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078:我只问你!

    宁夏的一声声“为什么?”“凭什么”问的秋怡二人无言以对。【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不是王妃说的吗?昨夜王妃不是还说了,寻个闹市做点小本儿买卖,或者去清幽的地方躲一躲。

    可此时,王妃这是何意?

    “王妃,您这是怎么了?您若不走,今日回到王府只怕是凶多吉少!”冬沁也是着急了,她不明白王妃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今日见了太后一面,太后连话都未曾与王妃说,王妃便是改了主意?

    “我不走!我为什么要走?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要走?你们告诉我,我为什么要走?”

    回到安兰殿,宁夏已是双目赤红,她不要走,她要住在这里,她要天天能看到外婆,她不能走!绝不能走!

    她要阻止北宫荣轩登基,她要保护外婆,这一次,她要好好的孝顺外婆!

    不住的重复着那一句‘我为什么要走’时,宁夏的双眸开始泛红,就像是点燃了一把火,并且迅速的蔓延开来。

    秋怡二人一看宁夏赤红的双眸时,吓的面无血色,“王妃,您这是怎么了?你的功法……”

    功法逆转,且是完全逆行,这是急火攻心所至!

    这一次,才是真正的走火入魔!

    “王妃,您不能再这样了,您……”

    “不能这样?为什么不能?你也要逼我走对不对?你们全都要逼我走对不对?”

    一边问着,嘴角滴滴哒哒有东西滴下,抬手一抹,满手的血红,抹着抹着,却是越抹越多。

    原本是从嘴角滴下的血珠,不过是在片刻之间,便像是呕着污秽一般,那一口一口的血呕出来,流到玉色的领襟之上,犹如血色残阳。

    宁夏这一口一口的呕着血,看的秋怡二人慌乱不已,饶是秋怡沉稳也被惊的抖了许久才将娟帕给宁夏抹着嘴角的血。

    “王妃,您勿再执念不放了,您再这么下去,非但毁了一身的功夫,到时心脉尽损,便是无力回天。”

    二人不明白王妃心中到底牵着怎样的执念,何以这次发作的这么彻底?

    安兰殿,秋怡二人想方设法的给宁夏止血,宫门外,北宫逸轩久久未见那人出来,不免担忧。

    她安排的时辰已过,何以还没来?

    她的话,让他踌躇,他不知道自已还能为她做些什么?只想极尽所能,让她安安全全的离开。

    或许,他只是需要时间来忘记母妃的死;如今,他只想在她离开前,对她道一声‘珍重’!

    “主子,大事不好!”

    马车外,昊天语带急色“郡主出事了,只怕凶多吉少!”

    “你说什么?”

    白晰的手,猛的掀起了车帘,那妖娆的面容之上,再无一丝从容“凶多吉少?”

    “回主子,郡主呕血不止,属下猜测,怕是伤及心脉……”

    昊天话未完,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看着那抹艳丽瞬间消失,昊天赶紧跟了上去。

    “王妃,您执念太重,如此下去您这…这…”

    冬沁已是哭作泪人,秋怡四下寻着宫人去太医院请太医,可寻遍了整个安兰殿,都没看见一人。

    宁夏只觉得胸腹之间忽冷忽热,时如将心肺放到了火上去烧,时如将心肺置于冰窖之中。这般痛苦,偏偏又清醒的很;可这份清醒之中,她又似灵魂与身体分开,痛着身体的痛,看着身体所看不到的画面。

    “荣轩皇兄,安国此生愿为皇兄做任何事情,皇兄莫离开安国可好?”

    “当年母妃遭人毒手,每夜入眠便是恶梦不止,真是恨不得将那些人亲手杀了!”

    “皇兄莫要污了手,安国愿为皇兄做任何事,包括,替宣贵人报仇……”

    “安国叩见锦美人……”

    “你是个野孩子,你没有爸爸妈妈,你是捡来的野孩子,野孩子!”

    “我不是野孩子,我有外婆,我有外婆的!”

    “我们都是妈妈生的,你是外婆生的。外婆生的野孩子……”

    “皇兄,安国无用,没让那些恶人受到惩罚,只是可惜了锦美人。”

    “是啊,真是可惜了……”

    “皇兄,她…你对她…”

    “她是谢雅容,谢家嫡女,生性温和,是个难得的可人儿。”

    “皇兄,安国呢?那安国呢?”

    “安国是我不可或缺之人。”

    “外婆,你是不是不舒服?我们去医院吧,去看医生。”

    “不用看医生,外婆只是起的早了,有些累,先去睡会儿。”

    “阿姨,求求你了,帮我把外婆送去医院吧,我叫不醒外婆了。”

    “病人家属在哪里?胃癌晚期,昏倒了拖到现在才送过来,还有什么用?”

    “皇兄,安国一心一意待你,你便是要抛下安国吗?”

    “本王说过,你是本王不可或缺之人,可你,却险些伤了她!便是左膀右臂,若不能听令于自身,也只能斩之!”

    “是我!别怕!是我!”

    那些声音就像是一场场混乱的电影,宁夏的记忆和庄映寒的记忆不断的交差重叠。

    “王妃,您倒是说句话啊!”

    冬沁哭红了眼,绢帕被血湿透了就用袖口抹,宁夏的衣裳上到处是血,冬沁的衣裳亦是一片斑驳。

    “说话?说什么?”

