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098:击鼓传花

    一句话,令小皇帝目光一闪,若有所思间,嘴角一勾“阿姐说的是,便是朕不饮这酒,又有谁敢摔了朕了杯子不成?”

    众人不知王妃与皇上说了什么,但见二人其乐融融之时,那乐帅便退开两步,与一名士兵交待着什么。【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等得宁夏回到位置上时,士兵抬来了一面大鼓。

    众人见着那鼓,均是不解,交头接耳讨论着这是何意?

    乐帅上前一步,招手示意安静,解释道:

    “方才荣王妃想了一个有趣的东西,名唤‘击鼓传花’;鼓起,传花,鼓止,停之;花落于谁手,便需献上一技。

    献技前,需抓阄;抓到什么便是什么;若是无法完成,便罚酒一杯。

    若是力所不及之事,如女子本不会武,却抓到与武相关,则还有两次重抓的机会;若是三次均是不可为之事,便同论于无法完成。”

    乐帅话落,众人立显期待,这可比传统的比诗文有意思了!

    看着众人的神色,宁夏嘴角一勾,抬眼看向小皇帝。

    二人视线相接,小皇帝一招手,乐帅便上前。

    待得小皇帝交待完了,乐帅再次回到场中,开口前,似有意,似无意的扫了一眼宁夏“为了增加趣味,所罚这酒,乃毒酒!”

    此话一出,所有人脸色都是一变。

    毒酒?这莫不是王妃在耍着把戏来杀人了?

    北宫荣轩的视线转向宁夏,想要从她脸上看出些什么;怎奈此时,她面色平静,双眼扫来时,淡漠无波。

    “王妃这可是要杀人了?若是抓中不擅长的,岂不是要丧命?”

    当先开口的,是那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不落于人后的靖小姐。

    宁夏稳坐如松,不理会众人投来的怨恨视线,浅浅的饮了一口茶,这才说道“靖小姐怕什么?皇上一向爱民,难道会拿在场诸位的性命来开玩笑?鬼医弟子在此,还怕救不活你不成?”

    “鬼医弟子?”

    “谁啊?”

    “难道是……”

    议论声顿时盖过了讨伐之声,那头享受着美酒的云闲先是一愣,一抬眼,对上宁夏那似笑非笑的眸眼时,随即轻佻的朝她抛来一记媚眼。

    “击鼓传花,开始!”

    没给众人解释谁人乃鬼医弟子,乐帅一声开始,那鼓手便开始挥动双手,沉稳而有节奏的鼓声立马将现场裹上一层紧张。

    既然说好是一出趣事,自然是不能在这种无趣的东西上花太多的时间。

    鼓起鼓落,不幸得花者,惴惴不安的上场抓阄,抓到所擅长的才艺,便是心情愉悦;捉到不擅长的,便是苦着一张脸喝了所谓的毒酒。

    既然皇上都说了,喝了这毒酒有鬼医弟子来解,就算是再有怨言,也只能皱着眉头给喝下去。

    只是,大家都不明白,皇上和荣王妃这一出,到底是什么意思?

    又是一声止,当那用艳丽绸布做成的鼓花落到谢雅容手中时,北宫荣轩目光一寒。

    “谢小姐既有才女之称,自是不用担心这才艺一事。”淡淡一笑,宁夏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椅子。

    北宫荣轩那扫来的眼神似要将宁夏给吃了,谢雅容倒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她本就多才多艺,还怕了这普通的诗词歌赋不成?

    谢雅容信心满满的上场,走到乐帅跟前“有劳将军了。”

    乐帅面无表情,将那装着纸团的盒子往前一推“谢小姐请!”

    伸手,抓阄,当谢雅容展开纸团时,面色微变。

    “王妃,您如何保证她一定捉着那纸团?”

    冬沁借着倒茶的当头,轻声问着。

    宁夏一笑,并未言语。

    有什么好奇怪的?换个盒子不就行了?里面都是一样的内容,她谢雅容又是这般的自负,还能有所防备不成?

    “谢小姐这是怎么了?难不成,京城第一才女,还能被什么才艺给难住不成?”

    懒洋洋的靠着椅子,宁夏这似笑非笑的模样,可真是看的有些人咬牙切齿。

    谢雅容目光一抬,对上宁夏的视线“只说是才艺,臣女倒不知,还有‘内力熄烛火’这一说。”

    “内力熄烛火如何了?北煜国尊崇武力,今日参与的又不止女儿家。难不成,谢小姐是让在场的七尺男儿参与女红绣鸳鸯?方才将军在讲规矩时,谢小姐没听么?”

    不冷不热的一句话回了过去,宁夏看到谢雅容眸光一闪时,不甚在意的端起茶杯,品着茶。

    果不其然,谢雅容将手中的纸团丢进火中,“臣女不会功夫,这是众所周知之事!”

