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六十章 再遇奚妩然

    意浓顺着这一排的首饰慢慢的逛着,就听到了落珍和花颜的声音,:“这个好看!”

    意浓抬头就看到了落珍和花颜凑在一起看着什么,于是就也凑了过去,“怎么了?”意浓轻声的问道。【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嫂子,你看,这个真好看。”落珍捧着手里的一支飞凤簪,然后笑着回头看意浓,意浓垂眉,确实不由得眼前一亮,那一只飞凤真的是栩栩如生,翅膀上的羽毛和纹路都是十分的清晰又圆滑,再搭配着展翅的姿势,仅仅是一支凤簪却已经展现出了不俗的气势。

    “确实是好看。”意浓端详着几分落珍手里的凤簪,然后轻声的笑着说道。

    “是吧,我也觉得好看呢。”落珍把玩着手里的凤簪有些爱不释手,带着笑意看个不停。

    意浓看着落珍喜爱不已的样子,又看看那个凤簪,然后笑着说道:“那就买下吧,正好也是凤簪,若是喜欢出嫁的时候也可以戴着的。”

    “真好!”落珍不由得欢呼了一声,然后就朝着站在一旁的掌柜的招手,立马的掌柜的就堆了笑意的哈着腰的过来了。

    先是说这里面的东西都是贵人们用过的,后来又是连进来看一看都是要钱的,意浓也是猜着这个东西的价格不会便宜的,但是听到了掌柜的说出的价格还是略惊了一下子,这个价格寻常的凤簪都能买上百十个枝了。

    “太贵了!”落珍按住了要付钱的映云的手,然后皱着眉头看向了意浓。

    “没事儿,你喜欢就好,这是嫂子送给你的。”意浓又笑着的把落珍的手给拉开了,然后眼神示意了映云付钱。

    掌柜的眼睛是一直盯着映云手里的银子的,现在一到手就立马的笑成了一朵花儿,然后对着落珍和意浓一直的道谢,落珍手里握着凤簪,然后看了看掌柜的手里握着的一沓的银票还是觉得心疼。

    虽然6她自小就是养在王府里的小郡主,富贵和荣华也都是见惯了享受惯了的,可是这样的价格买一支凤簪却是觉得真的很贵。

    意浓笑着抬手给落珍理了理碎发,然后轻声的说道:“千金难买心头好,你喜欢可是比多少的银钱都贵重的,只要你能够高高兴兴的出嫁就好了。”

    说道了出嫁,落珍握着手里的簪子,心里就更的难过了,拉着意浓眼睛红红的说道:“若是出嫁了,以后都不能的日日的见到嫂子了。”

    这王宫贵族了的夫人,虽然看着荣华富贵,但是却是比普通的人家的妇人少了一份的自由和安逸、

    看着落珍红红的眼圈,意浓不由得抬手给她擦了擦眼睛,然后笑着说道:“真是傻丫头,你是嫁进了程家,又不是旁人家,嫂子可以经常去看你的,而且你要来嫂子这里玩也肯定不会有人不让的!”

    落珍抽了一下鼻子,然后撅着嘴红着眼睛的抬手看向了意浓,意浓一笑,又继续的说道:“好了,赶快把簪子戴上给嫂子看看,肯定好看!”

    意浓催促着落珍,落珍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凤簪,然后也不由得有了些微微的笑意,然后抬手把凤簪慢慢的戴到了头上。

    “好看吗?”落珍一脸期待的看着意浓。

    而意浓面上的表情却是由慢慢的笑意慢慢的便的僵硬了,然后直直的看着落珍发上的那个发簪,落珍看着意浓一脸的莫名其妙,“怎么了嫂子,不好看吗?”

    而意浓却是完全的无视了落珍的问题,而是直接的看向了站在一旁久久都没有说话了的花颜,然后低声的喊道:“姐姐..。”

    花颜的眉头微蹙了一下,看到了意浓的表情之后,就快步的走了过来,意浓眼神示意了一下,然后花颜就也看向了落珍发鬓上的发簪,顿时的花颜的面色也沉了下来。

    这个发簪先前意浓觉得眼熟,当时意浓也只是以为大概是在哪个贵人那里看到过的,但是现在落珍一戴到了发上,意浓才恍然,这京城里的贵人们,自己脸她们的人都记不住,又怎么可能记得住她们的首饰呢!这眼前的这个簪子眼熟,是因为它的主人是一个和众多人都有些深深纠缠的人。

    奚妩然!

    “到底怎么了?”落珍看着意浓和花颜的表情,然后心里愈发的奇怪和不安,然后就要伸手去摸自己发上的发簪,可是她的手还没有触到发簪,却是有另一只快了她一步。

    突然落珍发上的那一只飞凤簪别抽走了,然后刚刚盘上去的一缕头发就落了下来,落珍蹙着眉头又是吃惊又是奇怪的回头,然后突然的惊呼了一声,身子不由得退了几步,站到了意浓的身旁,然后意浓伸手把落珍拉到了自己和花颜的身后。

    来人看了一眼意浓的动作,然后嗤笑了一声,说道:“我不要了的东西,竟然捡过来还似这宝贝一般的!”

