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七十九章 夫人宽衣吧

    夜色渐渐浓重,意浓在盖头下已经是一片的黑暗了,花颜也说够了话,玩够了,只在屋里不停的踱着步子。【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意浓还是在穿上静静的坐着。

    突然门口传来了丫头们见礼的声音了。

    “见过世子爷。”

    门被推开了,外面的热闹声音也钻了进来,意浓的心猛地一下子提到了心口,耳边是轮椅在地面上驶过的声音。

    “你回来了,我就走了咯。”花颜笑闹着说着。

    “齐王在外面等着公主呢。”楚彻白声音清朗。

    花颜笑着出去了,啪的一声带上了们,屋里面突然的又安静了。

    只有轮椅辘辘的声音,他越来越近,意浓抓着自己的裙摆,觉得自己的手心都是濡湜的薄汗。

    “这一路可是累了,本不想绕城的,怕你劳累,可是这是圣上的赐婚,也只能按照规矩来了。”楚彻白的声音自然温和,让意浓倒也没有那么紧张了。

    “还好,不太累,睡了一觉就到了。”意浓声音轻轻。

    “你倒是闲适。”楚彻白爽朗的一笑。

    意浓坐在床边,实在有些受不了了,楚彻白也慢慢的不着急,便轻声的提醒,“那个,盖头,盖头还没有掀开。”

    楚彻白无声的扬了扬嘴角,慢慢的抬起了手,抓住了大红色盖头,手竟然是不由的有些颤抖。

    这是他的意浓,过了今夜这便是他的妻子了。

    意浓也是紧张的不已,透过盖头只看的看楚彻白一半抬起的胳膊,一颗心就像是跳出来一般。

    唰的一声,大红的盖头被拉了下来,摇摇曳曳的红色烛火映入了意浓的眼中。

    “你今天很美。”楚彻白笑意盈盈的眼睛,在灯火下应着璀璨晶亮的光泽。

    意浓半垂下了头,遮住了自己染红了的双颊,明珠流苏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楚彻白慢慢的抬手,轻轻的摘下了意浓头顶的凤冠。

    突然压了一天的重量消失了,意浓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只觉得全身都轻松了不少。

    楚彻白从轮椅上站了起来,拿着意浓的凤冠放到了妆台上。意浓揉着酸痛的肩膀和脖颈,突然面前的烛火被遮挡的一按暗。

    放了手,抬头看去,只见楚彻白一身喜服,红的风姿俊逸,宽阔的肩膀和颀长的身段,含着满眼的笑意盈盈直直的看着自己,然后慢慢的靠近。

    意浓被突然而至的男子特有的气息和压力所包裹,猛地站了起来,慌乱的看着楚彻白。

    楚彻白停住了脚,就这样笑着的看着意浓,也不靠近了,也不说话。

    “世子爷,意浓伺候你更衣吧。”意浓慌慌乱乱的找个一个话题。

    “好。”楚彻白一口答应了吗,转身走到了屏风的后面,绽开了双臂挑着眉眼看着意浓。

    意浓真的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掉了。

    不过话已经说出了口,也只能硬着头皮就这样的上了,意浓慢慢的挪到了屏风那里。

    “有劳夫人了。”楚彻白的看着意浓红红的双颊,语气也不由得带上了几分的戏谑。

    “世子爷客气了。”意浓颤抖的抬起了手,抬到了腰间却是如何也下不来手,只能心里奔腾着给自己打气的话。

    “不就是脱个衣服吗,你也给瑞瑞脱过那么多次了,都是男的能有什么差别!”

    “作为一个穿越过来的人,裸男都见过了,没有什么可害羞的!”

    “奚意浓,拿出你的气魄来,脱!”

    不得不说,这下奔腾着的话还是有作用着,意浓觉得自己的脸颊没有那么热了。

    “夫人出什么神儿?”意浓耳边又响起了那个好听的如春雨落青瓷的声音,有温热的气息从头顶落下把她包裹住,一直宽厚的手握着自己的手放在了楚彻白的腰间,意浓瑟缩着却也不能拿开。

    顿时意浓好不容容易积攒起的勇气一下子就像烟消云散了,脸颊又是滚烫的了。

    “没,没出神儿。”意浓一边磕绊的应了一句话,一边一横心,开始忙忙乱乱七手八脚的解楚彻白的腰带。

    楚彻白这一身喜服做的精致,尤其是那腰间的设计。当然了,这好看的腰带系出的结自然也是不是那么容易解的。

    意浓解的手忙脚乱却不得法门,越解越乱,这个姿势又不得不和他靠的极尽,他身上的热度便就不停的炙烤着意浓,让她的面颊红得要滴出血了,仿佛今天就连楚彻白身上那一贯的微凉的香味都变得温热了起来。

    他的气息让意浓越发的没有办法思考,手里的腰带几乎是胡乱的撕扯的。

    楚彻白终于看不下去,轻笑了一声:“按照夫人这个方法解,这衣服也只能穿今晚一次了。”

    意浓灿灿的收了手,只能干笑了。

    楚彻白笑着接着被意浓扯乱的腰带,手指灵巧的翻动着,腰带就在楚彻白的手上里了,意浓连忙的接了过来,把腰带理好又折起起来,搭在了屏风上。

    意浓磨磨蹭蹭的就是为了拖延给楚彻白宽衣的时间。

    这点小心思当然是瞒不了他的,不过看着意浓这般的羞赧模样,他也收了作弄她的心了。

    等意浓回头的时候,楚彻白已经宽好了衣,只着了中衣站在她的对面,看着连脖子都包的严实的意浓。

    “夫人,夜深了。”楚彻白的声音低低淳淳。

    意浓干笑了一声,后退了一步。

    楚彻白往前了一步,眼光在意浓的被捂得严严实实的脖颈上逡巡着,顿了顿,随即又说道:“夫人穿着这样厚重的礼服睡觉总归是不舒服的。”

    说罢就径直的抬手,落在了意浓的的胸前,白皙的手指微动,解开了了一颗又一颗的扣子。

    待意浓反应过来的时候,楚彻白已经把她衣服上的扣子都解开了,连忙的的说道:“不劳烦世子爷了,意浓自己来就好了。”

    意浓的话音未落,楚彻白已经勾着意浓的腰带一扯。

    腰带落地,衣襟敞了开来,白皙的皮肤在明晃晃的灯火下泛着点点的柔光,细巧的带子顺着精致的锁骨延伸而下,大红的肚兜上绣着娇艳盛放的牡丹。

    但这却真的是人比花娇了。

    楚彻白喉结动了动,眸色也深了几分。

    作者的话:

    咳咳,,,洞房了,,,怎么办人家好羞涩,,,

    4FoB
推荐阅读:清末之雄霸天下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一世独宠:少夫人欢心难讨欧少的掌上罪妻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真龙九天鸿蒙圣主与恶魔同枕:女人休想逃萌妻来袭:腹黑老公赖上门东北野仙奇闻录修真之长生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