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七章 我冷啊

    “其实,我不热了。【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意浓慢慢的松开了楚彻白的胳膊,干笑了一声,然后就要再次的被子里面钻。

    “话都说出口了,夫人怎么能轻易的收回了?”楚彻白一抬手就握住了意浓小巧又白皙的足腕。

    脚上突然的被一直温热的大手握上了,意浓只得可怜巴巴的回头了,“真的不热了!”

    “晚了!”说着话楚彻白就一下子的把意浓从被子里面拉了出来了,然后长腿一迈也上了床了,两只胳膊就撑在了意浓的头边,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意浓缩了缩,却发现已经没有地方可以缩了,于是只能咽了咽口水,干笑着说道:“澈白,我真的不热了,我有点冷了。”

    意浓的语气倒是真的带上了十足的讨好,看着楚彻白眼睛眨啊眨的努力的装着无辜又做出了可怜巴巴的样子,楚彻白低头的看了看意浓,白皙的皮肤上蒙上了一层的战栗,,确实是有些凉的。

    “冷吗?”楚彻白勾了勾嘴角,然后抬手抚上了意浓的细腰,顺着腰线慢慢的滑了下去,温热的触感落在了冰凉的皮肤上,他的手掌是不同于自己细腻的皮肤的,带着微微的粗糙和摩挲,慢慢的从意浓的身上滑了下去,意浓不由得身子更加的一抖。

    楚彻白浅浅的一笑,甚为的满意意浓的反应,然后微微的挑了挑眉,低声的说道:“若是冷的话,就盖上被子吧。”

    说着话楚彻白就手往后一伸拉住了被子,然后就搭在了自己的背上,而意浓就在自己的身下。

    意浓在现在已经呆愣愣的了,身上的那只带着炙热温度的手,似乎是牵着自己所有的思绪在游走,然后让完全的不能思考,意浓微微的弓起的身子,红唇微张,溢出了一丝的声音。

    楚彻白手一顿,然后挑着眉头微微的一笑,满意的看着意浓的反应,不过意浓却是猛然的红了脸,咬着自己的唇害羞又为难的看着楚彻白,然后不肯再张嘴了。

    “还冷不冷了?”楚彻白地笑着问意浓。

    意浓眨着眼睛看着她,急忙的摇头。

    楚彻白微微的一笑,然后又低声的问道:“那可还觉得热吗?”

    意浓又是连忙的咬着唇的摇头了,一脸的无辜和可怜,惹得楚彻白又是忍不住的笑,“那以后可还要撤地龙?”

    意浓又是俩忙的点头,意浓就是这般的识相,现在敌强我弱,自己已经是板上鱼肉了,意浓自然是立马的就乖乖的了。

    楚彻白抬手甚为的满意的摸了摸意浓脸颊,笑意亲和又温柔,意浓看着便意浓他是要放过自己了,果然刚刚撑在自己的身边极为压力的手臂撤走了。

    意浓轻松的一笑,刚刚因为紧张久久没有呼出去的那一口气终于长长的呼了出去,可是片刻之后意浓纠缠察觉到了异样。

    “楚,彻,白。”突然的猛烈让意浓的声音不由得颤抖,脊背弓了起来,然后抬手就抓住了楚彻白的肩膀。

    意浓的指甲在楚彻白的肩上留下了条条的血痕,意浓的皱着眉头,半张的口里是不停的喘息声音,楚彻白看着意浓的额样子,眼里的情绪顿时的喷发而出。

    楚彻白说的真的很多,阿月和映云都是人精儿一样的丫头,看着意浓和楚彻白两个人之间的相处和眼神,两个丫头就草草的躲开了,守在了门口,若是有丫头或者婆子进来定然就是会被拦下的。

    意浓被缩在了被子里只觉得身上的骨肉似乎都要散开了一般,楚彻白的手搭在意浓的背上,把玩着意浓一缕头发。

    意浓的脸颊滚烫,然后直接的把自己的脑袋都埋进了被子里,呼吸都是热热的围绕在脸颊上。

    “不要闷坏里自己。”楚彻白把意浓的头从被子里给拉了出来,然后又意浓的身子给盖好。

    虽然刚刚疯的厉害,但是楚彻白却还是担心意浓会着凉。

    意浓眼光幽怨的睨了他一眼,然后把把下颌放到了他的颈窝上,然后再她的耳边声音软糯的说道:“我要沐浴。”

    楚彻白微微的蹙了眉头,轻轻的抬手拨了拨意浓贴着的被濡湿的发,然手低声的说道:“坐月子哪里好沐浴的。”

    意浓身子懒懒的趴在楚彻白的身上不愿意起来,但是眼神却是当真的犀利,横着的瞥了楚彻白一眼,坐月子不能沐浴,难道坐月子就能行房事吗?!

    意浓不满的又懒懒的重复道:“我要沐浴,要沐浴,沐浴!”

