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063:伪白莲你够了!(1月打赏加更1)

    太后要谢雅容和摄政王和奏,说的好听,是想看看二人的音律谁更胜一筹,说的不好听,那就是在损着谢雅容的面子。【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谢雅容虽是许于摄政王,可到底还未嫁进王府,今日若是和摄政王的曲子显得缠绵了,自然会让人笑话;若是和不到一起去,那就是在说着二人心不和。

    摄政王寿辰当日,为了谢雅容而打了王妃一巴掌,这事儿,太后可是记在心里的!王妃受了一巴掌本不关她的事,可摄政王此举,却也是在打着皇上的脸,打着她的脸,这过节,她岂能揭过?

    若是今日二人和不出个该有的意境来,只怕会让人说当日王妃那一巴掌受的冤枉了!

    宁夏看着强忍委屈的谢雅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了;看文时,她也暗骂太后这老女人太能折腾人,让女主出丑的事儿是一件件的不落下;可是,现在事情摆在眼前,那日受的罪她可记的清清楚楚。

    若是她找了事儿,推了谢雅容下塘,那是她的错,她无话可说!

    可是,那日分明是谢雅容拉她下水,还喂她吃了药,险些害的她做不了女人,甚至于以后做不了母亲,这事儿,她也记着的。

    所以,这会儿看着太后找茬,宁夏心里也不知道该是高兴还是该替女主抱不平?

    北宫荣轩对上谢雅容那一眼的委屈时,隐于袖中的手背青筋已显,偏偏在宁夏看去时,对上他冷然带怒的一眼。

    躺枪!

    她什么都没做,还是被人恨上了!

    宁夏真是欲哭无泪,心里那点不平被点燃,不甘示弱的回瞪了回去。

    整个有病!太后找你茬,你就来找我的茬是不?难不成我没给谢雅容找麻烦,剧情没跟上,没让你伤着我,你现在还得找机会再来一出?

    宁夏是整个人都不好了,瞪了一眼之后,轻轻一哼,转眼不再看那个讨厌的男人。

    北宫荣轩目光清寒,见宫人已是捧来琴瑟之时,只得起身“谢小姐琴技在本王之上,本王便不与其争峰,方才听谢小姐一曲碧空曲倒是别有意境,意犹未尽倒不如亲自来抚上一曲。”

    这话,是原文的对白,众人对于北宫荣轩听一遍就能记住,也是佩服。

    琴瑟,乃二器也,乃古琴与古瑟的合称,相传由伏羲发明,琴五弦,瑟二十五弦。

    一般琴在台前,面对宾客,瑟在台后;琴离客人近,瑟离客人远;琴师或是主人,或是美女;瑟师则可以是男子。

    琴瑟相合,也是暗指相处的融合,今日太后让二人以琴瑟合鸣,表面是看好二人的姻缘,可实际上却是有两个目的:

    其一,是在打压摄政王的气焰,其二,是要庄映寒看清自已的本职工作。

    摄政王在前朝为首,不管怎么说,太后也是压他一筹,这会儿要他和谢雅容合鸣,无疑是在告诉他,不管你蹦哒的多厉害,在哀家面前,你也翻不出个花样来,哀家让你献艺,你敢不从?

    剧情还是按原文在发展,今日太后之举,也是把小皇帝推向危险的重要因素之一。

    宁夏看着二人不能抗拒时,不得不感叹,做为男女主,也是不容易的,好歹也是个有身份的人,在人前受人敬仰,在这样的聚会上,也是上头的人说什么,就只能做什么。

    至少口头上,北宫荣轩母妃死后,也喊太后一声母后的。儿子献曲讨母亲欢心,这如何能抗拒?

    关于这第二点,空降来的宁夏就呵呵了。

    太后让二人和奏,其次目的是让庄映寒看清自已的本职工作,你嫁到王府去不是跟王爷郎情妾意的,你去是给我窃取情报的,郎情妾意之人,乃是这个温婉可人的谢家小姐才能享受的!

    谢家小姐不会功夫,在外人看来,除了长相绝佳,才学不浅之外,还真是没有什么威胁,这也是太后不把谢雅容放在眼里的原因。

    殊不知,谢雅容脑子实在是聪慧,在北宫荣轩的谋位之中起了军师的作用。

    再一次垂眼腹诽,宁夏觉得太后脑子有问题有没有?如果真要窃取情报,让庄映寒和北宫荣轩来点儿小感情不是更快吗?

    还是说,太后是个过来人,知道感情这事儿一旦沾上了就会叛变?所以就这么见缝插针,不遗余力的让庄映寒看清自已的本职工作?

    对于别人的心思,还真是难猜,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作为女人,宁夏也不得不赞同这个么说法!

