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代替王爷看王妃

    落珍趴在意浓的怀里哭的委屈,声音撕心,哭了好一会儿,直到天色都已经昏暗,落珍哭的已经没有了力气,又被意浓哄着才慢慢的止住了哭声,却还是不停的啜泣着。【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虽然是停了哭,可是哭了那么久,落珍的眼睛整个红肿的像是一只小兔子,这样的眼睛自然是不敢让王妃看到的。

    在看看外面的天色也都昏暗了,意浓便只能让流苏去王妃那里传话说是落珍和瑞瑞玩的累的,今晚就宿在意浓这里了。

    看着落珍着红肿的眼睛,意浓心疼不已,好在上次去任先生那里拿的消肿的药还有些,便给落珍也涂上了,不然明天还是要肿的。

    折腾完了,楚彻白才又抱着瑞瑞进来了,身后跟着进来摆饭的阿月和映云,这顿家宴谁都没有吃点东西就不欢而散了,而这都这个时候了也应该是饿了,而对着一桌的吃食,只有瑞瑞一个孩子吃的香甜。

    果然是年少不知愁滋味。

    落珍情绪这样的激动,晚上意浓也只好陪着她一起睡了,瑞瑞也就甚为难得的和楚彻白一起睡的。

    收拾完了,阿月就退了出去,落珍缩成了一团,背对着意浓,脊背弯成了一个僵硬的弧线。

    落珍的肩膀不停的抽动着,意浓知道她没有睡,落珍的呼吸声渐渐的变得紊乱了起来,而后又变了抽噎。

    抽噎了几下,落珍就咳嗽了起来,意浓连忙起了身给她倒水,又拿了帕子给她擦眼泪。

    “不要哭了,才涂了药,再哭药就要进到眼睛里了。”意浓轻声的哄着落珍,轻轻的给她擦着眼泪,落珍眼睛四周的皮肤有些红肿了。

    落珍抱着茶杯还是抽噎了一下,半仰起了头,眼睛整整的大大的却一眨也不敢眨,眼泪在眼睛中打转儿。

    “我小的时候,已经五岁了还没有名字,那时候我姨娘也不受宠,冬天我们屋子里没有炭盆,冷的眼泪都会结冰,姨娘便是让我这样不让眼泪留下来,那时候父亲也从来没有来看过我。”落珍声音喑哑而颤抖着。

    意浓给落珍擦眼泪的手一顿,更加的轻柔了几分,她知道王妃在人前风光背面心酸,她知道楚彻白有太多的不得已和无可奈何,而她则是一直以为落珍是这王府里唯一的一个无忧无忧的人,结果,原来这唯一的一个人也是没有的。

    “后来,姨娘把我送走了,送去了母亲那里,其实我除了姨娘也只见过母亲,因为姨娘的屋子里连个丫头都没有,只有母亲偶尔回来送些东西,母亲对我很好,给我起了名字,说我的最难得宝贝,然后我每个月才能见一次父亲,不过有的时候也见不到,他也不经常来看母亲,后来我才知道他只去见侧王妃,小的时候大哥带我去花园玩,总是能看到父亲和侧王妃还有二哥一起散步,大哥就总是带着我躲起来的,可是明明我们才是这王府里的嫡子和嫡女。”

    落珍声音轻轻的说着话,带着一碰就碎的薄弱,因为仰头而在眼眶中不停聚集的眼泪,终于满溢的流下,意浓手一抖,连忙的轻轻的给她擦拭着,可是那眼泪却是越擦越多。

    意浓轻轻的揽着落珍的肩头,就像是哄着瑞瑞那样的,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语气轻柔而缓慢的说道着:“那些都是过去了,落珍这么好,大家都喜欢你,现在乖乖睡觉,不然明天就不好看了。”

    意浓轻轻的拍着落珍的被,话语轻轻,慢慢的落珍的呼吸也均匀平稳了起来,意浓轻轻的把落珍放到了枕头上,拿起帕子慢慢的擦掉了她眼角的泪珠。

    烛火晃晃,落珍虽然已经睡着可是眉头却还是微微的蹙起的,湿湿的睫毛显示了主人的情绪。

    意浓给落珍盖了被子,自己也慢慢的躺了下来。

    第二日早上虽然落珍的眼睛虽然不红了,但是却是肿的厉害,意浓给她又上了些药,阿月和映云又是用香粉又是用胭脂遮,折腾了好半天却还是明显的很。

    落珍揪着意浓的衣服,满脸的担心,意浓和楚彻白看着落珍的眼睛也是有些担心,这若是被王妃看到,加上落珍昨夜又没有回去,王妃只会更加的担心。

    无奈楚彻白和意浓只能一同去送落珍回去,顺便的意浓带上了给曦嫔的礼单,让王妃也过目一遍。

    早上的天气明媚却又凉爽,花园里的花草又是开的甚好,加上瑞瑞一路上叽叽喳喳的笑闹,众人的心情也都好了不少。

    “呦,这不是世子和世子妃吗?”一个故作惊诧的声音让落珍的眼中立马又闪现出了厌恶。

    侧王妃摇曳着腰肢走了过来,许是因为现在时辰还是尚早,梦嫣还没有起,侧王妃身边也只跟着奚婉瑶,两个人倒是不像前些日子那样情似母女的亲热了,奚婉瑶只跟在了侧王妃的身后,神情清冷。

    “侧王妃。”意浓行礼。

    侧王妃看着意浓皮笑肉不笑的点了头,然后直接越过了意浓而落在了落珍的身上。

    “哎呦,这小郡主的眼睛怎么肿成这样了?”侧王妃讶异的看着落珍。

    落珍眼中愤怒突显,意浓急忙的把落珍拉到了自己的身后,问道:“侧王妃这是去哪里了?”

