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113:蝉儿?

    饶是北宫逸轩出手极快,却也没将那东西抓住。【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赤炼被北宫逸轩那一击给转的缠上了车帘,似不满北宫逸轩敢对它出手,尾巴缠在那竹帘上,扬着小脑袋冲他吐着血红的信子。

    一看这小东西,宁夏心头不由郁闷,将那还未说出的话给吞.了回去,不满的质问着赤炼“你怎么找来的?”

    这小东西在草原上时明明自己跑了,这会儿怎么又跟来了?

    要不是因为小东西走了,她才不敢跟北宫逸轩说这么多;这小东西,分明就是一个监听器!

    云闲把这小东西塞给她,分明就是来监视她的!

    赤炼听她这一问,似有些不满意,从那竹帘上蹿了下来,嗖的一下便往她袖子里钻,这一钻进去,却是从领口钻了出来,透着个小脑袋,满是戒备的盯着北宫逸轩。

    “你往哪儿钻!”

    北宫逸轩一恼,伸手便要去抓它,怎奈那小东西滑头的很,直接从那领头缩回了衣裳里,在那软.软的胸.前蹿来蹿去,惹的宁夏面色铁青。

    小色.蛇!

    “云闲定是在这附近。”想要伸手把那小东西给揪出来,怎奈当着北宫逸轩的面,她又不好意思把手往衣裳里钻,只能转开话题。

    一听到‘云闲’二字,北宫逸轩眸光一闪,计划的提前,能与她这般的坦诚相对,也是多亏了云闲的自以为是。

    一个北宫荣轩,一个云闲,个个逞着口头之快,非得将她说的那般不堪,却不知她在他心中,是何其重要。

    “昊天,归队!”

    如今已是同心同意,看着她一脸笑颜的坐于身旁,他的容颜便是柔和下来。

    昊天应了声是,架着马车,往那扎营处而去。

    自打和北宫逸轩说明白之后,宁夏这脸上的笑是怎么也收不住的;明明是在担心着他的伤,却又不得不顾忌如今的身份。

    之前没确定关系,倒还不会这般的心心念念,现在关系一确定下来,还真像个十几岁的孩子似的,整个心都飞到了那人身上。

    “主子,郡主都已经往这头看了三十五遍了。”

    昊天将长鞭递给车夫,一进车来,便是忍不住的打趣。

    北宫逸轩手中拿着一枝沉香木,匕首正在那木头上雕刻着什么。听昊天这般说,嘴角便是一勾。

    “主子,你这两日心情是真的挺好的。”

    自打那晚主子与郡主说明白之后,主子这脸上便没再阴沉过,哪怕知晓北宫荣轩又在背地里搞鬼,也没再冷过脸。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嘲讽的笑意。

    “往后私底下,便唤她‘夫人’就好,‘郡主’这个称呼,她是不喜欢的。”

    她不喜欢,他也不喜欢。

    昊天一愣,虽是知道主子与郡主是说开了,却没想到主子竟是想的那般的远。

    如今郡主还是摄政王的王妃,主子这样,可真是-----有魄力!

    “是!想必夫人也会喜欢这个称谓的。”

    一望无际的草原,便是行了整整两日,当上千人的车队行到那蒙古包的地界时,终于再次停了下来。

    “王妃,到了。”

    宁夏好不容易把心情平复下来,拿着本书装模作样的看着,这还没看进两个字,便是已经到了。

    气温很低,一掀起车帘,就是一股冷气流冲了进来;赤炼这小东西这两日都是缠着她,见她掀起车帘时,吐着信子扬着脑袋,那意思是,希望宁夏下车去走走。

    “如今这天儿是越加的冷了,这塞外风大,王妃可得多穿件厚实的衣裳才能下车。”

    说话间,秋怡拿出一件桃红色貂皮皮袄给宁夏披上。

    “知道了,你们自个儿也得多穿些,可莫要着了凉了,这还没到地界儿,又是在路上,生了病就麻烦了。”

    三人说说笑笑间下了马车,只见辽阔的草原还没到边,却是凭添了威严的气息。

    车队停在无数的蒙古包前,当宁夏几人下车时,小皇帝已经站在前头,跟一个身着蒙古服饰的男人说着什么。

    抬眼扫了一圈,见着大家都下车好奇的四周观望时,宁夏脑子里却是在搜索着文里的内容。

    在这个地方,好像有个什么事情,好像----会死人!

    死的是谁呢?

    正在蹙眉想着,旁边却是一声轻笑;抬眼一看,炮灰王爷正噙着笑,站在她跟前

    “想什么这般入神、大家都往前走,偏你还在这儿跟个木头桩子似的。”

    都走了?

    这一抬头,还当真!那蒙古老大和小皇帝在前头走着,那些官员家眷们,也是精神熠熠的在后头跟着。

    “怎么了?还没回神?”

