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四章 朝中有变

    都说怀了孕的夫人除了害喜,再最难过的就是日日的吃补品了,而意浓倒是不觉得,看了看眼前的碗里又是新花样儿。【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王妃对意浓这一胎着实费了心的,不仅仅是专门的指了伺候王妃的嬷嬷过来给意浓管事情,就连意浓吃的补品也是特意另找了厨子进府,嘱咐了天天变着法子的做。

    虽然还是有些药味的,但是味道却是不错,意浓倒也是吃的下的。

    丫头端了水进来给意浓漱口,吴妈妈看着意浓说道:“外面的天难得的好了,小姐可要出去走走。”

    意浓回头看出了门外,果然是乌云已经散开了,只是经历一场秋雨,这院子的景象都是有些萧条,但是幸好阳光还是好的。

    意浓站了起来看着外面动了动自己的肩膀,几天都没有活动了,整个人身上都沉重的很,于是意浓就说道:“好啊,倒是好几天没有出门了。”

    一场秋雨一场寒,外面已经穿不了绸衣了,丫头们就给意浓加了一件斗篷,然后小心的扶着意浓出去了。

    今年入秋的早,树上的叶子也是黄的早,平常的时候也就这样枯黄的挂着,看着这些树都是半死不活的没有生气,倒是让人心里不痛快。而这一场雨却是让树上枯叶掉光了,只剩往天上长去的枝桠和一地的金黄,这样的景象反而是开阔了。

    意浓站在树下,看着树上一片飘飘欲坠的树叶唇角弯弯,那片叶子已经满是金黄了,无论是幼叶初生,还是枯叶掉落,只要是顺其自然的都是美好的。

    那片叶子晃了晃,然后慢慢的飘了下来,意浓笑着抬手,就刚好的落在了意浓的掌心,意浓微笑着捏着回头,“你们看!”

    意浓兴致勃勃的让阿月和映云看,可是转过头去却是发现她们两个正伸长了脖子看向了一边。

    “怎么了?”意浓也疑惑的凑了过去,顺着她们两个的目光看了过去,两个丫头带着三个拎着药箱似乎是大夫模样的人匆匆的走着。

    “这是在怎么了?”因为府里有个李大夫,所以一般都是请他的,而这又另请了大夫,还是一下三个倒是奇怪,所以意浓不由得就轻声的嘟囔着。

    阿月俏皮的一笑,然后说道:“我去问问!”说着话就急忙的朝着几个大夫追了过去。

    阿月的性格就是说风就是雨的,于是看到了就非要上去问问,不过阿月一路小跑的过去,可是说了几句话之后面色就变了。

    意浓和映云在一旁看得清楚,不由得都好奇是发生了什么,阿月面色不太好的回来了。

    “怎么了,小脸儿一下就白了。”意浓不解的看着阿月问道。

    阿月抿了抿唇,看看意浓又看了看映云,才低声的说道:“这三个大夫是来给二少爷看病的,说是二少爷头疼的厉害,这是第二拨儿了,上一拨的大夫也看不出毛病就都被赶了出去了。”

    阿月说完意浓和映云的面色也变了,那夜含伊的话两个丫头都是听到了的,这下听到了楚宇皓的身子不适,自然的大家都是联想到了这个上面了。

    意浓刚刚起来的面色刷的一下子又是难看了起来,映云犹豫了一下,然后轻轻的拉了阿月的衣裳,阿月看了过去,映云立马的使了一个眼神眼色,阿月和映云立马都是带上了笑意。

    “也走了好一会儿了,小姐也该回去用安胎药了。”映云和阿月一左一右的挡住了意浓看向大夫的视线。

    意浓皱眉,看了看阿月和映云脸上刻意笑容,心里知道两个丫头的想法,再看看天也确实是到了用安胎药的时候,于是就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回去吧。”于是阿月和映云又小心的扶着意浓往回走去。

    走了几步,意浓就看到了吴妈妈迎面焦急的走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意浓抬手拉住了吴妈妈。

    吴妈妈对着意浓急忙的说道:“小姐快回去吧,表夫人和国公府人来了!”

    “什么?!”意浓当真是惊诧了。程清音是个刚刚出了月子的人,而姜氏则是刚刚生产完现在正在坐月子的人,这两个人怎么来了!”

