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096:便是杀不了,也要誓死守护!

    北宫荣轩的话,让宁夏恨的咬牙切齿。【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他的意思很清楚,想要救冬沁,那就得去问云闲要解药;想要解药,不能让别人去求,只能她自己去;而且这事,最好是别让炮灰王爷知道!

    握紧了拳头,看着那渣男越走越远时,宁夏这才知道自己是掉进了一个连环陷阱。

    先是谢家三小姐的事,如果她对谢家三小姐发火了,那么北宫荣轩就不会出手。

    如果北宫荣轩不出手,她就不用去找云闲求解药;可是,北宫荣轩不出手,靖小姐那里,又会有怎样的陷阱等着她呢?

    今日这出,不管是进是退,她都逃不脱,四周都是陷阱,说不定陷阱都是同一个目的,那就是逼着她去向云闲求解药。

    为什么要带她去向云闲求解药呢?向云闲求解药,所系的是怎样的阴谋呢?

    “王妃,奴婢死不足惜。”

    宁夏站在原地蹙眉深思,冬沁只恼自已无用;今日若是秋怡陪着王妃出来,说不定就不会有这些事了。

    看到冬沁这样子时,宁夏抬手就弹了她的额头“现在说死还太早,你中的是什么暗器?”

    一条人命在这些人眼中可真是死不足惜,可她是真的喜欢身边这两个丫头。

    冬沁展开手,掌心是一支漆黑的毒针。

    就是这东西?

    正准备伸手去拿,冬沁忙退后一步,用绢帕仔细包好了这才给宁夏“奴婢不知这‘三日绝’是何物,王妃还是仔细些好。”

    冬沁的细心,让宁夏心中一暖;这丫头,真是自个儿都这么难受了,还惦记着她呢!

    “先回去再说!”

    二人顺着来路回去时,正巧看着炮灰王爷从车中下来,如果是在这事之前,兴许她还能走过去说上两句;可如今冬沁都中了毒,她要是再淤泥于这些儿女私情,就太自私了!

    淡淡的点头以示招呼,宁夏在转眼间,便径直上了马车。

    北宫逸轩看着她神色淡然,心中一动,回到车中之后,与昊天说道“去查查,发生了何事?”

    “是!”

    -------

    看着那用帕子包着那根毒针,宁夏的手指轻扣在桌面上。

    她想不明白,今日北宫荣轩和谢雅容玩的这一出,最终目的是什么?

    正在想着,却听到冬沁那压抑的一声呻.吟。

    转眼一看,只见冬沁面色不似方才那般的惨白,可是身子却是不由的一抖,神色亦是有些慌张,仿佛是被什么给吓着了。

    冬沁这模样,让宁夏不由的想起一个人-----谢雅美!

    记得在与谢雅美说话时,那人便是这一幅模样,她甚至都没有对那人呵斥一声,那人却仿佛被吓破了胆。

    脑中灵光一闪,宁夏捉了冬沁的手“你此时感觉如何?”

    “回王妃,奴婢无碍。”

    冬沁怕王妃担心,死撑着不肯开口;方才着实难受了,故此压不住那破碎的呻.吟。

    “冬沁,此时不是顾及我的时候,你有没有发现,你此时的情况,与方才的谢雅美极为相似?”

    这一提,冬沁便是一愣,随即明白了宁夏的意思。

    “回王妃,奴婢这会儿觉得胸间憋闷,身子有些无力,明明没甚事可怕的,可这心中就是有些怯意。”

    犹如此时,冬沁她明明没什么好怕的,可偏偏在回这话时,身子不由的一颤,仿佛眼前的宁夏是何等的猛兽一般。

    言至此,三人均是明白了。

    谢雅美-----亦是中了毒!

    有人给谢雅美下了毒,而那人,必然是谢雅美身边那吃里爬外的俞红无疑。

    先是让谢雅美中毒,再来一个溅水之事,如果宁夏当时气恼,对那谢雅美训斥或是动手,便成了她仗势欺人的铁证,到时谢雅美毒发,这一死,大家必是怀疑到宁夏身上。

    如果这是栽赃嫁祸,那北宫荣轩又何必要给她下毒?

    不对,以北宫荣轩的身手,不可能会在那种情况下失手,如今冬沁中毒,也就是说,他的目的不是给她下毒,那毒针,本就是冲着冬沁而去的!

    脑子里一团乱,宁夏在车中来来回回的绕了几圈,她想不明白,那些人这么兜兜绕绕的,到底是什么目的?

    如果说只是想杀她,大可不必把一个谢雅美牵扯进来;除非,谢雅美是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或者说,谢雅美又是一个替死鬼。

    车轮压在青石路上,压过掉落于路面的枯叶,少了尘土飞扬,多了几分寂寥。

    车厢中,宁夏三人均是沉思,忽然,秋怡看向宁夏“王妃,奴婢曾听说,谢家三小姐有个表哥,乃富商。”

    “富商?富到何种地步?”紧追其问,宁夏看向秋怡“可是富甲一方?”

