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四章 她不想见你

    意浓虽然说着自己没有事情,可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意浓是受了委屈的,程清音的眼睛立马就是红红的了,奚培看着意浓一贯严肃的脸上也有了心疼,对着意浓轻声的说到:“既然是想家了,那就多住这日子,其他的事情也不要去想了。【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奚培的话让意浓又是惊诧就是温暖,因为奚培最是看重礼法名声,意浓以为他是容不下自己这个婆家狼狈而归的女儿的。

    “她们是不是欺负你的,怎么好端端的孩子就成了这个样子!”程清音看着意浓虚弱的连下床都不能的样子焦急问道。

    听了程清音的问题,奚培也皱眉眼光深重的看着意浓,从前他也自知对意浓亏欠了太多,而现在女儿出嫁了他就更加不能再让她受婆家的欺负。

    看到奚培和程清音都是一脸的严肃又担心的样子,意浓心中感动但是她和楚彻白之间发问题怕是和他这个当事人都说不清楚,又何况是对着旁人,所以对着程清音一贯的询问,意浓只能说,没事儿。

    程清音摸着意浓的手背又是哀愁又是心疼,意浓微笑着拍了拍程清音的手臂说到:“我真的没事儿,母亲身子不便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夜都深了。”

    确实现在已经是大半夜了,只意浓院子还亮着灯了,程清音拉着意浓自然是不愿意走的,奚培担心意浓的身子,可是也是不敢让程清音这个马上就要临盆的孕妇操劳,便也上前来劝说。

    程清音执拗的很,最后还是意浓说自己要歇息了,程清音才满是担心的离开了。

    “麻烦姐姐了。”意浓垂眸轻声的说道,然后接过了药。

    花颜叹息了一声,坐在了床边看着意浓说道:“你对我不必客气,只是要对自己的身子上心一点才好,你这身子和孩子都经不起你在糟蹋了。”

    意浓点点头,端着碗喝完了药,说道:“姐姐放心,我不为了自己也会为了孩子。”意浓轻轻的抬手摸着自己的小腹,眼神里带着慈爱。

    意浓第一次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手有些颤抖,这里面有一个小生命了。

    我一定要保护好他!

    看着意浓温和的神情,花颜也放心了一些,起码意浓现在不会再让自己的情绪激动起来了,

    “你要早些休息,身子还弱不能操劳”。花颜又叮嘱道。

    意浓微笑着抬起了头:“我知道了,姐姐今晚就留下了吧。”

    花颜点头,意浓又吩咐丫头们去给花颜准备房间,人都出去了,屋里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只有映云守在门口。

    意浓拥着被子慢慢的躺了下去,把脸埋进了头软的布料里面,从前这是个让意浓最想要逃离的地方,而现在竟然是自己唯一可以安心的地方了。

    屋里的蜡烛微微的烛火,逐渐的被浓重的夜色吞噬,最后一点的烛火摇动了几下昏暗的光,然后熄灭了。

    意浓吸了一下鼻子,紧闭着眼睛,可是却是睡意全无。

    第二日一大早,花颜就过来了,要给意浓施针。

    经过了一夜的辗转反侧,早上起来的意浓神情已经平静如常了。

    花颜一边下针一边偷偷的看着意浓的神情,抿着嘴巴犹豫着要说的话,而意浓也是看出了花颜的为难,于是便开了口,“姐姐想要说什么?”

    花颜扎下了最后一根银针,说道:“你是因为世子爷没有告诉你他和你的过去才生气的吗?”

    意浓身体一僵,慢慢的摇了摇头。

    花颜神色一急,她也觉得意浓不是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生气的人,“那是为了什么?”

    意浓低垂着头沉默。

    “因为王妃?”花颜又焦急的问道,“王妃是王妃,世子爷是世子爷,你不要。”

    “不是的,姐姐。”意浓连忙的打断了花颜的话。

    “那是什么啊,你两个吵架闹脾气也得有个原因啊!”花颜是个急性子的人,看着意浓这样吞吞吐吐不说的模样早就着急的不得了了。

    意浓又低着头不说话了,花颜噎了一个问题,满心的闷气,只能无奈的弯身给意浓取下银针。

    施完了针意浓立马觉得比昨日好了很多,于是便让映云扶着下了床,坐在桌前喝药。

    花颜抄手看着意浓不说话静静喝药的样子又是生气又是无奈,索性就推门出去了。

    看着平常最是好脾气的人,可是这闹起情绪来却是比一般人还有别扭!

    屋里只剩映云在伺候这意浓喝药,而意浓药喝了一半,就听到外面有声音。

    “程二公子!这是我们大小姐的院子!”

