了罗裳的手。

    罗裳平白的一个激灵,看着意浓的眼神的眼中多了几分的恐惧。

    屋里安静的很,只有意浓说话的浅浅声音,门外传进一丝声音也就格外的明显。

    “请小世子和姐姐原谅,母亲也是一时糊涂,妩然愿意代母受过,母亲年纪大了若是在祠堂跪上一天一夜身子肯定是受不住的。”门外传来奚妩然的声音,柔柔弱弱的,在这天寒地冻里更是显得可怜。

    “听着倒是可怜呐。”意浓轻声的感叹道。

    阿月看着意浓有些着急,似乎是生怕意浓向从前一样心软了。

    可是意浓却是语调一转,说道:“不过她要跪那就还是让她跪着吧。”声音疏离冰冷。

    众人解释一怔,似乎是从未见过意浓这般的样子。

    “意浓,这是怎么了。”

    意浓的话音刚刚落下便听到门口走进了一个人。

    程慕之又来了。

    “没怎么,她自己要跪着的。”意浓脸色不佳的看了一眼程慕之。

    程慕之看看意浓再看看这一屋子垂着头的丫头,只能瞥了撇嘴,猜着是自己刚刚进门的那句话让意浓不舒服了。

    “身子好些了?”程慕之问道。

    “嗯,好些了。”意浓应了一声,耳边还是隐隐的能听到门外传进来奚妩然的声音。

    程慕之伸手探了一下意浓的额头,热度已经下去了,便也放下了心了。

    程慕之的手还未收回去,瑞瑞便一下子挡到了意浓的身前,一脸警惕的看着程慕之。

    程慕之看了一眼小小的瑞瑞,也懒得和小孩子计较,目光移向了意浓,问道:”你和宣王世子.。“

    “我和他没有一点关系。”意浓打算了程慕之的话直接的回答道。

    程慕之眼中的喜悦简直难以遮掩,“那这个孩子。”

    “瑞瑞还要劳烦表哥帮我送回去,我这个身子也出不去了。”意浓说道。

    “没问题。”程慕之一口应了下去。

    “多谢。”意浓面上又有些疲惫了。

    “你也是坏人!”瑞瑞一下子跳了起来,瞪着眼睛看向了程慕之。

    意浓揉了揉头额头,实在是疲惫无力,她现在身体不舒服的很,又是满心的烦躁事情,着实没有心思的精力哄瑞瑞,便对程慕之说道:“小孩子不懂事,劳烦表哥了。”

    程慕之点头,一把抱起了瑞瑞,瑞瑞急急的挣扎,程慕之把瑞瑞扛到了肩膀上,推门而出。

    意浓长叹了一声,便要躺下,一旁的罗裳连忙的过来伺候意浓,意浓一笑,伸手推脱,叫了映云过来伺候,说道:”你如今也算是半个主子了,这种事儿也犯不着你来了。”

    罗裳看着意浓的面色复杂,看着映云给意浓给意浓盖被子,理头发,她一直咬着自己的唇,不说话。

    良久,意浓几乎就又要睡过去了,听到罗裳语气沉重声音却是极轻的声音,:“罗裳知道大小姐才是这府里正经儿的主子。”

    她似乎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一般。

    4FoB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一世独宠:少夫人欢心难讨欧少的掌上罪妻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真龙九天鸿蒙圣主与恶魔同枕:女人休想逃萌妻来袭:腹黑老公赖上门东北野仙奇闻录修真之长生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