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七十五章 我不懂事?

    百姓们偷偷地看着这边的情况,然后渐渐的有了些不安的躁动了,意浓拉着落珍皱着眉头的看了过去,百姓们看向了这边的眼神已经变得奇怪不已了。【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意浓听到了皇宫,听到了打仗还听到了太子,大概是皇宫那边已经有了动静了吧。

    意浓看了看依旧是挟持着奚妩然一动不动的花颜,然后又看向了站在自己身边的落珍,她现在又是担心宣王府里的老王妃和孩子还有就是对身边的落珍是慢慢的愧疚。

    落珍的反应比自己预期之中的要安静的多,反而是这样的安静让意浓越发的觉得心里更加的愧疚了。

    百姓议论的声音发来越大了,并且意浓也逐渐的听到了一些叫喊的声音,还有马蹄和兵甲的声音了,是要过来了吗,到底是哪一方赢了?

    意浓不由得紧张,手心出了一层的汗,却发现身边的落珍抓着自己的手的力道也不住的大了几分,落珍也是紧张的吧。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意浓的身子开始不有的颤抖了起来,原本正在看热闹的百姓,也都纷纷的躲了起来,于是只剩下街道楼上还弹出了的头了,整个京城突然的由一片的喜庆热闹变成了一片的死寂。

    哒哒哒,马蹄的声音一声一声的踏在了意浓的心脏上。

    接着就是无数的马蹄生和脚步声,声音杂乱而急促全都混在了一起,然后由远到近,意浓不由得紧张,拉着落珍走到了花颜的身边,意浓抬手扯住了花颜的衣裳:“姐姐。”

    花颜侧头看向了意浓眼神带着安抚,张嘴还没有说出宽慰的话,就听到了奚妩然兴奋的挣扎的声音,意浓惊诧的看了过去,只见奚妩然的眼中是极大的狂喜,直直的看着远处的来路,而意浓顺着她的眼神看了过去。

    是太子的人!

    意浓惊呼了一声,下意识的把落珍扯到了自己身边,而花颜也是惊诧了一下,下意识的把奚妩然抓得更加的紧了,匕首也深深的压在了她的颈上,然后微微的退了一步,眼神满是警惕。

    见到是太子的人来了,原本就已经是紧张不已了的众位宾客的神经立马就崩溃了,大家已经是混乱了成了一片了,姜氏和奚嫔急忙的安抚,但是似乎都已经没有用了。

    太子的人一点点的靠近,仿佛就是死亡正在靠近了,好像是太子得势了。

    正当大家都惊慌和恐惧成了一片的时候,远处又是一阵的马蹄的声音,太子人后面又追上了一方的人,花颜原本满是警惕的眼中立马的乍现出了喜悦,大声的喊道:“我们的人来了!”

    胜负似乎还没有定论的。

    齐王一方的人以来就和太子的人缠在了一起,不甚宽广的街道顿时的变成了战场,原本围住了程府的围兵也加入了其中,场面一片的混乱,士兵们厮杀在一起,鲜血溅到路边摆着的白色纸鸢上染上了红色的花儿。

    各位夫人和小姐都在不停得尖叫着,然后四处的闪躲,花颜挟持着奚妩然把意浓和落珍护在了身后,现在整个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的超出了预期的意料了。

    混乱的场面中不断的人倒下,有的是士兵,有的只是来不及躲起来的百姓,甚至有的是不知谁家的夫人和小姐,意浓也开始有些无措了。

    兵戈的声音交错了一片,突然的冲进来了一个马车。

    乌蓬的马车使得飞快,花颜拉着意浓和落珍急忙的闪躲,可是那个马车却是直直的朝着她们过来了,花颜松开了意浓的手,抽出了自己腰间的软鞭,警惕的看着那个马车。

    但是幸好马车却是在她们的面前停下来了,帘子掀开,出现的是一如既往冰冷却绝美的脸,是许久未见的任先生。

    “师兄!”花颜惊诧了一下,任先生只是点了点头,就沉声的说道:“快上车!”说着话就伸出了手来,然后意浓急忙的扶着落珍上了车,又自己上了车,花颜站在哪里有些犹豫的拽着奚妩然。

    任先生犹豫看了看被花颜挟持着的奚妩然,然后面色不佳的说道:“好吧,就把这个脏女人带上吧!”说着话也只拉了花颜上来,对于奚妩然直接的别过了脸去。

    任先生本来就是有洁癖,对于像是奚妩然这样的人,他只觉得脏,脏的都不会愿意看到,若不是看着她还是有有些作用的人,任先生怕是会直接的了结了她的。

    马车使得飞快,帘子不断的被吹起来,风从马车里直接的穿过,落珍的盖头摇晃了几下,耳边兵戈的声音愈发的遥远,意浓拉着花颜看向任先生还是有些惊魂未定。

    这突然出现的齐王和太子的人已经是超出了意料了,而又出现的任先生更是意料之外了,意浓心里有了太多的想法和猜测,可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正在看着任先生的面色犹豫着的时候,突然的听到了一声冰冷的声音。

