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107:炮灰王爷的质问

    这嘲讽的话一出口,北宫荣轩那脖子上的青筋便是冒的老高。【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秋怡还想说什么,宁夏淡漠的一眼看去时,只得与冬沁折身而回。

    “本王倒真是小瞧了你,凭着这残破之躯,竟还能引得云闲的青睐!你二人深夜进山如何放.荡,本王管不着;但是,你若敢利用云闲来伤容儿半分,我必不饶你!”

    一出口就是警告她不要伤害谢雅容?

    哦,也是了,在他看来,她还不知道他的计划,自然就威胁不到他;而他又不知道云闲的真正身份,他能想到的,除了伤害他的容儿之外,好像还真是没有别的了!

    “谢小姐还真是好命,得到王爷这般的疼惜。”轻吡一声,宁夏转身看着草原,面对他,她真是觉得恶心!

    “你不要奢望利用云闲来对付本王,你于云闲,不过是一个暖.床的工具罢了。而他与本王,却是君子之交。”

    “君子之交么?”弯腰扯了一草在手中随意的缠着,宁夏淡然的问了一句“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既然你般笃定他不会对付你,那么此时,你在这里警告于我,目的是什么?”

    这一问,撕破了他的伪装,北宫荣轩一抬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庄映寒,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你以为卖.身能得来什么?你以为你真能让他为你做什么?”

    “卖.身不卖.身,那是我的事;至于他能做什么……”宁夏一抬手,将他按在肩头的掌给狠狠的拂开“王爷拭目以待,看看我能让云闲给我做些什么!看看他,能不能把谢雅容这妙人儿变成一堆白骨!”

    谢雅容在走过来的时候,就听到宁夏这段话,当她见到宁夏一记冷笑扫来时,下意识的就退后一步。

    庄映寒的手段,谢雅容是知道的;以前,庄映寒是孤军奋战,如今她非但有逍遥王相帮,就连皇上对她的态度也开始改变,要是再加上云闲….

    谢雅容不由的担心,如今这么多人在帮着庄映寒,庄映寒若是再如以前那般心思歹毒要杀她,那她,虽是得了摄政王的庇护,却不一定能时时安全。

    “看来二位是要在此赏景了,既然如此,我便不扰了二位的兴致!”

    炮灰说,现在的北宫荣轩不能死,因为他手上的兵权,因为北煜受不起那样的动荡。

    所以,她只能等,所以,只能看着他这般的狂妄。

    宁夏觉得北宫荣轩狂妄,北宫荣轩又如何不觉得她张狂?

    看着宁夏大步离去,北宫荣轩将那一脸惨白的人儿给搂在怀中安慰“容儿勿忧,有本王在,给她通天的本事,也伤不得你半分!”

    谢雅容一张小脸埋在他怀中,那垂着的眼眸中,寒光闪闪。

    ------

    杀不了北宫荣轩,不代表虐不了他!

    杀得了谢雅容,不代表宁夏要这么轻易的让她去死!

    谢雅容下蛊下毒,北宫荣轩更是几次三番派人来毁她,既然他们喜欢这样的把戏,她就要一点一点,慢慢的给他们还回去!

    她就是要看着他计划一点点落空,就是要看着他一点点的绝望,就是要看着他深爱的女人背叛他,离开他;就是要让他从高高的云端跌落下来!

    草原并非一马平川,当宁夏经过一个小山包时,被一只手拽着手臂,下一秒,被人拉进怀中,那一个吻,吻的急切而又狂燥。

    淡淡桃花香入鼻,那有力的双手不给她一点逃避的机会;被他紧紧的抱在怀中,她感觉自己都要窒息了。

    他的吻,让她心跳失律,唇上被他辗转得生疼,他的舌扫过一切,疯狂的略夺,仿佛是要将她生吞入腹。

    他是疯了,真的疯了!云闲居然将那赤炼给了她,到底是为何?

    “你放开我!”

    终于,在她缺氧难受的时候,他给了她机会喘息,看着他双眼清寒时,宁夏恼的一吼“你当我是什么?高兴了就亲?不高兴了就甩?”

    北宫逸轩握着她的肩头,呼吸沉重“我当你是什么?难道你还不明白?”

    他几时这般在意过一个人?几时这么紧张过?知道她设局时,他的心都是慌的,知道她和云闲去了林中久久不归时,他坐立不安。

    云闲那番暧昧不明的话,他听在耳中,不住的对自己说,要相信她,一定要相信她!

    他相信她,可是他却也害怕;害怕她一转身就跟着云闲跑了,更害怕她一恼怒便不再理他。

    宁夏好笑的看着他,看到他眼中这份认真时,甩了甩头“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应该怎么才算是明白?那日在安兰殿说的话,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吗?”

