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046:你是何人?

    秋夜微凉,离八月十五中秋佳节已是没多少个日夜了,夜空中明晃晃的月亮只剩下一个小牙口就成了满月。【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秋怡二人守在殿外,稍有风吹草动,目光就如同潜伏的狼,幽光闪动。

    殿内,宁夏尴尬的双手搓着大腿,偶尔抬头看一眼坐在对面的北宫逸轩,在对上他浅笑的眸眼时,又急急的错开,四下乱看。

    丢死人了,长这么大,还没做过这么没脸没皮的事!

    刚才是她抱着炮灰王爷不放手吧?刚才是她叫炮灰王爷不要走的吧?

    刚才炮灰王爷靠的那么近,他的唇那么近,他的桃花香那么诱.人,她差点就伸狼爪了。

    她这是在干嘛啊?这不是在耍流氓吗?

    “咳咳……”

    宁夏尴尬的视线飘忽,就是不敢对上北宫逸轩的桃花眼,北宫逸轩倒是面色平静的轻咳两声“安国可是有事要问我?”

    看她尴尬这样子,北宫逸轩只能体贴的给她转移话题。

    这不,话题一转移,尴尬的人立马就迎上了他的视线“对,有事,有事要问你!”

    尼玛,她是真有事要问他,怎么尽想那些不该想的了?

    提到正事,宁夏立马就进了状况,双手放在膝上,正襟危坐“那夜死的两个男人,是不是你出手的?”

    “是!”

    宁夏问的干脆,北宫逸轩也回答的干脆“本想通知你,怎奈还来不及善后,便被他的人发现了,不得已只能及时抽身,后来一直没机会进荣王府。”

    没机会进荣王府?

    宁夏满是不解,逍遥王要到荣王府拜访,不可能被拒之门外吧?“为何?”

    “你不知?”

    北宫逸轩问这话时,桃花眼闪过一抹疑惑;宁夏直接摇头,她那些天一直在采莲院,连院门都没出,她怎么能知道?

    “那日,你与谢雅容落水之事,京中传的沸沸扬扬,均说是你不满皇上赐婚,故此借着赏莲之时将谢雅容推下莲塘,摄政王打了你一巴掌,你伤心之余亏了身子,便在府中整日以泪洗面……”

    后面的话,北宫逸轩不说,宁夏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难怪了!难怪了!难怪今天太后能这么对她下手,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她只当谢雅容的计划早在寿辰当日就完了,却没想到,那计划,却是一直拖到了这次的菊园赏景。

    制造舆论,让所有人都觉得她痴心于摄政王,若是在菊园再与谢雅容有纠纷,必然会让太后肯定她有二心;好在菊园之时她并未生事,今日她才会逃过一劫。

    今日她逃过一劫,却不代表太后不会罚她,在太后这里受了罚,回去之后,北宫荣轩再继续演绎深情,那么,她就真的背叛了小皇帝,背叛了太后,真正为北宫荣轩效力。

    不得不说,北宫荣轩这计划实在是太完美,若是真的庄映寒,在她全心爱着的男人,和一再逼着她的太后之间,必然会选择男人,如此一来,剧情自然而然的就走上了正轨。

    可是,这跟北宫逸轩不去王府找她,有什么关系吗?

    “他将王府禁严,我们的人都进不去。就连我亲自上门拜访,也只安排我在前厅,问起你时,他说你是心有郁结,需多做休息。”

    心有郁结,不就是在告诉宫里的人,她真是为情的所困?如此一来,太后自然不会放过她!

    宁夏的疑惑,在北宫逸轩的解说中得到了答复;而北宫逸轩看向她的眼神,有种异样。

    这个人,是安国吗?

    “皇兄。”

    一声轻喊,宁夏抬眼看着北宫逸轩“我如今用不上内力,你可知如何恢复?”

    话题陡然一转,宁夏这跳跃性的思维让北宫逸轩微微一愣,随即眉头一裹,示意她抬手“我看看。”

    手指隔着内衫扣上手腕,北宫逸轩的眉头微微一蹙“并无异样,为何用不上内力?”

    因为我不会用啊!

    心里直咆哮,宁夏小心翼翼的回道“我也不知,只知大婚之后便是再难用上内力,皇兄云游四海,见多识广,能否给我指点一二?”

    炮灰王爷,你直接从头开始教我吧!你教了我,我就会用了!我现在是空有内力不会用,这一不会用,我想逃跑,就很难啊!

    宁夏小心翼翼的问着北宫逸轩,北宫逸轩看向宁夏的眼神忽而一闪“试着气运丹田握紧手掌。”

    气运丹田?尼玛,敢不敢告诉我该怎样气运丹田?

    你倒是先告诉我,丹田这玩意儿到底要怎么运气啊!

    气运丹田……心里一匹草泥马慢慢跑过,宁夏憋了一口气,握紧了拳头。

    这一口气还憋着没放出来,搭在她腕上的手,一瞬间就扣到了她的脖子上“你到底是何人?”

    手指扣着脖子,只要稍一用力,她就脖子就脆弱的跟巧克力棒一样,咔嚓一声,脑袋和身子分家了吧?

