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010:你简直是活该啊!

    宁夏还在庆幸着避开沾血情节,却是被一盆透心凉的水给从头淋到脚。【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秋风一吹,冷的一个哆嗦。

    “啊,王妃饶命,奴婢该死!”

    殿门柱子里侧,一个小宫女从梯子上掉了下来,摔的面色一变,却是一瘸一拐,硬撑着跪到了宁夏跟前,一边磕头,一边求饶。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还请王妃责罚,请王妃恕罪。”

    ‘咚咚’的磕头声就像是铁锤敲在水泥地上,听的宁夏又是一个哆嗦;抬眼看着被柱子挡着的梯子,无语泪流。

    尼玛,她这是避得开其一,避不开其二吗?

    “罢了,起来吧!”回过神来,见地上隐隐有血迹时,宁夏连忙阻止了宫女的自残行为。

    宫女不敢抬头,更不敢起身,趴跪在地上,声音都是颤抖的“王妃恕罪,奴婢一时手滑,打翻了盆子,还请王妃责罚,请王妃恕罪….”

    又是责罚又是恕罪的,这是被吓糊涂了?

    “罢了,你且起来吧。”

    心中一个叹息,古人的命就是这么苦啊,生活在底层,命就不是自已的。别说古代了,就说现代吧,你要是没钱没势,遇着一个有钱有势的,也是没得比的;别说有钱有势了,就是一个小贩遇着城.管,怕也是这么没有尊严的;被打被踩被围殴,那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了。

    “起身吧,该做什么做什么去。”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看着掌心沾着的污垢时,默默骂着老天搞人。

    人家作者都没写这一岔,你怎么就非得安排这么一出?难道我避开一个沾血情节,就得淋一身才让你满意?

    跪在地上的宫女一听宁夏这话,身子一个哆嗦,带着哭腔讨饶“王妃饶命啊,王妃饶命啊….”

    饶命?她不是不追究了吗?还饶什么命?

    看宫女又开始磕头求饶时,宁夏真心搞不懂她这是怎么了?

    蹲下.身,伸手阻止了宫女再磕头,宁夏放轻了语气,自认为和煦的问道“说了无碍了,你怎的还不起身?”

    宫女一听这话,反倒是哭了出来“求王妃责罚,求王妃饶命啊….”

    这…..宁夏郁闷了“你可有家人?”

    她问这话没别的意思,就想问问她爸妈是怎么教的?都说了不追究了,她怎么还这么死心眼的磕个不停?

    宁夏疑惑的不行,磕着头的宫女却是抬起了头,看着宁夏的眼底尽是绝望,“奴婢知道了,奴婢自行了断,还请王妃莫要降罪于奴婢家人。”

    宫女这话,听的莫非‘哎?’了一声,什么情况,什么自行了断?什么不要降罪家人?

    宁夏是真的懵了,难道真是因为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所以连沟通都这么难?

    宁夏还在懵着,地上的宫女却是爬了起来,猛的一头撞到了柱子上,立马血溅三尺,倒地身亡。

    这…..看着宫女额头的血喷溅的到处都是时,宁夏狠狠的打一个哆嗦,这一次,她的面色变的一片苍白。

    死人了!还是死人了!她到底是说错了什么?为什么宫女要死?

    宁夏脑子成了浆糊,完全不明白现在的情形;跟在她身后的秋怡皱着眉头,看向宁夏的眼神闪过一丝寒意。

    宁夏看着宫女的尸体呆若木鸡,这时从宫内走出一个老麽麽,身边跟着一个宫女,若是细看,你会发现,那宫女不就是方才显些撞着宁夏的宫女么?虽然换了衣裳,换了装扮,可脸却变不了。

    只可惜,宁夏此时脑子成了一团浆糊,根本没注意到这个细节。

    当老麽麽看到宫门口的死尸时,面色瞬间就变了;连招呼都没打,立马折身返了回去。

    等到麽麽再次出来时,那宫女手里端着一盆烧过的木炭,上前两步,将木炭倒在被水打湿的地面。

    “太皇太后正在佛堂焚经,王妃却在此地沾了血光,冲撞了佛爷;太皇太后有旨,摄政王妃冲撞了佛爷,需虔诚祈祷佛爷的饶恕!”老麽麽说罢,转眼看向秋怡、冬沁“你二人伺候王妃少说也有十年,却让血光沾了永宁宫,下去自领二十大板!”

    这一声令下,秋怡、冬沁连请饶都没有,低头应了声是,便自发去领板子去了。

    秋怡、冬沁一走,宁夏就有些慌了。虽然是小皇帝的眼线,可好过她一个人在这儿看着死人啊!

    “王妃,请跪下赎罪。”老麽麽淡淡的看着宁夏,这个安国郡主一向不讨喜,以前也就罢了,再怎么胡为也没到这儿来撒野;今天倒好,居然让永宁宫沾了血,这可是大不敬!

    宁夏看着地上的木炭,抿唇看着老麽麽那冰冷的眼光时,咬了咬牙,跪到了木炭上。

    她不明白,这个宫女为什么要死?她明明没说责罚,宫女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老麽麽连问都不问就判了她的罪?为什么要让她跪在这里?为什么要让她跪在木炭上?

    三三两两的宫人把撞死宫女的尸体给抬走了,却无人来收拾地上的血迹;衣裳被淋湿,过堂风一吹,冷的她浑身都是鸡皮疙瘩;膝盖跪在木炭上,疼的厉害。

    麽麽怕宁夏不守宫规,自行离开,特意安排了两个体壮的太监在此守着,说是太皇太后有吩咐,需跪到一经之时方能起身。 |.

    一经之时?这是什么时间啊?一经之时有多久啊?

    时间,过的很慢;特别是在冷饿交替之间,特别是在满眼血色之时。

    秋怡、冬沁领了板子出来,二话没说的跪在了宁夏旁边;宁夏心里实在是委屈的不行,她不明白自已到底错在哪里?

    “秋怡,我已经说了不追究了,为何她还要这般?”转眼看着秋怡,宁夏这话不问出来实在是不舒服。

    秋怡一抬眼,看着宁夏花了的脸时,张着嘴,看似有些怪异;当看到宁夏满眼的委屈之时,半响之后,缓缓开口“往昔犯错的宫人,王妃都会予以责罚,若未责罚,便是让其自行了断。方才王妃问她家人,不就是在…”

    秋怡的话没说完,那意思却是很清楚了;你平时不责罚就是要人死,今天还问了别人的家人,那不是逼着人去死吗?

    秋怡的解释,让宁夏差点吐了一口血;庄映寒啊庄映寒,你怎么这么变.态?你就是心理扭曲,也不该这么草菅人命吧?也难怪被人弄的生不如死,你简直是活该啊!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清末之雄霸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