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七章 乱上加乱

    阿月的大夫还没有请过来,苏姨娘就带着大夫匆匆的过来了,和大夫径自的进了屋子。【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意浓在外面站着往里面张望着却什么都看不到,心里面焦急不堪,耳边出了嘈闹的人声便就是沈姨娘的叫声了,一声一声的撕心裂肺。

    屋里面还是一声一声的叫出来,意浓揪着一颗心紧张的很,门帘突然被掀开,吴妈妈神情严肃,手上沾着血迹,对着两个丫头吩咐着去准备热水,不等意浓询问屋里的状况就又匆忙的钻进了屋子里。

    意浓在外面站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奚培也匆匆的赶了回来。

    “怎么回事?”奚培面色铁青的看着意浓。

    “见了血,孩子不知道怎么样了,情况还不清楚。”意浓也满是担忧。

    奚培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只和意浓站着一起等了。

    冒着水汽的热水一盆一盆的端进去呢,然后一盆一盆染红了的血水端出来,沈姨娘的声音一声比一声的痛苦,可是声音却是越来越小。

    “小姐,回去等着吧。”映云担心的看着意浓愈发惨白的脸。

    “不用。”意浓皱眉摇头,力道又往映云身上移了几分。

    映云看着意浓面色,扶稳了意浓,轻声的问道:“去给小姐拿个汤过来吧。”

    意浓摇头,那样未免太过惹眼了。

    沈姨娘屋里也不断的有丫头端着血水出来,那殷红的血水,被正午的阳光照射着不断的散发出了浓重的血腥味。

    眼光明明晃晃白花花的照着,意浓觉得眼前的院子似乎都是在晃动,想要抓住映云的手站稳,却怎么也抓不住,耳边嘈杂的声音似乎是越来越远,而眼前刺眼的太阳光却是越来越亮,越来越近。

    “小姐!小姐!”

    “快扶住了!”

    “愣着干什么,去找大夫啊!”

    耳边是映云的惊呼声,奚培焦急的声音,都混杂在了沈姨娘的叫声里揉成了一团的混乱。

    意浓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要被抽走了一般,身子虚浮着好似不是自己的了,眼前不停的闪过好多人,有吴妈妈关切的样子,有阿月撒娇发泼的样子,还有二房讥笑她的样子,也有楚彻白抱着瑞瑞笑意盈盈的模样,甚至还有沈姨娘和苏姨娘.。

    一个一个的闪过,意浓迷茫不知所措。

    突然的意浓又觉得身上点点的疼痛,疼痛一点一点的蔓延,意浓轻轻的哼出了声,而自己冰凉的手似乎被一只温热宽大的手抓住了。

    “意浓,醒醒,醒醒。”好熟悉的声音,温暖又清朗。

    他是谁?这样熟悉的感觉不停的萦绕在意浓的心头。

    费力的睁开了眼睛,衣领织着暗纹的浅色锦袍,笑意盈盈的眼眸。

    意浓费力的扬起嘴角,用沙哑的声音嗔怨的说道:“都说了成亲之前见面不吉利的。”

    “你醒过来就是最大的吉利了。”楚彻白笑意盈盈的眸子里满是喜色,握着意浓的手也紧了几分。

    意浓暖暖一笑,又看向了屋子其他人,一个大夫在一旁守着银针,奚培也一脸焦急的凑了个过来,“可是醒了?”

    “嗯。“意浓轻声的应着,面上挂着虚弱的笑。

    奚培面上大喜,连忙的到了一旁掏出怀里的银票就塞给了大夫,又亲自的带着大夫去开方子了。

    意浓再看向了对面的一并的两把椅子,花颜一身宫装似是还没有换下便过来了,面上焦急,而一旁坐着的则是那风姿绝美的任先生还是那样心不在焉的骄矜模样。

    意浓喉咙一阵干涩,不由得咳了起来,楚彻白连忙回身给意浓倒水。

    意浓的咳嗽声终于让半天都一动不动的任先生的眉头动了动,不耐的起身,径自的朝着意浓走了过来,施施然的坐在床边,吐出了两个字:“伸手!”

    意浓看着他,配合的伸出了手,:“刚刚不是看过脉了吗?”

    “不要拿我和那个糟老头子大夫比。”任先生声音还是冷冷的。

    意浓噤了声,不敢再和任先生搭话了,两根白皙修长的手指落在了意浓的手腕。

    “怎么样了?”楚澈白一旁关切的问道,“可是毒?”

    任先生理都没有理,径自的抬手拎起了意浓的被角,意浓惊叫了一声,连忙抬手按住被子,楚彻白也一手按在了被子上,皱眉眉头看着任先生。

    任先生瞥了一眼意浓和楚彻白,白皙的手指挑了被角在鼻尖轻轻的嗅了嗅,薄唇一勾,冷冷的看了楚彻白一眼,倨傲的说道:“这若是毒,你可是在糟蹋这个字?”

    说罢径自的回了身,又坐到了椅子上,慢慢的喝起了茶水。

    一旁的花颜,怒目的瞪着他一眼,快步的过来,抓起意浓的被角嗅了嗅,说道:“确实不是毒,只是几味药。”

    “药?什么药?”意浓疑惑了,也抓起了被角嗅了嗅,只有淡淡的香味。

    “墨旱莲。女贞子、寒水石,药物属阴寒性,可用作舒散心火燥热,可是若是给本就是体弱的女子用了,则会是人越发的体寒身弱,甚至不孕。”

    花颜沉沉的说着,拉出了意浓的手腕把了把脉,又继续道:“正与你的脉像相同。”

    意浓抓着被面的精致花纹,咬着一口的银牙,“那这药可会对孕妇有害?使他小产?”

    “自然是对孕妇有碍的,不过这要是先侵害母体,使母体逐渐变弱,无力负担孩子,不过这也是个很长的时间,并非一两个月的时间可以的。”

    意浓皱了眉,那应当还有什么了。

    “阿月,沈姨娘那边怎么样了?”意浓看了一边的阿月,她这一晕倒,倒是不知道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阿月面色一白,说道:“孩子没有保的的住,沈姨娘情况不太好,大夫在施针,沈姨娘身边的丫头说是罗姨娘推到沈姨娘,罗姨娘已经被关了。”

    这一会儿的时间倒是发生了这样多的事情。

    “罗姨娘怎么说?”意浓挣扎就欲起身去看看,却被一旁的花颜给按了下去。

    “自己的身子不要了,还管别人。”嗔了一句意浓,就顺手拿起一旁的笔墨;写了个方子,给了一旁的映云。

    “照着这个方子去拿药,在给你们小姐准备一大桶热水,另外让厨房再预备些。”

    映云点点头,立马出去办了。

    把意浓又按着躺了下来,花颜回了头,狭促的笑着看向了楚彻白:“世子爷,我们要沐浴了,你应当是不方便留下的的。”

    作者的话:

    大家要有没有喜欢任先生的啊~~阿瑶好喜欢的~~哈哈哈哈

    4FoB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一世独宠:少夫人欢心难讨欧少的掌上罪妻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真龙九天鸿蒙圣主与恶魔同枕:女人休想逃萌妻来袭:腹黑老公赖上门东北野仙奇闻录修真之长生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