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一章 奚培给贴己

    意浓又拿着针线在和大红的绸缎较劲儿,映云则是有条不紊的帮绣着金凤,而阿月则在旁边笑个不停。【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原来自家小姐也有这般狼狈无措的时候。

    “小姐。”吴妈妈走了进来,满脸的笑意说道:“老爷让人来请大小姐过去用饭。”

    意浓手里的针一下子就扎进了嫩白的手指里。

    这是意浓自回了府第一次走进奚培的书房。

    三面墙都立着乌木的架子放着满了书册,屋里的另两个博物架也都放着不少的精致玩意儿,但是看着也都落了灰了,应当也放了许久了。

    记忆里,奚培应当是博学多才,意气风发的,而意浓自回了府见到的奚培便如同这间书房一般,沉隐甚至似乎是带着落寞和几分的颓败。

    书房外间放了一个不大的圆桌,桌上放着几道菜,不多但是却是精致的很,奚培坐在主位看着意浓。

    “父亲。”意浓垂眸,弯身,恭敬的行礼。

    意浓自从穿越到了这个身子里,和这个名分上的父亲接触的次数少之又少,对于他的脾性和态度都不甚了解,现在意浓只能步步谨慎,不敢卖乖只求无错。

    奚培点头应了一身,一旁便出来了一个婆子端着铜盆,意浓接了过来,伺候奚培盥了手,递上帕子,自己又盥了手,垂首立在一边。

    “坐吧,陪我吃个饭。”奚培慢慢的说着,声音不大也听不出什么情绪。

    意浓温顺的做了下来,低着头吃东西。

    意浓本就挑食,饭菜也都是吴妈妈单独做的,其他人的很难吃的习惯如今也是,所以所以这些菜精致归精致,意浓也不过是一样动了几下。

    意浓拿着筷子食之无味,奚培也是吃的慢慢的。

    饭桌上安静的只听的到碗筷相碰的声音,一会儿意浓放了筷子,接着奚培也放了筷子。

    意浓起身伺候奚培漱口吃茶。

    这顿饭父女两个吃的生疏而拘谨。

    “父亲早些午休吧。“意浓接过了奚培手里的茶盏。

    意浓不知这次来好似为了什么,可是因着和奚培的不亲近,她也只想着快些离去就好。

    奚培捏着茶盏的手一重,和意浓僵持了,片刻之后才缓缓的说道:“人老了睡不了那么多了,你陪我说说话吧。”

    婆子上前收拾桌子,意浓僵硬的应了一下来,跟着奚培进了书房内堂。

    “嫁衣做了?”静默了好一会儿,奚培才慢慢的问道。

    “已经在做了,估计再有两三天就能做完了。”意浓垂着眼眸静静的说着。

    奚培点了点头,又是静默。

    “院子里还妥当?”

    “都挺好。”

    又是静默。

    父女两个这不长的对话满是干涩和干瘪,意浓捏着手里的帕子心里滋味万千。

    奚培眼光无言,直直的看着看着手边的一方镇纸,上好墨玉圆滑莹润,应当是经常被人那在手里抚摸,奚培的眼光迷蒙四散开来,又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眼观一重,眉宇之间是突然的疲累。

    意浓记得那方镇纸是自己的母亲送的。

    “这么多年,你可怨我?”奚培的声音陡然的有些紧缩,隐隐的有些颤抖,眼观闪烁的看着意浓。

    意浓突然的喉咙发紧,不知道如何回答。

    奚培看着意浓沉默的样子,苦笑了一声:“若是你母亲知道了肯定是怨我的,我对不起她。”

    意浓看着奚培,张了张嘴,半晌才发出了声音:“母亲也只希望父亲会过的好的。”

    奚培握着手里墨玉镇纸来回的摩挲着,笑着摇了摇头:“她那么爱使小性儿,她一定是会怨的。”

    意浓哑然,记忆里奚培倒确实和母亲很恩爱,但母亲也死去多年,意浓从母亲死后就失去了唯一的庇护了。

    书房的格子窗糊的柔韧的绢帛,把午后刺眼尖锐的眼光变得柔和,奚培的声音也一如这时的眼光,是意浓从未听过的语气。

    “不知不觉你竟也要出嫁了,也不知道你母亲满意吗?你小的时候她就说不愿你嫁进高门侯府,不愿你像她一样。”奚培的声音浅浅的忧伤里竟然是意浓从来没有见过的慈爱。

    在解培对待奚承南的时候也不曾流露过,甚至一度意浓以为奚培薄情寡义,而如今看来,只怕是自己真的对奚培了解的甚少。

    “母亲一直和父亲恩爱,意浓相信母亲不会怨父亲的,父亲也不要自责了。”意浓缓缓的安慰着。

    奚培叹了口气,又继续的说道:“那你呢,你可怨我,你不愿嫁给太子,又可愿嫁给宣王世子?”

