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075:天王盖地虎

    一听宁夏提到银票,秋怡也不听话了,坐起了身子,直接下床。【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是啊,和堂姐约好的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

    宁夏劝着秋怡先别急,秋怡却是死活不听了“这宫里头跑来跑去的不容易,特别是揣着那么多的银票在身上,若是被人搜到了,便是有嘴也说不清的!”

    一听这话,宁夏也愣了,还真是,要真是被人搜到那么多的银票在身上,那如何能说的清?只怕是不死也得掉层皮!

    不能连累到别人,两个伤患相互帮着收拾妥当,在宁夏的要求之下,带着她这个累赘一起去接头收钱。

    “咦,安兰殿的宫女呢?”

    安兰殿还剩下两三个粗使宫女,负责点灯什么的,可是现在,天都黑了,这安兰殿却是黑漆漆的一片,灯也没点,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王妃,您用过晚膳了吗?”秋怡转头问着宁夏,宁夏摇头“我醒的晚,醒了就去偏殿找你们。”

    “那王妃是何时睡的?”秋怡又是一问,宁夏还是摇头“我也记不清了。”

    她实在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在地上睡了那么久,现在都还有些晕。

    “王妃,咱们是如何脱身的?”

    这一次,是冬沁开的口,这一问,宁夏目光一暗“逍遥王恰巧经过。”

    恰巧?

    两个丫鬟相视一眼,这个也未免太过巧合了!

    一时间,三个人站在门口不进不退,气氛有点诡异。

    最终,还是秋怡开了口“王妃,奴婢有个想法。”

    就你想法最多!但是我现在不想提炮灰王爷!

    宁夏一翻眼,知道她二人想说什么!

    宁夏不接话,秋怡有些尴尬,抿了抿唇,似自言自语“奴婢只怕那些物件儿拿去换银子的事,是有人知晓的;您看看,能恰巧经过救下咱们,是不是也能恰巧知晓奴婢去找人换银子的事儿?是不是也能恰巧想法子把殿里的宫女给调走,方便咱们收银票?”

    这一个个推断虽然是猜测的,却也是不无道理。

    宁夏听着听着,心里便是五味俱有。

    这样说起来,还真是说的通。

    下午她回了寝宫,他没跟来,而她在寝宫昏倒了也无人知晓,要不是被冷醒了,怕是要睡上一夜。

    安兰殿的宫女谁都能调走,但是在调走之后没有人来使坏,也就证明这是有人在外边儿保护着安兰殿。

    能这么费心费力的,是不是炮灰王爷?或者说,眼下来看,能这么尽心尽力的,也只有炮灰王爷吧?

    只可惜,炮灰王爷是绝对想不到,她回寝宫是休息了,结果是内力翻腾被动休息,要是让炮灰王爷知晓,她昏倒了在地上睡了那么久,是不是会懊恼把宫女全部调走这么一个愚蠢的行为?

    想着想着,宁夏心里便是一个咯噔;如果推测合理,那么王爷就知道她在凑钱的事?

    “若是以往的逍遥王,必会将此事透露给太后;如今的逍遥王,倒真是难以揣测了。”似叹了口气,秋怡目光看向宁夏,那意思,显而易见。

    逍遥王这一再的出手相救,还这般的尽心尽力,若说对王妃没个什么心思,那才真是奇了!

    王妃对逍遥王的心思,她二人是看在眼里;如今连逍遥王也显得有些模糊不清,这就让二人担忧。

    “咳,这个,没准儿只是宫女被调去别的殿帮忙了,就你想的多!”

    心里烦的慌,宁夏不再理二人,走到院中的桂树下平复着慌乱的心情。

    宫中桂树倒真是不少,嗅着桂花香,不由的想起了炮灰王爷身上那始终都有的桃花香。

    真不明白炮灰王爷身上的桃花香是从何而来?难不成专门收集桃花以用熏香?

    哎!疯了疯了,现在是什么时候都在想着炮灰!

    看王妃这是害臊了,秋怡二人相视一眼,面色复杂。

    感情的事,别人是说不上话的,她们这做下人的,更是不能去干涉主子的事儿。

    只是,王妃和逍遥王,是注定不能在一起的,她们是真心希望王妃能悬崖勒马,不要再继续执迷下去了。

    叹了口气,秋怡走在前头带种,冬沁与宁夏二人跟在身头。

    从前殿一直走到后殿,越走越荒凉,最后在一处像是狗洞的地方停了下来。

    看着这洞,宁夏吐嘈“宫里头接头的地儿那么多,怎么就偏偏找个个狗洞来接头?话说,这宫里头连只狗都没有,哪儿来的狗洞?”

    “王妃,那不是狗洞,那是小门!”冬沁压低声音反驳“这是宫人们为了逃生而挖的小门。

    噗……

    憋到内伤

    这分明就是狗洞好咩?

    想要笑,可一想起电视里头那些宫人们的生活,宁夏便不敢笑,真怕戳到二人的伤心点。

    “咳,那个,有没有什么接头暗号啊?比如说‘此山是我开,此事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之类的。”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宁夏找着话题;结果此话一出,遭到两个丫鬟毫不留情的鄙视“王妃,那是山贼!”

    “咳,那个,是哦,那么,有没有别的?比如说‘天王盖地虎’?”

    “这个新鲜,下一句呢?”冬沁来了兴趣,这倒是没听过。

    宁夏抓了抓头发,这个有点儿多唉“比如说‘宝塔镇河妖’‘小鸡炖蘑菇’‘楼主二百五’…..”

    宁夏正在绞尽脑汁想着那些对文,一声猫叫传来。

    听到这“喵~”的一声,宁夏转眼左右瞧了瞧,当她听到秋怡也跟着“喵~”了一声之后,很不配合的笑出了声来。

    她可真是服了秋怡这两姐妹了,什么接头暗号不好?整个猫叫!