    话说,这头宁夏在腹诽,那头二人已经就位抚曲。

    这一次,宁夏的视线是落在北宫荣轩身上的,身穿紫袍,四爪金龙活灵活现,仿佛要从那衣裳上飞出来似的。

    瑟,不同于琴,所抚不同,而他自然熟悉的手法,却是让人感叹此人技艺之多。

    能文能武,还能演戏,最主要的是,还是女配的菜,也难怪庄映寒明知往前是火焰,也要奋不顾身的飞蛾扑火。

    相同的曲子,加了个人,意境便有所不同;若说谢雅容所奏出的是清心淡雅,那么北宫荣轩的加入就让整个曲风偏向了气势磅礴之意。

    也是,一个大男人,要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奏出小女儿之态,只会徒增笑话。

    剧情,自然是往原文发展的,二人的和鸣没有缠绵之意,却是配合的极好,谢雅容有她的清雅绝俗,北宫荣轩有他的大气磅礴,整个曲风一变,倒是别有一番意味。

    今日这曲,倒是成了一段佳话,往后这事儿,可是北宫荣轩在其他两个男主面前炫耀的资本!

    先遇着谢雅容,还和她这般的心意相通,这,可不是一个用强,一个酒后乱.性的男人所能比的!

    一曲毕,太后自然是要赏,听着那些好东西赏进了王府,宁夏心里直呼:这么好的东西,分一样给我好咩?我缺钱!很缺!

    这头宁夏在默算着开一间酒楼大约要多少钱,手边却是被人轻轻一推。抬眼一看,只见秋怡直朝她打着眼色。

    “什么事?”

    原本是觥筹交错的寿宴,乐声绵绵,低谈不绝,可是偏偏她这一问的时间,宴厅安静的不像话。

    感觉到气氛不对,宁夏顺着秋怡的目光转向场中,只见北宫荣轩负手而立,目光冷笑的朝她看来。

    怎么个意思?她不过是走了一下神而已,难道错过了什么吗?

    “王妃,王爷请你献上一曲。”

    秋怡见她是真的没留耳朵在听时,赶紧低声解释“方才奴婢留意到谢小姐在退场时与王爷说了句什么,王爷便说王妃琴技也是一绝。”

    我尼玛……

    躺枪……

    太后把他们当猴儿耍了,现在要来耍她?

    转眼看向归位的谢雅容,见到她含笑看来时,眸中闪着的那抹挑衅,宁夏就恨不得把桌子上的东西都给她丢过去!

    你个伪白莲!你分分钟也不愿意放过我是不?

    我说,是太后找你的茬,可你也出尽了风头不是?你还得了好东西不是?你这名利都收了,你还来找我麻烦做甚?

    你丫是闲的蛋疼?不对,她丫的没蛋,分明就是吃饱了撑的!!!

    “荣王妃?”

    太后显然是等的不耐烦了,见宁夏还坐在那儿不动时,开口说道“倒是许久没听荣王妃弹曲子了。”

    弹曲子?弹你.妹啊!庄映寒有几斤几两你不清楚吗?她会些什么你不了解吗?你至于在谢雅容出尽风头之后再来让我闹笑话吗?

    后妈果然是后妈啊,更何况这个后妈还算不上是个妈!

    宁夏一看众人的视线都落到自已身上时,真是差点红了脸,也不知道是给气的?还是被这些眼睛给看的不好意思了?

    轻咳一声站了起来,对上太后不温不火的视线时,宁夏回道“儿臣近日疏于练习,手法甚为生疏,怕让太后失望,便不献丑了。”

    她一不会舞,二不会曲,只会唱点歌,so,别让她献什么艺了,只会让她被人耻笑的。

    “王妃过谦了,本王寿辰当日,王妃可是自个儿谱了曲,填了词,那曲子便是不错。”

    听着北宫荣轩睁眼说着瞎话,宁夏不免瞪他一眼,那日的曲子在这群才子面前让人笑话了还差不多,哪儿能是不错?

    话说,他们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为嘛非得让她献曲?不会还有更大的坑在等着她吧?

    想什么,还就来什么,北宫荣轩被宁夏这一瞪,目光一转,视线轻飘飘的落到了北宫逸轩的身上“逍遥王吹得一手好萧,倒不如今日一起合奏一曲?”  .!

    宁夏听完这话,脸上表情那叫一个精彩。

    原谅一个看过肉文的人在听到‘吹.萧’这二字的想入非非啊!

    话说,北宫荣轩把炮灰王爷给拉进来,他想做什么?

    “王爷所言极是,逍遥王非但吹得一手好萧,听闻琴技也是一绝。”谢雅容正待回到位置上,听到北宫荣轩这话,折身走到宁夏身旁“王妃也是个剔透之人,能在短短时辰内谱出新曲,这却是臣女所不能敌的。”

    谢雅容一开口就是在赞着二人,更是降低了自身的本事,把二人给捧到了天上去。

    这话听起来是真心在赞着王妃和逍遥王的本事,可是,别人看不到的是,她在看向宁夏的视线中,是冷笑,是讽刺,是挑衅!

    看着站在眼前的人,宁夏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真想吼一句:伪白莲,你够了!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清末之雄霸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