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七章 青璃滚出去

    楚彻白那边倒是热闹一些,男人们坐到一起,熟不熟悉是一回事情,应酬和客套都是少不了了,虽然有了上次醉酒后被含伊和素雪设计的教训,楚彻白不愿意再多喝酒,但是却还是被灌了不少。【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最后也是寻了借口出来了,本来打算回了马车在让丫头们去接意浓的,可是一掀开马车的帘子却见到意浓已经坐着等了好久了。

    马车开始行驶了,意浓拿着帕子给楚彻白擦了擦额上的汗,见到楚彻白的面色有些红,就不由得挨着楚彻白轻轻的嗅了嗅。

    楚彻白一笑,顺势的揽过了意浓,笑着说道:“怎么像棉花一个样子?”

    意浓嗔了楚彻白一眼,笑着说道:“因为棉花见到醉鱼了”

    “挡不住他们的劝就喝了一点。”楚彻白笑着说道,却又抬了手去揉自己的额角。

    “觉得难受?”意浓抬手给楚彻白轻轻的揉着额头,有些担心的看着楚彻白因为喝了酒而红润的面色。

    意浓的手温软又柔和,揉上了楚彻白的额角,他不由得舒心到了心底,嘴上不自觉的扬起,说道:“夫人妙手解百忧”

    意浓微红着脸轻轻的揉着。

    回了府,意浓一进了院子就吩咐映云去准备些解酒汤,然后就扶着楚彻白进了屋子,楚彻白爱干净,一回来就是要擦脸净手的,而这染了酒味的衣裳定然是穿不得了的,把意浓楚彻白安顿在了榻子上,就出去让丫头打水,自己又去准备衣裳了。

    可是待意浓拿着衣裳,带着丫头端着水进去的时候却是面色一变。

    楚彻白已经没有被意浓扶进来时候半装半闹的醉意了,现在正面色有些阴沉的坐了起来,除了面色还有有些过分的红润倒是看不出有意思的醉意了。楚彻白的脚边打了一个茶盏,还冒着氤氲热气的茶水撒了一地,而青璃面带委屈的站在一边。

    又一个想要趁着楚彻白喝醉动心思的人。

    意浓挥了挥手让丫头放下了盛了水的铜盆和帕子然后出去,意浓瞥了一眼青璃,然后慢慢的走到了放了水和帕子的桌子旁,挽起了一截衣袖,笑着把帕子放进了水里浸湿。

    意浓和楚彻白都没有说话,青璃不安的动了动,屋里似乎被秋老虎的热气蒸腾这连空气都是胶凝的了。

    只有意浓洗帕子发出了清亮水声格外的明显,意浓捞起完全浸湿的帕子然后拧干,目不斜视的拿着朝着楚彻白走去。

    却是在走到了青璃的旁边时候一顿,意浓故作了惊讶:“这不是青璃姑娘吗,怎么会在这里?”

    青璃有些不安的扯了扯衣摆,但是很快的镇定了下来,微笑着抬头看向着意浓,她头上的伤应当是好了,又梳了侧偏的发髻也挡住了伤痕,脸上的妆容也是精致的描绘过的,青璃红唇微启要说话,可是却是被意浓抢了先。

    “青璃姑娘可是让我们来看看你伤好了的?”意浓说的云淡风轻。

    青璃一噎,倒是没有想到意浓会说这个。

    意浓转身去给楚彻白擦手,头也不抬的声音冰冷的开了口:“若是这样,那我看到了。”

    青璃看着意浓和楚彻白亲昵的样子眼中的刺痛和不甘一闪而过,她记得小的时候澈白哥哥总是会温和的朝着自己笑,为何长大了竟然会是这样的冷漠。

    “澈白哥哥.。”青璃皱着眉头有些可怜的看着楚彻白,声音惹人怜惜。

    青璃话音一落,意浓的眼底立马是凌人的寒意,但是还是低着头给楚彻白擦手,只是楚彻白却是吃痛的皱了眉,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背,正三道红色的印记。

    楚彻白看着意浓那冰封的表情,不由得无奈的一笑,自己的小妻子果然是棉花一个样子的,并且还是一直爱和醋的猫。

    看着楚彻白看意浓的眼神,青璃的神色又是暗了几分,不过她依旧不甘心,她要嫁进王府,她也要过上高高在上的富贵日子!

    意浓知道青璃一直站在那里,心里不由得就是一阵的烦躁,出声道:“青璃姑娘不觉得站在这里甚为不合适?”

    意浓少有的语气急冲又言语苛刻,她皱着眉头冰凉的眼神在青璃身上划过了一圈,青璃突然的一抖。

    “出去!”意浓少有的气势和威严,两个字带着寒意仿佛都是入骨的。

    青璃面色一白,当真是出去了。

    意浓继续给楚彻白另一只得手,而楚彻白却是看着意浓依旧不快的表情说道:“夫人威武,这气压山河的架势让青璃面色都白了。”

    意浓手一顿,凉凉的瞥了楚彻白一眼,嘴角勾出了一丝的媚笑,说道:“夫君,这是心疼了?”

