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016:谢雅容来找茬?

    谢雅容,带着作者的金手指光环,走到哪儿就亮到哪儿的无敌女主,此时真正见到,宁夏不得不说作者对她的偏爱。【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到底是女主,不施粉黛却胜过烟粉三千;媚眼如丝,扶风若柳;倒真是如文中所说【一凌时自带威慑,一浅时,媚态横生。不语时,涩态尽显;启唇时,若绕梁弦音;一舞似玄女九天降,一曲似瑶池三生歌;诗词歌赋无一不精,琴棋书画无一不晓。】

    这样一个开着外挂重生的女主活生生的立于眼前时,宁夏真真是自叹弗如。

    “谢小姐无需多礼。”人家是有忠犬男主保护着的无敌女主,我是没人疼没人爱的恶毒女配,我惹不起你,我当然得躲了!

    浅笑着移步离开,抬眼扫了一圈各怀心思的众人。

    这些人,除了一个谢雅容,没一个面熟的;没办法,没继承原主的记忆,虽然那天过了一遍原主的一世,却全是围着北宫荣轩和主线而走的;无关紧要的人,别说走马观花了,那是现都没现过。

    怕漏了馅儿,宁夏正想借着身体抱恙脚底抹油,却被一个鹅黄衣裙的小姑娘给抢了先。

    “臣女们正在对诗,不若王妃也来凑个热闹?”

    对诗?那分明是在比诗好吧?凑个热闹?你成心让我丢人是不?

    啊,对了,不是丢人!原主也是有才情的啊!虽然原主心狠手辣,却是文韬武略不输于人,不然拿什么跟女主斗?

    可是,那是原主好吧?她宁夏这个空降兵,你让她写诗?哦,算了吧,还是写死好了。

    “‘羞莲立于塘,摇曳绿霓裳;碧水明如镜,蝶舞风含香;并蒂双生莲,雨打琵琶浅;画舫雨中行,笔下寄浮轻。’谢小姐这诗可真是将我等的词句都比了下去,只是我等实在不知这诗中何意也。”

    方才开口留下宁夏的小姑娘拿起一张宣纸轻念,纸上以梅花小篆写着一首诗。

    宁夏无奈的想翻白眼,这不是她写的,这是作者给写的!

    哼哼哼,写的一点也不顺好咩?这是作者写出来让女配和女主死掐的诗!

    之前在文里,庄映寒看到北宫荣轩和谢雅容游湖戏莲;所以几次出手算计谢雅容不成,把谢雅容惹急了,所以故意写了这么一首诗来刺激庄映寒。

    只可惜啊,以前的庄映容去了,现在的庄映容对男主没心,所以刺激不了她,要让伟大的女主失望咯!

    浅笑着点了点头,宁夏表现的很是淡定“谢小姐不愧为京城第一才女,这才华,果真是我等所不能匹敌的。”

    宁夏的退让,让谢雅容目光一闪;宁夏捕捉到那眼中的光芒,心里暗笑,小样儿,你看,我都退让了,你就放我一条活路吧!

    “王妃可是谦虚了,听闻王妃诗词歌赋亦是造诣极深,平日王妃在宫中,我等难以瞻仰风采,今日王妃可莫要再藏私了。”

    这头身着嫩黄衣衫的小姑娘退下了,那头一个笑眯眯的小姑娘又站了出来。

    宁夏一看这小姑娘出来的方向,心里嘿了一声;好家伙,这是谢雅容一伙的啊!她们是成心的是不?

    她都退让了,谢雅容还想怎么样?

    又是浅浅一笑,宁夏依旧很淡定“怕是要让诸位见笑了,大病初愈,连带的脑子也有些迟钝了,今日便不在诸位才女跟前献丑了。”

    哼,我都这么不要脸的自降身价了,看你们还怎么逼我?

    心中得意的直哼哼,就在宁夏以为谢雅容明白她的退让之时,另一个小姑娘再次挑事儿“王妃过谦了,听闻王妃对于音律的造诣亦是极深,特别擅长写曲,不知我等今日可有幸得曲一二?”

    写曲?写什么曲?有吗?

    宁夏脑子一愣,原文里绝对没有这么一出!庄映寒就算再用功于文武之上,却是对于音律极为空的;别说是写曲了,你就是让她弹首曲子也是丢人的!