    一张口,嘴角又是浸了血出来;冬沁一看这血,真是恨不得给自已一巴掌。

    王妃不说话,便是执念不减,王妃这一开口,血便是涌了出来。

    “安国!”

    一声急喊入耳,冬沁哭的越加厉害“王爷,王爷您快救救王妃啊!”

    “去外面守着!”

    秋怡远远见着北宫逸轩时,忙跑了过来,将哭的厉害的冬沁给拉着出了院子。

    院中,只得她和他,看到她一言不发的站于桂树下,他的心,狠狠一揪。

    以往看到他,她眸中似放着光;此时看着他,她眸中再无变化。

    “安国!”

    她嘴角的血,让他双眼一紧,那衣裳上的斑驳血迹,让他面色极沉。

    她这是做什么?她在想些什么?不过就是见了太皇太后一面,她便不走了?她这般折磨自已,她到底想做什么?

    一手将她扣住,另一手伸展为掌贴于她后背。

    磅礴的内力似一条咆哮的汪洋,奔腾嘶吼着四处乱窜,当他试图引导内息时,惊的手上一颤。

    毁了,她的一切,全毁了……

    磅礴的内息乱窜,震伤了心脉,若不将这一身的内力散去,待得心脉俱损,她必死无疑。

    “安国,你的内力需散去……”

    后悔不已,若他不试探她,若他能再等等,也就不会成今天这副模样。

    “安国吗?安国很在意她这一身功夫的。”

    呐呐开口,看着他红袍翻飞,她竟是分不出,是她的血衣更艳?还是他的红袍更艳?

    “安国不能没有功夫的,如果她没了功夫,她爱的人就不要她了,他会不要她的。”

    “安国,你……”

    “安国?她是安国,可我不是啊!你是叫安国吗?可她听不见啊,她现在听不见啊。”

    抬眼,异常平静的看着他,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可她这份平静,在他散着内力之时,陡然激动,冷不丁的将他一推,将他推了个措手不及。

    “不要叫我安国!我不是安国!安国杀了锦美人,我没有!我没有杀,为什么要背她的罪?”

    她的话,让他心口一紧,急忙拉着她“是,你没有!我知你没有!”

    “你知道什么?你以为你知道什么?知道她爱着北宫荣轩是不是?她爱北宫荣轩啊,爱到能为了他去杀了锦美人;你知道锦美人是怎么死的,剧毒攻心,受尽痛楚,七窍流血而死。”

    “你……”

    “怎么了?你不敢听?看着我这张脸,你是不是不敢听了?”像是想到了好笑的事情,宁夏呵呵一笑,看着自已还沾着血的手“知道吗?就是这双手,亲自把那有毒的柿子送到锦美人手上。亲眼看着她剥着吃了,你知道她在死的时候叫的有多惨吗?”

    “够了!”

    一声呵斥,北宫逸轩一把握着她的手腕,不给她再挣扎的机会,“你是想这样惩罚我吗?嗯?知不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她是安国,她杀了锦美人,她爱的是北宫荣轩;可我不是她!我没有杀锦美人,我喜欢的是……”

    “什么人!”

    一声呵斥打断了她的话,当一道黑影闪身而去时,昊天飞身追了上去。

    被昊天打断的话,却像是被定住,脑子里时而清醒,时而模糊;当她看清眼前之人可怕的面色之时,再不敢与他对视。

    “继续说,你喜欢的是谁?”

    既然今日已经挑开了,他便要她亲口说出那句话!

    他这冷冷一问,令她不由一笑,她喜欢谁,他不是很清楚吗?他是什么意思?想要羞辱她?

    视线一转,不经意间,看到院门处紫袍一闪而过;金龙四爪那一闪,就似幽灵一般让她心中一凌。

    “嗯?怎么不说了?”

    他真是被她给气的不行,她难道看不出来他对她的心思?她难道不明白他需要时间?她为何要说那些话?为何要说那些让他恨她的话?

    “你要我说什么?”

    他放在后背的手,让她的痛楚减轻,就像是承载了许久的事物被一件件的拿走。

    “你心中的人是谁?你喜欢的是谁?”

    “重要吗?”

    四目相对,她看到他眼中的认真“重要!”

    垂眼,视线落在他红袍一角“北宫荣轩,安国心中有的,一直都是北宫荣轩;安国所爱之人,唯有北宫荣轩!”

    “为什么不看着我?”

    看着他又如何?抬眼,再次与他视线相对,“逍遥王,你是想让我说什么?你是不是也想来告诉我,我应该离开?”

    她这一问,让他目光一沉“这里,不适合你!” |.

    “不适合?呵!真是有意思了,你凭什么觉得这里不适合我?我倒是觉得这里很好!我是谁?我是庄映寒,我是先皇御赐的安国郡主!我是当今摄政王妃,在此我享尽荣华,受人尊崇,你何以说我不适合?”

    “你……”

    “逍遥王怎么了?恼了?你有何身份在此呵斥于我?你以何身份来对我说‘不适合’?你以为你是谁?想靠近便靠近,想松手便松手?你当我是什么?”

    二人的话,让外头的人听的一头雾水,那人紧锁眉头,不明白二人这话到底是何意思?

    北宫逸轩握着她的手一紧,有何身份?以何身份?

    锁着她故作镇定的面容,他一字一句,缓缓开口“我只问你!”

    问的,只是你!

    ...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