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088:未明的误会

    话说抛弃了炮灰王爷几天的宁夏,这会儿也不知道是什么运气,在炮灰王爷准备来试探时,正在和秋怡二人讨论着怎么让炮灰王爷变成‘忠犬’?

    “王妃,这个‘犬’字用在王爷身上,是不是太…”是不是太过份了点?

    冬沁终究是不敢把后面的话问出来,王妃居然说想把逍遥王调.教成忠犬?说的是忠犬,用的是调.教!

    宁夏一看两个丫鬟的表情,怏怏的撑着下巴“是啊,你说说他,都过了这么几天了,怎么还不来?有这么当别人男朋友的吗?”

    男朋友?

    这又是一个新鲜的词儿!

    秋怡二人相视一眼,最后还是秋怡走到宁夏身边,试探的问道“王妃,您最近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其实秋怡很想说,王妃这是不是又受到什么刺激了?怎么觉得又有些不对劲了?

    时不时冒出一句让她们听不懂的话,还会了不少以前都不会的东西,比如说,做面!

    宁夏一听这话,眉头一挑“不舒服?你想说我不正常是吧?是啊,我这又不正常了,这脑子里总想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出来,你们最好离我远点,不然我哪天爆发了,把你们做了人内叉烧包!”

    人肉叉烧包?

    成功的,两个丫鬟面色一白,齐齐走了出去,这是怕的,她们得好好商量商量,这事儿要不要告诉逍遥王?

    看着两个丫头忐忑的出去了,宁夏这才一笑,女主是重生的就是好,她这话随便乱说,没人懂啊!

    要是来个穿越的,这一开口指不定就露馅儿了。【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外头二人正在商量着要不要将王妃近日的怪异告知逍遥王,就见着那红衣似火的妖娆王爷如风而来,冬沁性子急,二人行了礼之后,就把这几日的事情跟他说了。

    北宫逸轩听完,眉头一挑“她口中的男朋友,便是指本王?”

    “奴婢觉得,应该是;方才王妃还在说着,王爷这几日不来,是不是欠……”

    冬沁说不下去了,接下去的话,那是得开罪的!

    可是,那两个字绝对是关键,所以,北宫逸轩尽量放柔的态度,轻声说道“无须担忧,你且说出来,本王自有判断。”

    秋怡二人实在是对王妃近日的怪异表现很是担忧,如今只有逍遥王能助王妃,二人在权衡之下,最终说了出来“王妃方才说,王爷许久不来,这是欠调.教,说是要将王爷调.教成忠犬。”

    调.教?

    嗯,这可真是一个好词!

    忠犬?犬?

    眉头时展时舒,北宫逸轩在秋怡二人担忧的目光下抬步进了寝宫,反手将寝宫关上,同时落了扣。

    她要调.教他?原来,她也是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将他据为已有?至于那忠犬二字,就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了。

    原本以为她会像以往那般站于窗前唉声叹气,没曾想,她这儿却是立于桌前,桌上铺着宣纸,一笔一画,极是认真的在写着什么。

    一时好奇,放轻了脚步走过去,在看到纸上那字时,目光一闪。

    北宮逸軒

    四个字,她写的很认真,写完一个名字之后,笔尾抵着下巴,似在考虑着什么。

    一心写着炮灰王爷的名字,宁夏真是没留意有人进来,这会儿笔尾抵着下巴,她在想着:炮灰王爷是一个怎样的男人?

    一直以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今晚忽然想起来,就越想越多。

    在这个地方,男人三妻四妾的观念那是根深蒂固;如果他不死,如果他觉得男人应当多娶几个,那她该怎么办?

    不对,现在想这个想的太早,最关键的一点是,她和炮灰王爷,有没有可能?

    “呃……好无奈啊……”

    颓然的低着脑袋,宁夏左手撑着桌面,右手提着笔,有气无力的在宣纸上写上“壹生壹世壹雙人”这几个字。

    小说看的多了,那些让男主欲罢不能的女主都是认真的对男主说‘我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情。

    而这句话,是让男主动容的根本。

    哪怕,是一篇n.p的肉文,谢雅容一开始也是跟北宫荣轩向往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幸福生活。

    只可惜,这是n.p文,所以爽了谢雅容,郁闷了北宫荣轩。只是爱到不能自拔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身后,北宫逸轩看着她写上的那几个字面带异样。

    这,是她想要的?

    呵,可真是异想天开啊。

    一个女人,居然奢求在这样的环境中得到一双人的生活;便是那普通百姓家,有两个闲钱的,也都想着能讨个妾室,甚至理所当然流恋于青.楼。

    而她,想着一生一世一双人?