    说着话,奚妩然的眼神是直直的剜向了落珍,而落珍却是和她接触了甚少,对着她这突然一来就满满的敌意有些无措,只能愈发的往意浓和花颜的身边靠近。

    意浓和花颜齐齐的回头,拍了拍落珍的肩头宽慰。

    “我当是个什么样的货色,还不是和你奚意浓一个德行,就只会装无辜的往人后躲,而这心里呢,只怕装的主意却是要比哪个都要毒的。”奚妩然的眼光像是刀子一样的,不过却难得的不是对着意浓的,而是落珍,她踱了几步,绕着落珍的打量,面上带着狠戾的笑意,那笑意让落珍害怕,可是却也没有地方多,只能这样的白了面色、

    而落珍越是害怕,奚妩然面上的笑意就更加的得意,然后拿捏了语气,翻着眼珠的恨笑着说道:“我当他要娶个什么样的东西呢,这样看着还不如你呢!”

    奚妩然一边说着,一边的又把眼神给落在了意浓的身上,满是幸灾乐祸,“他若是想要找个代替你的,也起码要找个模样像的,毕竟性格这个东西才是好调.教的。”

    奚妩然一边得意的看着意浓和落珍一边尖着牙的说个不停,落珍才是遭遇了莫名其妙的恶意,然后听了她的话之后更是觉得心里那根埋进许久的刺一下子就变得有尖又长,直直的就扎进了自己的心里,几乎是贯穿了这个心脏的,于是不由得眼中就积了慢慢一汪眼泪了。

    而意浓听着她的话却是不由得气的身子发抖了,奚妩然这样突然的已出现倒是让意浓惊诧了不已,太子被废,也被贬去了封地,所以现在按说奚妩然也应当是在封地才对,可是现在却是出现在了这里,让意浓吃惊过后又是手脚冰凉的怒意!

    自己和孩子差点丧命的事情还没有来的及和奚妩然算账,而她竟然又自己跳到了意浓的面前,这回竟然是来挑拨意浓和落珍的关系?

    真的是当真的不怕死了!

    “太子妃这是来做什么?”花颜上前了一步冷冷的看着奚妩然问道。

    意浓掀了掀眼皮儿,冷笑着说道:“太子妃?姐姐你记错了,太子早就被废了,如今这是临城王妃了!”

    说着话儿,意浓又笑着转头看向了奚妩然,然后浅笑着说道:“是不是啊,临城王妃?”意浓看着她眼睛明亮,嘴里的话更是把临城王妃四个字咬的极重。

    果然奚妩然的面色变得极差,看着意浓的眼睛瞪得恨不得把眼眶都撕裂了,意浓却是依旧的笑意淡淡的,意浓抬手慢慢的拿回了奚妩然手里拿个簪子,放在了自己的之间把玩。

    “临城王妃,只是回来做什么,是要要回自己的旧物的?”意浓像是看笑话一般的看着她,“只是这东西离开了你倒是身价倍增了呢,并且也已经是落珍的了,怎么办啊?”

    意浓抬手把玩着手里的东西,一脸不屑的笑着看着奚妩然,奚妩然怨毒的眼神就直直的落在了意浓的脸上,然后说道:“只要是我想要的,就会是我的,一个簪子而已,又算的了什么?!”

    意浓瞥了一眼手里的簪子,然后倏尔的笑了,说道:“是啊,一个簪子却是不算的了什么,那么人呢?”

    意浓的眼神突然的变得尖利,直直的看着奚妩然,可是则这份尖利之间又带着几分的嘲笑和不屑,奚妩然看着意浓心中尽是怨恨,这样的眼神曾经是只属于胜利者的,而现在这个眼神却是反过来了,尽然出现在了意浓的身上,她恨,她不甘,她完全的不甘的!

    奚妩然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唇,蹬着意浓几乎都要把自己的眼眶撕裂了,而意浓却是平静的很,然后看着奚妩然的样子又学着她先前的模样倏尔的嗤笑了一声,然后笑着说说道:“若是东西说是拿回来还是尚可的,可是人呢,怕是你愿意回头,他也是不屑的了吧。”

    意浓眼光灼灼笑意深深的看着奚妩然,然后就眼看着奚妩然的脸愈发的狰狞了起来,然后眼中乍现出来了几乎要燃烧的恨意。

    9axR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清末之雄霸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一世独宠:少夫人欢心难讨欧少的掌上罪妻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真龙九天鸿蒙圣主与恶魔同枕:女人休想逃萌妻来袭:腹黑老公赖上门东北野仙奇闻录修真之长生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