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三章 我不想嫁

    楚彻白把棉花找了过来,着实让意浓觉得惊喜,可是没有能从王妃那里要回流苏的卖身契意浓也是觉得惋惜不已。【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流苏是府里丫头,虽然意浓给她置办的嫁妆比外面普通人家小姐出嫁的还有好,但是却是不能再府里穿红出嫁的。

    府里的丫头指了人也只是送后门送出去就好了,若是指了府里的人更是连门口不用出了,意浓自然是不愿意委屈了流苏,于是就在外面提前找了宅子安顿流苏让她出嫁。

    流苏看着意浓泪眼婆娑,一旁的阿月和映云又是高兴又是不舍。

    “哭什么,成亲是好事儿。”意浓笑着拿了帕子给流苏擦眼泪。

    “世子妃待流苏这样好,流苏无以为报,来生必定当牛做马来报答。”流苏看着意浓尽是感激。

    平常人家的丫头出嫁好一点的主子赏点东西,还有的只是送出去就好了,而意浓却是把她打点的比别人家的小姐都要好。

    意浓笑着把流苏拉到了自己的身边说道:“我不要你的报答,只要你和展归两个人好好的过日子就好了。”

    流苏看着意浓只是不住的掉眼泪,不知道说些什么来感谢。

    意浓笑着拍了拍流苏的手说道:“虽然能你给安排这些,但是你的卖身契我却还没有拿的回来,还在王妃那里,你不用担心,王妃也不是刻薄的人,她也不会为难你,等日后寻了机会我再帮你要回来。”

    听了意浓的话,流苏连忙的说道:“婢子不敢再奢求了,能够嫁人已经是是世子妃的恩赐了,婢子已经知足了。”

    “你是个好姑娘,和展归也是般配。”意浓和流苏说了话,又看了看窗外,展归已经收拾好了东西正站在院子里等流苏。

    意浓微笑着用眼神示意流苏往外看,而流苏一看便就是脸红了,意浓笑着说道:“好了,他都来了,你也快去收拾吧。”

    流苏和展归的婚事安排在月末,也没有几天的时间了,意浓身边也不缺人伺候,于是意浓就提前的安排流苏出去点安顿了。

    流苏站在那里看着意浓还是舍不得,于是意浓便朝着阿月说道:“阿月快带着流苏去收拾吧。”

    映云应了一声,这才把流苏给拉了出去。

    流苏和映云走了,意浓也静了下来,随手的拿了手边放着的一本书翻了起来,阿月倒是还没有走,站在一旁静静的也是不说话,只是看着意浓的眼神有些欲言又止。

    意浓看了还没有几行的字就察觉到了阿月的目光,阿月素来是个性格火爆又憋不住话的人,这样的状况倒是少有。

    意浓放下了手里的书,抬手看着站在墙边纠结不已的阿月问道:“阿月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被意浓一问,阿月身子一颤,然后从墙边走了出来,犹豫了一下说道:“昨日是世子妃的生辰,各家也都送了些礼品来。”

    阿月说的慢慢的又有些犹豫,而意浓却只是以为阿月在请示这些东西怎么处理,便随口的说道:“收拾了就好,能放的就放到库房里吧,若是有些先下的吃食或者是补品什么的就送去厨房吧。”

    意浓说的随意,而阿月却是有些焦急,自己的意思并不是请示这些礼品怎么处理,而是。

    阿月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从前夫人生辰的礼品都是要把表二少爷的拿出来单独收着的,然后给表二少爷不回礼只回信,那么今年呢。”

    意浓要去拿书的手一顿,又慢慢的收了回来轻轻的搭在了矮桌上,片刻之后说道:“今年不用了,东西一块儿入了库房里去吧,给二表哥也回一份礼和大表哥的同样就好。”

    阿月听着意浓的吩咐轻轻的点头,吩咐完意浓的心里却是有些莫名的烦躁,便朝着阿月挥了挥手,阿月出去了。

    从前程慕之对于意浓确实是特别的,因为他是意浓几乎唯一的朋友,所以他的礼物是特别的,就连意浓在庄子的时候生辰也只会收到程慕之一人的礼物,而现在她却是应当这程慕之保持距离避嫌,为了楚彻白,也为了落珍。

    而提起程慕之让意浓头疼的却是那一日在奚国公府意浓追问他关于落珍事情时他模糊又逃避的态度。

    程慕之可以犹豫不决,可以暧昧不清,但是落珍不可以,落珍是还没有出阁的姑娘,若是一旦这些事情被有心人给说了出来,那么受伤害的只能是落珍。

    意浓犹豫着是不是应当再找个机会和程慕之好好的谈一谈这个事情。

    意浓正想着这个事情呢,就听到外面似乎又哭声,于是就顺着窗户往外看一看,倒是没有见到人。

    “阿月!”意浓叫了阿月进来,又问道:“你可听到了哭声。”

    阿月连忙的点头,“听着还似乎是有些熟悉呢!”

