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117:令人心惊的分析

    如今知道谁才是摄政王的心头宠,天雅自然不会花多余的时候到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只是,那谢雅容被摄政王保护的太好了,又不会功夫,她没办法利用自身的优势来对付谢雅容,只能做一些不痛不痒的小动作。【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看到谢雅容再次由丫鬟扶着回去时,天雅便是一个冷笑。

    拉到她虚脱,算是客气的!

    说好的天雅公主与摄政王妃的比试,却因为摄政王妃病得不轻,而不得不取消。

    当宁夏和北宫逸轩回来时,就看到北宫荣轩带头,北煜男儿与草原壮士在比试射箭。

    “主子,夫人,今日谢雅容已经跑了几十次的茅房,看来天雅公主已是有所动作了。”

    昊天低声迎了上来,将消息说与二人听。

    二人悄然进了蒙古包,北宫逸轩想了想,与昊天吩咐道“去弄一个小盒子来。”

    说罢,视线转向宁夏。

    昊天会意,立马转身而出。

    宁夏听他这吩咐,也是蹙眉看了眼自个儿的手臂;那赤炼,依旧是缠在她的手臂上,就像是把这儿当家了似的。

    那个云闲可真够狂妄的,光明正大的弄个监听器来监视她,真当她拿这小东西没办法是不?

    不消片刻,昊天拿来了个铜制的小盒子,盒子上头有些针眼大小的孔子,这一盖起来,小东西不至于跑了,也不至于被闷死。

    将盒子放到袖口下,北宫逸轩双手将她肩膀处捏了,慢慢的往下赶,那赤炼似不耐烦有人扰着它睡觉,吐着信子便从袖口爬了出来。

    这一出来,直接进了那盒子,昊天眼明手快,在赤炼有所反应之前,一把将盖子扣上,随即听得那盒子被打的噼啪做响。

    “先找个地方给埋起来。”

    一点也不含糊的下令,北宫逸轩对云闲和这赤炼都没什么耐心。

    一个是狂妄到肆意诋毁她的人,一个是整日往她身上钻的小色.蛇,这一人一蛇,北宫逸轩怎么能待见。

    监听器被弄走了,宁夏这才松了口气,一想到这两日好些事情都没理清楚时,忙拉着他坐下“你还没说,那日比试你是如何受的伤?”

    这两日一直想问,偏那小东西缠的让她不能多问,如今有机会了,她自然不会再憋着。

    北宫逸轩眉头不可查觉一挑,视线转向一旁的茶盏,想着措辞。

    要是让她知晓那本就是为她而设的一个局,她肯定会恼怒。

    眸光一转,轻晐一声,再次开口时,语气沉稳,丝毫没有做贼的表现“那日北宫荣轩想借机对我动手,他认为我的毒还没解,故此想将我一举拿下;好在我早有准备,这才用暗器将他也给伤了。”

    局,是他设下的,北宫荣轩确实也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来让他好看,而他自然是来者不拒,别人来为他的局效劳,他又何必推诿?

    那日的伤看起来很重,实乃皮肉伤罢了;也就她一个不懂武的人看着那皮肉翻飞,给当了重伤来担忧。

    北宫逸轩这轻描淡写,其实是想掩饰自己的局;怎奈听在宁夏耳中,就成了他不想让她担心而简言盖过。

    “那渣男实在是太过份了!他真当自己是天下的王不成?想杀谁便杀谁!”

    一想到他胸前的伤,宁夏这心里头就极是不痛快;北宫荣轩想要置她于死地,谢雅容也是对她没有留手;如今连炮灰王爷也因为跟她扯上关系而被那渣男处处算计!

    那个渣男,真是该死!

    见她这愤愤不平的模样,北宫逸轩目光微闪“我的伤不碍事,你别太担心;这两日我只是在想着你所说的那些剧情。”

    一提到剧情,宁夏立马正襟危坐“我也想不明白!按眼下你的实力,不可能会输,可你就是输了,还输的莫名其妙的;回京之后就是苏江一行,我真担心前面有陷阱在等着你。”

    以前是不知道炮灰王爷的实力,所以宁夏才觉得炮灰王爷的输是输在没有能力;可眼下看来,炮灰王爷明明能抗衡渣男,又为何会输呢?

    “这两日我也有所分析,也理不透这其中的关系;你再仔细想想,书中提到我被擒拿时,有出现过哪些人?”

    从事情上理不出来头绪,那就只能从人物上进行筛选;如今这局面看起来是简单的跟摄政王在斗,可他总觉得有一张密织的网在慢慢的撒开,那张网,将所有人都网在其中,让人防不胜防。

    宁夏也是觉得许多事情并不似原文里写的那么简单,许多女主没有参与的事情依旧在进行着,若是不能阻止那些事情,炮灰王爷的命运依旧无法改变!