    “这个婚礼是你们引诱太子的计划吧。”一直沉默着的落珍突然的开口了,然后一把的扯下了自己头上的盖头,手一松,盖头被穿过马车的风带头了。

    原本落珍说这个盖头是要的等夫君来掀开的,于是她就等着,她等来了奚妩然的一番讥笑,她等来了太子的围兵,她等来了全京城的百姓的围观,她甚至等来了皇位争斗的战场,但是唯独没有等来程慕之。

    而这奔驰的马车带着不知道要奔跑去哪里的疯狂,落珍也很想跟着这个疯狂一同去,然后再也不会来了,现在她终于知道为什么程慕之要娶自己了,竟然是连愧疚和责任都不是,而只是因为自己是各个计划里最为重要的一环。

    是啊,除了程家和宣王府的婚礼,似乎再也没有更好的机会和鱼饵让太子相信了,毕竟谁能想到程慕之会拿自己的婚礼开玩笑的。

    虽然他真的做了。

    盖头的那一抹红色迅速的消失了,意浓惊诧的抬头不知道说什么,落珍方法才的话,她在心里重复了千万遍,到但是没有问出口,因为一旦是挑明了,伤害就是加倍的,想要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都是更不可能的。

    任先生看了一眼落珍,眼神复杂的一闪,依旧是高冷,而坐在任先生旁边的花颜却是紧张不已,惶惶乱乱的拉着落珍开口了:“不是的,并不是我们就是想要拿你引诱太子的,只是这个时机比较合适而已。”

    花颜焦急的解释,而落珍则是一直的没有表情直直的看着眼前的意浓,并且是眼光愈发的冰冷,冷声讥笑着说道:“没有想过用我引诱太子?呵呵,也是我,我怎么够格,当然是要找一个慕之喜欢我大哥也喜欢的人才合适了。”

    落珍眼神就那样直接的看着意浓,眼中的讥讽突然的把两个人的距离拉得遥远然后变得陌生,落珍的话让众人都是惊诧了。

    一直以来,大家都是以为落珍是最为单纯和天真的孩子,所以也就不曾想过她会介怀意浓和程慕之的事情,也更加的没有想到她此刻的反应会是可怕的冰冷。

    “我和二表哥没有关系,落珍你不要多想。”意浓的面色也沉了下来然后解释着说道,“对于今天的事情,相比是有原因的,并且计划也总是会有太多的变故,也许也并非是你大哥和慕之的本愿的,你都要懂事一点。“

    意浓的心里也满是委屈和气闷,但是还在努力的压制着,想要先宽慰着落珍,可是现在落珍的情绪已经是在是太过于激动,根本没有办法好好的听进意浓的话。

    于是落珍立马的更加的生气了,直接的提高了声音,大声的喊道:“我不懂事?!我不说是因为不想要大家都难堪,而并不是我不知道,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落珍哄着眼睛握着拳头的朝着意浓和花颜喊道,身子颤抖着,她似乎委屈也似乎愤怒,好像是一只被逼到了尽头的小野兽。

    意浓和花颜对视了一眼,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眼睛也红了一圈,意浓觉得委屈的,这个所谓的计划她也是被蒙在鼓里的,至于程慕之,她和程慕之真的是清清白白,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要抓着这个不放,现在就连落珍也是这样,一直以来意浓都是把落珍当成自己的亲妹妹来爱护的,当落珍也说出了这样的话的时候,意浓是在是心寒了。

    花颜看了看意浓的表情,又看了看落珍,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这件事情确实和你嫂子无关的,是我们的注意,她也是不知情的。”

    花颜解释着,但是落珍哪里肯听,没有等花颜说完,落珍就喊着打断了:“你们都是智慧护着她,你们都是偏心她的,我不想听你们说!”

    落珍的声音在充斥着整个马车,一直沉默的任先生眉头深深的皱了一下,然后突然的沉声开口:“若是不想听的话,那就都闭嘴!”

    9ni2

    ...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一世独宠:少夫人欢心难讨欧少的掌上罪妻低调千金:领养神秘老公真龙九天鸿蒙圣主与恶魔同枕:女人休想逃萌妻来袭:腹黑老公赖上门东北野仙奇闻录修真之长生哑女惊华:鬼王逆天宠妻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