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116:略施小计

    见着摄政王沉着一张脸进来时,谢雅容忙换上一副笑颜迎了上去“王爷这是怎么了?怎的看起来有些不高兴?”

    “没什么。【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闷闷的回了一句,二人坐于位上,重新斟了茶。

    北宫荣轩心中委实不痛快,只是那些事与谢雅容说也无用,故此不想再提;谢雅容本想说谢含之事,可见北宫荣轩心情不佳,也不敢多说。

    二人这一沉默下来,便只听得杯盖拨动茶杯的声音。

    姜茶本就有暖身暖胃的作用;这一杯茶饮下去,只觉得胃里头说不出的舒服;可是舒服过后,又觉得心里头有些痒痒的,特别是看到眼前的人儿娇.嫩如花,那红.唇似火,眸波泛滥,看的人心痒身难耐。

    采露是个机灵的丫鬟,见着二人这眉目传情时,便知趣的退了出去;采露这一走,北宫荣轩便将谢雅容给拉进了怀里“容儿,你可真是要人的命……”

    远处,天雅看着北宫荣轩进了谢雅容的住所便没出来时,那眼底就闪着寒光。

    看来,她得到的消息确实有假!摄政王妃哪里有受宠?受宠的,分明是这个还未成婚却已经与摄政王有了夫妻之实的谢雅容!

    那么,那些假消息,必是与这谢雅容有关!

    冷冷一笑,天雅转身离开,既然摄政王妃根本不受宠,那她就不必在那摄政王妃身上做手脚;至于这个谢雅容嘛,哼……

    分--------割--------线

    宁夏接过北宫逸轩递来的瓶子,倒出一粒药丸,好奇的嗅了嗅之后,直接给吞.了下去。

    “你不怕是毒药?”

    她连问都不问便将药直接吃了,就这么信他?也不怕他毒杀她?

    “你会杀我吗?”眨着眼,宁夏好笑的看着北宫逸轩“都说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要是死在你手里,想想也是值得的。”

    他这么美的一个人,死在他手里,还真是没什么遗憾的吧?

    想想都觉得是-----美死的!

    “这就值得了?风.流鬼那也是死于牡丹花下,你可什么都没捞着就死了,这还值?”

    将桌上那黑色的圆盒打开,北宫逸轩将那似胭脂的东西仔细的抹在她面上。

    听他这话,宁夏愣了一下,随即尴尬的转开了眼,不敢接话。

    瞧她这话说的,这不是搬石头砸脚吗?

    那日他吻的动情,差一点就**燃烧了;好在她理智尚在,告诉他,也是在提醒着自己,这小身子,还不适合做某些运动。

    记得当时他忍的极是辛苦,蹙着眉头问她“为何?”

    “恋爱期间仅限于亲吻!”当时她回的是理直气壮。

    他一个22岁的大男孩儿,她现在这身子还只有15岁,这还得等几年,想想,就觉得憋屈。

    “好了!”

    将那东西全部抹上之后,北宫逸轩净了手,秋怡将铜境举到跟前“王妃这模样,倒真像是病入膏肓了!”

    原本是红润的面色,在抹上那药之后,整张脸看上去苍白中透着一股蜡黄之色;再加上方才服用的药,那本是亮晶晶的眸子,此时看上去已是浑浊不清。

    “借着这机会,这三日你便好生休息,这一路赶来也确实辛苦。”

    今晚天雅也看到了该看到的事情,想来这三日是不会来找宁夏的麻烦了,至于那谢雅容嘛,恐怕会大事没有,小事不断。

    宁夏对着铜镜左瞧又瞧,确定镜子里的人真是一副病容时,又有些担心,“这些东西哪儿来的?会不会伤害皮肤啊?”

    本来这张脸就不如炮灰长的好看,要是因为用了这乱七八糟的东西而让皮肤变差了,那岂不是差炮灰十万八千里了?

    有个过分好看的男朋友也不尽是好事儿,处处比不上男朋友,怎么看,都觉得她是个烧火的小丫鬟。

    她那点心思,他如何看不懂?勾了勾她那挺立的鼻梁“蝉儿放心,必不会毁了这如玉的肌肤!”

    “什么蝉儿啊?”

    正事儿办完了,宁夏这才追究起这个莫名其妙的代号“我怎么就成了闹个不停的蝉了?”

    “我不也是你的炮灰么?”轻声一笑,将不满的人轻拥入怀“蝉儿挺好的,我喜欢蝉儿这个称呼。”

    比她外婆称呼的‘小夏’感觉要窝心很多;而且北宫逸轩打心底就在做着比较,他只想有个属于他一个人的称呼!

    他,还是在计较着宁夏对于太皇太后那过份的执着。

    他满是柔情的话,听在耳中甚是舒服;明明心里是欢心的,宁夏却是依旧用眼神表示抗议------可是我不喜欢啊,我有那么吵吗?

    二人这腻腻歪歪的,看的秋怡与冬沁相视一笑,知趣的走了出去,与守在外头的昊天打了个照面。

    面对宁夏的抗议,某炮灰表示抗议无效,将她收起来的木簪给取了出来,换下她头上的玉簪“怎么不戴起来?是不喜欢吗?”

