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083:踢倒药炉

    亲们加群讨论剧情啦,qq群:188567927

    宁夏的话被打断,想要再说,可这气氛没了,再加上外人来了,她这老脸也挂不住;赶紧松开手,跟泥鳅似的滑进了被子里,脸红心跳的将被子盖了头。【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她都说的那么清楚了,他那么聪明,肯定能懂吧?

    宁夏窝在被子里激动,炮灰王爷站在床前目光阴沉,转眼朝外看去,握着拳头走了出去。

    “拿来了?”

    冷冷一声问,问的昊焱眼皮一跳;主子这语气不好,看来是被郡主给气着了!

    他就说嘛,王爷难得给别人做安排,结果周旋一大圈,郡主一句‘不走了’便让王爷白忙活一场!

    郡主还真是跟方才那丫鬟一样的让人生厌!

    思绪转了这么一圈,昊焱连忙回道“是!云公子说了,这药一次一粒,一日服三次,饭后服用,未愈之前不得食用辛辣之物,最好是别吃鱼,也不用太补。”

    昊焱是个认真的人,或者说,做事一根筋,别人交待的事,他都能一丝不苟的给做好。

    将药接过来,北宫逸轩点了点头“最近染九还没动静,近几日你去打听打听。”

    “主子!”昊焱面色一变“那事不是昊天在办吗?”

    “昊天最近有新的安排!”

    说完,看了一眼面色惨白的人,不再言语,转身进了寝宫。

    看着主子的背影,昊焱的手都在发抖,他可真不想跟那男人有一点的交集!那男人武功高也就罢了,偏偏还是个疯子!

    昊天好不容易才能进了染九的小竹屋,现在找他去,他不被打死才怪!

    主子,我能说不吗?

    昊焱哭丧着脸走了出来,真是不明白主子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昊天处理的好好的,就换他去了?

    冬沁煎着药,却是一心二用,随时注意着药,还不忘盯着寝宫的门;看到昊焱哭丧着脸出来时,冬沁心情大好。

    看来,这男人是被教训了!

    “哎,我家主子到底是有人心疼的,至少啊,逍遥王还是很在意的。”

    扇着火,冬沁这丫头似在自言自语;昊焱本就心情不好,听到这话,拳头一握就走了过去“你故意的是吧?”

    这丫鬟肯定知道什么事儿!肯定是他去的时候不对!王爷正在教训着郡主,他这不知死活的撞上去,不就是引火烧身吗?

    越想,昊焱就越觉得是这么一个理;想到他要去会染九,这心里的不平也就越发大了。

    凭什么啊?凭什么主子教训郡主,要让他来受罪?

    “哟,这位大哥,你这话我可不爱听了,我们这做奴婢的,哪儿能知道些什么?我在这儿好好的煎着药,可没得罪大哥吧?大哥这般含血喷.人,可真是不好!”

    听他这口气,怕是王爷对他的责罚不轻吧?

    冬沁心情大好,脸上带上笑意,手里扇着扇子,那可叫一个得意。

    敢说王妃是在王爷手里讨活?哼!真是不知死活!

    “你成心的!”

    浓烟一起,昊焱这心里头的火气也跟着直冒,重重一哼,抬脚就往那炉子踢了过去。

    “哐噹”一声,炉子被踢翻在地,药罐顿时四分五裂,那就要煎好的药倒在地上,一股药味弥漫开来。

    冬沁没料到这男人这么大的火气,还敢踢炉子?一时被愣在当场。

    昊焱看着冬沁愣住的傻样时,又是一哼“主子不懂规矩,连个下人也这般没了分寸,便是你受了伤,也不该在这大殿门当口煎药!”

    方才昊焱才送了药来,他可不认为这药是给王妃用的!这些个丫鬟没个分寸也就罢了,还这般趾高气扬,他今日还真火了!

    话说殿前冬沁和昊焱怒目相向,院外,秋怡去御膳房回来时被一个男人喊住。

    “秋怡姑娘。”

    一个沉稳的声音传来,秋怡一回头,便见着逍遥王身边那名黑衣人走了过来。

    福了一礼,秋怡浅声问题“这位大哥可有事?”

    “我方才离开半把个时辰,也不知这会儿主子是否还在安兰殿?”

    “这个,我也不甚清楚,这不,刚去御膳房取了些食材给王妃做药膳。”扬了扬手里的篮子,秋怡态度平和。

    王妃也是嫁与荣王府之后才与逍遥王走的近,秋怡自然对逍遥王的手下不甚了解;此时见昊天说话有礼,态度谦和时,自然是有礼而回。

    “既然如此,我与姑娘一同去看看。”

    客气的说了话,二人这才踏进院子,便听着一声碎响,相视一眼,秋怡心中便是一惊。

    难道有人闯了进来?