    宫里头哪儿来的野猫?这不分明是给别人抓贼用的吗?

    宁夏这一笑,秋怡回头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转而开口咳嗽了三声。

    秋怡咳嗽了三声之后,外头也咳嗽了三声。

    宁夏一看,又差点儿笑了出来。

    好吧,原谅她,第一次遇到这么奇葩的接头暗号。

    在后宫学猫叫就不说了,你整个的接头暗号用咳嗽的,不是引人注意么?

    “好妹妹,你说的倒真没错,那掌柜的还真是大手笔,听说还有别的物件儿,一口气给了一万五千两!”

    外头传来一个压低的声音,宁夏只看到一只手从狗洞,哦不,从小门伸了进来,手里是一叠厚厚的银票,还有一个荷包。

    一听是这么多,三个人都是一愣,这可真是意料之外的!本来想着能有几千两就不错了!

    “可真是辛苦姐姐了!”

    秋怡回着话,忙伸手去接。

    那头的人一听这话,轻声一笑“哪儿能说辛苦不辛苦的?王妃给那金镯,我也换了好些银子。下回还有这好事儿记得来找姐姐。呐,按你的要求,全是一百两的,还有一些碎子,你可得收好了。”

    听这话,宁夏赶紧把手上的另一只金镯也给褪了下来,在那人收手之时,给塞了进去。

    那人一捏,心中一喜,却是故意问道“怎么?这个也是要换银子的?”

    秋怡同样转眼看向宁夏,见宁夏摇头时,勾了勾唇“不是,这是我家王妃给姐姐的,姐姐这提心吊胆的也不容易。”

    外头那人一头,心中一喜,将金镯收了起来“王妃可真是客气,这时辰也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去,先走了。”

    “好,姐姐您当心着些。”

    直到人走远了,冬沁这才一个大喘气“一万五千两,王妃,咱们这次真是赚了!”

    是啊!是赚了!

    那些不快在拿着手里的这叠银票时,统统不见。

    不管怎么说,她有了钱,有路可退,就不怕没有活路;只要她有了活路,就一定会想办法帮助炮灰王爷的!

    到时候就算是两个人不能在一起,她也不能看着炮灰王爷做那闪光炮!

    不管炮灰王爷有没有死,反正只要不影响男女主的前进道路就不会改变剧情!

    难得开心,主仆三人往回路而去,一边走着,宁夏不忘打趣秋怡“我说,这宫里头连只野猫都没有,你们用这“喵~”的一声做暗语,是不是太笨了点?”

    宁夏这打趣,秋怡步子一顿“王妃,宫里头老鼠倒是不少,您总不至于让奴婢们学老鼠叫吧?”

    那满地的吱吱声,听着就渗人!

    宁夏嘿了一声,拿着银票在她脑门儿上弹了一下“那你们就不想想学鸟叫?这样‘布谷!布谷!’学的来不?”

    “……”

    秋怡二人相视一眼“主子,鸟儿夜鸣,不吉利,若是被人抓着,那是重罪!”

    “……”

    这次换宁夏无语,好吧,入乡随俗,她没得说的!

    “啊戚…”

    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宁夏身子一个哆嗦。

    冬沁连忙上前问道“王妃怎么了?可是身子不舒服?”

    “在地上睡了一下午,估计是着凉了。”一时口快答了出来,见二人面色紧张时,赶紧说道“没事的没事的,不是大事,就是睡了一觉没盖被子,喝碗姜汤也就好了。”

    她这一时口快,两个丫鬟这紧张的样子才吓人!

    “怎么就在地上睡了?王妃是不是有什么事?”两个丫鬟不依不饶,双眼散着光把她给盯着。

    宁夏被盯的有点不舒服,轻咳一声“那个,没什么,就是下午的时候好像有点走火入魔,一时晕了过去,结果就在地上睡了一下午。”

    两个丫鬟的执着她是见识过的,现在不说,回去之后也会给缠出来。

    这一听,二人就开始紧张的,加快了速度往回赶“王妃这不是闹着玩儿的,得赶紧回去喝碗姜汤,悟出一身汗出来才行。”

    “嗯嗯嗯,你们说的有道理,有道理……”

    主仆三人的声音越来越远,暗中的人这才走了出来。

    “不是说一切都很好?” |.

    声音发冷,北宫逸轩冷眼看向昊焱“不是说一切都已安排妥当?”

    她居然晕倒了?在地上睡了一下午?

    昊焱面色一白,立马跪在地上“主子息怒,郡主寝宫门关着,属下不敢随意前往,属下以为郡主是在休息,故此未进去查看。

    握紧了拳头,北宫逸轩一声冷哼,飞身而去。

    他如何不明白这事怪不得昊焱?若要怪,只能怪他!

    她进了寝宫,他并未跟去,只当她是关了寝宫在休息,却未曾想,她是晕倒在地。

    昊焱只负责在外面守着,不让任何人进入安兰殿伤害她,如何能想到,她却是昏倒在寝宫中?

    ...
推荐阅读:最强弃少 醉枕江山 召唤万岁 重生小地主 重生之温婉 神座 光明纪元 官场之风流人生 官术 九星天辰诀 温暖是你 校草住隔壁 凤惊天之逆徒狂妃 我有药啊[系统] 医世之雄 翅膀的守护 校园豪门 种田之鱼水相欢 我们正在交往 倾杯 时光缘:一诺千金 墨妃倾城妻 一夜惊喜 我被丧尸了100年 似魔鬼的步伐 养鬼为祸 掠恋成婚:男神... 无双神境 永恒蓬莱 阴阳术士秘闻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