    宁夏仔细的回忆着,只是一些小角色的名字,她着实记的不太清楚,一些常常出现的名字说完之后,北宫逸轩均是摇头“这些人,有皇上的,也有北宫荣轩的,却是没有我的人。”

    他行事一向谨慎,若是有错,必是错在用人之上!

    “安常乐。”

    想起炮灰王爷被擒之时,摄政王在他耳边说了这么一个名字,然后炮灰王爷就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被捉拿。

    “安常乐?”北宫逸轩眉头微蹙,他的人里面,没有这么一个人!

    “那个,炮灰啊,你身边,有没有姓安,常,乐的人?”既然不是一个人,那么会不会是三个人的姓?或者是代号什么的?

    宁夏也不过是理不出头绪随口这么一说,结果她这话一出口,北宫逸轩的面色明显有了变化,“安锦赫,常阳春,乐浩然”

    北宫逸轩呢喃着三个名字,前面两个,宁夏倒是不以为然,当她听到‘乐浩然’这个名字时,呆若木鸡。

    乐浩然?不就是乐帅?那不是小皇帝的人吗?怎么会是炮灰的人?他怎的那般厉害,居然能将人安插到小皇帝身边,还不让小皇帝察觉!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宁夏在诧异于炮灰的本事,他却是站了起来“妙!实在是妙!没想到他居然有这般心思!”

    人这一生最妙的不过是棋逢对手,虽是死敌,却也不得不感叹那人的本事!

    “先是将庄映寒赐婚于摄政王,再是将谢雅容赐婚于摄政王,接着是冬狩,然后是贪污案。

    太后这一局布的委实大,摄政王的应对,也委实厉害;而我却不知其中厉害,以为自己掌握了全局,却没想到,成了摄政王的替罪羊!”

    宁夏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只能不解的看着她;原本清亮的眸子,因为服了药,而浑浊不清。

    北宫逸轩见她不明所以,拉着她走到桌前,在纸上写下了几个人的名字“太后将庄映寒嫁于摄政王,这是光明正大的将棋子送了进去;而谢雅容,却是另一个暗棋!”

    “你是说,谢雅容是太后的人?”宁夏直接反驳“不可能的!她若是太后的人,太后和小皇帝怎么可能还会死?”

    “不!谢雅容不是太后的人,却是太后安排的一招暗棋!”若非宁夏知晓情节,这事,北宫逸轩便是死也悟不透的。

    “苏江潘家财力惊人乃众所周知之事,而苏江的贪污之事,更是让先皇都颇为头疼,如果没猜错,苏江那一带,不仅有我的人,还有有太后和摄政王的人。

    先皇死于彻查苏江贪污案之时,对外宣称是劳累成疾而崩,可眼下看来,先皇必是死于太后和摄政王之手。

    太后有母族丞相为后盾,摄政王有国公府以及二十万军权为后盾,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而伤的结果,必是抄家灭族;太后与摄政王均为皇室中人,若是被先皇查出与贪污案有关,牵一发而动全身,必会引起狂风大浪。

    太后不可能让母族被牵扯出来,摄政王也不可能让自己的行迹败露,如此一来,先皇,必死!”

    随着北宫逸轩的分析,宁夏只觉得身子发寒;这些人,为了权利地位,连自己的丈夫,连自己的父亲都能毫不犹豫的除之而后快。这样的人,哪里称得上是人? -#~妙♥笔♣阁?++

    丞相门下学子万千,这朝中为官,免不得是他的门生;摄政王有国公府为后盾,这两方虽是暗中行动,却是不谋而合的将皇帝给弄死了。

    弄死了皇帝之后,谁来即位就是一大难题,显然,太后棋高一着,让先皇在死前立了遗诏,立年仅6岁的小皇子为新皇。

    北宫荣轩败了一招,如何能屈居于一个小娃娃之下,所以,篡位是必然!

    只是,北宫荣轩要篡位,太后如何能不防,于是乎,先将庄映寒赐婚于摄政王,再是将谢雅容赐给摄政王。

    赐婚庄映寒,是为了情报;赐婚谢雅容,看上去是给摄政王机会与潘家拉亲,实则是暗布一局,目的,便是为了拿摄政王的错处!

    庄映寒是太后一手带大的,太后必然想不到,庄映寒是倾心于摄政王。

    谢雅容看似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却是与苏江潘家有些旁亲;只要有这么一点旁亲在,到时若是捉了摄政王的把柄,那便是将谢家,潘家,摄政王连锅端!

    ...
推荐阅读: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明末边军一小兵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