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四章 连夜搬走

    “好啊,好啊,我们什么时候去?”意浓惊喜了一下,自从穿越到了这个世界,自己的活动范围是越来越小。【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从前在奚国公府做姑娘的时候,意浓还能借着打理铺子的借口往外走一走,虽然也是没有城,但是总是能够出去走一走的。可是自从嫁到了王府里来,意浓总共出去了两次,一次是浮法寺祈福,一次是七夕游船。

    意浓对着外面种种有趣的事情也是期待的很。

    “今晚就走。”楚彻白一边轻声的说着,一边眉眼温和的给意浓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发鬓。

    “今晚?”意浓脸上兴奋的笑意一下子变成了吃惊。

    “是,今晚,我送你们过去再回来。”楚彻白低声的说道。意浓抿了唇看着楚彻白严重的墨色,心里也有了一点猜测。

    “可是出什么事情了?”意浓小心的问道,楚彻白素来不是爱折腾的人,这现在自己又怀着身孕,楚彻白竟然要让自己出去住上一段时间,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了,京都情势有变了!

    楚彻白的眼神又是深了一分,顿了顿,片刻之后又笑着抬眼看向了意浓,眼神温和的说道::“不要想太多,你就去安心养胎就好,和母亲还有落珍一起。”

    “母亲和落珍也一起去吗?”意浓更加的吃惊了,若是把意浓一个人送走尚可说是因为意浓有了身子照顾起来不方便,可是现在把王府里所有的女眷一同送走,让意浓实在难以相信楚彻白口中的没事了。

    “是的,一块儿去,这样你也能有个伴儿。”楚彻白的口气倒是说的轻松自然。

    意浓的神色已经沉了下去了,犹豫了一下拉着楚彻白说道:“我想要和你一起面对。”

    楚彻白墨色的眼眸染上了一抹笑意,轻轻的扶着意浓下了榻子,然后弯身一边给意浓穿着鞋子一边说道:“你只要好好的养胎自己平平安安对我就好的了。”

    意浓皱了眉,然后低头看着认真给自己穿鞋子的楚彻白,轻声的又说道:“可是我也希望你平安的,你平安对我才是最好的。”

    楚彻白给意浓穿好了鞋子,抬手看着意浓一笑,挑眉说道:“我自然是会平安的,你不相信我的能力?“

    意浓扶着楚彻白的手站了起来,然后焦急的说道:”不是的,但是我不放心的。”

    上次楚彻白入宫也是这样,就生生的把自己留在了王府里,虽然最终楚彻白还是平安的回来了,可是直到如今意浓回想当时的感觉,意浓觉得还是担心的几乎难以呼吸。

    楚彻白笑着看了看意浓皱起来的脸,然后抬手就捏了捏意浓的脸颊,轻声的说道:“既然相信我就要听我的话。”

    脸颊被突然的捏了一块,意浓皱起来的表情倒是展开了,意浓垂眸冷冷的看了一眼捏在自己脸颊上白皙而又修长的手,然后抬了眼皮儿横了楚彻白一眼。

    楚彻白挑着眉眼的笑了,捏着意浓脸颊的手依旧是没有送开,又带着戏谑的语气问道:“那你现在是相信还是不信?”说着话楚彻白又看了看自己捏着意浓的手,一脸的得意。

    意浓嫌弃的看了一眼楚彻白的表情只能点头,楚彻白这才满意的松了手,笑着看着意浓。

    意浓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颊,然后瞪着眼睛的瞥了楚彻白一眼,意浓的皮肤甚为白皙,轻轻的一捏就有两个红红的指印了,楚彻白看了就笑意更甚。

    “不许笑!”意浓捂着自己的脸颊,抬手朝着楚彻白的身上就是一巴掌。

    意浓的气力也不大,打在身上也不觉得疼,并且现在意浓怀着身孕,楚彻白也不敢和她真的闹,于是就一边笑着一边由着意浓打。

    意浓打了几下看到楚彻白也不觉得疼反而是自己的手掌又红又疼,就瞪了他一眼,甩着自己的手坐了下来。

    意浓不闹了,楚彻白挨着意浓坐了下来,拉过了意浓的手轻轻的揉着,然后低声说道:“听话,乖乖的出去住一阵子,我不久就会去接你了。”

    意浓低着眼眸,看着他大大的手掌握着自己的手,心里不舍又担心,但是也只能说到:“我知道了,早点来接我。”

    楚彻白又笑着捏了捏意浓的脸颊,意浓皱了脸也没有了和楚彻白闹的热情,看着他的眼神里尽是不舍得。

    意浓虽然是舍不得和楚彻白分开,又是担心他的处境,但是再自己好好想一想,自己留下来也却是帮不了什么忙的。并且自己还有了身子,若是留了下来,楚彻白除了要处理和担心那些事情,还有分出心思和精力还照顾自己。