    “喜欢是喜欢。”抬手摸着那细腻的簪子,宁夏有些脸红“就是怕摔坏了。”

    这是他送给她的第一份礼物,她宝贝着呢!这要是弄丢或者弄坏了,她非心疼死不可。

    “我喜欢看你戴这个,摔坏了,我便重新给你做一个。”他就想看到她头上戴着这支木簪。

    看她戴着自己亲手做的簪子,他心里头便是暖暖的。

    “你做的?”宁夏倒真是诧异了“全部是你一个人做的?”

    “怎么了?蝉儿是觉得我没有这手艺?”

    “确实没想到!”

    将头发上的簪子给取了下来,长发没了簪子固定,便似瀑布一般散了下来;那一头黑亮的长发落下,散在她削若的肩头,再配上她此时这副苍白的脸色,倒真有几分扶风若柳的娇.柔病态之感。

    宁夏看着手中的簪子,指着那宝石“这东西我听说很名贵,你怎么直接用来做簪子了?”

    “这是当年父皇送于母妃的,母妃过世之后,我便一直留着;将它用来做了簪子,你会不会嫌弃?”

    虽然这是母妃生前极是喜爱的东西,可终于,母妃是去了。

    北宫逸轩的眸中闪过一丝恨意,却在一瞬间收起。

    宁夏听他这话,有些诧异“你……”

    面对一个杀母仇人的脸,还偏偏把母亲最喜欢的东西做成了簪子送给她,他这分明是在找虐啊!

    莫名,有些心疼。

    “将母妃最喜欢的东西,送给我最在乎的人。”将她长发一点点的挽起,如丝绸一般的秀发入手柔.滑,又似婴孩一般娇.嫩的肌肤,让人爱不释手。

    饶是她脸上涂了东西,听到这话时,那脸上也透出了粉色;炮灰温柔起来,真的是要人的命的!

    这么好的一个男人被她给圈着了,老天待她,确实不薄!

    “炮灰,谢谢你!”

    谢谢你相信我说的一切,谢谢你在面对仇人的容颜时,还能说我是你最在乎的人,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埋首于他怀中,她心中又是感动又是心疼;他是要花多大的力气才能放下那些执念?他没有放弃报仇,却在带着仇恨时,将她视若明珠,这份情,她焉能受之坦然?

    北宫逸轩一下又一下轻抚着她身后的长发,看着怀中的人,眸中柔情泛滥。

    有她,很好….真的,很好……

    分--------割--------线

    草原上的早晨很美,看着太阳从地平线升起的时候,宁夏整个人都是激动的。

    “炮灰,你知道吗,我一直想在海边租个帐篷等日出,可是一直没机会。”

    她在海边看过日落,那景色实在是美的不像话,却是没看过日出,现在想想,还是挺遗憾的。

    “今日是在草原上看日出,等过些日子,我们便去海边看日出。”只要是她想的,他都要满足!

    马背上,她坐在前头,看着美丽的风景;他坐于后方;双手环在她腰间,下巴磕在她肩头。

    太阳从地平线升起,扫过那青黄相交的草原,草地上牛羊成群,金灿灿的阳光下,这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美好而和谐。

    “新的一天开始了,咱们该去看看天雅给女主出了什么难题呢?”

    看着远处的风景,宁夏狡黠一笑。

    “谢雅容不会功夫,天雅再是找她麻烦也不会从武着手;若是没料错,谢雅容这几日必是有苦难言!”

    北宫逸轩说的没错,谢雅容确实是有苦难言! [妙*筆*閣~] miao笔ge. 更新快

    用早饭时,谢雅容喝了一杯羊奶,这才不过半刻钟,她已是跑了三次茅房;而北宫荣轩和她一起吃的东西,却是一点事儿也没有!

    马背上,威风凛凛的北宫荣轩手拉缰绳,视线扫了一圈,没见到北宫逸轩时,唇上一紧。

    “今日不说是与摄政王妃比试吗?怎的没见着摄政王妃?”

    大汗与小皇帝交流时,似随口一提。

    小皇帝表情没变,淡淡的回了一句“摄政王妃近些日子身子不适,今日是无法比试了。”

    天未亮,宁夏便去给他请了罪,看着她那副随时会倒下去的模样,小皇帝虽是有所怀疑,也不可能真个让她带病上场。

    天雅目光在场上扫了一圈,视线在谢雅容脸上停留片刻之后,一声冷哼“既然王妃身子不适,我也就不强求。”

    ...
推荐阅读: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莽荒纪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温暖是你 校草住隔壁 凤惊天之逆徒狂妃 我有药啊[系统] 医世之雄 翅膀的守护 校园豪门 种田之鱼水相欢 我们正在交往 倾杯 时光缘:一诺千金 墨妃倾城妻 一夜惊喜 我被丧尸了100年 似魔鬼的步伐 养鬼为祸 掠恋成婚:男神... 无双神境 永恒蓬莱 阴阳术士秘闻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