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108:跑马竞赛

    云闲说,庄映寒本就是那多情之人,她放不下北宫荣轩,又舍不得放弃北宫逸轩,如今还主动委身于他,这样的女人,怎么看,都不值得一个男人为其付出。【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云闲语气薄凉,说着她昨夜是如何的投怀送抱时,北宫逸轩手中的杯子‘咔嚓’一声碎响。

    “你说,她背地里叫我什么?”

    “炮灰啊。”

    云闲淡淡然看向北宫逸轩“烟火璀璨也只是刹那,你在她心中,也不过耳耳。”

    炮灰?

    包辉?

    北宫逸轩猛的站了起来,朝云闲一抱拳“在***子不适,先回车中去休息,改日再与云公子畅饮。”

    看到北宫逸轩大步而去时,云闲嘴角一勾,从怀中拿出一个瓶子,倒出一滴黑色的汁液;赤炼一见那汁液,血红的信子立马便凑了过去,将那东西吞下之后,原本还萎靡的小东西,立马扬着小脑袋,又是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

    “去吧,让她好生的得意两日,待我把谢家小姐的事探出一二,再去向她讨要利息。”

    赤炼咝咝两声,从他手臂上爬了下来,不消片刻,便是消失不见。

    -----

    回到车中的北宫逸轩,满脑子都是和她在一起的种种回忆;想到那次险些将她掐死时,她先是说了一个‘炮’,而且才是喊他‘皇兄’。

    这样的情景不止一次,他怎么就没有留意过?

    如果真如他想的那样,那他岂不是这般久以来,都在跟自已较劲儿?

    昊天看着自家主子时笑时叹时,有些摸不清情况;昊焱却是个看不清状况的人,想也没想,便开口说道“主子,您若是要对郡主动手,需乘早,如今她勾搭上了云闲,只怕会利用云闲来对付主子。”

    云闲的手段,昊焱是想着就胆寒,他是真的不想再去给云闲试药,想到主子与郡主为敌,这要是郡主与云闲狼狈为奸,只怕主子会吃亏。

    昊焱这话,听的昊天立马与他拉开了距离;这些日子真是白瞎他不断的暗示这傻小子,结果暗示来暗示去,这傻小子还是把郡主给当了要杀的人。

    北宫逸轩凉凉的看向昊焱,那一脸的神情看起来是很平静,只是那眼神,怎么看都是怒其不明。

    “昊焱。”坐到塌上,北宫逸轩问着昊焱“本王所做的一切,你一直看不明白?”

    昊焱一愣,看了看退开几步的昊天,又看了看面色不太好的主子“主子,属下明白,您这是因为郡主不洁身自好而怒,那是她……”

    “昊天。”

    昊焱的话没说完,北宫逸轩打断了他的话,转眼看向昊天“染九是不是在前头等着了?”

    “回主子,是的。”昊天下意识的就叹了口气“过了草原不出百里。”

    “昊焱,明日你先动身去见染九,与他说,上次他说的那条件,本王同意;你也别急着回来,先在那里配合他将东西弄到手再回来。”

    昊焱一听,脸色一白“主子!”

    “本王乏了,你先下去准备准备,昊天留下,本王有事交待。”

    一挥手,昊焱便是丧着一张脸下了马车,那满眼的哀怨,说明他是真的不想去见染九。

    他这才给云闲这个变.态试了药,又要去见染九那个疯子,他这是造了什么孽了?怎么尽接这种活儿?

    “原计划提前,需另外部署,本王与皇上商议,在草原深处来一场比赛,到时你需注意……”

    车中,北宫逸轩密音与昊天安排着计划;车外,昊焱始终想不明白自已运气怎么总这么差?

    ------

    宁夏是被一阵的号角声给吵醒的,本来是在生气,结果因为昨晚没睡好,这生着气就睡着了。

    被吵醒的时候,落日正挂在草原边上,整个草地被照的金灿灿的,那一溜的马儿打着响鼻,踩着马蹄,坐于马背上的少年们,均是意气风发,个个都是那般的风.流倜傥。

    “哎,这是干嘛啊?”

    揉着眼睛,打着哈欠,宁夏问着秋怡。

    “好像是跑马竞赛。”秋怡看向坐在椅子上把玩着玉佩的小皇帝“方才皇上下令,说是这草原适合跑马,咱们北煜儿女虽不是草原上长大的,却也是骑马射箭样样精通,这会儿还未到边番,先在这儿练练手,别到了别人的地界儿丢脸。”

    呃…..热身赛啊?

    宁夏视线扫一圈,见着少年们个个都是手拉缰绳,肩背弓箭时,提着裙摆就往小皇帝那边走。

    “王妃,面纱!面纱!”

    冬沁拿着那半透的面纱追了过来,宁夏一撇嘴,看着这东西实在是无语。

    接过面纱,却是没有直接戴上,而是拿在手里,一路甩着走到了小皇帝跟前。

    “阿姐醒了?”