    “程二公子!”

    “程二公子,你.。”

    然后意浓的门就被推开了,程慕之站在门口看着意浓。,一个小丫头连忙的跑了进来,一脸的惊恐的跪在了地上。

    “大小姐,婢子和程二公子说了,但是没有拦得住.”小丫头声音颤抖。

    意浓微笑着,说道:”没事儿,不怨你,出去吧。“

    听了意浓的话,那丫头又是惊又是喜,抬头看着意浓,面上还挂着焦急的泪,只是模样是个面生的,应该是意浓走后才来的。

    意浓挥手让她出去了。

    怨不得这丫头紧张,这寻常的男子怎么能如此正大光明的进了女子的闺房,但是程慕之却是个特备的,从前意浓院子的丫头也都是知道的吗,而这个丫头看着就是个新来的。

    “二表哥坐吧。”意浓轻声的说道。

    程慕之的面色有些冷,但是还是进来坐到了意浓的对面,“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意浓一口喝完了药,放下了碗,煞有其事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又垂眸有些自嘲的说道:“对啊,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程慕之看着意浓这个样子,心疼又生气,拿着扇子抬手高高的举起又轻轻的落在了意浓的头上。

    意浓皱眉捂着头,“我都这样了你还打我!”

    “不打你,你不长记性!”程慕之冷声的说道:“让你跪你就跪,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意浓张了张嘴,手指在药碗的碗沿上画着圈圈,低头说道:“我想等他回来。”

    “结果他不相信你?!”听了很意浓的回答,程慕之顿时眼神凌厉起来了。

    意浓摇了摇头,“不是,他相信我,对我很好。”

    “那怎么了?”程慕之焦急的问道,他昨夜听说意浓连夜的回了奚国公府并且更是一回来就晕倒了,当时就焦急不已,但是已经是深夜了又不好过来打扰,于是一夜都无眠,天亮了之后就急忙的往这边赶。

    意浓抿着嘴犹豫了一下,抬手看着程慕之问道:“如果我不是你的表妹奚意浓,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吗?”

    程慕之不由得皱了眉,不解的看着意浓,“胡说什么呢,你就是姨母和姨父的女儿,奚国公府的嫡女!”

    意浓咬了咬牙,又有些焦急的说道:“假如,假如我不是,你快点回答!”

    程慕之皱眉,煞有其实的考虑了起来,良久又突然的笑了,又尽是无赖调笑的模样,说道:“那我在就娶了你了。”

    说吧程慕之又是无赖的笑着看着意浓,意浓无奈的一叹,轻声道:“可是那样你可不会认识我的。”

    “你到底想什么呢?”程慕之只觉得今天的意浓甚为奇怪。

    意浓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这所有的事情突然变得好像怎么想都不对一样。

    看着意浓失魂落魄的样子,程慕之有些无奈,只能又低声的问道:“和他吵架了?”

    意浓摇摇头,但是又立马的抬头点点头,说道:”我只是不想见他。“

    程慕之看着意浓低着头语音轻轻的模样,眸色深重,终于百般的情绪都融成了心疼和无奈,只轻声的说出了一句话:“随你的心就好。”

    意浓突然一笑,轻声道:”谢谢。“

    程慕之总是无时无刻的给予自己宽容和帮助。

    程慕之看了一眼意浓,笑着抬手拿着杯子,给自己倒水。

    “世子爷!世子爷!”

    “我们小姐还在休息!”

    “世子爷!”

    是映云的声音,意浓的笑容一僵,而程慕之倒水的手一顿,屋里的空气似乎也突然停止了流动了。

    有的人不是你相见就可以躲的掉的。

    程慕之回头看了看门口,隐约透过光可以看到映云揽着楚彻白的身影,而他再回头看向意浓的时候,意浓正低头紧紧的抿着唇,手死死的抓着桌角。

    “见不见?”程慕之拿起了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眼光深深的看向了意浓。

    “不见!”意浓犹豫了片刻,声音低低的说道。

    “确定?”程慕之看着意浓纠结的样子挑了挑眉眼。

    意浓重重的点头,始终不敢往门口看向一眼。

    程慕之苦笑了一下,放下了手里的杯子,起身径自的走到了门口,然后抬手一下子就推开了门。

    意浓微微的侧过了头,仿佛突然进来的阳光都是刺眼的。

    “她不想见你。”程慕之声音清冷。

    4FoB

    ...
推荐阅读:清末之雄霸天下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一世独宠:少夫人欢心难讨欧少的掌上罪妻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真龙九天鸿蒙圣主与恶魔同枕:女人休想逃萌妻来袭:腹黑老公赖上门东北野仙奇闻录修真之长生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