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七章都是我的错

    屋里有亮堂了起来,意浓又看到了楚彻白,心里才安定了一些,阿月和映云都担心的守在意浓的身边。【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意浓现在的神经和状态都有些过分的紧张了。

    “小姐要不要先去歇息一会儿,婢子在这里守着。”阿月在一旁轻声的说道。

    意浓沉默不语,阿月和映云对视了一眼,然后就直接的伸手要去扶意浓,意浓的身子猛地一缩,然后抬手推开了阿月,说道:“不用,我要自己守着!”

    丫头们只能无奈的放开了意浓,担心的在一旁看着。

    意浓挣脱了阿月的手又看向了楚彻白,眉头渐渐的又皱了起来,楚彻白又开始出汗了。

    意浓拿着帕子给楚彻白擦汗,可是刚刚触碰到了他的皮肤身子就是不由得一抖,烫!

    连忙的放下了手里的手里的帕子,意浓的手颤抖的附上了楚彻白的额头,手掌里是炙热的温度。

    意浓猛地一下子站了起来。

    “小姐,怎么了?”阿月和映云都过来问道。

    意浓只觉得身子都僵硬,回头过去,对着两个丫头,惊恐的喊道:”快点去叫任先生过来!”

    阿月和映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意浓的样子都是吓了一跳,也只能点头,然后迅速的出去,去叫任先生了,因为担心楚彻白的伤夜里会有变化,任先生就留在了宣王府里了。

    顿时,整个府里又是灯火通亮起来,任先生迅速的赶了过来,看了看楚彻白的状况,连忙的写了方子让人去抓药煎药。

    而王爷和王妃听到了动静也慌忙的赶了过来,药煎好了小丫头就慌忙的端着送了过来,意浓见到药进来,就扑了过去,一把的端了过来,然后大口的含在了嘴里,完全顾不得药还是有些烫的。

    意浓俯下了身子想要嘴对嘴的喂给楚彻白,可是渡到他的嘴里了,楚彻白也是不往下咽的,药汁顺着嘴角往下流了出来。

    意浓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却还是倔强的又含了一口喂过去,可是楚彻白依旧是不往下咽。

    眼见着大半碗的药都喂完了,楚彻白是一点头没有和进去,而意浓摸了摸他的额头,似乎是更加的烫了。

    “怎么样了?”王妃也焦急的过来问道。

    “世子爷喝不下药。”意浓急出了眼泪了。

    王妃的面色刷的一下子变了,往后踉跄了一步,身子几乎就要软了下去,好在被一旁的王爷给扶住了。

    意浓也顾不得去照看王妃了,就转头看向了正在查看楚彻白状况的任先生问道:“先生怎么办?可有别的办法?”

    任先生把完了楚彻白手腕的脉之后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然后又抬手落在了楚彻白脖颈的一侧细细的诊了起来。

    许久之后,任先生才慢慢的收回了手,回了意浓的问题,说道:“只能先试试了。”

    说完了话,就转身去拿了银针,然后一针一针的下到了楚彻白的身上,楚彻白原本是在昏睡着的,可是现在发起了热,楚彻白又皱着眉头身体有些痉挛。

    因为楚彻白动了,任先生连着两针都没有下到穴位里,额上也不由的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

    “来按住他!”任先生一边捏着银针一边低声的说道。

    意浓颤抖着过去,按住了楚彻白不安扭动的身子,眼泪啪嗒啪嗒的落在他的衣裳上。

    任先生的针法复杂,顺序和时间都似乎极为的严苛和讲究,差不多将近一个多时辰,才尽数的把楚彻白身上的银针去了下来,而楚彻白的身子也平静了下来了。

    意浓慢慢的松开了手,看向了任先生问道:“这样就可以了吗?”说罢了话又伸手去摸楚彻白的额头。

    “怎么还是烫的!”手掌里温度让意浓几乎要疯狂。

    任先生一边收起了银针,一边说道:“银针只是护住了他的心脉,这高热还是要靠他自己。”

    意浓抿了抿唇,心仿佛一下子又沉了下去。

    看完了楚彻白,又有丫头来请任先生过去,说是王妃刚刚又晕厥了过去,王府里又是慌乱的一片。

    意浓心里各种担心和不安混在在一起,坐下握住了楚彻白的手,从前温暖的感觉,而如今是烫心的炙热。

    意浓给楚彻白理了理发丝,沉声的说道:“阿月去准备些水和帕子,映云去冰窖那些冰来。”

    两个丫头点头出去了,意浓握着楚彻白的手,眸色沉沉,轻声的说道:“你一定要挺过去,我陪着你,我们一起挺过去!”

