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二章 孩子是蛊虫

    丫头也被突然的光亮下了一跳,见到时意浓又是惊了一下,然后齐齐的朝着意浓行礼。【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怎么都在这里?”意浓好奇的问道,一般下了雨不用贴身伺候主子的丫头就都回了自己的屋子了。

    领头的丫头犹豫了一下,然后朝着意浓又行了行礼,说道:“世子妃有所不知,婢子们住在后院,一下雨就会漏雨,呆在屋里还不如呆在外面呢。”

    “后院的屋子漏雨?”意浓小小的吃惊了一下,王府里虽然不是甚为奢华,但是却是各处都是体面的。

    那个丫头又轻声的说道:“后院的屋子本是没有人住的,来了些新来的丫头,婢子们才被指了过去的。”

    “后院的屋子都是漏雨的吗?”意浓急急的追问道,犹豫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那么含伊姨娘住的如何?”

    提到了含伊,丫头们的面色都变了,互相的看了看,犹豫了一下,然后低声的说道:“含伊姨娘住在最边上的那一间,从前是堆杂物的,应当也是不太好的。”

    意浓皱眉,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天色,雨已经慢慢的停了下来了,只飘着些细小的雨丝了。

    意浓走了屋子,然后坐了下来,阿月和映云看着意浓站在了一边,意浓抿着唇犹豫了一下,然后抬头对着两个丫头说道:“去准备些被褥和东西,咱们去看看含伊姨娘。

    “小姐,外面刚刚下过雨,还是有些冷的,路也不好走,婢子去送就好了。”映云说道。

    意浓看了看外面,心里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没事儿,我也就当是走走了。”

    含伊的脸伤了,意浓也没有去看过,虽然她对待楚宇皓和奚婉瑶平静的异常,而意浓却是不相信她的心里也是如此的平静的,意浓觉得还是见一见的好。

    阿月和映云一会儿就收拾好了东西,又给意浓准备好了厚厚的披风,撑着伞,扶着意浓往后院走去了。

    因为下雨,这府里的人也都没有出来,这一路都是冷清的很,后院本来就是偏僻,意浓这一路都是觉得冷寂的很,而到了后院,都是一片的漆黑,只有最边上的一个屋子有着微微的光亮,意浓踩着那个应当就是含伊的屋子了。

    意浓朝着微弱的光亮走去,走进了才发现那个光亮是要比远看更为微弱的,门没有关,只是微微的掩上了,意浓在走到了门口,抬手一推门就开了。

    破旧的门发出令人悚然的声音,意浓皱了皱眉,阿月先走了进去,看了看然后又回头朝着映云点头,映云才扶着意浓走了进去。

    这屋里小的没有内室和外室的分别,只放了一张桌子,和一张床外加一个破旧的榻子,大半个屋子都在阴影里。

    含伊就坐在榻子上,手边的矮桌上放着蜡烛,然后一边的屋顶正在往下漏雨,榻子的一边已经积了一滩水了。

    含伊一动不动的坐着,屋里死寂的一片,唯一的声音就是那个格外清楚的滴水声,昏暗的灯火把含伊的映得整个人都模糊了起来。

    意浓动了动嘴,干涩的开口:“含伊.。”

    含伊凌乱的头发动了动,然后慢慢的转过了头来,含伊脸上的伤口没有包扎,也没有上药,就这样的暴露在了空气里,然后慢慢结了一层红色血痂。

    意浓不忍的微微的别了脸,含伊的动作很慢,看完了意浓,又慢慢的额站了起来,然后竟然是行了一个极为标准的礼,“见过世子妃。”

    意浓倒是有些无措了,没有想到娇媚又光鲜的含伊竟然是今日的时间变成了这样,意浓突然的不懂含伊的决定,与其这样的留在府里受着奚婉瑶的折磨,倒是真的不如被卖出去,虽然还是飘零的生活但是却一定是比现在好的。

    “坐吧。”含伊看着站在那里有些无措的意浓说道。

    意浓走了过去,含伊就给意浓让出了一块儿没有湿的地方,意浓坐了下来,然后说道:“听丫头们说这个屋子漏雨,所以给你送些东西过来。”

    说着话,阿月和映云就把东西送到了含伊的面前,而含伊只是抬头看了看东西,然后笑了一下,轻声的说道:“世子妃有心了。”

    意浓顿了顿,看着含伊的样子,终于还是忍不住的说道:“你为何要留下来,现在的样子倒是不如离开的好。”

    含伊的眼睛扫视了一圈整个大半都在阴影里的屋子,然后笑着低了头,倒是平静的很,又似乎是很是满意的样子。

    意浓蹙着眉头,又焦急的说道:“你若是愿意我可以想办法送你出去的,不用卖给别人,你也可以好好的过日子。

    含伊转头看向了意浓,整个一张脸都是惨淡的,但是眼睛却是明亮的,只是这光亮却是泛着寒意,声音沙哑的说道:“含伊不愿意离开。”