    小皇帝一看她这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时,眉头不可查觉一裹,“王妃这面纱不戴上,怎么倒是甩起来了?”

    “皇上!”就等着你发问呢!宁夏将那面纱展开,甩在小皇帝的前头“如此隔着面纱,你看这落日是何感觉?”

    面纱乃上好的雪纱,说是半透,对着强光时,却是完全没有作用;小皇帝透过面纱去看那红艳艳的落日时,手中的玉佩挂回腰间“老祖宗定下的规矩,不是说破便能破的。”

    哟,小正太还真是聪明啊,她还什么都没说呢,他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

    她要说的就是,这面纱半透不透的,其实戴着也没什么意思,你说这遮遮掩掩的,非但女子吃个什么东西不方便,也实在是麻烦!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皇上圣明,必是能想到合适的理由将这女子佩戴面纱的规矩给破了。”

    说到这,宁夏转眼看向远处那些戴着面纱的姑娘们“皇上如今虽是未到册妃的年纪,可总要给自已预留不是?但凭几次宴会如何能看的出哪些姑娘如意?

    而且姑娘们只能在宴会时方才取下面纱,这与皇上的仁爱之治完全违和,皇上想想,既是顺应民意,为何只能天子方能见容颜?这是剥夺了许多人的权利,总会让人心中不平。”

    对于女子出外需佩面纱之事,宁夏觉得能改还是改了的好,对于吃货而言,这是一种折磨。

    显然,小皇帝不想在这种事情上过多的纠缠,目光挑向远方,见着那红衣似火的男子策马而来时,嘴角一勾“逍遥王今日倒是精神了,这意气风发、策马奔腾而来,倒是让朕以为是哪位将军来了。”

    炮灰?

    转眼看去,只见那金光余晖中,他手握缰绳,鞭甩于后,红衣似火随风飞扬,墨发起伏若狂波。

    此时的他,少了那晚的妖娆妩媚,眉目中展出的几分凌然之势,当宁夏愣愣的看着他时,他的视线却是转向了前头的------谢雅容!

    今日天气微凉,谢雅容披着一件粉红色云锦斗篷,越加的映得她皮肤白净,身姿绰约,微显苍白的面色与那微带愁容的眸眼,唇微微抿着,似受着什么委屈一般。

    当北宫逸轩那一眼看去时,谢雅容明显是一愣,那个引了少女目光的男子,视线落在她身上,让她骄傲的心得到了满足。

    似为了将这份骄傲延续,谢雅容转眼挑衅的看向宁夏,仿若在说:看,不管你如何的引.诱于他,我都能轻易的引的他的视线。

    一个是美艳不可方物,仿若仙女儿一般的人物;一个是心思歹毒,令人胆寒的人物;任是谁都不会选择这么一个心思歹毒之人吧?

    宁夏的心,莫的就沉了下去。

    北宫逸轩,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把我当做了什么?

    “今日逍遥王倒是难得精神,这些日子躲在车中,怕是在养精蓄锐吧?”

    小皇帝起身,双手负于身后,视线淡淡的扫了一眼相望的两个女子,而后看向北宫逸轩。

    北宫逸轩展颜一笑,那笑如同三月的桃花,绚丽缤纷,看的人目难转移“微臣也是在车中睡的骨头都僵了,这不,今日这跑马竞赛,微臣是如何也不能错过的。”

    “身子不适还是在车中好好休息的好,这要是摔下马来,那缺胳膊少腿儿的,便是终身的遗憾。”  .!

    许是在恼着他的心思多转,许是在恼着他不愿给一个肯定的答案;宁夏这话,几乎是脱口而出。

    显而易见,这般刻薄的话,俨然是诅咒,仿佛是希望他从那马背上跌下来似的。

    说完这话之后,宁夏便是自个儿都恼了;偏又死鸭子嘴硬的不肯去缓话,因为他的视线,极是温和的看向那谢雅容,而转向她的视线却是带着几分的淡漠。

    昊焱立于远处,听着宁夏这话时,心中便是一哼;昊天看了一眼昊焱这傻小子还看不灵清状况时,眸光一转。

    既然昊焱都已经让主子恼了,都已经分派到了染九那里,那今儿个这事儿,还是让昊焱来做的好,免得他来做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到时候追究起来两个人都讨不得好。

    这般想着,便低声与昊焱说道“你觉得郡主对主子这是怎样?”

    “怎样?分明就是忘恩负义之人!主子为她做了那般多的事,她倒好,站在那儿咒着主子!”

    ...
推荐阅读: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最散仙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温暖是你 校草住隔壁 凤惊天之逆徒狂妃 我有药啊[系统] 医世之雄 翅膀的守护 校园豪门 种田之鱼水相欢 我们正在交往 倾杯 时光缘:一诺千金 墨妃倾城妻 一夜惊喜 我被丧尸了100年 似魔鬼的步伐 养鬼为祸 掠恋成婚:男神... 无双神境 永恒蓬莱 阴阳术士秘闻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