    意浓猛然抬头一脸震惊的看着奚培,奚培却是一脸的平淡的看着意浓,意浓一直以为自己隐藏遮掩的极好,可是没有想到一直鲜少管事和露面的奚培竟然全都知道。

    奚培只怕不是面上看的这般的软弱无能。

    意浓使劲儿扯着自己手里的帕子,努力的维持着面上的平静,可愿意嫁给楚彻白?

    她只以为嫁给楚彻白是圣旨已经下来的别无选择,从未想过愿意和不愿意的问题,或者是自己根本不敢想,那么现在要怎么回答呢。

    意浓抓着自己的衣袖,僵直了脊背,呼吸都紧缩了。

    半晌,才慢慢的的说道:“宣王世子和太子爷不同的。“意浓看着奚培慢慢的绽出了一个笑,眼观明澈而坚定。

    奚培摸着桌上的一个小箱子,低着头慢慢的说:“他也许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太子爷有野心,而他的野心也不小。”

    楚彻白和齐王分明就是相熟许久的样子的了,那夜在破庙里齐王出手相救以及楚彻白放肆调笑的语气,这两人的关系自然是不同的。

    而这齐王突然回京,自然也不是面上看的那么简单,朝堂风云诡谲都在一瞬之间,楚彻白和齐王应当是一个阵营的了。

    “意浓愿意与他一同一起共对。”意浓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奚培抬头嘴角无奈的苦笑:“你还真和你的母亲一样倔。”

    意浓浅浅一笑。

    奚培沉默了片刻,对着意浓说道:“内宅的事情,我不便插手,你的嫁妆我也不方便打理。”

    意浓疑惑的看着奚培,轻声的说道:“意浓知晓的。”

    奚培看着意浓犹豫的半晌,把桌上的小箱子推到了意浓的面前,说道:“这是给你的贴己,也不必记在嫁妆里,带过去自己收好。”奚培的竟然带上了微微的紧张,看着阴浓的眼神期待紧张又有些闪躲。

    意浓乖巧的一笑,奚培多年与女儿形同陌路,而这突然的亲近竟让他自己也都觉得有些别扭。

    “谢谢父亲。”意浓把小箱子接了过来。

    “你清音姨母让人递了话出来,她也到了出宫的年纪了,曦嫔求了皇上也早些放她出来,也不过是这些日子了,你母亲不在了,你清音姨母便急忙的出宫要帮你打理。”奚培定了定眼神,又似是感叹一般的说道:“到底是程家待你好些,不论是程家两兄弟还是清音。”

    听到程清音要出宫了,这个姨母意浓虽然接触的不多,但是意浓却是打心底里的喜欢,脸上也不由得多了几分的笑意。

    奚培看着意浓脸上的笑,心中更为复杂,半闭上了眼睛,似乎是疲累了,说道:“我也累了,你回去吧。”

    意浓起身,行礼,转身离开。

    “听说,苏姨娘给你做了一双喜鞋。”奚培突然开口。

    意浓回身,对上了奚培若有所思的眼神。

    “是,做的很精美。”意浓回答道。

    “做的再好也是个妾做的。”奚培的眼光猛然的锐利浓重的起来。

    意浓心头一颤,沉声道:“是,女儿知道。”

    奚培一句话大抵已经让意浓知晓了该如何对待苏姨娘了。

    作者的话:

    有些爱就是这样的不善于表达,奚培对意浓不是不爱,而是不敢去面对,提到了意浓的母亲了哦,大家注意了啊,,马上就要有一个关于母亲的重要情节了,,,大家注意那些细节啊~~

    4FoB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一世独宠:少夫人欢心难讨欧少的掌上罪妻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真龙九天鸿蒙圣主与恶魔同枕:女人休想逃萌妻来袭:腹黑老公赖上门东北野仙奇闻录修真之长生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