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二章 世子和太子

    “你想杀他!”太子走进了一步,高高在上的看着意浓,面上隐隐的有些怒气,不只是对刘玉展的,还有对意浓的。【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嗯?”太子眼光犀利的看着意浓。

    这个女人竟然敢骗他,那日在太后里所有的对话他都听到了,而她居然希望自己能够娶奚妩然,她不愿意嫁给自己。再一查才发现,她那一副懦弱胆小的模样全都是装出来的!

    “意浓只是情急之下的无奈之举。”意浓低声说道。

    太子抬手夺过了意浓是手里的簪子,对着阳光,簪子的尖端正闪着青色的毒光。

    意浓面色微变,太子把簪子举到了意浓的眼前:“应当是见血就封喉的毒药吧。”

    意浓无从解释了。

    “太子爷,太子爷!”太子身后突然的一片混乱。

    奚妩然晕倒了,几个丫头急忙的扶着她踉跄的走了过来。

    意浓对上了奚妩然头投来的目光,嫉恨之中透着嘲笑。可是意浓却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倒是躲过了太子。

    “太子爷。”奚妩然皱着眉头,抚着心口,较弱的看着太子。

    “不舒服?”太子皱眉。

    “嗯,有些。”奚妩然费力的看了一眼太子,不见病容倒是尽是楚楚可怜。

    “先付小姐上马车车吧。”太子对着一旁的丫头吩咐道。

    奚妩然眼光如水悠悠的看了一眼太子,才由丫头扶着往马车走去。

    太子又转头,玩味的看着意浓。

    “表妹身子不舒服,太子爷还是早点送她回去吧。”意浓低着头说道。

    太子却是眼光一闪,抬手钳住了意浓的下巴,顿时意浓无奈只能对着他炙热的目光。

    “奚意浓,本太子对你感兴趣了。”

    意浓直直的看着太子,面无表情,太子猛地松了手,意浓这才觉得自己的下巴被捏的疼痛。

    太子深深的看着了意浓一眼,转身。

    意浓顺这太子的目光,身子不住的颤抖,自己的手心里尽是汗水。

    突然的太子脚步一顿,意浓不由得呼吸一紧,她担心太子再次回身,不过好在没有。

    而是一个马车缓缓的行驶了过来,停在了太子马车的旁边,帘子掀起一个轮椅被推了下来,上面坐着咳嗽不断楚彻白。

    “太子爷,真巧。”楚彻白勉强的止住了咳嗽,可是面色却是甚为苍白,但还是拱手打招呼。

    太子爷冷眼瞥了一眼楚彻白的双腿说道:“你倒是还活着。”

    楚彻白微微一笑,烟波平静的说道:“多要托太子的洪福,我这副身子倒也过得去。”

    可是说罢又是一阵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的咳嗽。

    太子不屑的看着了楚彻白一眼,冷哼了声,径直的走上了自己的马车。

    而楚彻白则是含着笑转着轮椅慢慢的朝着意浓过来了。

    意浓深吸了一口气,暗自的后悔今天出来了,先是太子又是楚彻白,这样的一比那个令意浓厌恶不已的刘玉展倒是成了最无足轻重的人了。

    “世子爷。”意浓弯身的行礼。

    “身子好些了?”他声音温和。

    “好多了。”意浓不想和他客气,只想快点离开。

    “看着面色是好了很多了,不过还是要再看看才好。”他端详着意浓的面色。

    “多谢世子爷,意浓真的已经大好了,出来已经有些时日了,意浓也该回去了。”意浓恭敬的说道。

    可是他却是死死的挡住了意浓的去路,抬头笑着看着意浓说道:“大小姐每次看到澈白,都似乎很想快些离开。”

    他的眼光干净透彻,就好像在诉说一个美好有趣的故事。

    “没有。”意浓尴尬的一笑,就是这样的眼神,以及他身上看似温和却似乎是隐藏了太多的气质让意浓不由得想要躲避。

    她只想要平稳的生活就好,而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人会带来太多的麻烦。

    “既然不是,那还就麻烦大小姐尽尽地主之谊请我喝杯茶吧。”他笑着说道。

    地主之谊,意浓一下子绷紧了全身紧张的看着他。

    他却是轻松的一笑,似乎是带着玩笑一般的说道:“这一条街的铺子几乎都是归大小姐管的,一杯茶也小气?”

    意浓面色逐渐变白,看着楚彻白的眼光复杂了起来,他知道了?他又是如何知道的?

    他笑着看着意浓,抬起手握住了意浓的手,意浓身子一抖,复杂的看着楚彻白。

    “大小姐请我喝杯茶,再给大小姐诊诊脉,仅此而已。”他的声音温和明朗,带着让人莫名让人舒服安心的感觉。

    意浓僵硬的点头,楚彻白满意的一笑,转头对一旁的小厮说道:“去把任先生请出来了。”

    那小厮连忙的跑了过去,站在马车外恭敬地说这话,一会儿马车才被一直纤白修长的手挑开了。

    一个黑发如瀑的男子出来了,一抬头连意浓都觉得惊艳了。

    那张脸真的比女子还要精致许多,一双狭长的的桃花美目潋滟了所有的璀璨,鼻梁坚挺,薄薄的红唇微微的抿着,眼波流转里尽是骄傲。

    他出了马车,那个小厮抬手欲扶,他却是略微嫌弃的看了一眼,抖了抖自己的白衣,自己下了马车。

    一身白衣如初雪密织,衣领袖摆上绣着散落的桃花,他款款的朝着意浓和楚彻白走了过来。

    “走吧。”他眼光一侧,眼角眉梢除了风情便尽是倨傲了。

    意浓看看他,再看看楚彻白,这两个倒是真的是两个极端,眼前这个男子是妖孽一般的精致和完美,而楚彻白则是温和谦润的如同一块羊脂暖玉。

    意浓带着他们去了茶楼,那掌柜的看着意浓的身后的两人倒是愣了半天,意浓吩咐了之后才晃过了神,又急急忙忙的带着他们上了楼上的茶间。

    意浓的容貌气度本就是不俗难得,楚彻白又是那样风光霁月的人,如今再加上了一个任先生,意浓这一路上到雅间都是盯着无数的眼光和议论的。

    到了雅间坐下,意浓还是有些微愣,这突然出来的任先生这样的风采只怕也不是寻常人,那么他来又是为了什么,而出楚彻白非要与自己上来绝对也不是饮茶那么简单的,又是为了什么?

    小二端着茶水陪着笑送了上来,楚彻白点头示意,任先生则是专注的看着自己修正的整齐精致的指甲。

    而意浓则绷紧了身子,警惕的坐着。

    4FoB
推荐阅读: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明末边军一小兵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一世独宠:少夫人欢心难讨欧少的掌上罪妻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真龙九天鸿蒙圣主与恶魔同枕:女人休想逃萌妻来袭:腹黑老公赖上门东北野仙奇闻录修真之长生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