    “快出去看看去。”意浓连忙的吩咐着,阿月点点头就出去了。

    意浓听着那哭声倒似乎是越来越近,在从窗户往外一看就见到阿月扶着一直哭个不停的落珍进来了。

    见到落珍这个模样,意浓也是惊了一跳连忙的起身迎了出去。

    “嫂子!“落珍扑到了意浓的怀里,一边哭着一边喊着,委屈不已。

    意浓连忙的一边拍着落珍的背安慰,一边轻声的问道:“这是怎么了?”而落珍则是一直之哭又不说话。

    意浓无奈,看向了阿月,阿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意浓掏了自己的帕子出来,给落珍擦了擦眼泪,说道:“好了先不要哭了,受了什么委屈进去给嫂子说说。”

    意浓轻轻的拍了落珍的肩头,拉着落珍进去屋,先是安抚着落珍做了下来,意浓又让阿月去打水去给落珍洗脸。

    “不要哭了,你看看多好看的姑娘都哭的不美了。”意浓轻声的哄着落珍。

    落珍抽噎几下委屈的看着意浓,意浓连忙的给落珍擦干了眼泪,哄着说道:“好了不哭了,洗洗脸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

    落珍一边抽噎着一边点头,意浓拉着她过去洗脸。

    洗完了脸,落珍虽然还是眼睛红红的像只小兔子是不是的抽噎几下,但是情绪却已经是平静了下来了。

    意浓才问道:“这是怎么了,就直接的哭着过来了。”

    被意浓一问,落珍顿时眼睛了有蒙了一层的水雾,意浓连忙的安慰的轻轻拍了拍她说道:“不哭,不哭了,好好说说。”

    落珍忍着眼泪没有落下来,点了点头,说道:“母亲要给我定亲!”

    意浓也是惊了一下,又急忙的问道:“然后呢,说了是谁家的公子了吗?”

    “母亲似乎是属意李家公子的,又说他是如何如何的好,少年有为又是一表人才,然后每次都说连人都不认识的人我怎么嫁给他,结果今天母亲就好带着我去李府和李夫人喝茶!”

    意浓心里也有了分寸了,喝茶是幌子,应当之李夫人想要见见落珍,而王妃也想让落珍见见李夫人和李家公子。

    落珍说的急,说了几句话就不由得咳嗽了起来,意浓连忙的倒了水递给了落珍,落珍喝了几口水呼吸才均匀了起来。

    “接着你就和母亲闹了脾气?”意浓扶着落珍的肩头问道。

    落珍委屈的点点头,说道:“然后我就说我不去,然后母亲就一直说是为了我好,然后我就说我要嫁也是要嫁给自己喜欢的人!然后母亲就骂我说不懂事,然后我就出来了。”

    一听到意浓说要嫁给喜欢的人,意浓也不由得有些紧张,又急忙的问道:“那里可还说别的了?”意浓担心落珍一时心急口快说出了程慕之,王妃只会更加的生气。

    落珍撅着嘴摇摇头,说道:“我话才说了一半母亲就让我闭嘴,然后就尽是母亲在说个不停了,我哪里有插嘴的机会。”

    意浓送了一口气,拉着落珍说道:“母亲也是为了你好,你可以不同意母亲的做法,却是不能伤了母亲的心。”

    落珍委屈的看着意浓,焦急的说道:“可是我真的不想嫁给那个什么李公子,我喜欢程二公子!”

    落珍拉着意浓的手臂不停的摇着,话音里又带上了哭腔,“嫂子我真的不想嫁,我不想!”

    意浓连忙的又安慰了几句落珍说道:“好好,不嫁就不嫁!”

    意浓抽噎了几下,又忽然的抬头看向了意浓说道:“我要去找程二公子,问他愿不愿意娶我!”

    说着话落珍就当真的要往外头走去,意浓心里一跳连忙的拉住了落珍说道:“我的好姑娘,这种事情怎么能直接的去问!”

    落珍刚刚跑出去是一时的心气,可是被意浓这么一拉,又听了意浓的话,自己个儿也觉得不妥了,站在那里有些无措。

    意浓看着落珍说道:“这样的事情还是要顺其自然,你若是不愿意嫁给那个什么李公子,就好好的和母亲说清楚,母亲心疼你自然也不会勉强你的。”

    落珍看着意浓有些犹豫,意浓又接着问道:“刚刚是不是直接的从母亲那里闹了别扭就跑出来了?”

    落珍点点头,不说话。

    意浓无奈的看着落珍,又轻声的说道:“母亲定然是该伤心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母女两个总有闹别扭的时候,好好的回去和母亲道歉请罪然后把事情说清楚就好了。”

    落珍看着意浓还有犹豫着不敢动,意浓只得又说道:“听嫂子的话,肯定就没有事了。”

    说着话意浓就叫了映云过来,让她送落珍回去,落珍又犹豫了一会儿,才随着映云回去了。

    意浓先前是觉得要寻个时候和程慕之说说这件事情,现在看到倒是越早说越好了。

    4FoB

    ...
推荐阅读:清末之雄霸天下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一世独宠:少夫人欢心难讨欧少的掌上罪妻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真龙九天鸿蒙圣主与恶魔同枕:女人休想逃萌妻来袭:腹黑老公赖上门东北野仙奇闻录修真之长生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