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089:太皇太后的要求

    宁夏没料到北宫逸轩会忽然发狂,双手抵在他胸前想要将他推开,却被他一把捉了压到头顶,那一吻直将她给吻的委屈的不行。【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他是什么意思?被他说中就恼羞成怒吗?他还真得做那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

    堵着她的唇,那舌扫过她的每一寸,似要将她给彻底的席卷。

    他在嫉妒,嫉妒到发狂,可是,他偏偏不愿意承认!

    他不愿承认自己输给一个未曾蒙面的男人,那个男人占据着她的心;而他,只是一副好皮囊让她迷恋而已。

    他所想的这些,让他更狠的想要拥有他;他甚至在想,是不是拥有了她,她心中那人便能被抹去?

    女子最在乎的就是贞节不是吗?

    贞节二字一现,他的动作一顿。

    “眼下能不能保命都是一说,还顾忌以后做甚?皇兄可有什么吹毛断发的利器?借于我,我将这碍眼的东西剜了去,将来若有真心待我的,必不会在乎这点东西的。”

    那夜她的话犹如在耳,此时想起来,握着她的手越加的狠。

    这身子不是她的,她根本就不在乎这具身子;只是她不愿意自已在这身体之时,被任何人侵犯。

    或者说,她便是早早就有心上人了,所以才不会在意?所以,她从开始就未曾真正将他放在心上?只是因为这副好皮囊而已?

    暗恨,不甘,嫉妒。

    他能无视任何人对他这副容貌的觊觎和嘲讽,却独独不能承受她因这副容貌而践踏他的心意。

    再次发着狠的吻她时,从她的唇,蔓延到了脖子上。

    吻着她时,牙齿微颤,咬着那娇.嫩的肌肤,他恨不得狠狠的咬下去;想要看看,她到底能承受这身体带来的多大痛楚?

    这种情况下,任谁来都会害怕;很显然,宁夏也是被他这份狂燥给吓的不轻,哆嗦着被他碾压生疼的唇,喉咙因紧张而干涸收紧。

    在他的唇继续往下蔓延时,她就像是被人打了一棒,然后就忽然的冷静了下来。

    他,今晚很反常!

    他的吻带着占有的情绪,更多的,是不安。

    以前在看推理小说时说过,一个人在紧张不安的时候,从他的行为能够分析出他的心理影射。

    比如说吸烟,一般情况下,吸烟是不会紧.咬烟头,而一个人在精神高度紧张的情况下,会下意识的咬.紧烟头,这就是一种心理的影射。

    他在吻她时,牙齿在颤,似想要咬她,可真的咬下去时,他却因不忍而辗转。

    如此一来,脖子上一大片的酥.酥.麻麻的痛意,却没有造成实质上的伤害。

    他咬她,是因为对她不满;他辗转,是因为他不想伤害她!

    宁夏真是很佩服自已,在这种情况下,她还能有福尔摩斯的心境;这个时候她居然能认真思考他的行为,说出来自已觉得不可能。

    当他微一犹豫之后,便准备解开腰带时,她干涸的嗓子还未恢复,带着一抹嘶哑“你冷静一下,我不是那个意思。”

    如果他的狂燥来自她那句不该说的话,她只想说抱歉!

    他一向是温柔的,因为一句话而狂燥,他是有多恨这句话?

    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一个长相妖娆的男人本来就是举步维艰,而她的话,无疑会让他认为这是嘲讽和吡笑。

    “炮…皇兄,你,你听我说,我没有羞辱你的意思,我只是,只是…我只是没想到你也会有纳妾的想法而已……”

    她的话,让他动作一顿,握着她的手一紧,目光越加的沉。

    方才那霹雳啪啦之音,听得守在殿门的秋怡二人心中一惊;忙抬手推门,却发现门已从内扣上。

    这……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相视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惊慌时,冬沁手上一颤,轻声问着秋怡“王爷该不会是因为方才我说的话而对王妃动粗吧?”

    “极有可能!”

    秋怡亦是心中一紧,怎奈门从内扣上,二人推不开,再加上除了那一阵的霹雳啪啦声响之后,殿中便再无声响,二人一时犹豫不定,不知道该不该拍门?

    此时最无语的,当属院中的昊天;他真不是偷看,他是刚好想到主子这是进寝宫,担心有人在此偷窥,没承想,自己倒是成了偷看的人;这一来,便见着自家那不近女色的主子把郡主给强压在桌上。

    这……主子这可真是势在必行啊!只是,这样真的好吗?

    不管怎么说,如今郡主挂名荣王妃,主子和自家皇嫂这样,不是乱.伦吗?

    外头的人或焦急或无语,而寝宫中,他抬头看向她,看着她一双眼带着懊恼和心疼看来时,微微一怔。

    她在懊恼?她在心疼?她为何不怕他?不怕他伤害到她吗?

