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被刺伤

    一柄闪着寒光的的剑,越过了一众的侍卫,直直的朝着曦嫔而来,意浓觉得自己仿佛都已经听到了剑锋划破空气的声音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周围的丫头都已经是呆若木鸡了,而那一众的侍卫更是没有一个出手的,眼见着那剑离曦嫔越来越近。

    意浓银牙一咬,朝着曦嫔扑了过去,手臂用力把曦嫔推到了一旁的几个丫头的身上,曦嫔惊呼了一声,那些丫头急忙的扶住了曦嫔。

    意浓抬眼就看到了那几乎马上飞到自己的心口的剑,脑袋一片的空白。

    正当意浓惊恐的难以思考的时候,一个怀抱突然将她环住,微凉的香味讲她围住,意浓抬头,就看到了一双含笑的眸子。

    他一身黑衣,蒙着面,见到意浓也被突然的黑衣人抓住那些侍卫终于有了动作,齐齐的过来了,不过那个黑衣人却是放下了意浓,一跃到了屋顶。

    意浓抬头,看着他融进了黑夜里。

    要回去了吗?

    “没事儿吧?”程清音连忙的过来紧张的拉着意浓。

    “我没事。”意浓轻轻的摇头,又过去看曦嫔。

    曦嫔拉着意浓的手,红着眼圈,尽是感动。

    那灰巾人已经处于下风了,皇后娘娘才严妆华服被丫头们拥着出来了。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刺客都抓起来?!”皇后娘娘威严的说道。

    得了命令,侍卫把两名黑衣人和两名黑衣人都抓了起来,意浓看着两名黑衣人有些担心。

    “曦嫔和世子妃可受伤了?”刺客被带走之后,皇后才急忙的过来,面上也是带着焦急。

    “没有。”曦嫔轻轻的从皇后的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细声的说道。

    意浓也跟在曦嫔的身边只是礼数的说了,“谢谢娘娘关怀,意浓无事。”

    意浓和曦嫔的态度都有些冷淡,皇后收回了手,眼中的尴尬一闪而过,直接的转过了身子,对着一众的侍卫和丫头说道。

    “刺客险些伤了世子妃和曦嫔,今晚当差的都自己去领罚!”皇后声音威严,话音一落却是齐齐的响天的谢罪声。

    曦嫔一直低着都没有说话。

    意浓回了院子,才知道我王妃也被惊动起来了。

    “发生了什么,有丫头说,你也被刺客抓住了?”王妃和落珍都是满脸的焦急。

    “没有什么,刺客抓住了。”意浓微笑着安慰了王妃和落珍。

    王妃看了看院子外面,确实也安定了,“曦嫔呢?”又接着问道。

    “也没事,没有人受伤。”意浓轻松的安慰着王妃,“外面有侍卫守着,母亲放心就好。”

    意浓又安抚了一会儿王妃和落珍,才从王妃的房里出来了,一出来就见到了阿月和映云一脸的焦急。

    阿月转着意浓身前身后的看了一圈才放心了,映云则是准备了安魂汤。

    “夫人先是做了噩梦,又是遇到了歹人,明天可要好好的去给拜拜菩萨。”映云一边看着意浓喝了安魂汤,一边双合十的念着阿弥陀佛。

    意浓应付了几句阿月和映云几句,便匆忙的回了房,也不知道楚彻白在不在了。

    意浓轻轻的推开了门,又仔细的关上了,跳了幔帐进了内室,看向了床上,被子翻到了一边,只有一个枕头,空的。

    他不在了。

    意浓拿起床头的杯子,在手里旋转着,看着空空的床铺有些失望,竟然真的走了。

    “怎么,又想要喝水了?”一双有力的手臂环住了意浓。

    意浓被吓了一跳,手里的杯子就这样的掉了下来,正好被他接住了。

    “还以为你走了。”意浓转身惊喜的看着他。

    “本来是走了的。”楚彻白抬手轻轻的抚摸着意浓的头发,嘴角上扬,含着戏谑的笑,“可是后来看着你在这里睹物思人我就又回来了。“

    “贫嘴!”意浓笑着嗔了楚彻白一句,轻拍了他的手臂一下,又有些羞赧的转身。

    本来只是轻轻的一拍,可是身后的楚彻白却是“嘶”的一声吸了一口的凉气,意浓犹豫了一下,以为楚彻白却又是闹着玩。

    可是她却是觉得手掌里有些湿粘的感觉,于是慢慢的抬起手来,夜色昏暗看不清是什么,可是意浓却是闻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

    刚刚自己拍了楚彻白的手臂!那么这血。

    意浓猛然的回头,正看到楚彻白捂着手臂,方才只知道他救下了自己,可是意浓却没有想到他自己却是受了伤的!

    “我看看。”意浓急忙的要拉开楚彻白捂着伤口的手,意浓低着头,青丝从肩头垂落,满是焦急,可是楚彻白看着意浓却是满是笑意。

    夜色昏暗,月光微弱,意浓把楚彻白的衣袖撕开也看不清楚,可是鼻尖确实愈发明显的血腥味。

    “还是要让阿月进来点灯找药的。”意浓转身就要出去。

    “不用了,别惊动了人。“楚彻白拉住了意浓。

    “不行,现在天热,不处理发脓了怎么办,再说阿月是信得过的,她自小就跟着我。”意浓把楚彻白按在椅子上做好,就站在墙边小声的叫着阿月。

    果然一会儿,阿月就进来了。

    “阿月你去准备些热水,咱们带的随身的药品里可有治伤的药?也拿过来。”意浓急忙的吩咐到。

    “夫人你受伤了?!”听到意浓要治伤的药,阿月立马就紧张了起来,拿着手里的烛台就要去点内室的灯。

    意浓想要拦住阿月,却比不过她快,灯已经点上了。

    屋里顿时亮了起来,而点灯的阿月一回头,就看到了桌边坐着的一个黑衣人,不由得惊叫了一声,手里的烛台也掉了地上熄灭了。

    意浓急忙的捂住了阿月的嘴,压低了声音说道:“这是世子爷,受伤的也是世子爷。”

    阿月定睛一看,真的是楚彻白,并且手臂上有一条伤口,虽然震惊,但是还是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意浓才慢慢的放了手。

    “阿月怎么了?”隔壁又传来了映云的焦急的话音和穿衣起床的声音。

    意浓一惊,又急忙的说道:“没事,是阿月打翻了烛台,你睡吧,阿月自己伺候就好了。”

    听了意浓的话,果然隔壁的声音停了下来,“那夫人有事情叫我。”

    意浓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4FoB

    ...
推荐阅读: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一世独宠:少夫人欢心难讨欧少的掌上罪妻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真龙九天鸿蒙圣主与恶魔同枕:女人休想逃萌妻来袭:腹黑老公赖上门东北野仙奇闻录修真之长生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