    乖乖的听楚彻白的安排倒是个最好的方法了。

    意浓拉着楚彻白的衣裳,半低着头有些难过和不舍。楚彻白垂眸看了看那意浓的模样然后说道:“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收拾收拾咱们晚上就要走了。”

    意浓抬头不舍的看了一眼楚彻白,又看了看这个屋子,然后喊了阿月和映云进来。

    “你们去收拾下东西吧,咱们要搬出去住几天。”意浓吩咐道。

    阿月和映云眼中惊讶一闪而过,齐齐的看着意浓又看向了楚彻白,以为是两个人又闹别扭了,可是在看看这两个人依依不舍的神情又觉得倒是不像。

    “小姐,我们去哪里啊?”阿月小心的问道。

    被阿月这么一问,意浓也愣了一下,然后看向了楚彻白,是的,意浓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楚彻白眼光沉沉的低声的说道:“今晚我会送你们去的,东西也不用收拾太多,只是要用习惯了的贴身东西带着就好了。”楚彻白低声吩咐着,阿月和映云两个丫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时候但是只能愣愣的点头然后就出去办了。

    “那瑞瑞也一起去吗?”意浓又对着楚彻白问道。

    楚彻白面色犹豫着顿了一下,然后说道:“他不去,若是学堂都不去了就太惹人注意了。”

    楚彻白让丫头不要收拾太多的东西,一个是因为带走也实在是不方便,另一个就是担心被人看出来,因为意浓走后,他还是会让丫头住进来,做出意浓在静静养胎的样子。

    可是意浓听了楚彻白的话却是不由得皱了眉头,“既然留下来有危险的话,瑞瑞一个孩子可怎么办?“意浓心里对瑞瑞也是一百个舍不得和不放心的。

    “他没关系的,男孩子就因该早一点的学会承担和面对。”楚彻白沉声的说道。

    意浓抿了抿嘴还是担心,楚彻白起了身子又扶着意浓也站了起来,看了看我外面还在收拾东西的阿月和映云,然后说道:“让丫头们先收拾着吧,咱们去母亲那里看看。”

    意浓点了点头,然后和楚彻白一同的往王妃那里走去了。

    过去了王妃那里,丫头也正在收拾东西,落珍也过来了,旁边跟着一个拿着包袱的丫头,看样子应该是收拾好了才过来的。

    “母亲。”意浓朝着王妃行礼。王妃正在看着丫头们收拾东西,听到了声音就回过了头来。

    “东西收拾好了吗?”王妃看着意浓问道。

    “阿月和映云在收拾了,应到一会儿就好了,我们过来看看母亲这边还有没有要帮忙的。”意浓轻声的说道。

    王妃一笑,拉着意浓坐到了椅子上,“我这里也是都好着呢,不用你帮忙,你好好的坐着就好了。”说罢了,王妃又起身的智慧丫头收拾东西了。

    意浓只能扶着肚子坐着了,“嫂子.。”一旁的落珍轻轻的喊了一声意浓。

    意浓一转头过去看到了落珍一脸的担心,“怎么了?”意浓伸手拉住了落珍的手,落珍的手凉凉的又有些颤抖。

    “嫂子我们要去哪里?”落珍担心的看着意浓。本来最近府里就发生了很多的时候,这才刚刚的平静了几天,落珍又开始欢欢喜喜的准备嫁妆了,怎么又要搬出去了?落珍自然是觉得害怕和担心的。

    意浓微笑了一下,虽然她也还不知道要搬去哪里,但是还是轻声的对着落珍说道:“去陪着嫂子养胎嘛,这府里多无趣。”

    “就是去陪着嫂子养胎吗?”落珍犹豫又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意浓。

    “对啊,不然还能有什么?”意浓笑着拍了拍落珍的手。落珍看着意浓的微笑,心里安稳了一下,可是又隐约的觉得有些不相信,所以也只能犹豫着点了点头。

    意浓微笑着安慰着落珍,可是她也是看出了落珍的犹豫了,安慰了几句落珍,意浓又看向了楚彻白。

    只见楚彻白眸色深深,眼中闪着各种复杂的情绪,意浓抿了抿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连最为单纯的落珍都察觉出情势的变化了,可见如今真的是到了一触即发,箭在弦上的地步了。

    外面的天色逐渐的暗了下去,府里的各处也都点上了灯了,王妃这里的丫头已经把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正在清点。

    又过了一会儿,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了,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意浓从窗户看出去,只看得到各个屋子透出来的光亮,阿月和映云也收拾完了东西过来了。

    8yJz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一世独宠:少夫人欢心难讨欧少的掌上罪妻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真龙九天鸿蒙圣主与恶魔同枕:女人休想逃萌妻来袭:腹黑老公赖上门东北野仙奇闻录修真之长生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