    可是回应她的之后楚彻白皱起的眉头。

    已经入秋了,映云一端着冰进来,屋里就感受的道寒气了。意浓让把冰倒进了水里,顿时这一盆的水也是冰凉的了,意浓拿了帕子就要伸了手进去浸湿了。

    阿月和映云惊呼了一声,连忙的说道:“小姐可使不得,这水凉着呢,小姐身子本来就寒有怀着孩子,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

    意浓低头看了看,因为触到冰水而有些泛红的指尖,顿了顿又麻利的浸湿了手里的帕子,拧了半干,给楚彻白敷在了额头上,轻声的说道:“不碍事的。”

    若是没有楚彻白,那么自己的身子好坏和这个孩子都没有意义了。

    帕子上带着冰凉的湿意,让高热的楚彻白的疏开了眉头,意浓回头又要洗了帕子给楚彻白擦拭身子。

    丫头们担心意浓,就连忙的抢在了意浓的前面做,而意浓也没有去拦着,接过了阿月递过来的用冰水洗过的帕子,轻轻的解开了楚彻白的衣领,开始给楚彻白擦拭身子。

    楚彻白八尺的身份段让意浓这样瘦弱的身子有些承受不来,给楚彻白擦完了一遍身子,意浓却是出了一身的汗来。

    意浓给楚彻白系好了衣裳,慢慢的起身,突然眼前一片的黑暗,不由得身子晃荡了一下,阿月和映云连忙的过去扶住了意浓。

    “小姐去歇着吧,身子本来就不好,还这样一直的操劳是要受不住的。”映云轻声的劝着。

    意浓摇摇头,推开了映云和阿月,坐了下来,握着楚彻白的手低头看着他,丫头们在一旁焦急担心却也只能无奈了。

    夜色逐渐的凝聚去了没有一丝杂色的浓重的黑,然后又慢慢的散了开来,天边泛起了微微的白色。

    意浓面色憔悴,轻轻的拿下了楚彻白额上的帕子,转身到桌上在盆里重新的浸湿,然后拧了半干,又回到了位子上。

    “你为什么还醒过来。”意浓轻轻的呢喃着,抬手试了试楚彻白额头上的温度,比半夜的时候好了一些,但是还是有些热。

    意浓把帕子敷在了他的额上,他还没有醒过来。

    意浓一手握着他的手,十指交叠,另一只轻轻的划过他的睫毛,手指又奇异的触感,她低声的喃喃着说道::“你要是要是再不起来,我就要把你的睫毛都剪掉了。”

    太阳慢慢的升了起来,天边的微微白色光亮变成了灿烂的云霞,意浓靠着和楚彻白交叠的手终于睡了过去。

    屋里安静的只有阳光流淌和呼吸的微弱的声音。

    楚彻白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混沌了许久的头脑终于有了一丝的清明,他感觉额上又湿湿的凉意,然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首先入眼的是青花的帐顶,和腹部伤口的剧痛,不过片刻之后他的唇角竟然微微的扬了起来。

    手掌里有柔软又温热的触感,他慢慢的侧过了头,果然看到了意浓,她正伏在床边,眼底有一圈圈深深的乌青,现在即使是睡着了,眉头也是皱起来的。

    是你一直守着我是不是。

    楚彻白微笑着看向睡在温和阳光里的意浓,今早的阳光是他见过最好的。

    他费劲儿的抬手,手指慢慢的拂过了意浓的睫毛,而正在睡着的意浓忽然的一抖,楚彻白的手一顿。

    意浓醒了过来,眼神又迷蒙变成了狂喜!

    “你的睫毛比我好看。”楚彻白声音喑哑,却是带着笑意和宠溺。

    突然的意浓眼眶酸涩,蓄了一夜的眼泪又流了下来,而意浓一愣,又迅速的擦干了自己的脸颊,哭着对着楚彻白喊道;“我等着你来接我,你竟然敢躺在这里!”

    “是我的错。”楚彻白含着微笑。

    “我才离开几天,你竟然就敢受伤!”

    “是我的错。”他依旧是含着笑,费力的朝着意浓伸出了手。

    “楚彻白,你居然才醒过来,孩子说他都想爸爸了。”意浓越说越气越软,看到楚彻白伸出的手,情绪顿时随着眼泪一起不受控制的奔涌而出。

    意浓半靠在楚彻白的肩头,抓着楚彻白的衣襟,一边哭着一边委屈的说道:“楚彻白你是混蛋,你竟然敢让大家这么担心!”

    “对不起。”楚彻白微笑着抬手轻轻的擦掉了意浓面颊上的泪水,“都是我的错。”

    意浓抬手想要给楚彻白一拳,可是又突然的想起了他身上有伤,最后也只能打到了被子上,看着楚彻白哭个不停,眼泪里除了委屈更多的是恐惧,她以为就要失去他了。

    8rcb

    ...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一世独宠:少夫人欢心难讨欧少的掌上罪妻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真龙九天鸿蒙圣主与恶魔同枕:女人休想逃萌妻来袭:腹黑老公赖上门东北野仙奇闻录修真之长生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