    “无妨,这是你个人不足,本王妃也不强求,规矩是定下的,谢小姐还有两次机会。”

    你便是将那盒子都抓完了,亦是跟功夫有关的。

    淡然的看着谢雅容再次伸手抓阄,只见她在连将两个纸团丢进火中之后,转眼看向小皇帝“皇上,臣女不服!”

    “哦?如何不服了?”

    小皇帝淡淡的开口,看向谢雅容时,神色丝毫不变。

    “臣女连抓三次都是与武有关,臣女怀疑,这盒中,只怕都是与武有关的命题!”

    倒是聪明啊,没想说自已运气不好,直接怀疑动了手脚是不?

    宁夏轻声一笑,放下茶杯,施施然起身,与谢雅容并肩。

    秋怡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那头的采荷一看这情形,连忙两步上前立于谢雅容身旁。

    “方才谢小姐连抓三次,均是与武有关;不如咱们四人抓着玩一次,看看是不是都与武有关?”

    说罢,平静的与谢雅容对视。

    谢雅容紧紧的锁着宁夏的眼睛,想要从她眼中看出点端倪,怎奈,宁夏丝毫不退让,一双眼似笑非笑的看着谢雅容,仿佛在嘲笑着她输不起。

    “好!”

    谢雅容一开口,宁夏便是抬手往那盒中抓去,展开纸团一看“呀,抚琴一曲。”

    秋怡忍着笑,也跟着去抓了一张,展开一看,学着宁夏的语气说道“呀,献舞一支。”

    众人一看这情形,方才喝了毒酒的人不免起哄;谢家小姐怎的这般输不起?

    四周一起哄,谢雅容无奈的将视线转向北宫荣轩,看来她也是怕宁夏给她做什么手脚。

    “秋怡!”

    想坏规矩?不好意思,今儿个这篝火晚宴,就是给你安排的,既然不能让你死,让你痛一场总是应该的吧?

    宁夏浅浅的喊了一声,秋怡一点头,端起桌上的一杯毒酒“谢小姐,请!”

    毒酒,还真是不骗人,漆黑如墨,便是看着就不想喝,偏偏前头有不少人都已经喝了,要是谢雅容这会儿拒绝,恐怕不答应的,就不是宁夏一个人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那杯酒上,要怪,也只能怪谢雅容平日里风头太盛,今晚难得见到她失利,这落井下石的人,总是不会少。

    人嘛,都这样,只要有了攀比的心,自然是见不得别人好!

    眼见北宫荣轩要开口替谢雅容说话,那头一直喝着酒的云闲却是开口了“谢小姐莫担心,便是荣王妃给你喝下十斤的砒霜,在下亦能将你从鬼门关给拉回来。”

    一句话,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随即,人们便是惊呼。

    那便是鬼医弟子?!

    难怪摄政王这般看重他!难怪他能与皇上同席!

    云闲这话,无疑是将谢雅容给逼的没了退路,北宫荣轩皱眉看向云闲,似对云闲这多嘴颇为不喜。

    宁夏看向云闲,恰巧云闲正朝她看来;对上那轻挑的目光,宁夏抱以浅笑:这个云闲,他打的什么主意?不是看上谢雅容了吗?就不怕这么做,让谢雅容记恨于他?

    “云公子真会开玩笑,十斤砒霜下酒中,那谢小姐尚未毒死,便已是醉死缸中了。”十斤砒霜,那得多少的酒才不至于成浆糊?

    这云闲,倒是有趣的很!

    “王妃的风凉话倒也是说的不错。”

    淡淡的回了一句,云闲那似笑非笑的眼看来时,把宁夏给咽的可以。

    这男人,果然不是个会吃亏的主儿!

    众人各怀心思,谢雅容自知这杯毒酒是免不得的,一咬牙,便接过杯子,一闭眼,一扬脖,便将那杯毒酒给吞了下去。

    这是什么味道?

    喝之前没细瞧,这喝下去了,谢雅容才觉得有些恶心。 百度嫂索| 穿越之肉文女配

    “谢小姐可真是好气魄!此乃雪凤凰加上毒蝎子配制而成的血毒酒!”

    雪凤凰,说白了也就是通体雪白的野鸡。

    怕谢雅容不够恶心,宁夏继续轻声说道“这雪凤凰可是死了好些日子的,啧啧,找着的时候都已是发臭生蛆了……”

    话没说完,谢雅容便是已经跑到一边死命的吐着,宁夏看了秋怡一眼,秋怡立马一副担忧的模样走了上去,“谢小姐这是怎么了?毒酒的效果,可是没这般快的。”

    采荷一见秋怡靠近,目光不善的朝她瞪来,抬手便将秋怡推开“离我家小姐远点!”

    采荷一推,秋怡下意识的抬手一挡,在采荷臂上一痛收手时,秋怡这才眸带冷笑的回到宁夏身旁。

    “这……”秋怡一副为难的样子折了回来,声音足以让四周的人都听见“王妃,谢小姐怕是担心毒酒伤身,这会儿正在难受着。”

    ...
推荐阅读: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明末边军一小兵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