    是想和他?还是和她心中那个包辉?

    一想到她连梦中也能念出那个名字,他这心里头就始终痛快不起来。

    走的近了,烛火将影子拉的老长,就算他是屏住了呼吸,也不可能将那影子给抹去。

    当宁夏一转眼看着对上的阴影时,心中一个咯噔。

    这不秋怡的影子,也不是冬沁的影子!

    一个转身,当看清身后的人时,愣了愣,随即回身将桌上的宣纸给揉作一团,丢进了娄里。

    她这一气呵成的动作,看的他目光一沉。

    她,这是在躲避什么?不想让他看到什么?

    宁夏心里一激动,那些反应是条件反射的;第一,刚才想的太多,想到了和他能在一起的比例是多少之后,她就害怕让他看到那些字,怕他看到纸上写着他的名字,怕他看到‘一生一世一双人’那几个人。

    第二,她的字确实不怎么好看……

    在喜欢的人面前,总想要展示最好的一面,而她的字写不好,这是最不好的一面,所以,她不敢让他看。

    两个人,心里两个想法。

    在她把纸丢进娄里之后,垂着的手有些尴尬的捏着袖口,“你什么时候来的?”

    她在躲避,一再的躲避,这让他心里不舒服;眼见这冬狩就要到了,她要是再这么放不宽心,如何在冬狩的路上与他一路相随?

    心有所想,北宫逸轩没回话,抬步便走到娄边,将那揉成一团的宣纸给捡了出来。

    在她尴尬心跳的情况下,不给她一点退缩的机会。

    “字倒是工整……”

    你确定是工整不是拼凑?

    “只是我这名字写的有点失力……”

    失力?意思是下笔太轻?

    “至于这一生一世一双人嘛……”

    有意留话,看向她,见着她面色微红抬眼看来时,目光一闪“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便是那寻常百姓家也是以传宗接代为首任;你这‘一双人’怕是从戏文里听来的吧?戏文听的多了,终究是不好的!”

    戏文听说了,终究是不好的?

    他的意思是,他觉得一夫一妻是笑话?

    捏着袖子的手越紧了,想着这几天的疑问,宁夏抬眼看着他“怎的就不好了?若是两情相守,这一双人可不是更好?传宗接代是必然,却不代表就要多娶几个放宅子里看着闹心吧?”

    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特别是这种以男人为尊的地方,女人全靠男人养着,就靠着男人恩宠来过后半辈子;若是宅子里的女人多了,那能不闹心吗?

    成天看宅斗就够了,今儿个娶一个回来,明儿个躺一个出去,那是不是很热闹?

    她这话,听的他目光一闪,两情相悦?她与谁是两情相悦?是他?还是那个什么包辉?

    看到她这般认真的样子,他心里莫名的就有些烦躁了,扬眉看向她,也是问的认真“说到两情相守,这是如何个相守法?难不成是心中一个记挂的,身边一个相守的?既然如此,那多娶几个妾室又何区别?反正都是一个宅子里,喜欢了,便宠着,闹腾了,便放着。”

    不是一心一意的爱,凭什么得到一生一世的情?凭什么得到一双人的意?

    他这话,让她气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脑子里全是精.虫吗?娶那么多的老婆做什么,方便肾亏吗?

    几天没见着,本来是挺想他的!没承想,他居然…

    呵,他居然也是个大男人主义!他心里也是想着要左拥右抱是不是?

    越想,便是越恼,真是恼着自己一时被美色给迷了眼了!喜欢上这么一个男人!

    这还没在一起,就看清了他的本质!

    “你出去,时辰不早了,我要休息!”

    恼怒的瞪了他一眼,转身不再看他。

    太生气了! www.miao笔ge.com 更新快

    见她这模样,北宫逸轩亦是一阵的不喜;被他说穿了,她便是恼羞成怒?承认她心中还有一个别人?默认她心中记挂着一个,同时想将他栓在身边?

    她气,他也恼;她气他有心多娶,他恼她用情不专。

    就在他恼的拂袖转身时,宁夏气不过,一声暗骂“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一句话,让转身的他又折了回来,目光阴桀的看着她。

    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意思是,她和那个他,承欢许久了?

    莫名的嫉妒让他心中难以平静,胸膛起伏间,抬手将桌上的东西都给扫到了地上,一阵霹雳啪啦的声响将她给惊的一退,结果这一步没退开,猛的被他给压到桌上。

    沉重的身躯压下,他的吻不再温柔,似那狂风骤雨一般的落下……

    ...
推荐阅读:清末之雄霸天下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