    “林小姐越矩了,听闻王妃今日才下了病床。”谢雅容娇嗔了一眼开口的小姑娘;怎奈那小姑娘就像是不懂事儿一般,吐了吐舌头,说不出的天真。

    “都说当今太后音律造诣极佳,听芙才出入宴席,便是对太后万分的崇拜;王妃自小在太后身边养大,耳习目染,想来也是学了一二。”

    这话一出,可就不是王妃行不行的问题了,而是太后行不行了;如果王妃说一个‘不行’,那就是在打着太后的脸了!

    宁夏双眼一眯,感觉这仨儿今天就是来找茬的,最关键的是,站在中间一直娇嗔着别人不懂礼数的谢雅容,这两人明明是唯你马首是瞻好么?你怎么装的跟个事外人一样的?

    原文里好像是没有这一出的吧?为什么谢雅容不按套路走?谢雅容这样不按牌理出牌,那她该怎么接?

    宁夏犯难了,她身边的丫鬟就不高兴了;这明显是在嘲笑主子不懂音律,同时打了太后的脸,这个林小姐是吃了熊心豹胆?还是个傻子?

    原本只得几人的小圈子,此时已经围了不少人,看着千金小姐们所露出的看戏表情,宁夏觉得今天要是认了输,那她明天进宫就得看太后的脸色了。

    虽然太后会找这傻子林小姐的麻烦,可她却不想因此受到牵连,那日太后给她的压迫她还心有余悸。

    呵呵了两声,宁夏抬眼一扫“不知在场诸位小姐,可有谁能过耳谱曲?”

    过耳谱曲,说白了也就是听一遍就能弹的出来。这不但要有极深的音律造诣,更要有过人的记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将视线投到了一个蓝衣女子的身上。

    咦,居然不是谢雅容!她还想着跟谢雅容配合一场呢!

    “臣女田曼云见过王妃。”

    宁夏好喜欢这里的行礼方式啊,在行礼的时候都会自我介绍一番,这样也就省去了她认不出的尴尬了。

    细细打量了一番田曼云,宁夏对这个人物是没有一点印象的,她敢肯定,这个人物在原文里连一笔介绍都没有!

    看来又是个打酱油的,那更好,打酱油好啊,那就证明是没有对手戏的,也就保证了安全。

    心里自是满意,宁夏也就没有废话,说了声“你且与我来”之后,二人便走到一侧,一人哼着曲子,一人仔细听着。

    听着曲子,田曼云面上明显有些变化,这让远远看着的众人都诧异王妃到底是哼的什么曲子?

    过了几分钟,田曼云点了点头“臣女记得了,不知王妃是要以琴相配还是其他乐器?”

    “你都会?”这次换宁夏诧异。

    “臣女不才,略知一二。”

    略知啊,诸葛亮也总是说略知一二,结果却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看来,这个田曼云是个人才啊!

    “用琴便好。”

    “是!”

    宁夏吩咐秋怡去寻一把琴来,秋怡带着点不安看了看她,看到她镇定的点头时,这才出去寻了北宫荣轩。

    没办法,主子以前从来不会琴,她又对荣王府不熟悉,要琴,自然得寻北宫荣轩。

    不消片刻,下人抱着一把琴走了进来;而外头的男宾听闻里头有人要抚琴作曲时,竟是安静了下来,均侧耳等着。

    “当众生踏上这条路

    眼前是一片迷雾

    太多的嫉妒

    太多的束缚

    默默承受着求不得苦

    当期盼就此结束

    放手静看纸鸢飞出

    太多的痛楚

    都无法弥补

    只好放手不再去追逐

    觉悟放下所有的辛苦

    求一个归属

    把爱恨变成祝福

    觉悟翻开欢喜的经书

    念一句知足

    静看云卷云舒

    当众生踏上这条路

    过往是一场浮屠

    太多的嫉妒

    太多的束缚

    默默承受着求不得苦

    当过往再次回顾

    唯叹当初执念浮屠

    太多的痛楚

    都无法弥补

    只好放手不再去追逐

    觉悟放下所有的辛苦

    求一个归属

    把爱恨变成祝福

    觉悟翻开欢喜的经书

    念一句知足

    静看云卷云舒 嫂索妙 筆閣 穿越之肉文女配

    觉悟放下所有的辛苦

    求一个归属

    把爱恨变成祝福

    觉悟翻开欢喜的经书

    念一句知足

    静看云卷云舒”

    一首稍稍改动的《觉悟》丢了出来,宁夏心想着,我都唱的这么明白了,别人听不懂,你谢雅容还听不懂?你要是再找我麻烦,那就是你的问题了!

    ...
推荐阅读: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明末边军一小兵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