    宁夏被北宫逸轩忽然凌厉的模样给惊的手上一松,“皇…皇兄,我是安国啊。”

    她说错了什么吗?还是她做错了什么?他怎么会忽然怀疑她?

    宁夏心里直打鼓,看惯了炮灰王爷的笑脸,习惯了他的温柔劲儿,忽然变的这么凌厉狠决,让她一时反应不过来“皇…皇兄你怎么了?”

    “你是安国?”就像是在说着多么可笑的事情,北宫逸轩扣在她脖子上的手微微用力“别人不知道安国对摄政王的心思,我还能不知道?以往的安国掩饰的再好,可在看向摄政王的时候,总会流露出几分情意;安国功夫不亚于我,怎么可能有深厚的内力却不懂得利用?”

    炮灰王爷知道原主喜欢北宫荣轩?他怎么会知道?难道他观察过?他为什么观察?难道他喜欢原主?

    宁夏的脑子里想着这一连串的问题,当她觉得脖子上的手越来越用力时,双手连忙扣上他的手腕“有话…慢慢说…我不是安国,又是谁呢?”

    这又不是修仙文,换个灵魂能查的出来?这身体是安国的,这是一点也不假,就算她对北宫荣轩没有爱意,就算她不会用内力,就这么草率的判定她不是原主,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再者说,这事她要怎么解释?难道告诉炮灰王爷,我是在看书的时候因为嘴贱穿来的,我还能未卜先知,我知道你啥时候会死,我也知道小皇帝啥时候会死,我还知道我啥时候会死?

    宁夏抬手扣着他的手腕,宽大的袖口滑下,那被挖了守宫砂的手臂处还有一点伤痕未愈。

    北宫逸轩的视线落在那伤痕之上,在宁夏缺氧的时候,松开了手,起身立于窗前,再次拿一个背影对着她。

    终于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宁夏双手摸着脖子大口的喘气。

    话说,刚才炮灰王爷一凌厉起来,好帅有木有?

    本该害怕的人,这会儿却是犯起了花痴,犯花痴,这种属于小女孩的事儿,她却是犯的这么不合情理。

    炮灰王爷不像原文里写的那么不堪一击,从刚才的情况来看,炮灰王爷应该是个不容易弄死的人,至于原文里三两句就把人弄死了,她觉得有很大的猫腻!

    差点被掐死,她明明该害怕,可是,看着那一身白衣的人,宁夏心里没有一点的怕意。

    非但不怕,脑子里反而冒出那天他身着红衣的妖娆模样,真想跟他说一句‘你更适合穿红衣’。

    对于自已这种不正常的心态,宁夏只能说一句:有毛病!

    炮灰王爷站在窗前,宁夏就这么安静的看着窗外月色打到他的白衣之上,上好的衣料撒上一片月色,凭添一层氤氲之光,一眼看去,就似要乘风而去,不真实到想要上前将他捉住。

    “皇兄。”轻喊了一声,却因为喉咙发疼,咳了一阵。

    北宫逸轩转身若有所思的看着她,认真的眼神,就似在判定她到底是不是安国?她的言行举止在大婚之后就变的不一样,她对摄政王的冷漠疏离,她对谢雅容的忍让防备,她对下人的宽容体谅。

    不管是哪一个行为,都表明她如今的不一样,若非他当初曾细心留意过她的一切,怕也是被她给骗了过去。

    她不再处罚下人,可以说是大病一场之后的醒悟;可是,对一个人的爱,却不是说变就能变的。 穿越之肉文女配:妙

    她疏离摄政王,却对他无故亲近,这让他不得不怀疑她的动机。

    宁夏在咳嗽的时候,北宫逸轩对她已是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个遍,不管怎么看,人还是那个人,就算是易容也不可能骗得过他的眼睛。

    既然是这个人,为何她和以往给人的感觉,天差地别?

    “皇兄。”喝了一杯茶,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宁夏起身走到他身旁“皇兄说我对摄政王的情意,那一日在林中,你不也亲眼所见?那日在莲塘,你不也亲眼所见?他爱谢雅容爱到了骨子里,他护谢雅容护到了心尖儿上。你说我要是再不自量力的去争去抢,还有何意义?”

    顿了一顿,宁夏眼底是一抹笑意,这种笑意是一种自嘲,或者是对原主付出的不值“他爱谢雅容,护谢雅容,却将我一次又一次的推向歹人之手,若非皇兄一次次相助,如今的安国成了什么?说是人.尽.可夫都是轻的!”

    宁夏的话,让北宫逸轩的目光一沉,想到大婚当日的情形,想到那一夜两个男人的行为,再看向宁夏时,眼底闪过疼惜。

    如今的安国,为何这般让人心疼?

    ...
推荐阅读:圣堂 九星天辰诀 神煌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首席御医 重生小地主 网游之天谴修罗 醉枕江山 最强弃少 温暖是你 校草住隔壁 凤惊天之逆徒狂妃 我有药啊[系统] 医世之雄 翅膀的守护 校园豪门 种田之鱼水相欢 我们正在交往 倾杯 时光缘:一诺千金 墨妃倾城妻 一夜惊喜 我被丧尸了100年 似魔鬼的步伐 养鬼为祸 掠恋成婚:男神... 无双神境 永恒蓬莱 阴阳术士秘闻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