    心中担心,便加快了步伐而去,当二人见着殿前的情形时,均是一愣。

    “冬沁,这是怎么了?”药炉倒了,药罐摔了,鼻息之间满是重重的药味;秋怡一看冬沁和昊焱面色均是不好时,连忙将手中的篮子放到一边,上前问着冬沁“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没怎么回事,不过就是有些人仗着自已是逍遥王的手下,便不将王妃给放在眼里,这不,我在这儿煎药,他便是二话不说的将这药给踢了。”

    冬沁是真的给气着了,这个男人可真是霸道的很;自个儿在逍遥王那里受了教训,便拿王妃的药来出气!

    “你这丫头可别栽赃!”昊焱一听是王妃的药时,心里一个咯噔,想想,又觉得这丫头是在框自个儿;他方才才去云闲那里取了良药,王妃怎么可能还要服这种药?

    “栽赃?”冬沁一听这话就给气笑了,“我说这位大哥,你药炉子可是你踢的?”

    “是又如何?”

    “如何?不如何!只要你能承认这药炉是你踢的便好!”

    外头,冬沁和昊焱针锋相对,寝宫中,拿着药复回的北宫逸轩看着宁夏还将自个儿悟在被子里时,一时有些气结。

    她梦中喊的是什么名字?包?包辉?

    “我喜欢他好久了,第一次看到他就好激动,后来发现,真是越来越喜欢他,他总像都教授一样及时出现,他的…..”

    喜欢那个人很久了?有多久?

    第一次看到那人就好激动?是多激动?难道比见着他这面容还要激动?

    还什么督叫兽?那是什么兽?能及时出现?能比过他随时注意她的安危吗?

    越想,北宫逸轩便是越觉得气恼!既然她那般喜欢那人,为何又能与他这般…这般…

    想到方才与她的缠绵,北宫逸轩便是再也呆不下去,真怕自已会忍不住的把她拧出来质问她,这是将他当了什么了?

    “这药一次一粒,一日服三次,饭后服用,未愈之前不得食用辛辣之物,最好是别吃鱼,也不用太补。”

    闷声交待着,北宫逸轩将药往桌上一放,一声“我先走了”便大步而去。

    宁夏这会儿也是不好意思去看那炮灰王爷,毕竟她刚才表现的太像个女色.鬼了!

    这不,人都走了,她才从被子里钻了出来,一张脸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给闷的?还是不好意思了?

    北宫逸轩这才出寝宫,便听到外头吵吵闹闹的,待得近时,几人均是住了口,不敢多言。

    本就有气,一见到药罐四分五裂时,抬眼冷冷的看向几人“没人解释解释?”

    冬沁与秋怡相视一眼,最后将视线转向了昊焱;昊焱一听主子这声音,就知道主子这是不痛快了,而且是很不痛快!

    故此一时间有点担心。

    这药,真是给王妃喝的?

    “嗯?”

    声音上扬的一个字,问的几人均是垂了眼;冬沁上前一步回道“回王爷,奴婢正在此给王妃煎药,也不知他是何意,上前便将药炉给踢了,他还说……”

    说到这,冬沁有些犹豫的停了下来;方才昊焱的话让她很生气,若是不说,她这心里头替王妃不平;若是说了,让王妃难过了又该怎么办?

    “他还说什么了?”

    视线转向昊焱,北宫逸轩面容淡然,这面容不怒,却比怒时看上去更骇人,昊焱在偷瞄一眼主子的神态之后,手心便开始冒汗。

    北宫逸轩再一次发问,冬沁咬牙回道“因安兰殿只得奴婢和秋怡二人,秋怡去了御膳房取食材,奴婢便在殿前煎药,方便照顾王妃;怎料他一来便语不饶人,似在指责奴婢不该在此煎药;说着说着便动上了手。

    奴婢只言一句‘你若是敢对我动手,仔细我家主子不饶你!’,没曾想,他却回了一句‘你主子都得我主子开恩才能活,你跟我提她?’”

    冬沁这话,听的几个人面色各异。

    北宫逸轩面上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看向昊焱的眼神便是越加的凌厉;昊天无奈的在心中叹了口气,看来今日昊焱是免不得要受责罚了。 [妙*筆*閣~] miao笔ge. 更新快

    而昊焱本来还抱着一丝希望,这药应该不是给王妃用的吧?

    岂料,他这希望,在北宫逸轩开口时被打成了失望。

    “重新再煎一副给你主子送去,明日我再配一副过来。”

    昊焱一听这话,整个面色都白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主子看向他的视线,让他觉得自已又要受罪了!

    冬沁一听这话,心中别提多欢喜了,就知道王爷对王妃是有心的!

    “昊焱,明日辰时之前去云闲处求得一盒醉凝脂交于本王,若是求不来,染九那只雪貂你可得仔细养着了。”

    北宫逸轩这般平静的话一说完,在昊焱一声控制不住的哀嚎声中抬步便走。

    ...
推荐阅读:遮天 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温暖是你 校草住隔壁 凤惊天之逆徒狂妃 我有药啊[系统] 医世之雄 翅膀的守护 校园豪门 种田之鱼水相欢 我们正在交往 倾杯 时光缘:一诺千金 墨妃倾城妻 一夜惊喜 我被丧尸了100年 似魔鬼的步伐 养鬼为祸 掠恋成婚:男神... 无双神境 永恒蓬莱 阴阳术士秘闻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