    楚彻白皱了眉头,轻轻的抬手安抚着意浓,低声的说道:“若是沐浴受了凉你回头又要受罪了!”

    意浓撒了娇也没有用,刚刚闹的厉害,出了一身的汗,让人十分的不舒服,“就是要沐浴!”说话这意浓就从楚彻白的身上起来了。

    可这一起来,意浓的脸就更加的红了,因为身子才刚刚的站直,双腿之间的滑腻的秽物就落了下来,意浓连忙的用被子遮住了,朝着楚彻白大喊道:“我!要!沐!浴!”

    突然的大喊,倒是让楚彻白愣了一下,可是片刻之后看着意浓捂着被子的模样又不由得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我要沐浴!”楚彻白的笑声让意浓更加的脸红和害羞,整个人都像是一只炸了毛的猫。

    意浓的整张脸都是通红的了,楚彻白知道意浓是个脸皮儿薄的,也就不逗她了,于是就推门出去让丫头给意浓准备沐浴用了热水。

    楚彻白出去了意浓的压力就轻松了很多,于是就悄悄的掀开了被子然后偷偷的掀开了被子然后看了看里面,然后猛然脸上刚刚消退下去热度又起来了,突然又是无奈又是气恼的把被子盖上了。

    似乎是生产完了,意浓倒是更加的孩子气了。

    意浓伸长了脖子等着看着门口,等着自己沐浴的东西进来,而们却是一直都没有打开,倒是一只的听着楚彻白的声音,一声一声的喊着阿月和映云两个丫头。

    许久之后两个丫头才给了回应,然后又过了一会儿楚彻白才推门进来了,两个丫头也在身后跟着进来伺候了。

    “去哪里了都找不到人。”意浓在屋里羞得很,只盼的快些的沐浴,可是偏偏的楚彻白就是在外面找来两个丫头就是找了很多。

    听了意浓略微责备和不满的语气,两个丫头也是面色为难一闪而过,只能轻声的说道:“婢子在门口守着离的有些远了,没有听到主子的声音。”

    阿月和映云的理由也是正当的,意浓更不是不讲理的人,这样一来听了连个丫头的话,倒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低着头垂着眼眸的由着两个丫头伺候,也不说话了。

    屋里静默了片刻之后,站在一旁的楚彻白又突然的说道:“也确实是不能怨两个丫头,两个丫头守在门口也才没有让旁的人进来打扰。”

    大家倒是都没有料到楚彻白会把话说的如此的明显,于是两个丫头都是错愕了一下,然后又都低着头继续的手里的事情,意浓的脸颊腾地一下就红了然后瞪着楚彻白,满是嗔怨。

    楚彻白却是笑着别过了头,去给意浓那衣裳。

    意浓这回是连发火的人都没有了,只能自己看着楚彻白的的背影一个人气呼呼的,楚彻白那一番话说的实在是让意浓面红,救护就是说明了,人家阿月和映云是帮咱们守着门呢!

    盛着热水的木桶被两个婆子搬了进来了,放到了屏风的后面,就慢慢的退了出去了,阿月伺候意浓起身了,映云就过去收拾意浓沐浴用了东西了。

    “主子小心。”阿月扶着意浓走了过去,楚彻白也俩忙的过来搭了把手,意浓本来生产完身子就是弱,又是被楚彻白这样的一阵的折腾,现在不要说是走路了,就是站都站不稳了。

    两个丫头把意浓扶到了木桶旁就松手了,意浓只能力道都移到了楚彻白的身上,然后惊诧的看着阿月和映云。

    却只见阿月和映云朝着意浓和楚彻白行了个礼,意浓眼光灼灼,阿月一触到了意浓的眼神就立马的又低下了头,似乎有些忐忑,许久才又抬起头心虚的说道:“主子这里若是不用伺候了,婢子就先出去了。”

    意浓的手一下子的搭在了屏风上,借着屏风的力道努力的站稳,又是无奈又是哭笑不得问道:“我用,你们留下来伺候!”

    才和这两个丫头分开了几天怎么就像是被楚彻白收买了一样,这倒是是谁的丫头!

    阿月和映云僵硬的抬起了头,然后干笑了一声,又看向了楚彻白,意浓看了看两个丫头,也顺着两个丫头的目光看向了楚彻白,说道:“我要沐浴了,王爷应当是不方便的。”

    意浓扶着屏风站着只觉得自己的腰都要断了,都是它折腾的,意浓怎么可能再放他伺候自己洗澡!

    两个丫头看着意浓和楚彻白直接觉得都不好意思的红了脸,自己家的这两位主子真的是越来越黏糊了。

    8wev

    ...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一世独宠:少夫人欢心难讨欧少的掌上罪妻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真龙九天鸿蒙圣主与恶魔同枕:女人休想逃萌妻来袭:腹黑老公赖上门东北野仙奇闻录修真之长生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