    “为什么?!”意浓不解的追问道,意浓倒是不觉得含伊对楚宇皓有多深的感情,而且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按照含伊如此瑕疵必报的性格,定然是半点流连都没有了才对的。

    “我在等。”含伊的声音有些沙哑。

    “在等?”意浓奇怪的问道。

    含伊重重的点头,也没有说话,而意浓却是更加的不解了。

    含伊没有说话,而意浓也不知道接什么,屋里一时之间安静的又剩下了滴水的声音。

    安静了片刻之后,那一片的阴影里突然的传出了一声的咳嗽,意浓惊了一下,站在一边的阿月和映云对视了一眼,然后快步的走进了阴影里。

    “出来!”映云把一个挣扎不断的嬷嬷拉了出来。

    意浓微微的有些愣,这屋里只有一根冒着黑烟的蜡烛,屋里大半都是黑的,意浓进来的时候也未曾想过还有其他的人,这突然冒出来的人倒是让意浓吓了一跳,只是为何含伊的人要藏起来。

    “抬起头来!”阿月扯了一把那个缩在一起的嬷嬷,而那个嬷嬷却是索的更加的厉害了,意浓还没有搞得清状况。

    阿月和映云扯着那个嬷嬷想要他抬头,于是三个人倒是扯成了一团,意浓看的愣愣的,突然的一旁一直没哟说话的含伊开了口。

    “嬷嬷抬起头给世子妃看看吧。”含伊的声音冰冷又平静。

    那个嬷嬷的挣扎的身子顿时一僵,然后慢慢的抬起了头。意浓皱着眉,就这这昏暗的灯火努力的辨认着嬷嬷的样貌,看了看又当真的是觉得眼熟,片刻之后猛然的惊了一下。

    这个嬷嬷就是从含伊这里走了又去了奚婉瑶那里的嬷嬷。

    “你怎么会在这里?!”意浓惊讶的脱口而出。

    嬷嬷面上已经是有些恐惧了,又不知道如何的回答意浓的问题,只能哆嗦的着看向了含伊,可是含伊却是甚为冷静,慢慢转头看向了意浓说道:“她是我的人。”

    这五个字甚为清晰,意浓突然的明白了含伊在等什么了。

    “你做了什么?”意浓看着含伊沉声的问道。

    含伊垂眸一笑,又轻轻的抬手理了理自己的已经凌乱不堪的发鬓,顿了顿又抬头看向了意浓,眼中是如同往日的娇媚,就连嘴角的弧度似乎也还都是一样的,只是这样的灯火下,加上她脸上的伤,这模样狰狞的让意浓身子一抖。

    “世子妃可还记得我说过的惊喜?”含伊的声音似笑非笑。

    意浓抓住了身下已经被漏下的雨水打湿了的榻子,又问了一遍:“你做了什么?”

    含伊把嘴角的弧度扯得更大,扬了扬头,说道:“世子妃不觉得二少夫人这个身孕有的是在让人觉的奇怪吗,才受宠就有了身子,真是运气好的让不敢相信!”

    意浓心里猛然的一条,突然的又想起了这后院埋着的药渣子,然后抬头看了看一眼那个嬷嬷,想起了花颜的话,“有的奴才为了邀宠便拿了那样的药哄了主子吃下去。”

    意浓看着那个嬷嬷一惊抖如筛糠的身子,心里更加的确定,站了起来惊呼到:“那药是你给二弟妹的!”

    “我给她,她又怎么会吃!”含伊的声音低低,似乎是在笑一般,让意浓不由得浑身不舒服。

    含伊顿了顿,又继续的轻声的说道:“是嬷嬷给的,那个蠢货还当这是好东西呢!”

    意浓看着含伊几乎都难以相信了,说道:“那你可知道这药不仅仅会对女子有危害,就连对二弟也是有害的!”

    一日夫妻百日恩,楚宇皓对于含伊无论是真情也好还是贪恋也罢,对她也是宠极一时的,但是没有想到含伊竟然下的了手!

    含伊也冷笑着站了起来,看着意浓得意的说道:“我当然知道,这个药会让他也再难以生育,并且还知道最毒的不是这药本身,而是这药会吸引蛊虫爬进用了药的人身体,无声无息。”

    含伊的声音划过意浓的耳朵,意浓觉得整个人都僵硬在那里了。

    含伊慢慢的走了几步,脸上的伤口正好的应着烛火,长长的伤口分外的狰狞,可是唇角偏偏的是勾的娇媚不已,笑着说道:“她以为她怀的是孩子,不过是蛊虫而已!”

    8rcb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清末之雄霸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一世独宠:少夫人欢心难讨欧少的掌上罪妻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真龙九天鸿蒙圣主与恶魔同枕:女人休想逃萌妻来袭:腹黑老公赖上门东北野仙奇闻录修真之长生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