    自从她出现在这身体之后,这双眼就是干净的,这双眼在看向他的时候,总是那么的热烈而迷恋。

    他不想在这双眼里看到别的东西,哪怕是懊恼,哪怕是心疼,更不想看到失望。

    抬手,盖上她的眼睛,他却仿佛能透过白净的手掌看见她眼中的疑惑。

    “抱歉,我失控了。”

    此时的他,狼狈到让他自己都唾弃!

    差一点便是强了她,若真是强了她,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境况?

    她抵在他胸.前的手微微一紧,嘴角,却是不由一勾。

    她就知道,他不会伤害她的!这种感觉来的很强烈,哪怕他动粗,她还是相信他不会伤害她。

    哪怕,她认为他也有三妻四妾的想法。

    这是一种信任!这种信任来的矛盾而又强烈。

    看着她这嘴角的弧度,他的狂躁就似被她所感染,嘴角跟着勾起,却是一抹苦笑。

    她相信他,却又能同时那般深刻的记挂着另外一人;他忽然发现,真是看不透她。

    就像她披着庄映寒的皮囊,掩盖着她真实的灵魂。

    一声叹息,从他薄唇叹出,一阵的唏嗦之音,一个半掌大的圆盒子塞到她手中。

    “这是醉凝脂,你脸上的伤虽好,却还有疤;早晚抹于伤处,可祛疤痕。”

    醉凝脂?

    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所以,他今晚来,就是为了给她送这个东西?

    心中,不由一暖,闭上的眼,在他的掌心下微微颤动;长卷的睫毛扫动他的掌心,一阵酥.痒从掌心一路蔓延到了心底,让他的喉头一紧。

    看着她被扯开的领口,在那娇.嫩的肌肤上,还有他一时狂燥给吻出的印记;心中,不由后悔。

    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不承认?

    呵,承认吧,真的是嫉妒!嫉妒那个让她心心念念记挂着的男人。

    身子,慢慢沉下,在她唇上轻轻一吻,这一次,温柔到像是在朝圣。

    “别睁眼,等我走了再睁眼。”

    耳边,是低沉的声音,他的情绪很不稳,好像---在极力的压制着什么。

    宁夏的唇,不由一紧,抵上他胸前的手,改为紧紧的握着他给的盒子。

    为什么她觉得,他这一吻,像是在----诀别?

    他的手一收,接着是一阵轻响,窗户从外关上,接着就是静谧无声。

    他,走了。

    睁眼,看着屋顶,片刻之后,这才撑着桌子站了起来。

    刚才,是和他在吵架吗?就因为讨论男人是否应该有三妻四妾而吵架?甚至差点演变成强.暴?

    这个吵架的理由是这么的现实,却又那么的可笑。

    她和他才开始,却在为没有可能的未来而有了分歧?

    今晚,真是很可笑!

    心里,说不出的复杂。

    过了许久,听到拍门声时,宁夏赶紧去开门。

    “王妃,您怎么样了?王爷呢?”

    冬沁一进屋内,看着满地的狼藉时,转眼问着宁夏“王爷可是因为奴婢的话而恼了?”

    这一回头,冬沁才发现,宁夏领口散开,那原本白晰的脖子上,落了许多的痕迹。

    两个丫鬟瞪大了眼,宁夏却是心不在焉,并未发现二人的惊异。

    无心多说的宁夏摇了摇头“与你无关,我累了,先睡了。”

    冬沁还想再说什么,秋怡却是一把将她拉住,轻摇着头“王妃您先歇着,奴婢们先将屋子收拾收拾。”

    看着宁夏心事重重的进了内室,秋怡这才看着一地的狼藉沉思。

    王爷对王妃,到底是什么意思?

    -------

    炮灰王爷走了之后,便没再出现过;宁夏这心里头也是有事,也没去问。

    每天照旧去给太后请安之后,就去永宁宫给太皇太后做面条。

    先前几次太皇太后只是象征性的吃两口,后来确认无毒,觉得东西着实新鲜,便每日都在等着宁夏去做面食。

    一来二回的,转眼半月时间便到了;明日就要出发冬狩,作为荣王妃,宁夏自然是要跟着去的。

    这一日,太皇太后吃完宁夏煮的面条之后,坐在椅上,悠然的品着茶,与宁夏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360搜索 . 穿越之肉文女配 更新快

    太皇太后说的最多的,还是小皇帝,俨然,在太皇太后心中,小皇帝如今坐上了皇帝的位置,自然是要让她多操心的。

    “安国,这一来一回也得三月有余,途中只怕有不少蹦哒的,你功夫不错,便保护好皇上。”

    当太后郑重的与宁夏说到这话时,宁夏唇上一紧,她终于明白太皇太后同意让她进这永宁宫的目的了。

    为的,只是小皇帝。

    当她决定留下之时,就想过要帮小皇帝渡过这次的劫数,便是太皇太后不言,她亦会全力而为。

    不管成与不成,只要她尽力了,便是无愧于心。

    “是!皇上一心为国,安国自幼蒙太后养大,自然是得保护皇上,助其无忧。”

    ...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