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六十五章 没有新郎

    落珍看着意浓,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落,咬着唇有太多的话放在了心里,是的,及时内里都是在不停得咆哮和呐喊的,这些话也都是不能说出口的。【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意浓拿着帕子慌忙的给落珍擦眼泪,落珍抽噎了一声然后慢慢的抬下握住了意浓的帕子,意浓愣了一下,然后松了手,落珍死死的我这是那方已经别眼泪浸湿了帕子,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事情。

    手里的帕子被落珍揉成了一团,上好的丝绢被撕扯的不像样子,落珍严重红红的,眼泪被生生的憋了回去,努力的在唇角扬起了一丝的笑意。

    落珍,自己当初做的选择现在到了要承担的时候,原本也是知道这份爱不会安稳,甚至不会有回应,那么现在这个时候就应该更加的坚强才对,有些话只能烂在心里了。

    “嫂子我只是有些担心而已。”落珍强压着自己的情绪,声音颤抖的开口说道。

    “担心?”意浓不由的反问的,“担心什么?”

    “我。”落珍看着意浓拖长了声音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是要说什么的,久久的才慢慢的说道:“还有三天就要到成亲的日子了,可是他还没有回来。”

    “还没有回来吗?!”意浓也是震惊了,虽然说着府里的有关成亲的准备事情是不用程慕之操心的,姜氏是一个能当家又能干的,可是都现在这个时候还在外面确实是有些说不过去的。

    落珍看着意浓,然后重重的点头,说道:“是的,还没有回来。”突然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落珍现在竟然有些希望程慕之不要回来,但是同时心里又是矛盾的,因为程慕之这一次的行程并不太平,若是没有归来她心里有十分安心不下的。

    意浓皱着眉头,也有些无措,送走程慕之的时候她是和落珍一起去的,虽然当时觉得已经要成亲了,还是要远赴太子的封地,是有些不合适,但是意浓也没有多想,只当是齐王的身边确实没有合适能用的人了。可是现在都没有回来,意浓也是有些担心了。

    意浓想了想又抬手看落珍,之间她红着眼睛低着头,面色也是不佳,于是意浓就连忙的拉住了落珍,安慰着说道:“不要担心,估计也就是明天或者后天一定就回来了,回头我问问你大哥。”

    意浓轻声又焦急的安慰着落珍,而落珍却是比想象中要安静的多,落珍只是轻轻的反握着住了意浓的手,然后捏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乖巧的说道:“我知道了,又要麻烦嫂子了。”

    除了超出意浓想象的平静还有超出意浓想象的疏远。

    意浓的神情微微的愣了一下,有些尴尬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落珍则只是淡淡的看了意浓一眼,然后慢慢的松开了意浓的手,低声的说道:“嫂子我有些累了,想要去歇息了。”

    “好.”意浓略微尴尬的站了起来,说道:“我那就先走了,你不要多想,好好的睡一觉就好了。”

    落珍面色静静的点头,然后就起身慢慢的走进了内室,意浓看着落珍瘦弱的背影有些无奈和复杂,然后只能慢慢的出去了。

    意浓一出去,阿月连忙的又把手里拿着的斗篷给意浓裹了起来,“小姐,怎么样?”

    意浓抿了抿唇,低声的说道:“饭是吃了,其他的回去再说吧。”说着话意浓就快步的往回走去,阿月和映云连忙的拿着灯笼追了上去。

    从落珍院子到意浓的院子也不算太远,加上意浓又是走的快,一会儿也就回去了,一进院子,意浓就看到了正午花厅的灯正亮着,瑞瑞在花厅里蹦蹦跳跳的,吴妈妈抱着小岁安也站在里面。

    意浓皱眉看了一眼,然后快步的往那边走了过去,听到后面有声音,吴妈妈就回了头,看到是意浓就连忙的抱着小岁安的迎了出来。

    “小姐回来了就好,王爷让人送信过过来了。”吴妈妈笑着说道。

    最近几日楚澈白都是没有回来的,但是好在是也如如的让人送信件回来的,平常都是在意浓用过了晚膳的时候,今天意浓一用了完善就去了落珍那里,相比是那送信的人没有见到意浓只能等着了。

    意浓一进去,就看到了楚澈白身边惯常跟着的小厮。

    “见过王妃。”小厮山前恭敬的给意浓行礼,然后拿出了楚澈白的信件,“这是王爷给王妃的信。”

    “爹爹又来信咯!”意浓慢慢的接过了信,然后拆了开来,瑞瑞的眼睛却是一直的盯着那封信的,然后围着意浓蹦蹦跳跳。

    信不长,意浓粗略的扫视了一眼,就看完了,信得内容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些家常和宽慰的话,意浓草草的就看完了。

    “爹爹说了什么?”瑞瑞拉着意浓的裙摆仰着头,急切的看着意浓手里信。

    楚澈白好多天没有回来了,意浓是个大人尚能理智的明白他是有事情忙的,而开始瑞瑞一个孩子就没有这么成熟的心智了,常常是问意浓:“娘亲,爹爹今天回来吗?”