    “正是!乃苏江一带有名的富贾!”

    秋怡的话,让宁夏目光一闪“苏江?你确定?”

    “正是,这几日还听着大家说,谢家三小姐虽是庶出,却因着其母娘家的阔绰,日子过的却不比嫡女差,其兄长精通商道,更是于今年春闱考中秀才。”

    秋怡此话,犹如一丝烈阳,扫进迷雾,让宁夏眼前一亮。“她那兄长,可是叫谢含?”

    “正是!”

    【谢含贪念谢雅容美色,更是对谢雅容那天生媚骨欲罢不能;每日将其困于房中,直至最后,将其凌辱至死。】

    一段话出现于脑中,宁夏不由的握紧了双手。

    她明白了!北宫荣轩的目的不是她,而是……

    曾经她以为,留下来,哪怕是如履薄冰,只要小心翼翼,就能保护她想保护的人;可是现在她才发现,有些事一牵扯起来,所要面对的,就是所有人的性命。

    “如果,有人要杀你们在乎的人,你们会怎么做?”

    语气泛冷,这么久以来,秋怡二人是第一次从宁夏脸上看到这种杀人的表情。

    虽是一愣,却也应道“杀了那人!”

    “杀了?”冷冷一笑,看着桌上的毒针“倘若能力不及,杀不了呢?”

    杀不了?

    二人相视一眼,转而一脸认真的看着宁夏“便是杀不了,也要誓死守护!”

    誓死守护吗?

    她保护不了炮灰王爷,她没有好能力去说‘保护’二字,所以,她所需要的是,竭尽所能的去守护是吗?

    北宫荣轩,谢雅容,这是你们逼我的!

    炮灰,如果我杀了人,如果我变的歹毒,如果我双手沾满了血腥,你会不会觉得,我是另一个庄映寒?

    ------

    秋高气爽,却因为连日赶路略显疲惫,待得队伍停下暂歇时,宁夏戴着面纱,独自一人走到小皇帝的马车前。

    “皇上正在休息,荣王妃可是有事?”

    林公公站在车旁,问着宁夏。

    宁夏扫了他一眼,那一眼的冷漠,竟是让林公公心中一个咯噔----来者不善!

    “本王妃知道皇上路途疲乏又无趣,这不,准备了一手有意思的东西,想给皇上解解闷儿。”

    空手而来,宁夏站直了背,目光冷然的看着林公公“林公公不妨去通报一下,说不准呆会儿皇上高兴了,林公公还能得赏呢!”

    林公公一听,露了一副为难的模样来,宁夏也不催,不急不燥的等在马车前。

    过了半响,林公公这才点了点头“荣王妃先且在此候着,奴才这便去通报。”

    “有劳了!”

    敢这么来,宁夏就是笃定小皇帝会见她!毕竟这一路,着实无趣!

    果不其然,半响之后,林公公便下了马车“皇上有请,荣王妃请上车!”

    “多谢!”

    在林公公来扶着她上车时,宁夏将手放到他掌心,收手时,林公公掂了掂手中的银子,眉眼一笑,压低了声音“方才摄政王也不知与皇上说了些什么,皇上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呢。”

    “我知道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不是危及主子,其他的,什么是不能说的?

    ------

    皇帝的马车,果然是气派的很,这俨然是一个小房间了吧?软床书桌,还真是一应俱全,说起来,有个名字更适合-----房车!

    “安国叩见皇上!”

    见了小皇帝,宁夏取下面纱,规规矩矩的行了一礼。

    “荣王妃免礼平身!”

    小皇帝一双眼在宁夏脸上打量了一番,见她谢恩平身之后,一双小手撑着桌面“不知荣王妃有何趣事?”

    “说是趣事,也不是趣事,不过是这两日研究出来一个小把戏罢了。”淡淡说着,宁夏抬眼看向小皇帝“只是这小把戏却是有意思的很,若是皇上喜欢了,今晚便停下与众家公子小姐们来一场篝火晚会如何?” |.

    “篝火晚会?”挑眉,小皇帝双眼闪闪的看着宁夏,“这才是荣王妃此行的目的吧?”

    “皇上英明。”浅浅一笑,莲步轻移,宁夏走到书桌前,“安国先借用皇上笔墨一用,皇上可以先考虑考虑,待得皇上考虑清楚了,咱们再决定要不要继续,如何?”

    “看起来,荣王妃是断定朕会同意了?”

    幽幽一笑,小皇帝随手将一张宣张推了过去。

    “安国岂敢?”随手拿起那张纸,宁夏看似随意的将纸撕成九张,“妄揣圣意,那可是死罪!安国一介女流,可担不起这般重罪!”

    九张纸,放到桌上,宁夏在小皇帝若有所思的目光下,提笔,一笔一划,尤其认真的写下一个又一个人名。

    小皇帝那若有所思,在看到那一个个名字出现时,目光逐渐幽深。

    ...
推荐阅读:清末之雄霸天下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