    侧王妃看了一眼意浓和落珍,抬手扶了扶自己的发髻,说道:“听闻王妃姐姐身子不适,王爷又没有空去探望,我便代王爷去看看。”

    侧王妃满脸笑意的说着话,眼里尽是得意。

    咔嚓一声,楚彻白轮椅上的扶手被他发力给生生的掰了下来,意浓连忙的惊呼了一声,跑过去从他的手掌里拿出了断裂的扶手。

    断开的木头参差不齐,就这样直接的扎进了他的手掌,鲜红的血珠子一颗一颗的滚落,直接的砸进了土壤里。

    意浓连忙的从腰间抽出了帕子给他包扎了伤口,包好了看着血迹慢慢的渗透了帕子,不由得更加的心疼,抬头看他,却只见他正眼光森森的看着侧王妃。

    而买对这摄人的眼光,侧王妃顿时没有了刚刚的嚣张气焰的。

    意浓看到楚彻白的眼神,也是觉得脊背发凉,又担心他暴露自己没有病的事情,便急忙的出来打圆场。

    “日头也渐渐的大了,侧王妃还是早点回去吧。”意浓勉强的说着。

    经意浓一说,侧王妃也是立马的找到了台阶的一般,带着丫头就离开了。

    意浓担心的看着楚彻白,而楚彻白却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没有事情,然后径自的就推着轮椅往王妃那里去了,意浓和落珍在后面有些担心的跟着。

    一直一来对于内宅的事情,楚彻白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平静和忍让,而这突然的爆发,却是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到了王妃那里,王妃那里正好在摆饭,见到意浓和楚彻白送落珍回去,倒是满面的笑容。

    “怎么好打扰你大哥和嫂子。”王妃把落珍拉倒了身边,落珍低头躲藏自己肿起的眼睛,而王妃却也只当是视而未见。

    “都还没有用饭吧,过来一块儿吃。”王妃拉着落珍坐到了身边,又抬头笑着招呼意浓和楚彻白。

    王妃为人有些清冷,也是不爱笑的,而今日却是一直的带着笑意,意浓本事担心昨日的事情王妃会难过,现在看着王妃的笑意反而更加的难过了。

    因为虽然王妃满脸的笑容,可是眼睛却是红红的,想必昨夜定然是一夜无眠吧。

    不过,虽然是自己很不开心,可是王妃却是不想让孩子们担心。

    一顿早膳,王妃也都是带着笑意的,一会儿给落珍盛粥,一会儿给意浓夹菜,更是时不时的和楚彻白说上几句话。但是对于落珍红肿的眼睛还有楚彻白被帕子包起来的手,却是假装没有看到,也只字未提。

    意浓和楚彻白对视一眼,在对方的眼里都看到了担忧,不过对着王妃的小脸却不知道如何规劝,也只能这样应和着王妃的笑意吃完了饭。

    用完了饭,丫头们进来收拾,众人跟着王妃进了内室,楚彻白把受伤的手藏进了袖子里,打算开口劝王妃宽心,可是这话还没有开口,就被王妃抢了先。

    “澈白你怎么还在这里?这里有落珍和意浓伺候这就好了,你该出去做事就出去吧。”王妃话语轻松,面容含笑。

    楚彻白张了张嘴,和意浓对视了一眼,有担心的看了看王妃。

    “男儿就应当出去做事情,不要和我们这些妇人凑到一块儿,快去吧。”王妃又半开玩笑的说着。

    见到王妃如此,楚彻白也只要妥协了,“那母亲保重,多歇息,儿子先走了。”

    楚彻白走了,意浓也察觉出了王妃不愿意提那件事情了,于是便顺着王妃,拿出了给曦嫔的礼单,想要转移她的注意。

    “母亲,曦嫔娘娘有孕,这是媳妇准备送进宫的东西,母亲过目一边。”意浓把礼单递了上去。

    而王妃却是只瞥了一眼,没有接过去,说道:“既然让你管家,那你做主就好了。”

    意浓捏着礼单,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王妃此番放权如此洒脱倒是让意浓意外了。

    王妃换了个姿势,靠在了软榻上,把落珍拉到了意浓的身边,说道:“你们也该去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别围着我了。”

    王妃摆了摆手。

    意浓和落珍对视了一眼,落珍开了口:“母亲,我还是.。”

    “你还是什么?你好好的去跟着你嫂子学管家。”王妃斜视了落珍一眼,背过了她们。

    “都出去吧,我要歇歇了。”王妃的是声音有些闷。

    意浓和落珍看着王妃的背影,叹了口气,也只能退了出去。

    作者的话:

    又是一大章,,,我的嘴~~而且感觉自己姨妈要来了,,呜呜呜

    4FoB

    ...
推荐阅读: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一世独宠:少夫人欢心难讨欧少的掌上罪妻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真龙九天鸿蒙圣主与恶魔同枕:女人休想逃萌妻来袭:腹黑老公赖上门东北野仙奇闻录修真之长生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