    看着瑞瑞那期盼的小眼神,意浓也不想孩子失望,多么的想笑着告诉他,“是的,爹爹今晚就回来。”但是却是不能,相比失望,意浓更加的不能欺骗瑞瑞,出生在这样的人家和门第,从小就应该学会面对和担当的。

    “不,爹爹还在忙。”意浓笑着莫摸了摸瑞瑞的头,瑞瑞看着先是失望,然后不由得就说道:“爹爹真坏就不回来看瑞瑞还有妹妹和娘亲。”

    虽然是对楚澈白抱着慢慢的埋怨和怒气,但是每当是看到了楚澈白送来的信,瑞瑞又总是这样忍不住的期待和高兴,平常意浓总是要抱着瑞瑞和小岁安读给他们两个听的。

    不过今天,意浓却是没有那个心情了,瑞瑞在意浓的身前,眼睛一只看着意浓手里的信件,然后不停得跳着去够,索性的意浓就直接的发信件给了瑞瑞让他自己看了。

    “王爷可有说这次的事情要忙到什么时候?“意浓看着小厮沉声的问道。

    小厮摇了摇头,“王爷只让小的来送信,其他的倒是都没说。”

    意浓蹙了眉头,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由犹豫了一下,说道:“你等一等,帮我带信给王爷。”说完了话,意浓又吩咐了阿月和映云去准备笔墨。

    意浓是要问程慕之的事情的,这段日子,似乎是所有的人都格外的忙,一直以来置办程慕之和落珍婚事的都只有姜氏一个人,而最近似乎是姜氏的消息也少了。

    所有人都在紧忙的忙碌着,就连花颜和姜氏好像都参加了,大家似乎在做一个十分复杂和庞大的事情,而只有意浓一个人是闲着的,他们应当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意浓的。

    意浓心里想着这个问题,可是当前还有落珍的问题放着,于是只能匆匆的先问了程慕之为何还没有回来。写完了意浓就给了小厮,又格外的叮嘱了,若是楚澈白看了信之后有了回应,一定要立刻回来通报,哪怕是半夜。

    小厮是楚澈白身边的人,又是跟着他许久的稳当人,意浓也就放心了。

    小厮走了,意浓回来就看到了瑞瑞手里抓着信,翻来覆去的艰难的看着,“娘亲,爹爹怎么还是没有说他什么时候回来啊。”瑞瑞看着意浓一脸的委屈。

    意浓不由得一笑,上前摸了摸瑞瑞的小脸,轻声的说道:“放心,应该是很快就会回来了。”

    意浓听了嬷嬷汇报府里的事情,然后又去哄了瑞瑞睡觉,回来的时候夜色都已经深了,映云和阿月在榻子上陪着小岁安玩。

    小孩子傍晚的时候睡了,现在就精神的很了,看到意浓进了屋子,就立马的撇开了阿月,然后咿咿呀呀的一边不知道说着什么一边朝着意浓伸手。

    意浓急忙的上前抱起了小岁安,哄了几下,然后又砖头对着映云问道:“可有王爷的消息回来?”

    因为楚澈白总是日日的送信回来,早上还有进宫早朝,所以意浓就猜着应该也不会离王府太远,再约莫着时间就觉得若是楚澈白看着信有了回复也应该送回来了。

    “还没有。”映云一边应着,一边上前去给意浓吧斗篷飞接了过来,“小姐不要着急,那小厮拿着信回去路上也是要一段时间的,回去了估计也就不早了,许是王爷就已经睡了,又许是王爷还在忙着,他也是未必能见到王爷的。”

    映云一边分析着一边的给意浓说着,意浓听着不由得抿了抿唇,心里有些无奈,从前总是说别人是当局者迷,可是事情落在了自己身上的时候,自己也是这样的着急,事情看得倒是没有映云清楚。

    虽然是知道了今晚大概是不会有消息了,但是意浓就是睡不着,天都要亮了才勉强的睡着了,结果不一会儿就又做了噩梦。

    梦里面落珍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嫁衣,一个人站在了礼堂里,身边没有新郎。

    9f5i

    ...
推荐阅读: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一世独宠:少夫人欢心难讨欧少的掌上罪妻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真龙九天鸿蒙圣主与恶魔同枕:女人休想逃萌妻来袭:腹黑老公赖上门东北野仙奇闻录修真之长生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