    意浓皱了眉头,“快回去看看!”说着话就焦急的往回走去了。

    意浓远远的就看到了程清音站在了自己院子的门口等着,于是立马又加快的脚步,而程清音看到了意浓也急忙的迎着走了过来。

    “你们怎么过来了?”意浓抓着程清音焦急的问道。

    程清音眉头微蹙,低声的说道:“先进去再说吧。”说着意浓就和程清音两个进了屋子。

    进了屋子意浓就看到了面色极差又是甚为虚弱的姜氏,“意浓.。”姜氏急忙的起身照着意浓过来,一脸的担忧和焦急。

    姜氏连站起来都是摇晃的,意浓连忙的山前去扶着她又坐了下来,意浓挨得近了才发现,姜氏的眼睛是又红又肿似乎是刚刚哭过的样子。

    “母亲和嫂子怎么来了?”意浓拉着程清音和姜氏的手问道。

    姜氏面色顿时惨淡,说道:“你大哥被皇上责罚,从昨天下了早朝就被罚了在宫门口跪着了!”

    “啊!”意浓顿时有惊讶了,程天浩一路仕途艰难坎坷,每一个品阶都是拿着和边疆匈奴以命相博换回来的,虽然是没有背景和后台,但是口碑极好又是极为受人敬重。

    并且程天浩的大将军是皇上亲自封赏的,更是历朝一来手握兵权最多的武将,可是见皇上对他的信任和喜爱,又怎么会突然地如此责罚呢?

    “嫂子可知道是为了什么?”意浓又急忙的追问道,最近楚彻白忙的连回来的时间都没有,而意浓又是整天的呆在府里,意浓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真的是一点儿都不知道。

    “听说是早朝的时候太子和苏丞相还有一众的大臣联名上书进谏你大哥拥兵自重。”姜氏眼圈红红,又是说的甚为焦急:“可是你大哥这个人最为忠厚老实了,又怎么了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对于程天浩的性格和品行意浓自然是绝对的放心,并且像是这样拥兵自重的罪名意浓更是觉得好笑不已。不过若是太子和苏丞相拉拢了众位大臣一同陷害那么当真是有些麻烦的。

    意浓皱着眉头眸色深深,一旁的姜氏又焦急的说道:“不仅是大哥挨了罚,今早你父亲进宫去为你大哥求情,也遭到了训斥,如今也在宫门口跪着。”

    “父亲也跪着呢?”意浓真的是又吃惊又担心,一来是意浓没有想到求情而已竟然会有如此严重的后果,二来奚培年纪大了,不同于武将出身的程天浩,就这样的在门口跪着意浓实在是担心。

    “看着倒像是皇上对于大哥的事情很是震怒。”意浓皱着眉头慢慢的说道,可是说完了自己又隐隐的觉得不对。

    程清音听了意浓的话,确实更加的紧张了,又说道:“你父亲和大哥都受了罚,曦嫔娘娘便特意的想要求见皇上,平常皇上本来对曦嫔就很是宠爱,现在又生下了小公主,更是皇上心尖儿上的人,可是却是一句求情的话都没有说完就惹了皇上发怒,接着就被禁了足!”

    意浓的眉头皱的更加的深了,皇上倒是似乎对于程天浩一事十分的震怒,可是意浓都看的出程天浩是被冤枉的,更何况是贵为一朝天子的皇上呢,意浓想着想着又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嫂子,皇上可有夺了大哥的兵权?”意浓又焦急的问道。

    姜氏一愣,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倒也没有,就是罚了你大哥在宫门口跪着,已经跪了两天了。”

    意浓原本皱起的眉头慢慢的松了开来,轻轻的拍了拍姜氏的手背说道:“嫂子放心吧,皇上也许并不是真的要处罚大哥的。”

    “怎么说?”听了意浓的话,姜氏连忙的问道。

    意浓抿了抿唇,又是说道:“拥兵自重这样的重罪,抄家流放都是从轻处罚,抄家问斩也是应当的,而皇上却只是罚了大哥跪在宫门口,虽然让大哥伤了体面又弄得人尽皆知,可是却连大哥的兵权都没有收回半分,皇上的行为透着奇怪的。”

    意浓慢慢的分析着,姜氏听了也觉得有些道理的,皇上看似是对待程天浩严厉,只是给他求情的都受了连累,连同当下最得宠的曦嫔都受了罚,倒是真的像是震怒,可是若是仔细的想一想,皇上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处罚。罚跪也好,禁足也好,现在想来,也不过是一夕可变的事,其实都算不得什么重罚的。

    顺着意浓的话想一想,姜氏和程清音都发现了其中的问题了,但是心里还是多有不放心,于是又问道:“世子爷可在府里,又听到什么消息吗?”

    意浓摇了摇头,说道:“世子爷最近好忙,已经好几日都没有回府了。”

    姜氏和程清音顿时有些失望,她们都是妇道人家不能随意入宫,对于是这朝堂之上的事情更是无力,奚家和程家落难受辱,现在唯一可以指望的就是宣王府了。

    8rcb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清末之雄霸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一世独宠:少夫人欢心难讨欧少的掌上罪妻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真龙九天鸿蒙圣主与恶魔同枕:女人休想逃萌妻来袭:腹黑老公赖上门东北野仙奇闻录修真之长生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