    夫君二字叫是百转千回的甜美y又带着勾人心魄的妖媚,而语气确实但是凌厉的寒意,楚彻白突然的想起了一句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我是心疼夫人。”楚彻白连忙笑着的补了一句。

    意浓抽了抽嘴角,瞥了楚彻白一眼,擦了手也去洗了帕子给他擦脸,然后又伺候他换衣裳,虽然语气还是不佳但是手上的力道已经轻柔了很多了。

    给楚彻白换好了衣裳,意浓转身就要出去,不过却是被他一把拉住了,“去哪里,我还醉着呢。”楚彻白又是装醉的样子。

    看着他的模样,意浓心中是哭笑不得,可是面上依旧是沉沉的,说道:“所以我要去给你解酒汤啊。”

    楚彻白这才送了手,可是眼神还是黏在意浓身上的,看着意浓出了门口。

    意浓一出来就看到映云已经端着解酒汤站在廊子下来,映云看着意浓的眼神有些担心,刚才屋里的动静大,她们也听到了,倒是第一次见意浓发怒,丫头们也都是惊了一下。

    意浓接过了映云手中的解酒汤没有说话,映云也不敢说话,只是用眼神是意浓意浓看向一边。

    意浓便顺着映云的目光看过去,就看到了青璃还站在那里,意浓笑了,竟然还在这里。

    “世子妃,青璃有些话要说。”青璃看着意浓直接的说道。

    意浓看了看手里的解酒汤,有手摸了摸玉碗的外壁,说道:“有些凉了。”于是又把醒酒汤交给了映云,吩咐她热了之后在送去给楚彻白。

    意浓交代好了事情,又坦然的看向了青璃,而青璃却是只觉得意浓意浓这般的淡定和从容的姿态让自己更加的觉得受辱,不由得捏紧了手里的帕子,咬着牙按着意浓、

    “园子里的花草生的,青璃姑娘一同去看看吧。”意浓语气淡淡的说道,然后顺着廊子往园子里走去了,青璃看着意浓的背影,跟了上去。

    园子里的花草确实长得好,那木芙蓉开的真是灿烂的时候,于是整个院子都飘着似乎是蜜一般的香甜。

    意浓弯腰捡起了一朵木芙蓉花,捏在指尖看向了青璃,挑了挑眉眼,说道:“青璃姑娘有什么话就说吧,世子爷喝完了醒酒汤应当还是要人伺候的。”

    “你凭什么不让澈白哥哥纳妾?!”青璃是质问又愤怒的语气。

    “我不让?”意浓只觉得好笑不已。“我怎么可能揽得住世子爷的主意,青璃姑娘当真是看得起我。“

    青璃瞪着意浓说道:”就是你,男人都是要是三妻四妾的,你这样拦着也是无用的,只会让世子爷和王妃都觉得你是个善妒小气又不贤惠的。“

    意浓看着青璃,眨了站眼睛,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虽然自己不愿意楚彻白纳妾,可是也从来没有真的去干涉过楚彻白的想法,但是这凭什么一个两个的都觉得是自己的错,不过意浓今儿还就真的要善妒和小气一回了!

    ”青璃姑娘真是有意思,你这是来教导我的?“意浓眼光含着讥讽的在青璃的身上游荡了一圈,然后美目一横,说道:“意浓却是不知道青璃你是用了什么身份,送来的丫头还是楚彻白的远亲表妹?!

    听了意浓的话,青璃顿时觉得受辱,可是却是只憋的脸红红的也说不出一句话,意浓瞥了她一眼,性格这样还学人牙尖,简直是自取其辱。

    不过就正当意浓准备转身而去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个娇笑得意的得意的声音,”什么身份都好,身份的都是世子爷订的!“意浓看了过去,奚婉瑶正款款的走了过来,脸上尽是看热闹的高兴和对意浓的挑衅。

    果然奚婉瑶一回来就定然是要搅得这府里不安生的。

    ”二弟妹怎么过来了?“意浓客套的一句。

    “我不来,这青璃姑娘还不让大嫂给欺负死了?”奚婉瑶笑着过来,亲昵的拉住了青璃的手,然后又眼光带着冷笑的看向了意浓。

    意浓面上的客套也没有,心中只想着奚妩然真的是好本事,把奚婉瑶接过去住了几天,回来就长进了不少,虽然不似从前蠢笨了,但却是更加的烦人了!

    突然受到了奚婉瑶的亲昵,青璃倒是有些不适应和莫名,转头看向了奚婉瑶只觉得她面上甜腻的笑有些阴冷,而再看看意浓脸色也是有些沉沉,中心也知晓了几分其中的门道,然后又对着意浓说道:”男人都是贪新鲜的,你现在得意日后定然是要后悔的。“

    4FoB

    ...
推荐阅读:清末之雄霸天下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一世独宠:少夫人欢心难讨欧少的掌上罪妻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真龙九天鸿蒙圣主与恶魔同枕:女人休想逃萌妻来袭:腹黑老公赖上门东北野仙奇闻录修真之长生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