    见她还那副模样,北宫逸轩真想揉.揉她那恍惚的小脸儿!怎奈人多眼杂,委实不能任意而为。

    “炮灰,我记得这里会死人。”记得是一个跟在皇帝身边的侍卫还是什么人死了,反正不是北宫荣轩的人死。

    北宫逸轩的眉头一蹙“可还记得是何人?”

    “不太清楚了,隔的比较久,这都是属于前半部分的,这本书写了那么久……”

    事实证明,做为一个好写手,不能把文拖的太久,不然,真会让人忘记之前的剧情….

    “别想太多,你也多注意安全,皇上那里,有我。”

    既然记不住,那就只能多加留意;看她那紧张的样子,北宫逸轩抬眼扫了一圈,见无人留意时,这才将手搭上她的肩头“别太紧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今他自已也是颇多事物缠身,只怕不能像原文里那般顺心如意了。”

    听他说的这么轻松,宁夏讶然“两天时间你就有了动作?”

    “自然!”

    展眉一笑,与她并肩而行“你说的事,我已经派人去筹备了,至于那个地方,你毋须担心。”

    他说的那个地方,是指的苏江一带之事。

    宁夏真是很想听他说的详细些,可一看从领子里爬出来的赤炼时,又生生的止了这念头。

    这小东西,真想将它做了蛇羹!

    小皇帝和可汗进了最大的那个蒙古包,剩下的人,被侍卫按序安排着住处,当宁夏和北宫逸轩走过去时,昊天忙迎了上来“主子,夫人。”

    北宫逸轩淡淡的点了头,宁夏却是一愣“夫----夫人?”

    别说宁夏愣了,就是身后的秋怡二人也是一脸的呆愣;这逍遥王,胆子也够大的!

    瞧她那愣住的模样,北宫逸轩嘴角一勾“一路赶来,你也是累了,先且去休息休息,晚上还有宴席。”

    说罢,从袖中拿出一个盒子“送你的。”

    宁夏还没从他的大胆中回过神来,接过那盒子时,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送给蝉儿的,只是不知她是否喜欢,你帮我瞧瞧。”

    他忽而靠近,借着两个丫鬟以及昊天挡着视线的机会,低声与她说着;说完,也不待她回答,便是转身而去。

    宁夏看着他的身影,又看了看手里的东西,老半天,才回过神来!

    这炮灰,他什么意思?送给什么蝉儿?还让她来过目审核?

    心中纳闷儿,进了蒙古包,秋怡二人打量着里面的情况时,宁夏却是打开盒子,看他到底是送什么东西给别人?

    盒子打开,便有一股香味飘出,只见盒子里放着一支木簪,簪子头上雕刻着不知名的东西,那东西上镶着一对莹绿色的宝石,那宝石竟会随着光源的强弱而变幻不同的色泽。

    “王妃,这可是沉香木的!”

    冬沁一声惊呼,沉香木,这可是香木中的上品,便是贵族亦是难得!

    宁夏没接触过这类东西,只觉得这木头确实挺香的,味道也挺好闻,且手感也是不错。

    摸.着簪子,只觉得每一处都是圆.润顺手,做工相当的精细,可见雕工是何其的用心。

    将那簪子大致看了一眼,当冬沁见着那上头镶着的宝石时,又是一声乍乎“这可是宝玉绿祖石,许久之前,奴婢在太后娘娘那里见过一对耳环便是用这宝玉绿祖石做的,极其珍贵,宫里头只有太后娘娘才有这东西。”

    这么珍贵?

    单是木就是好木,再配上这宝石,这礼,可真是贵重!说是千金难求也不为过!

    宁夏心里就不是滋味了,那什么蝉儿一听就是女子的称呼吧,这东西明显是女子用的,他这是要送给谁?

    他的母妃已经过世,也没有姐妹,他这般贵重的东西所送的人定是极其重要,可到底是什么女子让他这般的重视,还不说清楚,还偏得让她来审核,非得来隔应她!

    “咦,这是……蝉?”

    秋怡看着宁夏手中的木簪子“王妃您看,这卧蝉虽是未振翅,却也未收尽翅膀,这透明似羽翼的东西,一看便是好东西。” www.miao笔ge.com 更新快

    两个丫鬟越看越有劲儿,宁夏也不由的仔细打量起来这东西。

    还真别说,细细看来,这雕刻的蝉还真是像极了一只趴在树枝上的小知了,绝佳的雕工,便是那知了欲振翅而去的模样,也是那般的生动。

    “知了是什么?”

    “就是蝉。”

    忽然间,忆起与他的对话,宁夏的心,不由的一跳。

    宁夏----知了---夏蝉

    蝉儿?

    ...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