    她是喜欢他,很喜欢,喜欢得不得了!可是,却不代表她会在什么都没理清楚的时候继续和他这么不明不白的纠缠。

    如果他是真的一心想着三妻四妾,那么他会在助他躲过这一劫难之后,就此放手;她不愿意把好好的爱情分给第三个人,甚至第四个人,第五个人;更不愿意把美好的时光用来和别的女人争宠。

    她提的是纳妾之事,而他却自然想到了那个包辉,那张脸,瞬间便沉了下来。

    按在她肩头的手慢慢松开,他转身,她退后。

    她说他要一双人的爱情,那么,她心里有着别人,是不是代表,她终有一天会离开?

    他的沉默,让她闭上眼,狠狠的甩了甩脑袋,就在她转身欲走时,他声音微哑的说道“离云闲远一些,与虎谋皮,终是伤。”

    又是这句话?

    宁夏猛的转身,直直的看着他“你让我离他远些?你用什么身份来要求我?你是我什么人?”

    要是连一个男朋友的身份都给不了,他还有什么资格来要求她?

    这句话,那天她就问过,今天再问,他握紧了双手“用什么身份?我都放下了所有,你觉得我是用什么身份?我拼命的告诉自己,你与母妃的死无关;我都背弃了所有,下定决心要和你在一起;而你,放不下心中那人,还一再的来质问于我用什么身份?”

    他的话,让她哑然,许久之后,一声冷笑“北宫逸轩!我不要你的背弃,我不要你的放下,庄映寒不屑你这决心!”

    放下所有?背弃所有?她放不下心中那人?

    她不止一次说过她不是庄映寒,他也不止一次说过他知道;可是现在他说什么?他说他放不下心中那人?

    那个人是谁?北宫荣轩?放不下北宫荣轩的是庄映寒,不是她宁夏!

    转身大步跑开,越跑越快,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胸间的恶气给吐出。

    看着她远去的身影,北宫逸轩握紧了拳头;她说她不屑?不屑他的决心?

    不屑?

    呵呵,在他背弃了所有之后,她才来告诉他不屑?

    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为什么就这般的反复无常?

    -------

    回到车中,宁夏把自个儿丢上了软塌,被子一盖,万事儿不理。

    赤炼从那手臂上爬了出来,顺着车窗一路溜了下去,一眨眼的功夫,那小东西便是没了身影。

    云闲立于草原上,看着大大小小的小山坡,看着那望不到尽头的草原;赤炼攀上他的肩头之后,顺着手臂往下滑,当云闲与它四目相对之后,它便是萎靡的缩成一团,在他掌心打盹儿。

    “倒真是有趣!”

    一声轻笑,云闲转眼搜索着那抹红影,当见到那红影朝着远处而去时,足尖一点,追了上去。

    ---------

    这个世上自以为是的人不少,特别是那种把片面的消息当做所有情报来看的人,总会做一些追悔莫及的事情。

    云闲自以为知晓了宁夏和北宫逸轩的全部,所以,他要给自己找回一些利息。

    “逍遥王今日看上去面色不太好,可是伤又发作了?”

    一壶酒,是清爽的梨花酿,两只杯子,是白玉而成。

    各怀心思的两个男人坐在一起,一个妖娆无双,一个俊逸倜傥。 www.miao笔ge.com 更新快

    “昨夜映寒也与在下说起了逍遥王,说真的,映寒确实是对逍遥王这副容貌放不下,昨夜还说,如此妖娆的男人若是跑了,便是可惜了。”

    昨夜她信誓旦旦,说是对北宫逸轩这妖娆之人舍之不下,但是今日赤炼带来的消息看来,不是那么一回事。

    看来,这二人是相互有心了,拆情人,是云闲最喜欢的事!在他看来,宁夏骗了他,他就算是不屑碰她,也要把她和北宫逸轩拆开,然后把她毁了!

    能威胁利用他的人,这世上还没有!她敢这般戏耍于他,他便要让她追悔一生!

    “做为他的裙下之臣,我也只能说说目前的看法;在她看来,什么人都如烟火一般的璀璨,就像她对你的别称,她背地里喊你‘炮灰’,说白了,也就是把你当作那刹那芳华;等到她看过了炫丽的那一幕之后,也就任你烟消云散。”

    云闲的话,还在继续,他在说着她昨夜是如何的风情万种,而北宫逸轩的手,却是一收紧,那白玉杯子生生被他捏碎。

    “你说,她背地里叫我什么?”

    ...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